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参与 】  时间: 1/17/2008              

强烈抗议北京公安粗暴阻挠天安门母亲前往富强胡同悼念赵紫阳

作者: 丁子霖 丁子霖等

 

[日期:2008-01-18] 来源:参与  作者:丁子霖 张先玲 徐珏 高婕  [字体: ]

 

一月十七日,是赵紫阳先生逝世三周年。此前,我们在京的几位难友相约于当日上午前往富强胡同悼念赵紫阳先生。赵紫阳先生在1989年主张按民主、法制原则妥善处理学潮问题,明确反对向学生和市民动武,对此,我们心存感念。赵紫阳先生生前受到不公正对待,一直被软禁到死。我们作为“六四”难属,每当他的忌日,都想有所表示,这是人伦之常,天经地义。然而,这种基于人性的朴素愿望,居然遭到政府行政当局的无端侮辱和践踏。

十六日下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人员来到丁子霖家里,“建议”丁、蒋不去富强胡同。丁、蒋据理力争,并表示“非去不可。”在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中,丁、蒋反复申述了非去不可的种种理由,最后双方达成妥协:国安方面不加阻拦,丁蒋承诺不接受媒体采访。丁、蒋认为,在当前情况下,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当丁、蒋第二天前往赵家途中,获悉张先玲女士、徐珏女士、高婕女士都被警察限制出门,被困家中;预先订购的花篮,也只能作废。

丁、蒋从赵家回来后,又获得进一步消息:徐珏女士在前往赵家途中,遭到警察的粗暴对待。事情经过如下:

十六日晚上,徐珏女士所在地区公安警察来到她的家里,警告她这几天不要外出。接着,警察整夜驻守在她的家门口。十七日凌晨,徐珏女士绕过警察的监视前往富强胡同,途中在展览馆路的一个公交车站,突然从两辆不明小卧车上跳下六名男性警察,粗暴地把徐珏女士强行塞进了他们的小卧车,一直押送到徐珏女士所在单位的办公室,并且贴身跟踪,限制了她的一切行动自由。在展览馆路车站发生的那一幕,招来了很多围观民众。徐珏女士挣扎着表示强烈抗议,谴责警察的非法行为。然而,一个年届七十的体弱母亲,怎能对抗得了警察的暴行?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警察至今仍没有从徐珏女士家门口撤走,而且切断了她家中的电话。

 

丁子霖女士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通过电话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官员提出强烈抗议。丁女士表示:此次绑架事件,纯属政府当局的“阴损”。她说,如果你们决定要阻止其他母亲前往富强胡同,为什么不在十六日的谈话中明确提出,给我们一个申述的机会,而是在暗地里做手脚,甚至不惜采取暴力手段?

对于丁女士的质问,对方称:这不是他们干的(指国安),而是公安干的,他们并不知情。对方答应可以向上反映。此后,丁又打过数次电话,但始终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

鉴于此次事件,北京公安已完全越出了依法尊重公民权利和文明执法的底线,我们特提出强烈抗议:

一,              我们认为,对一位已故长者表示悼念之意,完全是一种符合伦常的人道行为,更是一位公民不可剥夺的权利。我们不想把这种悼念活动政治化,但政府当局却偏偏要把它政治化。因此,由此造成的不良后果,完全要由政府当局负责。

二,              立即撤离徐珏女士、张先玲女士、高婕女士门口的监视岗哨,恢复她们的人身自由。立即恢复徐珏女士家里的电话,还她以通讯自由。

三,              鉴于此次事件给徐珏女士造成了身体和精神上的严重损害,我们要求有关当局向徐珏女士赔礼道歉。

                      丁子霖 张先玲 徐珏 高婕 

                               2008年1月18日上午9点。

关键字: 赵紫阳
文章点击数: 26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