【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8/2013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作者: 王书瑶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在现代的所有发达国家,都是多党议会制,由各个政党,在选民的选择下,“轮流执政”,选上了,就是执政党,没有选上的,就是在野党,相互制衡。反对党是诸多在野党中的一个或几个,不是所有在野党都是反对党,只有反对当下执政的党、并且试图取而代之的在野党才是反对党。

一个健全的社会政治生态中,有一个或几个反对党是非常重要的,反对党随时准备取代执政党的地位执政,这对任何执政党都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只要当下执政党的执政能力或结果不如人意,就会被推翻,沦落为在野党或反对党。这就使得执政党必须兢兢业业地执政,认认真真地为纳税人提供公共服务。

上个世纪,在美国的阿拉斯加的原野上,水草丰美,有鹿群也有狼群陪伴在一起生活,狼群每时每刻都在攻击鹿群,使鹿不得不没命地奔跑,疲于奔命。罗斯福总统大发恻隐之心,命令军队射杀了狼群,于是鹿群就可以悠哉游哉、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个只属于鹿群的草原上。不料,过了一些时日,这些鹿群就开始发胖了,渐渐地种群就退化了,不能奔跑了,生物学家看起来不得了,这个种群要自我消失了,于是只好再把狼们请回来,重新追逐鹿群,鹿群也就重新奔跑起来,种群复壮,这是由于生态平衡的结果。

自然界有生态平衡,政治上、或人类社会,也同样有生态平衡,政治上的生态平衡,如同自然界一样,要有制约,要有制衡,如果在政治上一党独大,没有制约,这个唯一的执政党,就会像没有狼的鹿群一样,腐败下去,最终消失。

现在中国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实在是太腐败了,快要瘫痪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了,尽管这块土地水草丰美,他自己完全不能挽救自己,需要一个或几个反对党,从外部攻击他,监督他,帮助他,如果这还不行,讳疾忌医,轻则失掉政权,重则完全退出历史舞台,苏联共产党已经在历史上消失了,这是前车之鉴,中共必须改弦易辙,主动创造条件,对中国出现反对党持积极的支持态度,如同在台湾的国民党。不论是对中国人民还是对中国共产党,中国都迫切地需要一个或几个反对党。

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一路走来,一路腐败,而且不仅仅是腐败,还罪恶滔天,没收地主的土地、合营资本家的财产、反右、大跃进饿死4000万人、文化大革命、现在则是两极分化,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毫无节制地剥削社会、剥削劳动者,极为残暴,天怒人怨,社会一片混乱,他们无法净化自己,不肯变革也不肯放权,和平变革的道路已被堵死,社会大动荡已成不免之势,为了避免大动乱,需要一个有能力又获得国民信任的政党接盘。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走到为一步,就是因为没有反对党的监督和追赶,无论做什么事都肆无忌惮,一意孤行,以为枪杆子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枪杆子固然可以解决一时的问题,但是,治理国家,想要天下太平,摆平社会的各种矛盾是完全不可能的,历史上没有一个依靠枪杆子的政权可以长治久安,马上得天下的人,也知道不可以马上治天下;也没有一个政权,依靠发展经济,自己掠夺财富,却使多数劳动者日益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而能长命百岁的。

中国迫切需要一个反对党制衡和准备接盘,这个反对党应该有以下的特点。

一、德

德就是厉行宪政,人民和国家的利益至上。

德是一切国家、一切政权的治国之本,有德才有一切,古语就有“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又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故天命无常,惟眷有德。”或者说:“天命无常,唯有德者居之”,还有就是“君之得位,在其有德,君正,则居其位,君不正,则应夺其位“

这里的德,就是忠实地为国民服务,(“为人民服务”这个词已经被用得太滥了,我用“为国民服务”来代替。)确确实实地做有利国家、有利国民的事,而不是只为自己这个小集团的利益服务。党在国上是不能容忍的。

古语所说的有德者居之的“位”,自然都是指帝王之位,到今天,用它来指执政党也是适当的,你有德,就可以执政,你无德,就没有资格继续执政。

中国现在最缺少的是政治上的民主,是人民没有说话的权利,没有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没有任何条件、手段、制度监督执政党,执政党坚决不肯公布自己的财产,还抓捕要他们公布财产的人,人民也没有办法。穷人、下层的人,永远处在下层,权贵集团决定着中国和中国人的一切。

反对党就是主张实行多党议会制,国家大事、以及由谁来组织政府,都由全体选民用投票的方式决定,任何人都不能超越选民选举之上。

二、信

中国的政治家,历来就认为,“信”是一个政府最重要的原则。

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论语•为政》);对于政权,他认为是执政的第一要义就是诚信:“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
    
孔子还说“老而不死是为为贼”,这句骂人话,到了民间,就变成了“言而无信是为贼”。言而无信是中共这个执政党最重要的特点,也是致命的特点。他首先要去的是“信”,其次要去的是“食”,最后保留的就是“兵”。

中共在1949年能够取得政权,除了军事手段、人海战术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宣传,1949年取得政权之前说得比唱得都好听,那就是高唱民主,比什么人都虔诚,因此,吸引了无数的爱国青年和仁人志士,投奔延安,反对国民党的“独裁”,而一旦取得政权之后,就凶相毕露,毫不犹豫地撕掉从前的面孔,坚决地实行一党专政。如果当初人们知道共产党是这样表里不一的政党,他们还会投身延安,支持共军吗?我们要的这个反对党应该是坚持民主的政党,但是一定要是表里如一、言行如一的政党。决不允许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三、草根

中国还没有政党制度,不允许除了他们九个之外的政党出现。在日本和以色列,几个议员一商量就可以成立一个政党,他们不怕没有选民选举他们,因为他们自信在自己的选区,还可以继续当选议员。中国完全没有这种条件,中共不允许有中共之外的人,可以获得民众的支持而成为议员,上台执政。为了获得最广大有民众的支持,这个反对党必须有足够的“草根性”,就是说,他必须把自己的根,深深地札在民众之中,在这一点上,台湾的民进党是我们的榜样,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保证,自己的一切,都是代表最广大民众利益的,特别是底层民众的利益。

四、透明


这个政党的组织和运作是透明的,公开的,没有私密性。

五、精英


古语说“学而优则仕”,一直解释不清,也饱受批判,如果理解为学习好了才可以去做官,是完全对的。管理国家要有知识,而且是确实的真知识,不是假知识,也就是要学得好,也就是“优”。(我把这个优解释为优异,不是从容。)

现在的国家,包罗万象,不管是有为而治,还是无为而治,都要由政府做出决定,不能回避,有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国防、外交、民生、社保、养老、救灾、现在还有金融危机等等,不一而足。如果没有知识和行政能力,就管理不好这个国家。现在中共管理这个国家,除了自私而倒行逆施之外,还有就是根本的无知,他们搞不清楚,计划经济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强行实施,必然导致灾难。

所以,这个反对党还要有众多的知识精英,要有统领全局的领袖人物,也要有众多具有各个专门知识的专业人才,前者要求他(她)们要“胸怀大志,腹有良谋”,不是“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曹”两个人,而是几个、十几个,这样才有资格领导中国走向未来,不需要“下笔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的迂腐书生。

为了接盘,就要在适当的时候,组织自己的“影子政府”,只有有了这样的人才储备和相当的政策储备,才能顺利的有效执政。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由于缺乏人才,只能请国民党人唐飞担任行政院长。

大陆的情况更悲观,所有的司级以上的公务员都是共产党员,可以推翻执政党,却不可以重组公务员队伍。

唐太宗曾经用反问的方式说过,每个朝代的英才都不是从其他朝代借来的,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英才,问题是,社会是否把这些英才放进布袋里,使他(她)们有机会“脱颖而出”。

中国现在处在大变革时代,也是呼唤大量人才的时代,机会只提供给对他有准备的人,你准备好了吗?

六、严

不设精神领袖,所有领导职务都要通过选举产生,任期有严格限制,重要职务的任命,要通过会议决定。防止一言堂。组织原则是中央服从全党,而不是全党服从中央。
关键字: 王书瑶
文章点击数: 171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