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9/2014              

刘京生:民主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上)

作者: 刘京生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中国的知识精英可以是弄潮儿,可以是引领者,却不是真正强大的转型力量,也就是说,这些人的成败、荣辱都不是转型的决定性力量——当我们把全部的心思、精力、希望放到这些人身上时,“破局”就只能是理想了。

知识精英在历史进程中的引领作用是毋容置疑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历史是由这些人决定的。每一次权力的更迭,都是由无数人参与和推动的,这些人才是转型的决定性力量。这样的认识说起来容易,但是,在实践中能做到的很少,尤其在知识精英的潜意识里,他们不太相信:“群氓”可以左右历史——历史从来都是由精英撰写并改变的。这样的潜意识造成了如下局面:

其一,判断失误


判断失误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对当局的判断和对民间反对力量的判断都会由于“精英意识”的作用而出现偏差。

对当局的判断失误主要集中在过度依赖当局的自觉性上。认为只要我们这些精英不断地对其进行劝说和适当的给予一些压力当局就会有所收敛并由此逐步的改变或放弃专权。这部分精英的理论依据来自于三个方面:1,有利于社会的平稳过渡,使得变革的损失降到最低;2,当局过于强大,没有可能与其正面交锋;3,相信理性和善良的力量会最终战胜心魔,专权者也会在恰当的时候选择放权。

以上三个理由足以让这些精英们确信,他们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且唯有这条道路能够引领中国人走向光明。在理论上,和平转型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是,从现实角度分析,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不能只考虑人性中善的一面而忽略了在绝对权力的作用下,人性中恶的一面会无限度的彰显。我们的所有努力,所有付出,所有希望都不能寄托于一种唯一的“可能性”(唯一的一种可能性就成为必然了)上,而是需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做好最坏的准备也许恰恰能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表面上看当局的确过于强大,但是,这个强大所依赖的也是无数的“平民百姓”,在生死对决那一瞬,谁能保证这些百姓不会调转枪口?——六四时,部队可以封锁消息,在互联网发展的今天,这种封锁几乎不可能——部队不再是个封闭的空间,他们几乎每天都混迹于社会中,有足够量的信息来源,这些信息早已让他们认识了许多东西,在生死关头他们不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忠诚——当局并没有强大到无懈可击的地步。

对民间反对力量的判断失误主要集中在对民间力量的不信任上。不信任他们的抉择,不信任他们的力量。不信任他们的抉择包括觉悟、素质、勇气、善良,在精英们眼中,这群人离不开主人,奴性十足,眼光短浅,只会为个人利益奋争,没有远大的理想、抱负、心胸和胆魄。这些人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不信任他们的力量是因为这些人过于分散,一盘散沙,在解决个人问题时,不太关注别人的事且这些人天生具有惰性,不愿思考,不愿学习,不愿付出,安于小恩小惠,安于平淡的生活。

我并不否认在中国社会中大多数人的确选择了这样的做人,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在展示着自己的人生,但反观精英们又何尝不是如此?精英们所厌恶的一切,在自己身上就真的不存在嘛?比如,只能为自己的“信念”孤芳自赏,何等的陶醉于其中?……。不要进行这样的对比,这没什么意义,我们需要追问的是:在什么东西的作用下,使得中国人如此的与众不同?

这种与众不同,不仅民间存在着,精英身上也存在着。于是,在相信自己的时候给予民间足够的信任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为重要的是,没有这些人,没有民间力量的大规模参与,精英们的信念、理想的实现终归会是南柯一梦。

其二,孤军奋战

在“精英意识”的作用下,这些人一方面高估了当局的力量,另一方面又低估了民间力量,其结果就是:使得自己的行为得不到社会的广泛响应,陷入到不知所以然的困境。

民间“力量”究竟在想什么,这应当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来自于民间应当最了解民间的真实想法。可我们看到的是,许多自命为精英的人刻意地与民间力量保持距离,不能容忍民间“不理性”、“不客观”、“不现实”的思想和行动。精英们的那种天生的优越感总在敦促着自己要将这股势力纳入自己的正确的轨道上来,否则就与民间力量分道扬镳。精英们总喜欢玩自己的游戏,乐此不疲,“家”中的大事小事无不满世界招摇。这样的做派总会另那些为生存而苦苦奔波人感到不解,心中默默的再问:这样的做法,这样的执着难道真的是为了解救我们吗?你们希望我们参与,我们参与什么?怎么参与?——我们希望参与我们想做的事,可是,你们知道我们想怎样做吗?

民间力量想做什么是一种心理状态,这种心理状态在没有转变为行动时在一些人看来很难捕捉。实际上,了解这种心理状态并不难,不用什么专业人士给出的专业解读,只需从网络上了解一下就不会偏离太远。对于这一点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当局那里得到证实,当局绝不会无端的向民间挥舞橄榄枝。当局已经意识到了争取民间力量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非如此他们就会玩儿完。而被民间给予厚望的精英们却还在那里悠闲玩着“过家家”的游戏——自我陶醉的享受着封官许愿……。

“民”的想法不同于政治家、权力者也不同于某方面的专业人士,这很正常。“民”不追求真理意义上的绝对,只追求基本的自由、利益、安全保障。在这些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他们就会作出两种选择:忍受或反抗。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保障,在这个确定的前提下,推演出来的结论是:反抗成为必然,忍受者也会在适当的时候选择反抗。问题在于:忍受者占大多数,这个大多数什么时候,在什么条件下会选择反抗?

首先,我们应当十分清楚:这个大多数就是反抗成功与否的决定性力量,谁能得到这部分人的支持,谁就能走上成功——这就是现实,对精英们来讲,这个现实难以接受或者根本不认同,但是希望这些精英们好好的想想:自由民主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这些人吗?为了这些人就该认真的倾听他们的想法。当然,这倒不是要求你去钻山沟,去上山下乡,只需花点时间看看网络间的转帖,发帖就可。当今世界力量的博弈并不完全取决于武器的数量,突破传统的战争模式已成为可能:突尼斯、叙利亚、埃及的革命都在昭示着“没有鸟枪”的民间力量也可以在瞬间汇聚成无坚不摧的决定性力量。

其次,在时间的节点上也无需刻意的去设计,去鼓噪,只要中国的问题不能彻底的解决,只要强拆还会进行,只要不放弃他们已有的利益,坚持他们的专权,反抗随时都可能发生。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放下身段,关注点从一个特定小圈子那里挪移到民间中来,这不仅安全还会更加有效——浮在表面的人的设计和鼓噪由于暴露在当局无所不在的监控下,不太可能产生多大的成效。

再次,多数人参与的时机是不可预知的,可能由于一件很一般,很平常的事,也可能是综合因素促成的,政治的内忧外患,经济的衰退,民怨鼎沸等在一个时点的集中汇集就可能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街头运动。但是,需要清醒的认识到:这不是必然,所有条件的成熟并不必然的引发一场革命——当局也清楚的知道这一时刻到来的危险性,他们会拼死的将一切苗头扼杀在摇篮中。从这一点上看,我们还真的需要一点耐心。

民间力量是强大的,这种强大并非因为自认真理在握,而是因为当局已经不可逆转地失去了民心。他们在徒劳地拯救,不惜一切代价地维稳,其实不过是在时间上苟延残喘,而我们需要真正地与民间力量合为一股,才能最终突破重重阻碍,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摆脱孤军奋战的窘境唯有向民间靠拢,彻底的扬弃自己的傲慢与偏见。

(待续)

2014年1月11日
关键字: 刘京生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1236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