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猫眼看人 】  时间: 1/21/2008              

季羡林、钱文忠、央视发疯了吗?

作者: 田奇庄 田奇庄




                          头号“国宝”上演头号国粹

时人把季羡林先生称之为国宝,而且是排名头号的国宝;我把磕头下跪称之国粹,而且是头号国粹。昨天(2008年元月20日),央视播出了钱文忠跪倒在地,给季羡林三次磕头的画面。一个被誉为当今国学泰斗,一个号称新锐领军人物。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正襟危坐接受徒儿跪拜大礼,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屈膝俯首以头触地。在个人尊严日益受到尊重的今天,他们是不是发疯了?

潜台词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他们在传播自己的价值取向。说的更清楚一点,季、钱作为重量级公众人物,央视作为头号公共信息平台,就是以此示范引导国人回归尊卑有序的礼教。

将近一个世纪前的1915年,中国大地上兴起了新文化运动。那时的国人通过思想启蒙,已经认识到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中国要想跟上世界发展潮流,必须推翻专制统治。要想推翻专制制度,必须打倒孔家店。用代表自由、平等、博爱、科学的先进文化,取代愚昧、屈辱、迷信、落后的儒家文化。这一思想后来成了历代仁人志士,特别是许多共产党先烈的共识。

谁能想到,在将近一百年后的今天,在华夏大地,孔家店居然越开越多。一批又一批继承了儒家衣钵的孝子贤孙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第一媒体——央视屏幕,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新一轮愚民说教。

不容否认,儒教在中国流传几千年,必有其合理成分。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儒家文化的核心就是维护皇权专制,教化国人循规蹈矩地当奴才、奴隶。正是由于这种酱缸文化的荼毒,国人的膝盖弯曲了几千年,国人的头低了几千年,国人的心理更是压抑了几千年。直到今天,亿万国人仍然没有成为公民的自觉,没有行使公民权利的主动,更没有享受过当家作主的公民人格尊严。

虽然说民国成立之初就废除了磕头下跪礼仪,但季羡林、钱文忠作为师徒关系,私下里别说磕头,就是亲吻脚趾、端尿盆别人也管不着,那是你们愿打愿挨的事。可是作为颇具影响的公众人物,你们在举国观看的大众媒体面前,身体力行地复辟有辱尊严的磕头下跪礼仪,就是对良知的亵渎。央视传播这样的礼仪,就是对公民政治的挑衅。

季羡林作出如此表率并非偶然。有媒体报道,北京奥组委成立时,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征求奥运会艺术顾问季羡林的意见。季羡林就说:“我建议在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因为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他说“孔子是我们中华民族送给世界的一个伟大的礼物,希望全世界能够接受我们这个‘和谐’的概念,那么,我们这个地球村就可以安静许多。”如果说那一次季大师只是说的话,这一次就是做了。他与钱文忠上演的这一幕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维持尊卑秩序才能实现他所认定的“和谐”。

法国总统萨科齐说,一个不能输出价值观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季羡林、钱文忠表演的磕头下跪礼仪,尽管能得到央视吹捧,但是我不相信国际社会能认可这样的价值理念。而且,国人中除了那些高高在上领受磕头的人,少数患膝盖软骨病者,恐怕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如此价值观。

中国要想成为世人尊敬的大国,首先要学会自重。如果季羡林、钱文忠和央视还没有发疯,请你们立即停止如此丑陋的表演。
关键字: 中国
文章点击数: 228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