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博客 】  时间: 7/21/2013              

田奇庄:中国大陆需要第三次解放

作者: 田奇庄 田奇庄

第一次解放是中共推翻了国民党,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经过五年内战,到了1949年,中国共产党联合各界进步势力共同推翻了国民党独裁统治政权,解放了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结束了长期的战乱,开创了和平建设新时代。如果按照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确定的原则和目标走下去,中国定然会有光明美好的前途。然而,中共从革命党转为执政党之后,一面倒地接受了苏联制度,毛泽东作为由弱到强取得最后胜利的领袖,沉醉于个人崇拜,制造人为大跃进。遭遇失败后,为保住权力发动了一场场政治运动。毛泽东统治时期公权力无限制扩张,私人权利和空间被极度压缩,民众的学习工作、生产经营乃至言行服饰都受到严格管控。七亿被彻底洗脑的国人以当革命工具为荣:“我是革命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人变成了物,失去了创造能力,贫穷落后便成为必然。文革后期,国民经济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史料记载,1975邓小平出席联大,国库只有三十万美元外汇。七十年代初,只有公社干部才能穿上日本尿素袋做的裤子。其实不仅是中国大陆,所有坚持计划经济,搞公有制崇拜的国度,都面临着供给严重不足的窘境。与市场经济国度的繁荣兴旺形成强烈对比。

第二次解放是破除极左禁锢,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

毛泽东去世后,国力衰竭,民不聊生,大家迫切要求发展经济,改善生活水平。以胡耀邦、邓小平、任仲夷等一大批具有远见卓识的共产党人,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精神,顶住僵化保守势力的重重阻挠,打开了一道道精神、制度枷锁。选择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从经济体制改革入手,鼓励民众发家致富。市场经济的闸门一开,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国民经济三十多年高速增长,如今GDP已经跃居全球第二。

执政党的第二次解放,不仅放开了民众致富的手脚,实际上也解放了自己。在计划经济时代,僧多粥少,顾此失彼,官员们为保障民生基本供给疲于奔命,同时为自己的政治命运提心吊胆。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中共很可能与前苏联一样,过不了六四这道关(邓小平语)。市场经济需要法律保护,三十多年来,执政者不再迷信自己伟大、光荣、正确,不再无所顾忌地使用权力,开始制订法律、法规,执法文明逐步提到议事日程。

如果说第一次解放使中国大陆消除了战乱,那么,第二次解放则是官方摈弃了公有制崇拜,放开了对发展经济权力的垄断。正是私有经济的蓬勃发展,迎来了中国经济的持续腾飞。

第三次解放是实施宪政,让老百姓成为有尊严的公民。

治理国家的根本在于法治,文明社会的基本要求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党执政的最大弊端是权大于法。现行体制下,由于官方权力不能受到有效监督,滥用职权、贪污腐败,侵犯公民权益行为不能得到有效扼制,进而导致官民对立,道德滑坡,生态、生存环境恶化,社会普遍缺少安全感、幸福感。三十多年来,共产党尝试了N多内部治理手段,始终未能向国人交出合格答卷。

执政者的权力只能靠公民权利才能约束,公民只有正常行使宪法权利,法律才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这是被无数事实证明的真理,这也是联合国宪章最重要的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宪章签字国,更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其它四个国家的公民都能充分享受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全部权利。都能选举总统,都能自由结社集会,都有新闻出版自由,都有宪法法院保护公民权利,只有我国例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六十多年,公民至今不能选举最低级别的公职官员,无法通过媒体监督批评官员,不能自由结社集会,没有宪法法院保护公民权利。十三亿人只有如此低下的政治权利,排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之后,不仅是公民个人的耻辱,也是国家和执政者的耻辱。

古人云,衣食足,知荣辱。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学说认为,满足了基本物质需要之后,人们必然会追求自我实现的个人尊严。许多国家人均GDP达到三千美元时,就会出现社会制度转型的变革。因为,有产者必然要保护自己的财产,进而维护尊严,实现更高的道德目标,这一切只有在权力与权利平衡的宪政国度才能实现。

在这方面,台湾的国民党已经走在了前面,台湾由一党独裁变成两党竞争,国民党弃旧图新,党员干部勤政为民,纷纷成为道德楷模,终于赢得民众支持,重新执掌权力,实现了多方共赢。中国共产党内的有识之士不断发出加快政改呼吁,如果由中共发起第三次解放,启动政改,实现宪政当然是成本最低的变革。然而共产党内一些既得利益者和僵化保守势力不顾时代潮流,人心所向,不考虑共产党未来,顽固坚持已经严重失衡的现行体制。如果这些人的主张得逞,官民关系断裂将不可避免,晚清王朝覆灭的悲剧将会重新上演,所有人都会付出惨烈代价。

让我们设想一下未来的中国宪政梦:执政者制订出政改时间表和路线图,逐步开放公民权利,让民众积极监督各级官员,使之不犯错误或少犯错误。官员们靠遵守职业道德赢得民众的支持和尊重。这不比整天让人戳脊梁骨,做贼似地不敢接受公众质疑强百倍吗?

中国共产党内的明智之士如果主动发起第三次解放当然最理想,如果此路不通,也有更实现的办法,那就是公民自己解放自己:用合格公民的标准要求自己,积极参与公共事务,行使公民权利,承担公民责任,履行公民义务。大家的公民行动,就是实施宪政的开始。

中国的政治已经从砍人头,管人头,向数人头过渡,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向票箱子里面出政权过渡。纵观当今世界,赢得选票将是未来政治的根本出路。有匹夫之责的公民们,应当找到自己所在选区,找到拥有有效选票的公民,为他们服务,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唤起更多民众参与公共事务。越来越多的公民行动起来了,宪政也就到来了。由此而论,每个合格公民,都将成为推进中国宪政的解放者。

关键字: 田奇庄
文章点击数: 27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