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2/2013              

刘京生:历史的往复——寻找什么?

作者: 刘京生

中国几千年来一直在封建与专制之间循环往复,多少次的机遇,多少仁人志士的追求与奋斗依旧无法改变历史,艰难地在理想、信念、追求之间游走。很多人追问其原因,误以为只要找到造成这一历史往复的原因,就会开启一个崭新的世纪——可惜的是:唯一的原因并不存在,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并不能达成共识:“原因”之间的纷争此起彼伏且各自都有不容推翻的“事实”和“理论”依据,时间就在纷争中消耗掉,不变的是专制政权依旧在有条不紊推行着自己的“计划”,并因为这个“计划”而得到苟延残喘的机会。利用这些机会,他们在极力的抚平民怨,压制异己,用“中国梦”的宏大宣示忽攸老百姓。

我们在寻找原因?什么样的原因?如果我们真的找到了原因,就会看到一个必然的、理想的结果?我们寻找原因的过程就是在复述一个经验的过程,重温一个熟悉的事件的过程,这个过程不过是对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事情给予一个“新”的评价。比如,对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的得与失给予一个“客观”、“公正”、对现实能产生某种启迪作用的评价。当我们认真的完成这一过程之后即找到失败的根本原因之后,历史是否就会必然的、自然而然的有所改变纳?显然不会,还需要我们的付出和努力——既然如此,我们寻找原因的过程真的那么不可或缺吗?更重要的或许是:我们为什么在寻找新的事物的时候总要习惯性的回归到旧的事物之中?我们在寻找什么?

寻找一个专制消失的必然性而这个必然性也只能在“熟悉”的事物中去找,似乎以前对这个熟悉的事物从来没有认真的审视过——我们不知道他身上具有某种必然性?如果他真的具有某种必然性,那么他为何几千年来从未显现过?莫非以前的人都那么弱智的始终没有找到专制的根本原因,这一重负无可奈何的偏偏落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有什么必然性吗?以中国的现实而论,这种必然性显现给我们的是:旧的秩序始终在延续而新的秩序依旧只是个理想。
 
我们寻找原因,其实内心最想掩饰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并不相信我们自己有能力来创造什么。我们要依赖一个原因、一个必然性、一个外在于自己的、常规的“规定”,非如此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不能超越前人曾经走过的路,不能超越正常人的思维方式、认知水平,不能对已知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有任何改造。
 
我们相信自己的力量来自于我们的信仰,信仰是产生力量的“原因”。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专制的力量也该来自于信仰——不同于我们的信仰,因为力量总是有“原因”的:相同的“原因”就会产生相同的结果——如果我们认可力量来自于信仰(这个唯一原因)我们就认可了专制到目前还如此强大是因为他有强大的信仰?
 
我们的力量并不来自于一个“合理的原因”,这个“原因”是被投射过来的,这一投射将已经存在的力量归咎于一个根本是自欺欺人的“原因”上了——这是多么的聪慧、多么的令人趾高气扬。我们的力量、我们的意志、我们的自由感、责任感都被成功的概括为“原因”(作用因,动因,目的因)这个概念中——这个概念,作用与结果模式虚构的概念,前者我们是熟知的、旧的制度下残留的东西(将这些残留说成为“因”),后者我们无论如何也猜不到他在什么时候能“发挥作用”,产生结果。
 
一些人一直以为:专制的垮台是被专制的恶所引发的,(这样的认识很初级)。如果这个逻辑成立,那么“善良”的专制统治者是否就会永存呢?比如现在的政府就在高喊着改革、惠民、严惩贪官污吏的大旗,这样的政府是否从此以后就会彻底的“善良”起来纳?显然不会,这个逻辑并不成立。一个常识:专制下没有善良。专制统治者之所以坚持专制必定是以奴役为目地的,这样一个目的无论如何也不能算作一种“善良”。但是问题还不仅仅如此,真正的问题是:事物、事件是被一个“原因”所引发的,这样的话是存疑的,也许并没有什么“原因”,也并没有什么“结果”——我们用了太多的时间,枉费了许多心思去揣度那些“原因”,去预测那些并不确定的“结果”。

我们将自己生命的意义归结为:自己的思想(或信仰,以下同),相信思想的“力量”最终会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是因果关系的逻辑所规定的)。可在现实中,我们又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思想即便在更多场合的汇集也没有改变力量对比的强弱,似乎只能寄希望于那种渺茫的”必然性“来发挥作用,那么我们是什么?是前人的影子或仅仅是或成功或失败者(英雄)的追随者?
 
我们面对的是恐怖的权力,这些权力者为所欲为,在如此可怕的境遇下,我们还在自豪的谈论着思想、信仰、理想、合作,我们不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伪君子吗?我们的自豪感并不是因为打碎了什么而是因为我们接受了专制统治者做出的某种承诺,赐给我们的某种恩惠——我们的一切始终没有改变,牢牢被他们掌控着——这值得我们自豪吗?
 
我们的内心是如此的强大,却要刻意的压抑这一强大,误以为这才是唯一走向成功之道。我们一直在束缚着自己,一直没有挣脱别人早就给我们设置好的牢笼,我们的思想并没有解放——我们究竟在寻找什么?我们在寻找中迷失而忽略了最为重要的、本能具有的东西——打碎束缚的渴望与力量,这种力量每个人身上都具有,只是被许多貌似的理由压制了——压制着自己,压制着现实的、最为强大的民间力量。
 
世界并没有在“进步”而是在堕落,堕落的像一个人:一个人的价值,一个人的渴望。为了所谓的国家和经济利益,已经没有了原则。政治家猥亵的屈服于强权,在推杯换盏中出卖着自己的良知,出卖着曾经引以为自豪的价值——这些“理”的大行其道揭示了一个最真实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唯有自己的强大才是唯一靠得住的,指不上别人。
 
历史的往复实际上一直在遵循这样的公式:寻找合理——回归不合理,或寻找民主——回归专制。我们似乎总能找到原因,但是我们似乎又始终没有突破一个特定的轨道,执迷不悟的走在这一循环的、规定的轨道上——我们始终指望着找到这一恶性循环的最终解决之道,但是面对现实,这种执着足以让人彻底地失望。
 
我们真希望自己是精英,能够引领一场伟大的社会变革。可我们不是,我们除了捡拾一些专制统治者留下的残羹剩饭,我们还做了什么?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吧,审视一下曾经拥有的豪情与力量还剩下多少?

2013年12月8日
关键字: 刘京生
文章点击数: 43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