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0/2013              

吕耿松:浙江东阳土地腐败触目惊心,举报人长期受到打击报复

作者: 吕耿松 吕耿松

浙江省东阳市吴宁镇笠里村(现称白云街道笠里社区)位于东阳市市郊,土地肥沃,是优良的菜地和粮田。由于这里靠近城区,它成了政府官员、开发商和村干部的摇钱树、聚宝盆。笠里村原有近500亩耕地,但经过几轮浩劫后,现在已荡然无存。村民詹现方于1998年被村民推荐查账,她发现村里的土地腐败十分严重,副市长、市国土局、工商局、环保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纪委、街道官员及笠里村党支部书记与开发商深相结纳,盘根错节,以致腐败丛生,农民的大量土地被侵吞,村里账目混乱,土地“征用”款去向不明。更有甚者,村支书私刻公章,滥卖土地,开发商虚假征地,转手倒卖。于是疾恶如仇的詹现方开始举报,结果招致了长达十四年的迫害,三次被送进精神病医院。

吴宁镇笠里村在王铁军任村支书、村长期间,私刻公章,滥卖土地。王铁军上任时,由其保管使用的公章是“东阳市吴宁镇笠里居委会”。上任后,他又私刻了两枚公章:一枚为“吴宁镇笠里村管理委员会”,另一枚是“东阳市吴宁镇笠里管委会财务专用章”。经举报后,东阳市公安局于1998年11月对“东阳市吴宁镇笠里村管理委员会”这枚公章进行了收缴,但是1999年王铁军还在使用这枚公章。另一枚“东阳市吴宁镇笠里管委会财务专用章”则一直使用到2001年12月底。王铁军利用其私刻的公章,买卖土地,财务造假,导致了村集体土地和集体经济的大量流失,腐败十分严重。王铁军后来虽然受到了刑事追究,但官商勾结造成的腐败不仅没有收敛,而且愈演愈烈。

1998年起,詹现方受村民们委托调查与土地腐败有关的账目,发现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前身是白云砖瓦厂)非法占用笠里村油麻山畈42.51亩土地和陶村的土地,在同一地块上有五份不同的征地协议和一份公墓迁移补偿协议,这些协议如下:一、甲方签章为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乙方签章为东阳市白云街道陶村居民委员会,甲方向乙方征用土地面积6.0666公顷(6.0666公顷换算为90.999亩,但协议上却写成31亩),该协议没有写明签订日期(此协议是从东阳市工商局查到的)。二、甲方是东阳市统一征地办公室,乙方是白云街道陶村,签约日期是2003年9月21日,征用陶村土地0.3333公顷。但是,这份协议甲方没有盖公章,签字人是厉一刚(该协议是从浙江省国土厅查证到的)。三、甲方是吴宁镇笠里居委会,乙方是白云工贸区管委会,签约日期是1993年1月14日。该协议没有写明土地面积,只有“四至”,没有原始资料。该协议有甲方村干部和村民代表10人签字,但系同一人笔迹(该协议由白云街道提供)。四、甲方是陶村,乙方是白云工贸区,也是1993年1月14日签订的,但没有人签字,只有陶村的公章和白云工贸区的公章,也是没有具体面积和原始资料(该协议由原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老板徐新民提供给村干部董光忠转交给村民代表王德金)。五、甲方是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乙方是东阳市白云街道笠里居民委员会,签订日期是2003年9月8日,土地征用面积2.8342公顷(计42.51亩)。这份协议抬头上写的征地单位是东阳市统一征地办公室,而落款盖章的是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签字的是该公司董事长徐新民和厉一刚,乙方签字笠里居民委员会王铁军(该协议从浙江省国土厅查到)。六、公墓迁移补偿协议,该协议甲方是东阳白办事处笠里村,乙方是东阳白云砖瓦有限公司,签约时间是2003年1月2日,甲方签字的有13人,系同一人(王铁军)笔迹,乙方没有签字,只印有徐新民的私章(是贴在村里的公告)。

征收土地是国家行为,征地主体只能是政府,因此在征地协议中的甲方一般是县(区)级国土资源局或受其委托的乡(镇)政府或相关政府部门,用地单位是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格作为甲方与被征用方签约的。作为农民集体土地所有者的村委会,它是被征用者,也没有资格作为甲方签约。以上五份征地协议,有两份的甲方是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其中一份抬头虽然是东阳市统一征地办公室,但其落款人却是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盖的是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公章),有两份的甲方是村委会,只有一份的甲方是东阳市统一征地办公室,虽然签字人厉一刚是国土局工作人员,但却没有公章。所以,这五份征地协议都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被征用土地上的农民没有拿到一分钱。

当村民们发现自己的土地上被他人造起了房子后,才知道土地被征用了。于是他们委托詹现方和其他几位村民代表到国土资源部门和工商部门、环保部门去调查,结果发现,这些部门问题重重,这样一些形式不合法、内容虚假的征地协议居然到了省国土资源厅!村里没有这些征地协议的文本和土地补偿的账目,于是詹现方只好向政法和纪检部门举报,结果招来十多年的打击报复。

东阳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呢?该公司的前身是茶亭砖瓦厂,1998年以前已经经营了好几年了,1998年由徐新民买来。1998年4月22日东阳市白云旅游公司(法人代表钟深水)拍卖白云建材厂,由徐新民以303万拍得,但拍卖公证书没有明确所拍卖的是砖瓦厂还是土地。当天,白云建材厂更名为东阳市华业建材有限公司,营业期限自1998年5月25日至2008年5月24日,股东有徐新民、施奎玲、施勃、虞乐生(东阳市副市长)。1999年8月18日东阳市华业建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新民)变更为东阳市白云砖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徐兵锋(徐新民儿子)。2001年,徐新民以700多万元将白云砖瓦厂转卖给交通物流有限公司。2003年8月13日白云砖瓦有限公司又变更为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仍为徐兵锋(但2012年1月12日东阳市墙体办和2012年1月17日东阳市发改局都作情况说明未查到东阳市白云砖瓦有限公司变更为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报批手续)。

2005年11月20日,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召开股东会议,施奎玲将其大部分股份转让给徐新民,施奎玲的一部分股份和施勃、虞乐生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徐兵锋,徐新民拥有公司57.10%股权,徐兵锋拥有公司42.90%的股权。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至此为徐家独有。

根据查证到的事实,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实际获得的土地是笠里村42.51亩,荷石塘村(即白云村)60多亩和陶村5亩共计100多亩。

2012年11月份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原公司董事长徐新民以土地诈骗罪逮捕。但是直到如今,东阳市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违法所办的厂依然正常生产、营业,诈骗的土地没有返还给农民,原村支部书记、村长王铁军侵吞的土地公款没有清算,贪污公款、倒卖土地者依旧逍遥法外。

笠里村原有农民集体土地424.77亩(根据东阳市国土局提供的数字)已经大部流失,流失的土地没有原始资料可查。到笠里村非法侵占土地的,不光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一家,还有多家企业。在集体土地上,还居然造起了40幢官员的房子。笠里村民对此义愤填膺,强烈要求中央派人到东阳来彻查土地腐败案。

以上情况,都牵扯到政府官员的职务犯罪问题,詹现方长期向东阳市纪委进行反映,东阳市纪委将对该案的查办责任落实到东阳市纪委常委黄海威身上,但是黄海威长期拖延,长期包庇贪官污吏,举报什么部门,黄海威就把举报问题的材料转到什么部门,这些部门都以信访答复的形式敷衍了事,使该案所牵连到的犯罪分子长期得不到惩办。

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土地腐败案之所以如此猖狂,与副市长虞乐生参股是分不开的。正因为有副市长参股,许多部门都大开方便之门,问题被举报后也得不到有力查处。詹现方于2012年10月份开始向中纪委、省纪委和金华市纪委举报虞乐生参与华能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入股违法违纪问题,但如同对牛弹琴。

1999年3月1日,詹现方到吴宁镇城西办事处举报村书记王铁军,被街道办事处党委正、副书记和其他工作人员拖出办公室。之后,她和胞妹詹小方及村民十多人到街道讨说法,结果被拘留7天。自此之后,詹现方就不断地受到打击报复,遭黑社会打手多次殴打,并被拉到东阳市八达乡大山里殴打致病。更有甚者,东阳市公安局与贪官和奸商勾结,将詹现方先后三次送精神病医院(金华市第二医院、金华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关押,其中金华市第二医院以“被鉴定者以一点小事无休止地向各级政府部门告状,其行为已达到了诉讼妄想的程度,其意志增强是病理性的。其反复诉讼内容虽有一定的现实基础,但与实际调查结果不符”及“部分群众认为其有精神病”的说教,作出了詹有“偏执性精神病”的鉴定结论。这完全是在重复官方的语言,根本不一家医院说出的话。

詹现方就东阳市公安局非法将其送精神病医院,侵犯其人身权利一案,向东阳市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被驳回后又向金华市中级法院上诉,金华中院维持原判。詹又向浙江省高级法院提出再审。浙江省级高院委托浙江省精神病鉴定委员会给予重新鉴定,省精神病鉴定委员会鉴定詹现方无精神病。省高院据此作出了(2013)浙行再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判决东阳市公安局强制詹现方精神病治疗的行为违法。

2013年6月12日,詹现方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提起国家赔偿,但半年快到了,赔偿委员会没有作出任何反应。12月2日,詹现方向浙江省检察院对东阳市政法委书记卜亚男和东阳市法院副院长陈敏芳、东阳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韦靖提出了渎职控告。12月4日是中国的“法制宣传日”,詹现方又马不停蹄地到北京现身说法,向中南海的大佬们“普法”。
关键字: 吕耿松
文章点击数: 377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