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览中国》 】  时间: 10/20/2013              

程映虹: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作者: 程映虹 程映虹

南京市长季建业最近以贪腐的罪名落马。在网上查他的简历,基本如下:

“历任苏州日报社副总编,吴县县委副书记,吴县县(市)委副书记兼苏州太湖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昆山市委书记,扬州市长、市委书记兼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0年1月21日任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这里缺了最关键的一条:季某最初在苏州和吴县(现已成为苏州市区一部分)发迹,是在他的丈人高某当苏州市委书记的时候。高后来官至江苏省常务副省长。
我是苏州人。巧的是,季家当时就住在我父母亲单元房的对门。当时我还没有出国,住在我父母家,进出有时会和他打个照面。他们夫妻(当时是夫妻,九十年代初)有一个几岁的女儿。在社区,人们都知道他是高某的女婿,在苏州日报当领导。
地方一把手年纪轻轻的女婿当地方报社的头,当时人们就已经不以为怪了。记得在他的两个identity中,人们常常(或者下意识中)都会把“女婿”放在“主编”之前。
不能说季后来的提升都是靠当时的丈人(据说等季官做大后高就不是他的丈人了,这也是官场的通例)。但无论如何,季最初进入官场,是因为他在当时自己那个丈人的地盘。
中国官场有太子党,秘书党,也有女婿党,连襟党,侄甥党,还有二奶(或N奶)党。世界上最自信的中国某某党其实就是中国裙带党,上述都是这个裙带党下面的分支党。季就是这个中国裙带党中的女婿党党员,级别不算很高,不过也相当可以了。在南京当第二把手,底下有千万人口,纵横上下又有形形色色的资源,在世界上足以算得上一个小国的规模了。
看了那个简历,作为历史学者,我不禁想:今后的人研究这一段历史,如果就看这个官方档案中的简历,无论如何搞不清楚人海茫茫,为什么就是季某脱颖而出,一下就从无名小辈跃上地方报社的头。后来的步步高升,都离不开这个头。而没有这个头,就无法解开这个官场之结。
同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例如,一个女服务员或者打字员一转眼就成了科级干部。
崇拜中国制度(无论什么制度,只要不是“西方式”的民主就行)的人会说:看,这不是我们梦想了几千年都没有做到的平等吗?
“今天我们怎样反腐”中争论来争论去的重要一条是公布官员财产,官方和民间在这个问题上就像拔河一样,你拖一尺我拉十寸。不过,我想同样重要的是公布每个高级官员在官场中的亲密关系图:你的子女侄甥连襟秘书情人(包括他们的社会关系)等等在官场中的分布。市一级官员看有没有在县区一级做官的,省一级看有没有在市一级做官的,中央一级(尤其包括那些还在发挥余热和已经搬到八宝山的)看有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甚至海外做官的。
至于这些人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才上去的,那是另一回事,就像你公布的财产中究竟有没有不义之财一样。先公布了再说。中国国情,不得不如此。
前几天和国内亲戚联系,谈起此事,他们说季的女婿现在也是苏州新区的局级领导,刚刚成家。按照中国官场的规矩,苏州新区差不多和市区平级,而苏州一把手是副省级,那么如果此事属实,季的乘龙快婿也就是一个副省级市区的局级领导。官位不低了。
我脑海里出现了当年对门那个常和母亲一同出入的小女孩,一转眼真的到了嫁人的年龄了。而苏州人和很多地方的中国人一样,又到了议论新一届女婿党的时候了。
当然,随着季的落马,中国女婿党在他这一门很可能就绝后了。不过空缺下来的这一门很快就会由其他姓氏来补上。
中国裙带党是完全有这个自信的。
关键字: “女婿党” 季建业
文章点击数: 36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