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1/2013              

王书瑶:四面出击,八面威风,乾纲独断,其可得欤?

作者: 王书瑶

十八届三中全会开过之后,习近平完成了了他的任期布局,毫无悬念地担任了新设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头头和“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头头,这就使他成为现代中国至高无上的权力人物,也将使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展拳脚,开始他的十年任期。

他将是中国最高权力机构的唯一拥有者,除了国务院、人大和政协,中共中央、国家主席、中央军委、国安会、改革小组这些最高的权力机关,都在他一人控制之下,除了毛泽东和邓小平,没有人能超越他了。其实,毛泽东本人并没有身兼这么多的职务,毛泽东是凭借“势”控制一切的,邓小平也是凭借“势”控制一切的,习近平想成为独裁者,他想凭借的是附着在职务上的权力,君临天下。不过,没有“势”的作用,他能不能任所欲为,还是个未知数。

一、他凭什么上台

习近平之所以登上总书记的宝座,是由于两点:一个是他是太子党,受到他的父亲习仲勋的荫庇;一个则是他表现的“中庸”和“平庸”,能够为各方面接受,绝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异功能”,表现出特别的才干或者有何特别的业绩。

在上台之初,他受到中、下层民众的期待,这是因为他的父亲,习仲勋“没有整过人”和“没有犯过左的错误”,但是,这种期待很快就落空了。

中国的特权阶层对他的期待是保证“红色江山代代红”,这一点他倒是表现的十分清楚,只是,在他还没有上台的时候,他的领导地位就已经受到薄熙来的威胁和挑战,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他不能不对同是红二代的薄熙来动手术,清除异己,这不能不使他在红二代中树敌,同时,他还面对他同一阵营的特权阶层怀疑,怀疑他能不能保证他们的特权不被削弱,既得利益不受损害。

二、毛泽东凭什么能成为独裁者?

毛泽东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大的独裁者与暴君,绝非幸致,他参加“革命”时就认定了这个目标,并不择手段地加以实践。在他刚刚有了一些权力,无论是“革命”形势还是个人权力,在都还没有保证时候,就开始他独断地努力,富田事件杀人两万,他没有成功,斯大林救了他,使他在遵义会议中站稳了脚跟。可是最高领导人还不是他,还是总书记张闻天,到了延安,他逼走张国涛,架空张闻天,又通过延安整风,整了一大批人,这才巩固了他个人的权威,不过,这个权威是建立在恐惧之上的。后来是刘少奇一类的马屁精,在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提出“毛泽东思想”,才树立了他在党内独一无二的地位,“东方红”又把他捧到了“大救星”的地位,上了天。

尽管如此,在1956年召开中共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时候,在反对个人崇拜的大气候下,毛泽东思想仍然被拒绝写入党章;在1962年召开“七千人大会的时候”,如果不是林彪适时地“拉兄弟一把”,毛泽东也可能被排除在第一线领导岗位上。一个人要成为“神”,是要条件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叫“势”。势是什么,是就是人心,一个人要想建立个人的权力基础,就首先要“造势”。老百姓把他视若神明,文臣武佐对他俯首帖耳,怕得要死,只要毛泽东还有一口气在,就没有人敢违抗他,没有人敢造反,这就是“势”。(我以前曾写过两篇幅关于“势”的论文,分别是势的作用和势的消亡,却没有能写势的产生。关于“势”的理论,直接来自韩非。)

对他来讲,不幸的是,一旦他不在了,他的遗孀、他的侄子,也就锒铛入狱了。在有“势”的时候,还是多做好事,就没有人会挖坟掘墓,甚或掘墓鞭尸。毛泽东数十年经营,不过如此。

你可有“势”吗?你同毛泽东能比吗?

三、邓小平凭什么能说一不二?


邓小平资格甚老,善于权术,他信誓旦旦地对毛说“永不翻案”,他没有信守诺言。他得到众多老帅们的支持,轻而易举地搞掉了华国锋。华国锋没有玩弄权术,他的政治权谋太嫩了,如果不那么早,就借吴德的口说自己是“新的领袖”,他如果更多地依靠“老帅”,投靠他们,他就不会过早地退出历史舞台。

即使邓小平已经有了势,在他北京屠城之后,他的威望降至冰点以下,1992年,不得不再次出山,南巡讲话,才能延续他的“改革开放”。

直接杀人,说明他没有毛泽东的权势,力不逮也!民众完全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四、打击民主人士

上台之后,先是用哼呀呵呀的口语表示亲民的姿态,然后又说“宪法的作用贵在实施”,还要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还说有雅量听取不同意见,老调重弹,不一而足。但是,接着却来个“华丽的转身”,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大批宪政,宪政是什么,宪政是宪法的实施和结果,要实施宪法,却大批宪政,还说这是“宇宙真理”,这是什么逻辑?

反腐却是有声有色,不过,我们仔细看来,抓的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另一个派系的人,是借反腐清除异己,如果真的反腐,就该是从官员公布自己的私有财产开始,那才是真的反腐,不是借反腐清除异己。

更有甚者,北京西单几个青年,打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却给抓了起来,关在“笼子里”,已经八个月了,还没有审判,他们是马新立、袁冬、张宝成、侯欣(已写了悔过书出狱),其后,又以“涉嫌非法集会”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寻衅滋事”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妨碍公共秩序”罪抓捕了赵常青、丁家喜、孙含会、李蔚、齐月英、王永红等人,他们被称谓“要求财产公示十君子”。接着就是网络大V。

到了十一月,他们一共抓了多少人?,至少有67人(名单附后)。而2012年之前抓捕仍在关押的人是多少?是14人。一年当中,习大大抓捕的民主人士或维权人士是前十年人数的4.8倍。究竟是“康师傅”狠一些,还是习大大更黑?不是一目了然吗?

一时之间,一全国上下形成了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白色恐怖,形成人人自危的局面。但是,这些人不敢说话了,是心服了吗?非也。是压而不服。是不是就放弃了自己的主张和信念?如果能够靠武力就能解决问题的话,世界上还要有公理吗?

五、不是真反腐倡廉

从表面看,也确实抓捕了一些贪官,但是,贪污腐败乃是体制问题,是一党专政导致的,一党专政,本身就是最大的腐败,没有监督,没有制衡,上级决定下级,没有一个贪官不是“带病提拔”的,这些提拔,哪一个不是经过中央批准的?。要想真正反腐败,就应该从制度入手,没有一人一票的民选,没有有效的媒体监督,就不会有真正的反腐败。就目前治标而言,就应该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可是,不但不提官员公布财产,反而把要求公布财产的青年抓捕入狱,这哪里是真正的反腐败?

习先生,你可抓过一个红二代?他们当中就真的没有贪污犯吗?习先生,你敢说你们政治局的巨头们,个个都是清廉的吗?你本人也是清廉的吗?如果是清廉的,就请你们做个表率,把你们的财产公诸于众!是不是只要一公布私有财产,你们的统治立刻就要土崩瓦解?

六、钦差大臣满天飞

为了夺权,十八大之后,不断地空降官员到地方,而与此同时,还派遣钦差大臣满天飞,钦差大臣满天飞,就是对地方官员的不信任,你们自己派遣任命的官员自己都不信任,谁信他们?“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从历史上说,钦差大臣现象,是帝王之术,但是,哪一个帝王能用钦差大臣治理了腐败?只能加深中央与地方的矛盾。

七、司法部门中央直属,就能解决司法腐败吗?

地方的检察院与法院领导改由中央垂直领导,地方纪检书记由中央提名,实际上也是换汤不换药,并不能保证司法独立,地方是共产党领导,难道中央就不是共产党领导吗?司法同样不能独立,要政法委是干什么的?还不是管司法的?这个意思还是对地方不信任,这里暗暗是说,地方上目无法纪,只有中央才是正确的,才是依法治国,地方上腐败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共产党整个机体,不是已经从根子了坏掉了吗?

接下来要说的是,地方上说了,“你虽然归中央领导了,但是,你的屁股仍然是坐在我这里,你的老婆要工作,你的孩子要上学,还不能完全离开我”;“你的办公条件也离不开我”。脱离地方对司法的干扰,还不是一垂直了就能解决的。

像夏俊峰这样的案件,最后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审核的,中央的审核就一定是公正的吗?现下的群体事件中,只要是关于劳资纠纷的,几乎所有的警察都站在资本家一方,这是为什么?这是不是表示,地方的党政部门,已经完全站在了资本家一方了?中央管得了管不了?中央直接领导司法,是不是能改变这种情形,使整个司法能站在工农劳动者一方?

废除劳教这事有些蹊跷,就这么就废除了,很是奇怪,因为劳动教养条例是1957年由国务院颁布的,并不是中共中央发布命令实施的,这次怎么不是国务院发文,仅仅由三中全会说废除就废除了呢?连个形式也不走了吗,以后就干脆把国务院废了,一切就都由党中央决定就算了。

而且,由于国务院颁布的劳教条例并没有撤销,所以劳动教养条例仍然有效,随时都可以恢复!

八、准备对外打仗了吗?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就设立了防空识别区,其后很多国家也都设立了,日本也设立了,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无可厚非,甚至理所当然,但是,在钓鱼岛争夺紧张的时候,设立这个识别区,却是加剧紧张的举措,与日本的防空识别区重迭是正常现象,为什么要与韩国重迭?难道还嫌敌人还不够多吗?对防空识别区的实施做了怎样的准备,如果有人硬闯,何以应付?如果还没做好准备就冒然实施,是不是“一蠢再蠢”?是不是冒险主义?

美国率先发难,派了两架B-52轰炸机没有通报就玩了一个小时,美国把军事重点放在东亚,难道是无的放矢吗?接着,日韩也出动战机进行挑衅,中国方面“亡以应”,面子丢光了。为了寻求外交的对等原则,你是不是也到日本和韩国的识别区去走上一走,以挽回颜面?

中国国防部关于设立防空识别区的规则公告中说:“三、位于东海防空识别区飞行的航空器,应当服从东海防空识别区管理机构或其授权单位的指令。对不配合识别或者拒不服从指令的航空器,中国武装力量将采取防御性紧急处置措施。”

什么叫“防御性紧急处置措施”?对于美日韩的挑衅行为,我们只看到是,“对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外国军机进行了全程监视、及时识别,并判明其类别。”这就是“防御性紧急处置措施”吗?如果不设立这个识别区,是不是就不能对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外国军机进行全程监视、及时识别,并判明其类别了?

外国军机进入中共的防空识别区,如入无人之境,中共这个面子可丢大了,如果不能显示实力,那就不仅仅在国际上成为笑柄,就是在国内,再也没有威信了,外强中干。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威胁说,如果“对方不听警告进入防空识别区,可以将他们击落”。那是不是准备打仗了?有这个勇气吗?有这个实力吗?

关于打仗,中国古人在2000多年前就有多如牛毛的理论,其中,一者是关于战前准备的,一者是关于怎么打仗的。战前准备,以《曹刿论战》说得最清楚,他说的就是老百姓是不是支持你打仗。他问鲁庄公“何以为战?”就是说,你有什么政治准备,保证老百姓支持你?庄公说:“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曹刿说:“小惠未偏,民弗从也”,……,庄公说:“大小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曹刿说“忠之属也,可以一战”。你对民众负责,民众才能支持你,有了这样的政治基础,你获得了老百姓的支持,可以打仗了。但是,习大大,你们现在如果打仗,中国民众会支持你吗?

在中共执政的六十余年间,中共都为百姓做了哪些事情呢?土地改革,杀死地主富农200万;抗美援朝,死人数十万;镇压反革命,死人数十万或近百万;三反五反,资本家死人无数;粮食统购统销,扼杀了农村生产的活力;对私人工商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抢劫了资本家的财富;反胡风运动,接下来的反右派运动,彻底打断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1958年开始的大跃进,饿死了4000万人,是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文化大革命,在精神上摧毁了中国的优秀文化传统,在物质上使中国陷入经济崩溃的边缘,死人2000万;现在则是贪污腐败盛行,两极分化严重,物价飞涨,环境恶化,在六十年间,中共给人民带来这么多的灾难和伤害,中共从来不给人民言论自由和结社组党的权利,从来不允许人民一人一票的进行自由选举,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之下,他们的军队是脱离人民的。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老百姓真会像“五毛”那样说的支持你们吗?还有三峡大坝呢!三颗普通重磅炸弹就可以解决问题,敢打吗?

你们的财力和精力,都用在对内“维稳”上了。什么是“维稳”呢?就是用许多财力物力压制不同的意见,剥夺人民发声的权力,你们抓了大V,也还可以抓小V,甚至可以填满监狱,但是这只能表示你们的无能,表示你们无力获得民心,这个维稳的费用超过了军费。

中国实际上并没有国家的军队,因为他们称之为“解放军”的武装力量,只是中共的军队,他们顽固地拒绝军队国有化,所以这只是共军。这支共军能不能打胜仗?好象不能,这支军队贪污腐败,走私贩私,买官卖官,他们对内当然可以,因为他们有枪炮,老百姓赤手空拳,他们可以在北京街头横冲直撞,所向披靡,若是对付美日联军,恐怕就不行了。如果美国打赢了,他们一定不会占有中国一寸领土,他也绝不会允许日本人占有中国一寸领土。但是,中国的政权将会改变颜色,将成为民主的政权。

啊,不说了,习总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四面楚歌,薄熙来恐怕不止一个。还是回到人民中间来,同人民站到一起,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尽早制订《言论自由保障法》和《不同意见保护法》,以不负乃父所托。只有这样做,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2013年12月4日

附录:
被囚名单
较早前整理待缓良心犯的资料: http://fochk.org/7709.html )

2013年被刑拘者:
 1 丁家喜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2 许志永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3 王永红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4 王功权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5 孙含会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6 赵常青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7 张宝成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8 马新立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9 袁 冬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0 宋 泽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1 林 峥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2 张向忠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3 李 刚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4 李 蔚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大兴区团桂路5号 (邮编 102614)
 15 李焕君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 100023)
 16 程玉兰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 100023)
 17 齐月英 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朝阳北路常营西里甲1号 (邮编 100023)
 18 曹顺利 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朝阳北路常营西里甲1号 (邮编 100023)
 19 邵允黎 北京市东城看守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七里渠 (邮编 102206)
 20 许乃来 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朝阳北路常营西里甲1号 (邮编 100023)
 21 何 斌 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朝阳北路常营西里甲1号 (邮编 100023)
 22 史未安 浙江省义乌市看守所,金华市义乌城西街道上杨村旁 (邮编 322006)
 23 王扣玛 上海巿长宁区看守所,清池路108号 (邮编 200051)
 24 魏 勤 上海巿静安区看守所,余姚路587号 (邮编 200040)
 25 丁红芬 无锡市第二看守所,惠山区钱胡路567号—2 (邮编 214151)
 26 沈果冬 无锡市第一看守所,惠山区钱胡路567号—1 (邮编 214151)
 27 殷锡金 无锡市第一看守所,惠山区钱胡路567号—1 (邮编 214151)
 28 瞿峰盛 无锡市第一看守所,惠山区钱胡路567号—1 (邮编 214151)
 29 沈爱斌 无锡市第一看守所,惠山区钱胡路567号—1 (邮编 214151)
 30 王寒非 湖南省郴州监狱,郴州市北湖区燕泉路67号 (邮编 423000)
 31 尹卫和 湖南省湘乡市看守所,湘潭市红仑上 (邮编 41140)
 32 李文习 山西省太原市第二看守所,小店区北格镇北格村 (邮编 030062)
 33 任拉成 山西省太原市第二看守所,小店区北格镇北格村 (邮编 030062)
 34 王登朝 深圳市罗湖区看守所,草埔村金稻田路1229号 (邮编 518019)
 35 吴贵军 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西乡镇九围居委会康桥书院旁 (邮编 518126)
 36 李化平 安徽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瑶海区当涂路 (邮编 230011)
 37 周维林 安徽合肥市肥西县看守所 (邮编 231600)
 38 张 林 安徽蚌埠第一看守所 (邮编 233090)
 39 刘 萍 江西省新余市看守所,新余市劳动北路 (邮编 338000)
 40 魏忠平 江西省分宜县看守所,新余市分宜县政法巷 (邮编336600)
41 李思华 江西省分宜县看守所,新余市分宜县政法巷 (邮编336600)
 42 李碧云 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勒流镇龙眼工业区 (邮编 528322)
 43 郭飞雄(杨茂东) 广州天河看守所,天河区棠下上社五号大院 (邮编 510665)
 44 杨 林(杨明玉)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看守所,福田区梅观路8号 (邮编 518049)
 45 刘远东 广州天河看守所,天河区棠下上社五号大院 (邮编 510665)
 46 孙德胜 广州天河看守所,天河区棠下上社五号大院 (邮编 510665)
 47 谢文飞 广州天河看守所,天河区棠下上社五号大院 (邮编 510665)
 48 陈凤强 广东省珠海市第一看守所,香洲区景晖路公安城A区 (邮编 519070)
 49 杨霆剑 广州市花都区看守所,新华镇宝华路32号 (邮编 510800)
 50 袁小华 湖北省赤壁市看守所,咸宁市县区赤壁市 (邮编 437300)
 51 袁奉初 湖北省赤壁市看守所,咸宁市县区赤壁市 (邮编 437300)
 52 黄文勋 湖北省赤壁市看守所,咸宁市县区赤壁市 (邮编 437300)
 53 刘家财 湖北宜昌巿第一看守所 (邮编 443001)
 54 顾义民 江苏省苏州市常熟看守所,谢桥镇新华村 (邮编 215523)
 55 浣铁军 湖南省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雨花区城南路72号 (邮编 410000)
 56 周德才 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看守所,县城关农场路11号 (邮编465200)
 57 范舜辉 广东省清远市连州县看守所,连州镇东岳路18号 (邮编513400)
 58 范万成 广东省清远市连州县看守所,连州镇东岳路18号 (邮编513400)
 59 范水河 广东省清远市连州县看守所,连州镇东岳路18号 (邮编513400)
 60 张福英 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苏家坨镇温阳路25号 (邮编 100194)
 61 赵振甲 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苏家坨镇温阳路25号 (邮编 100194)
 62 冀中星 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朝阳区豆各庄乡政府驻地 (邮编 100023)
 63 刘 晖 北京市怀柔区看守所,大屯村东617号 (邮编101400)
 64 李向阳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八腊庙看守所 (邮编 276000)
 65 杨海龙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八腊庙看守所 (邮编 276000)
 66 陈克贵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看守所 (邮编276300)
 67 刘本琦 青海省格尔木看守所,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江源路4号 (邮编 816000)

  2012年以前被囚至今

 1 苗德顺 北京市延庆监狱,延庆镇广积屯 (邮编 102100)
 2 李玉君 北京市第二监狱,北京市2357信箱 (邮编 100023)
 3 王炳章 广东韶关市北江监狱,黄岗十里亭10信箱之22 (邮编 512032)
 4 彭 明 湖北省汉阳监狱,武汉市蔡甸区袁家台特1号第19监区 (邮编 430101)
 5 高智晟 新疆沙雅监狱,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 (邮编 842008)
 6 郭 泉 江苏省南京市浦口监狱,顶山街道石佛寺三宫49号 (邮编 210031)
 7 谭作人 四川省雅安市名山监狱,雅安监狱第四监区印刷厂 (邮编 625100)
 8 刘贤斌 四川省川中监狱,南充市高坪区监狱2085信箱 (邮编 637100)
 9 陈 卫 四川南充嘉陵监狱,南充市8432信箱 (邮编 637100) (邮编 637500)
 10 李必丰 四川省绵阳川北监狱,绵阳市小枧镇 (邮编 621000)
 11 周勇军 四川川西监狱十三监区,成都市龙泉驿区大包村 (邮编 610109)
 12 饶文蔚 重庆市渝州监狱,江北区唐家沱巴豆园6监区 (邮编 400026)
 13 李 铁 湖北省黄州监狱,团风县王家坊乡 (邮编 436800)
 14 朱虞夫 浙江省第四监狱,杭州市余杭区50信箱
 
(不知这里为什么没有刘晓波)
关键字: 王书瑶
文章点击数: 51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