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1/2013              

秦永敏:用博爱、理性、文明的规则改造中国的政治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前言

朋友们,我今年六十岁了,但是,梁任公的《少年中国说》,仍然在激励着我做一个少年中国人。从今天的现实中说,就是激励着我用博爱、理性、文明的规则也就是宪政规则,和全体负责任的公民一起来改造中国的政治生态,要求还我们中国人一个少年中国!

一、用博爱、理性、文明战胜丑恶、疯狂、野蛮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政治不应该是残酷的,不应该是血腥的,不应该是丑恶的!然而,迄今为止中国的政治确实如此。面对这种现实,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使中国的政治和普世价值指导下的世界文明主流一样,由博爱、理性、文明来主宰。

的确,民主人权事业不是“人类最美好的理想”,而是由有七情六欲的芸芸众生都要做自由人、做平等人的天赋欲望决定的世俗事业,是为权益和利益博弈,因此,以超现实主义的态度美化它是愚蠢可笑的。但是,我们是人类,我们要有博爱之心,我们要做大写的人!孟子说“仁者爱人”,也就是说,善良的人能关爱所有的人,墨子则讲“兼爱”,“兼相爱交相利”,也就是彼此相爱对大家都有好处。因此,我们的先知先贤和西哲没有根本不同,虽然只有西哲才提出了人性、人道、人权的命题,更全面的提出了伸张人性,讲求人道,尊重人权这样一些重要观念。

是的,我们还生活在专制高压之下,我们正面对着大量无人性、反人道、侵犯人权的政治压迫,也正因此,我们的任务无比艰巨也无比荣耀,那就是要使这一切农业文明的陈迹成为历史,代之以商业文明的博爱、理性、文明的规则化博弈——公平交易,意思自治,或者说以博爱、理性、文明的观念和规则也就是宪政来改造中国的政治生态。
                   
二、对“老年中国人”以德报怨

梁任公曾有《少年中国说》为我们这个老大帝国振聋发聩,其中有云:“彼老朽者何足道?彼与此世界作别之日不远矣。”须知,这里的少年和老年绝不是实际年龄,而是思想观念的年龄。残酷的、血腥的、丑恶的政治正是“老年中国人”的政治,这种政治正处于垂死时期,如果我们也走残酷的、血腥的、丑恶的“老年中国人”政治之路,那么我们也是“老年中国人”,也只能和他们一起快速的退出历史舞台。

但是,我们绝不是“老年中国人”,我们绝不能走“老年中国人”政治之路,我们是中国的希望,是中国的未来,是开创中国新型政治文明的少年!梁任公尚云:“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对此,我还要加上,少年政治博爱、理性、文明,中国的政治就会博爱、理性、文明,少年政治讲人权、讲规则、讲民主自由法治,中国的政治就能实现人权至上、规则至上,实现民主自由法治,特别是,少年政治给予老年政治第一次宽恕,中国才能摆脱几千年的恶性循环走向正义至上的未来。

我们作为开创中国新型政治文明的少年,作为为万世开太平的历史创造者,必须对“老年中国人”以德报怨,从而把我们和他们区别开来。因此,我要提醒所有的民主志士,在为“老年中国人”政治送葬的过程中,绝对不能把自己也作为“老年中国人”葬送了!
     
三、避免直接冲突,致力制度改变

当今中国社会不公已经登峰造极,中基层政权黑社会化有目共睹,社会问题堆积如山积重难返,而这一切,都是权力不受制约的制度造成的。那么,究竟应该怎么着手解决这些问题?

很多人都因为公权力胡作非为而义愤填膺,因而自然的要向公权力的黑恶作为直接挑战。应该说,作为公民,这样做是非常值得赞许的,作为小团队,这么做也是很自然的,但是,问题在于,制约权力的制度问题不解决,公权力为非作歹的新事件只会越来越多,何况只要我们直接针对公权力的黑恶作为开展斗争,我们就会卷入无穷的恶斗中去,根本无暇顾及从宏观上解决制度问题,一句话,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只有使制度改变了,那些由制度弊病导致的问题才会杜绝。

所以,作为中国政治反对派的战略性团队运作,应该和直接解决黑恶现象的工作保持一定距离,而把精力用在改变制度上。为此,我们必须以宪法规定的人权条款为依据,以中国政府已经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为依据,和当局开展合理合法的斗争。当然,我们除了反对专制以外,绝不反对任何其他反对专制的做法,但是,我们认为,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合法斗争的成效必定会大大高于其他任何做法。与此同时,合法斗争也使我们处于最有利地位,它的好处在于:

第一,我们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规定做依据,做起来事来理直气壮;

第二,能获得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最广泛支持;

第三,最易于长期坚持,从而尽可能的动员民众、锻炼队伍、壮大力量;

第四,这也是我们学会做堂堂正正的公民的基本方法,从而直接为公民社会的成长做贡献;

第五,当我们带动越来越多的公民行使权利的时候,当局也就没法轻易打压了,相应的,中国社会的公民活动空间也就会越来越大,并且必将使中国由此进入公民社会。
                         
四、以人权改造中国政治

这样,我们首先就要面对一个拿什么来使残酷的、血腥的、丑恶的“老年中国人”政治变得博爱、理性、文明起来的问题。

在二十年前的《和平宪章》,也就是当代中国第一个民主纲领里,我就提出了“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指导思想,也就是说,我们要用人权原则改造中国。也只有人权原则,能够克服残酷的、血腥的、丑恶的“老年中国人”政治的一切弊病。因为人权原则就是要平等的保护每一个人的尊严、自由和权利。这就要求我们学会尊重所有的人,善待所有的人。比如在交往中,尤其是在对话中,辩论中,要尊重他人的发言。

每个人之间都有不同意见,这是正常现象。有时,不同意见不是水平高低,正确错误,而是观点不同,看法不同,侧面的不同,可以互补。即使观念针锋相对,也没有什么奇怪,可以各抒己见。所以,我们养成一个良好的共同习惯,那就是尊重任何人的任何观点,不要轻率的反对别人,尤其不要习惯于从道德上动机上指责别人,而要学会正确、全面地表达自己的意见。

这个方面,从宏观说就是要尊重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权和私有财产权是全部人权的种子,前者向上生长出所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后者向下扎根生长出所有经济社会权利。我们要通过尊重他人的言论自由权和私有财产权以及所有的人权来改变中国,改善中国,从而让所有的人都有光明的未来。

如果不尊重他人的人权,也不尊重自己的人格,就不要搞声称自己是在搞民主运动,既然要搞民主政治,首先就要拿自己当人,也拿人家当人,而不能像专制统治者那样不准人说话甚至以言治罪,我们要普遍的尊重每一个人的尊严、权利和自由,才真正能谈得上促进人权改善和民主进步。

有人说,我们尊重人家,专制统治者不尊重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此他们问我,你觉得对此该怎么办?其实,对我来说,憎恨专制腐败横行霸道甚至杀人放火也是我的动力,看到官、商、黑三位一体无恶不作不能不激起我极大的义愤,因此我几乎每天都在为弱势者呼喊。但是,这一切不能成为我们鼓吹个人仇杀的理由,同态复仇也不是民主转型的办法。在看得到的将来,我们的全部斗争手段,必须是运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指出的方式方法。

我们说,只有人权、博爱、理性、文明、妥协才能带来民主,专制者不怕你激进,就怕你不激进。作为一个愤激的个人,你怎么做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你作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志士,就必须用韧性的伸张权利,来坦然的面对打压。以为仇杀能够推动转型,这是被专制恐惧征服了博爱信念的结果,我要指出,心中充满仇恨的人是不可能建设民主制度的。当然,如果当局逼反全民导致覆舟局面则又当别论,但目前还远远不是那种局面,因此,我们只有继续稳定的推进对话、做强自己、寻求历史性妥协,才是此时的最佳选择。

总之,无论如何,我们要用人权原则,要用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包括今天的统治者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化解社会矛盾,来创造一个“兼相爱交相利”的新中国,在这样一个中国,任何一个底层民众都能享有尊严权利和自由,任何一个政治家也不必害怕下台后被清算被抓捕被关押甚至被杀头。
    
五、用凝聚公民共同体、构建公民社会的办法

有人说,你的理想很美好,可是现实却很骨感,请问你,面对前所未有的强大专制机器和中基层政权黑社会化的现实,你究竟能拿什么来达到目的?办法当然有,我要告诉各位,普世价值、人权原则、民主理念是最好的法宝,它们远比暴力更加有效,老子就知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普世价值、人权原则、民主理念就是水,它们就能“善利万物”,并且最终赢得所有人的尊重。老子还说:“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用普世价值、人权原则、民主理念来以弱胜强,以柔克刚,就是我们的致胜法宝,只要我们运用得法,就一定能达到目的。

当然,这个法宝也得转化为具体的运用方式来加以运用,否则就是空话,那么,这个具体的方式是什么?就是凝聚公民共同体、构建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需要每个公民都具有高度的公民觉悟、公民意识,所以,启发公民觉悟,提高公民意识是我们要做的主要工作之一。但是,我们更重要的工作是凝聚公民共同体。

自由人集合体的公民社会的公共空间,是以公民共同体为支柱的。什么是公民共同体?小至几个人相约作为“驴友”一起去远足,大至现代政党,所有由平等的公民自愿组合的群体,都是公民共同体。

公民社会的公共空间,正是以最大的公民共同体自由政党为支柱的,而政党则是可以由任何很小的公民共同体发展起来的。是的,专制高压下一批批的公民共同体会被“消灭在萌芽状况”,但是,其中总有因为条件具备而成长为公民社会公共空间的顶梁柱的!

我已经做了四十年,现在才有了集结可能,我们准备再用五到十年,凝聚起强大的公民共同体。我们的方法就是不断给最高统治者写公开信,并不断征集签名,一步步往前走,希望尽可能的使负责任的公民联合起来!我要强调,沉重的现实,需要我们振作起来,行动起来,凝聚起来,把觉悟公民横向联合起来,一步步做大我们的公民团队。

没有团队背景的个人,神通再大也不过是孙猴子,翻不出多么大的跟斗!面对公权力和庞大的执政党,数量再多的公民个体也会被其压得抬不起头,永远无所作为。所以,我希望大家在现实中联合起来,而不是被无价值的争论分散成一盘散沙。我们一定要按照公民社会的规范凝聚起来,一方面促成公民社会的成熟,一方面凝聚起强大的公民共同体,只有这样,才能承担起把这个国家推入宪政轨道的历史责任。

民主国家公民能做的事我们都要做,但中国今天能做什么我们就先做什么,目前做了对公民共同体的发展不利的就暂时不要做。社会的进步在于它的建构,在于它的精神建构、价值建构、文化建构、思想建构、社会建构,也包括物质上的建构,并且最终表现为成熟而稳固的制度建构。须知,只有公平正义的宪政民主制才是普照之光,才符合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才能为万世开太平。这样,作为当今中国历史使命的承担者,我们有责任为我们的国家进行当今世界所需要的建构。相应的,我们的工作也就不仅仅是瓦解统治体系,更不是去和多种破坏性因素争一日之短长。只有抓住了“建构”这样一个中心,并由此展开各项工作,才能不辱历史使命,并且事半功倍,必有所成。

为了宪政民主的制度建设,我们必须和举国上下、包括中共党内的志士仁人联合起来,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为了能够结成这样一个由各种力量组成的统一战线,我们必须有强大的凝聚力。为了有强大的凝聚力,我们必须使政治反对派有崇高的精神境界,有深刻的历史洞见,有宽广博大的胸怀,有勇敢顽强的战斗意志,也有出神入化的策略艺术,还有作为民族脊梁所需要的一切!

为此,需要我们能形成良好的共识,需要我们根据形势的发展把自身的系统建构工作做好,需要我们谨慎从事的同时大胆工作,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学会四两拨千斤,学会庖丁解牛,学会审时度势因势利导,也学会谈判妥协,学会适可而止,学会“知止能定”,学会和各种不同势力不同力量尤其是对立的力量在按公正的规则斗争中共同生存。
          
六、对各种“老年中国人”要宽容,要包容,要化解

我们少年中国人是历史车轮的驾驭者,有着将绵亘三千年的专制政治送进历史垃圾堆的光荣使命,要将“老年中国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转化为按照正义的规则公平博弈,并且使所有人都有人权保障的政治生活,首先就不能承袭“老年中国人”“唯我独尊”的观念和做法,也不能不考虑所有不同集团、不同观念、不同族群、不同个人的合理利益。

“老年中国人”是和老年中国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如何解决老年中国的问题。须知,既然这是老年中国的问题,就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就不能按照中共当年的办法搞“按解放前三年的经济状况划成分”,而应该按照“解放全人类”的要求同时使所有的中国人得到新生。这种方法,可以归结为“零点方案”,也就是其他既定社会现状不变,只是从此改变规则,使规则建立在公平正义基础上,以此宽容过去的邪恶,包容所有社会成员,化解社会矛盾冲突,使其从不可调和变为可以按照公平正义的规则解决。

遍观世界,每个国家在走向民主化的过程中都有一个如何将老的国家改造成新的国家的问题,而每个老的国家都是专制横行邪恶肆虐,都有大量血债大量冤情,这种情况是由历史从野蛮走向文明决定的,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南非,它从严酷的种族压迫走向全民平等,靠的就是博爱、理性、文明,靠的就是用宽容包容来化解历史恩怨,仅仅通过查清事实真相来伸张正义,即不搞清算,也不对财富进行重新分配,而是一切从零开始,以此结束邪恶的历史,开创公平正义的未来。

显然,中国要结束邪恶历史,走向公平正义的未来,也必需从零开始,需要被概括为第一次宽恕的历史转折点。而在那之前,则要使大量公民接受这种新型文明观念,从而作为少年中国人成为少年中国的开创者。从宏观上说,就要求我们少年中国人具有足以俯视老年中国和老年中国人的宏大胸襟,具有包容他们的宏大肚量,具有以新型文明观念开创新时代的气度和能力。

我们对仅仅为一点蝇头微利就不计人格的五毛态度要怜悯,不必过于在意他们的卑微举措;我们对被奴化教育制造出的毛左的态度要睿智,作为必然被历史掩埋的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活化石他们的认识里其实也不乏合理因素;对于可能成为了“内线”的人我们也要原宥,没必要对他们过于苛刻。总之我们要高姿态,要宽和,要以慈悲为怀,与人为善,教人学好,当然,也要有足够的智谋防范他们的副作用。

至于眼下那些依仗公权力行不法之事的为非作歹之徒,从当前说则只能靠社会正气去逐步压倒他们,因为我们不是站在云端的观音菩萨,无法立即普度众生,我们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放在制度转型上,也只有制度转变了,才能杜绝公权私用,并且依法惩治一切真正危害社会、危害他人的犯罪。与此同时,许多犯罪是人类社会的共有现象,少年中国创造的社会是有着正义至上的规则也就是法治的社会,并不是一个能杜绝一切犯罪的社会——当然,另一方面,它必须能杜绝公然依仗公权力进行的犯罪。
    
总之,各种“老年中国人”是历史的孑遗,这样,我们对他们的态度只能是以少年中国的需要加以对待,并且努力把一切“老年中国”现象随着专制制度一起送进历史博物馆。
               
七、从我做起,用博爱、理性、文明的规则改造中国

作为少年中国人,我们也必须克服我们自身的毛病缺点,努力按照少年中国的需要改变自己的观念和行为。
   
首先,我们要具有公民精神,这其中最基本的是独立精神和责任精神,前者使我们每一个人能自立,后者使我们能在社会生活中有效地凝聚。

其次,我们要学会尊重规则,严格遵守保护公、私权的一切善法,杜绝今日中国那些人情大于法律的丑恶现象。

第三,我们要致力打造追求公平正义、遵守公民道德并追求崇高道德、追求雅致语言的公民群体。


具体比如:一,自尊自爱,严于律己,二,互相尊重,诚信礼貌待人,三,发扬博爱精神,彼此互相关心,四,要敢讲真话,能直面现实,五,提倡终身学习、互教互学,六,提倡思想交锋,鼓励创造性思维和进取精神,等等。

同时,我们也要杜绝骂人吵架现象,要杜绝无原则的无休止的争吵,要杜绝浪费时间的扯皮,特别是在团队内部,必须杜绝窝里斗,海外民运就是被内斗破坏掉的,如果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在互相攻击,而不是集中精力去瓦解专制,不是积极凝聚起来建构新生活,那么,老年中国还将长期维持!

尤其要强调,不要把暴力或者非暴力当作信仰。因为信仰是不容谈判的,你信基督教我信佛教,你要我信你,我要你信我,可能有结果吗?问题出在哪里就在那里解决,当前能拿出什么办法解决就拿出什么办法解决。所以,当前,我们需要的不是争论,需要的是拿出具体的办法。在当前,我们唯一能采用的的办法是以行使公民权利的方法抗争,希望大家多做实事,不要进行无聊也没有结果的信仰之争。

少年中国将是一个公平正义的规则至上的中国,信仰是自由的,思想是自由的,动机也是没必要追究的,在化解一元化专制体制,完成向多元化宪政民主制转型的历史使命过程中,我们应该欢迎一切不同的声音出现,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在百家争鸣中推介自己认为正确的思想,并且努力使之主导社会潮流。

很大一部分人会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放在了和自己有不同意见的人的斗争上,要求人家都能同意自己的意见“唯一正确 ”,却不知这种态度恰恰是自己没有摆脱中央集权专制主义思维模式的证明。须知,即使在健全的民主社会也总有左中右派,民主制度,就是要让有各种利害冲突的个人、集团、阶级和平共处,以公正的规则解决纷争,并且允许各自保留不同意见乃至不同生活方式的社会模式。
          
八、历史会把彻底变革的机遇送到强大的公民共同体面前

我们认为,只要能撬动一个合法化运作的缝隙,其他要求可以随着形势的发展逐步提出。民主世界公民可以做的一切我们都要做,但是,在当前的特定条件下,我们必须尽量降低要求,以求得合法化运作空间,中国的政治异议活动只要能合法开展,其他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有人会说,无论你公民共同体怎么做大做强,面对当局的国家机器的镇压还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我要告诉大家,其实大家也看到了,当今世界,无论哪个专制国家,都有一个命运由统治者主宰到由民众主宰的转折点,这种情况已经在全球两百个国家的绝大部分都已经发生了,中国作为残存的专制国家发生同类情况毫无疑问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专制政权常常在经济高速发展以后面临失速时倒台,这是常识,民主政治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无论宏观还是具体进程,都和经济息息相关。当然,只有事实才容易叫人清醒,所以经济崩溃对民主进程的作用是重要的。但是,作为历史的创造者,我们还是要做长期准备,要立足于把公民社会做大做强。
    
在历史规律面前,国家的命运由统治者主宰到由民众主宰的转折点究竟在哪里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机遇只青睐有准备的头脑”,当然,具体说到这个问题,机遇还只青睐有准备的政治反对派,也就是说,只要政治反对派团队有充分的准备,历史就会把彻底变革的机遇送到面前!
    
最后再引用梁任公《少年中国说》的一句话:“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我们少年中国人用博爱、理性、文明的规则改造中国政治的目的一定要达到,也一定会达到!因为我们的要求不高,只是要中国能回归世界文明主流,只是要中国人能像自由世界的公民一样,在公平正义的宪政规则下有尊严的体面的生活。
                                
2013年7月19日
关键字: 秦永敏
文章点击数: 158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