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7/2014              

一周新闻聚焦:剃头挺刘霞,香港团体发起活动引发各界响应

作者: 施 英

自2010年10月起,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妻子、诗人刘霞就一直被当局软禁。长期与外界隔离,刘霞逐渐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近期心脏病严重,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引起香港团体和国际各界关注。

刘霞关注组由香港支联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组成。该团体将透过行为艺术演出、全球联署、国际游说、展览及不同活动,呼吁停止软禁刘霞。

据报道,2月14日上午,包括香港支联会、国际特赦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等多个机构联合发起的“刘霞关注组”,在香港铜锣湾时代广场前举办“剃头撑刘霞”行动,呼吁公众关注和声援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后,被中国当局软禁长达3年多的刘霞。香港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梁耀忠、独立中文笔会理事邹幸彤、资深传媒人程翔在活动现场齐齐落发,讽刺中共政权“无法无天”;因刘霞一直是标志性的光头形象,行动者表示其剃发的寓意为“我们都是刘霞”。

▲美国之音(VOA)2月12日报道:港人团体吁情人节到中联办前集体剃头挺刘霞

香港 — 香港一个关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组织,近日发起2月14日情人节在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前“剃头撑刘霞”的行动,呼吁民众支持3年来身陷当局软禁和控制的刘霞。

目前在辽宁坐牢的中国异议作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奖起,一直处于实际上的被当局软禁状态,与外界联系基本上被隔断。

不久前,刘霞的友人和律师都向外界证实,本人是诗人的刘霞患有严重的失眠和抑郁症,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因担心被当局“精神病”,又不愿到受政府控制的医生处就医。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刘霞关注组推特图片)

面对刘霞遭受的法外软禁,香港多个关注言论自由、中国人权、民主、社会公益的团体成立了“刘霞关注组”,呼吁外界关注她的遭遇和境况。这个组织的成员包括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合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以及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近日,“刘霞关注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起在情人节,也是中国农历马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当天上午11点,在中联办前集体理刘霞发型的“剃头撑刘霞”的行动,以表达对刘霞的支持和对软禁刘霞非法行为的控诉。

参与“刘霞关注组”活动筹划的独立中文笔会理事邹幸彤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活动是要表明每个人都像刘霞,每个人都是刘霞,刘霞一天不自由,每个人都没有真正的自由。

她说:“就想加大大家对刘霞情况的关注,不要忘记她现在还在受苦。我们也想持续地做一些活动和一些呼吁,来就想争取她的自由,最低的也就是这个要求。(活动)意思就是说我们都是刘霞,她不自由,其实我们都不自由。在这样一个国家生活,都是一样的情况。当然她是最极端的,但是其实我们都跟她一样都是不自由的人,也有责任去支持她,珍视她的自由。”

刘霞关注组在网上表示,该组织还将通过行为艺术演出、全球联署、国际游说、展览等不同活动,呼吁中国当局停止软禁刘霞。

关注组的这次“剃头撑刘霞”活动也呼吁不能参加现场活动的人士,自行理好“刘霞装”的发型,将照片上传到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并加上标题“我们都是刘霞”。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2日报道:团体发起情人节剃头撑刘霞 好友透露刘霞无意出国

中国知名异见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招牌发型是光头。有海外团体发起情人节剃光头对她表示支持,同时也抗议北京当局软禁她三年多。她的作家朋友野渡透露刘霞以茶解忧,精神状态有所好转;她因弟弟入狱而家中经济状况恶化,但无意出国。

被软禁三年多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近几个月以来生活的环境逐渐被披露,她的生活及精神状态时时牵动着外界。

团体发起“剃头撑刘霞”获外界支持

关注刘霞的团体“刘霞关注组”在脸书(社交网站facebook)发起“剃头撑刘霞”行动,活动希望在2月14日(也就是情人节当天)外界可以响应活动,理一个刘霞招牌式的光头,以表示对她的支持。

曾成功探访被软禁中刘霞的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周三向本台表示:到2月14日当天,我会用剃须刀剃干净,更亮一些,和刘霞的状态更接近。对于此次活动的意义胡佳说:模仿她的形象,在自己的内心重建她的感受,我剃光头是因为在这个时代面对那么多黑暗和丑恶,我信佛,头发的意义是“三千烦恼丝”这种境界下我剃光头,每次我都能解脱一点烦恼。

活动发起方还呼吁,网民将自己剃头的照片传到脸书和推特等的社交网站中。

关注刘霞团体由香港支联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组成。该团体将透过行为艺术演出、全球联署、国际游说、展览及不同活动,呼吁停止软禁刘霞。

目前在联署中的活动主页中已有20人表示将会参加,另有十多人待定。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中网民也广传此消息,有的表示已经准备好剃头的刀具。

刘霞情况有所好转 经济情况陷入困境

刘霞的好友野渡在春节期间曾致电刘霞慰问,野渡告诉本台记者刘霞最近的精神状态不错,并爱上喝茶缓解忧虑的心境:我问她,她说现在她喜欢上喝茶了,喝茶可以缓解她心境的忧虑,帮助是很大的。

日前盛传刘霞想卖掉房子并出国生活的消息,野渡周三也向本台澄清,刘霞本人并没有出国的打算,但他表示刘霞经商的弟弟刘晖曾是家中的经济支柱,去年被以经济罪名入狱后刘霞家的经济情况也因此急转直下,但野渡并不清楚刘霞是否有意愿卖掉房子。

野渡告诉本台记者:除非刘晓波离开中国,她才会跟着离开。刘晓波一天在这里,她就一天在这里,她是知道刘晓波的心愿的。

野渡还表示,情人节当天也会剃光头支持刘霞。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4日报道:“刘晓波妻子刘霞患心脏病急需就医”。

BBC中文网获悉,中国在囚异议人士刘晓波妻子刘霞近日就医被拒,有报道称她患上心脏病。

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星期五(2月14日)对BBC中文网说,他从家属方面得知,刘霞春节过后曾经住院欲接受详细体检,但医院后来称不能让刘霞留院,让其回家。

莫少平说,医院方面并未说明拒绝刘霞留院的原因,家属们目前正设法寻找另一家医院接受检查。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刘霞在春节前十多天曾因心脏病突发而紧急送医;医生近日诊断其心脏缺血情况严重,必须尽快住院。

刘晓波在广州的弟弟刘晓喧星期五也对BBC中文网说,他与刘霞曾于大除夕通电话,当时得知刘霞心脏不好,准备要去看病,但并未听闻入院一事,需进一步了解情况。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1月份曾透露,刘霞患上抑郁症,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且感觉心脏不舒服。

刘霞自从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后一直受到软禁。来自多方面的消息称,除定期到辽宁锦州监狱探望刘晓波外,当局几乎不允许刘霞与家人以外的任何人交往。

至1月份,刘霞的电话通信曾经恢复,一些朋友得以与她交谈。

莫少平对BBC中文网说,他在年廿九(1月29日)曾与刘霞通话拜年,当时刘霞并无详细透露心脏问题,只称身心皆疲。莫少平后来从刘霞兄长刘彤口中得知了住院的消息。

莫少平说,刘霞的家属是在取得警方同意后,2月8日把她送进北京石景山区一家预先安排好的医院接受检查,本来的安排是住院两周,家属已办妥一切手续,并交妥费用。

但是医院在替刘霞做抽血等检查后即表示不能让她继续住院,于9日请她出院回家。当天检查的各种结果目前仍待院方告知。

莫少平说,目前家属们正设法联络其他医院让刘霞就医,如果中国国内的医院联系不上,他们也将考虑国外的医疗设施。

香港支联会等声援中国异议人士团体组成的“刘霞关注组”指出,刘霞在当局“经年累月的无理软禁”之下,身心早被拖垮,对刘霞的状况表示担忧。

“刘霞关注组”成员星期四表示,他们将试图安排医生与刘霞接触。

▲德国之声(DW)2月14日报道:刘霞心脏病发需就医,港人剃发撑刘霞

今日, “刘霞关注组”在港举办“剃头撑刘霞”行动,香港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梁耀中等人齐落发,讽刺中共政权“无法无天”;另据友人透露,刘霞心脏病发,但医院拒绝刘霞留院治疗。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香港《苹果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2月14日上午,包括香港支联会、国际特赦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等多个机构联合发起的“刘霞关注组”,在香港铜锣湾时代广场前举办“剃头撑刘霞”行动,呼吁公众关注和声援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后,被中国当局软禁长达3年多的刘霞。香港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梁耀忠、独立中文笔会理事邹幸彤、资深传媒人程翔在活动现场齐齐落发,讽刺中共政权“无法无天”;因刘霞一直是标志性的光头形象,行动者表示其剃发的寓意为“我们都是刘霞”。

目前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广州作家野渡、香港民主人士杨建利也响应该行动,将剃发后的图片发至社交媒体。胡佳表示“模仿刘霞的形象,在自己的内心重建她的感受,或许刘霞每次理光头时,都能暂时减轻一点内心的恐惧和痛苦。”

另据刘霞友人对媒体透露,近日刘霞心脏病发,被送医治疗,但院方拒绝让刘霞留院。“刘霞关注组”也敦促中国当局可以允许医生为刘霞诊治,早日还刘霞自由。

寓意当局对刘霞的监禁是“无法无天”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此次活动的策划人之一的邹幸彤向德国之声介绍,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时代广场前有很多的香港市民和大陆游客在观光和购物。在这个原本是夫妻或情侣相聚的日子,刘霞和刘晓波却分隔在不同的“监狱”里。

邹幸彤表示“剃发”行为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他们也特意向大陆游客介绍刘霞的处境:“我们做这些是希望加大对刘霞的关注, 刘霞被软禁都已经三年多了,还没有结束的感觉,而且她的健康状况也越来越让人担心,我们就通过行动加大对中共的压力,逼使当局还她自由。这个行动让大家剃一个刘霞的发型,一方面让大家想象自己成为刘霞时的感受;另外一方面,取‘无法无天’的寓意,当局对刘霞的监禁是完全没有法理依据的,就是‘无法无天’的行为。”

邹幸彤也介绍,该行动从2月14日启程,一直延续至3月8日,除剃发的行为艺术外,还将发起全球联署、展览、游说等多个活动,向中国政府施压,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刘霞的软禁。“刘霞关注组”也呼吁全球网友在今日上传光头照片至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

“院方可能担忧跟随刘霞的警察影响工作”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是近期可以与刘霞取得电话联系的好友之一,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 刘霞在近日心脏病发,加之患上了感冒和咽喉炎,当局派多位警员跟随她到医院求诊,在留院观察一天后,医院拒绝让她住院治疗,疑担忧跟从的警察影响院方工作:“实事求是讲,在就医方面官方还是比以前松动了一点,但是跟着那么多人,我没想到跟着四五个人,医院从方方面面考虑比较麻烦,比较干扰工作。”

郝建也希望官方能让刘霞无干扰的自由就医。对于今日众多网友参与的“剃头撑刘霞”行动,他说可能无法在电话中直接告知刘霞,因为当局禁止刘霞与友人在电话中,涉及任何政治及关于刘晓波的话题,只能聊些家常和简单问候,友人亦都小心维护这条来之不易的刘霞目前与外界唯一的沟通渠道。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4日报道:刘霞心脏病发遭医院拒绝 港团体情人节剃头撑刘霞

 
图片:我们都是刘霞 (心语摄)

被软禁的刘霞传出心脏病,急需就医治疗。医院疑因政治因素拒绝收治,其兄长和律师表示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在香港,“刘霞关注组”于情人节当天在时代广场剃头支持刘霞,向北京当局表示抗议,而也有网民理发后上传网络中表示支持。

本周五是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同时也是西方的情人节。在北京住所被软禁三年多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不仅时常不能和家人团聚,也只能偶尔才获准到辽宁的锦州监狱和丈夫在狱警的监视下短暂见面。

剃头撑刘霞 多人理发抗议

由多个团体发起成立的“刘霞关注组”周五上午在铜锣湾时代广场举行“剃头撑刘霞”行动,呼吁外界关注因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被北京当局软禁三年多的刘霞。到场志愿剃头声援的有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资深媒体人程翔等。他们表示以刘霞的光头形象向北京当局提出抗议“人人都是刘霞”。

现场人士在剃发后发表演讲,他们用普通话和广东话向来往的路人介绍刘霞的处境。曾在中国大陆被以间谍罪入狱的香港媒体人程翔在现场向本台表示,北京当局对刘霞采取的软禁手段十分残酷:国际上已经认为,单独囚禁是非法的,等同于酷刑的做法。现在对有罪判刑的人也都不能采取这样的手段。

刘霞关注组表示希望透过此次的行动告诉北京当局,刘霞并没有被遗忘。他们呼吁北京当局落实三大要求,包括停止软禁刘霞,恢复人身自由及所有基本权利;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及刘晖; 释放所有被无理囚禁的维权人士及政治异见人士。

此外,周五也有之前就获知消息的人士于当天剃发后上传照片到网络中,有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作家野渡、在美国的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等。

刘霞重病求医 医院拒收

现场的活动人士还提到刘霞近期重病入院的消息。刘霞虽然患有心脏病,但病情一直都没有复发,近日她除了心脏感到不适外还患上了感冒及咽喉炎,据悉当局人员带着她到医院求诊,但遭到拒绝收治,外界认为因院方担心警方影响医院秩序。

刘霞的兄长刘彤周五向本台表示: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方便跟你说,别影响了(刘霞)检查身体。所以我不会跟你说了。

记者:现在可以去医院看病?

刘彤:应该是,不看病“死球”(死亡 北京方言)了怎么办,所以需要去检查。

刘霞和刘晓波的律师尚宝军周五告诉本台记者,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结论,还不好判断病情程度,但他认为当局长期对刘霞的软禁,会导致病情的恶化:检验报告还没有出来,不知道病情是否恶化,反正这个是难治的病。心脏病肯定会有胸闷等的症状。非正常的关押肯定会有所加剧,她无法运动无法晒太阳一定会有问题的。

本台记者周五也尝试联系刘霞本人,但其家人朋友表示她需要更多休息。

据不愿公开姓名的刘霞友人周四告诉本台,刘霞春节前十多天时因心脏疾病突发被紧急送医院急诊救治。春节期间,她到医院诊断为心脏缺血情形严重,必须尽快住院治疗,目前在等待床位。希望可以在二月下旬后入住医院,做全面检查。

刘霞去年底被披露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在外界的抗议争取下她获得较为有限的通讯自由,上个月刘霞已经可以透过电话和朋友联系,但有限的通讯权利让外界也担心随时再被切断。

▲美国之音(VOA)2月14日报道:诺和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健康状况恶化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朋友说,长期遭受软禁的刘霞健康状况已经恶化,急需治疗。

刘霞的朋友、作家野渡(吴伟)星期五说,刘霞在一次简短的电话交谈中说,她感觉上个月似乎心脏病发作,被迫紧急去医院治疗。律师莫少平说,刘霞2月8日被送进医院接受一系列检查,但过了一夜之后,突然被要求离开医院。刘霞说,她还有抑郁症,但不敢就医,因为害怕被当局送进精神病院。

星期五,大约20名抗议者在香港集会,声援刘霞。有些人为挺刘霞而剃了光头。

刘霞的丈夫刘晓波2009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1年, 2010年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此后三年来,刘霞一直被单独软禁在家。刘晓波夫妇的遭遇引起国际媒体关注,并遭到多国政府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4日报道:多名民主人士响应“剃头”支持刘霞活动

由多个民间团体在香港成立的“刘霞关注组”在2月14日,即元宵节和情人节这一天,发起“我们都是刘霞”的全球剃头行动,呼吁关注和支持在北京长期受到软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关押在狱中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六名关注组人士在香港时代广场前剃发,谴责中国政府的行为是“以情入罪”“无法无天”。参加者剃和刘霞一样的光头,也寓意“我们都是刘霞”。

活动在网络引发关注,包括胡佳、野渡等在内的中国大陆及在美国的民主人士都响应该行动,将剃发后的图片发到网络。

在美国的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立向本台表达了他剃头参加该行动的感受。杨建利表示,“刘霞现在已到了接近精神崩溃的边缘。我们需要积极行动起来,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刘霞的处境”。

另据刘霞友人对媒体透露,刘霞在春节前因为心脏病发送医院治疗,但留院一日之后就被要求离开,“刘霞关注组”也敦促中国当局可以允许医生为刘霞诊治,早日还刘霞自由。

▲美国之音(VOA)2月15日报道:刘霞国内就医屡碰壁 家人律师盼国外治病

 
胡佳等维权人士剃头明志声援刘霞(推特图片)

香港 — 遭当局软禁已超过3年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目前身体状况堪忧,不仅罹患严重的失眠和抑郁症,身心到了崩溃的边缘,1月中旬更突发心脏病送医急救。而刘霞上周原定在北京一家住院两周检查治疗,仅一天就被赶走。刘霞的代表律师表示,仍在争取刘霞的就医权,如国内不行,则出国治疗。

据刘霞好友、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王金波不久前撰文透露,刘霞今年1月中旬突发心脏病,送医急救后暂脱险境。回到家后电话获准“开通”,这也是春节期间少数好友能与刘霞通上电话、短暂交谈的原因。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星期六向美国之音介绍说,刘霞的家人与警方交涉过很长时间,要求刘霞能进行全面的体检和治疗。警方起初只答应由警方指定医院和医生,刘霞不同意。随后,刘霞和家人提出到国外治疗,警方拒绝但做出让步,允许家人自行联系医院。

曾为多位中国知名异议人士辩护的莫少平律师说,经过朋友帮忙很久才联系好北京石景山区的玉泉医院。刘霞2月8日下午入院,原定住院两周进行全面诊疗,手续办好,费也交了。但是第一天只做了些简单检查,抽了些血以后,就被医院要求离开。

莫少平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具体原因是因为刘霞在医院受到5位警察和国保的跟踪监视,影响了医院的秩序,造成医院反悔,还是由于警方直接向医院施压不让诊治。莫少平说,刘霞的家人已经向警方正式提出,如果国内的医疗机构无法让刘霞诊疗,那就允许她出国治疗,而目前警方仍没有明确的答复。而作为代表律师,他们也曾向警方提出允许刘霞出国治病的要求。

他说:“刘霞本人和亲属都有这个愿望,如果在国内这么得不到诊疗的话,希望去国外进行诊疗、治病,但是官方一直没有给回复。我们也明确跟它讲,人家需要出去治疗吗,如果你国内这么根本无法容忍人家,应该允许人家治病吗,这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嘛,是吧。人家也不是所谓的罪犯,你连治病都不允许人家治病,你这本身是不对的。”

刘霞母亲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表示,刘霞身体非常不好,不清楚上一家医院没有住成的原因,目前在联系一家新的医院。

 
香港“刘霞关注组”成员在铜锣湾剃刘霞式发型,声援刘霞(香港支联会图片)

她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就出来了,现在等一家新的,另外去一个医院,时间和地点都没定,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她是身体不好,吃了药,是在家呢,等着呢。”

刘霞的近况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在香港,由支联会、独立中文笔会等多个人权团体组成的“刘霞关注组”,2月14日元宵节及情人节当天中午,在香港闹市铜锣湾的时代广场,发起“我们都是刘霞”的“剃头撑刘霞”活动,抗议自身在狱中的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2010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他的妻子刘霞被当局非法软禁长达3年多,讽刺当局无“发”无天。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何秀兰等人身穿印有刘霞头像的T恤衫为包括立法会议员、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街工”议员梁耀忠、资深媒体人程翔等在内的9位关注组成员剃刘霞式样的发型。他们还在现场发表讲话,呼喊口号,向民众介绍因起草呼吁中国民主宪政的“零八宪章”而被当局判刑11年的刘晓波,以及只因是刘晓波的妻子而受株连,3年多来一直遭受当局软禁,被基本上隔断与外界联系的刘霞。

另外,在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霞好友胡佳等维权人士,以及人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建人杨建利等人,也都响应剃头,并将图片发上网。同时,还有一些中国网民将自己的剃头照片上传到微博,但很快便被删除。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5日报道:刘晓波之妻刘霞申请前往欧洲就医遭拒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之妻刘霞因受软禁三年多,目前身体状况很糟糕。除患上抑郁症,上个月中旬突发心脏病,幸得紧急送院抢救后脱险。刘霞代表律师披露,身心濒临崩溃的刘霞,上周再度入院打算进行全面检查,但遭院方要求离开。此前,他曾代表刘霞向北京当局申请离开内地,前往欧洲就医,却遭到当局拒绝,刘霞现在正继续争取境外就医。

据明报报导,六四事件后曾因「反革命罪」被判刑的刘晓波,因于2008年起草《零八宪章》,09年再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翌年,刘晓波成为过去75年来首位在狱中获颁 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此后妻子刘霞便一直被软禁。刘霞的弟弟刘晖去年则被当局控以欺诈罪,判刑11年。

曾成功硬闯探望刘霞的内地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她被软禁后健康急转直下,她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绝望」。刘霞高度焦虑和恐惧,百病缠身,腰痛、坐骨神经痛、肠胃失调、失眠、抑郁症等,一般人难以承受,当局又不让她出外散心,怕她见到记者或被维权人士救走。

刘氏夫妇好友、中文独立笔会副秘书长王金波,上月底在《自由写作》月刊发表文章,率先披露刘霞的最新病情。文章表示,刘霞今年1月中旬突然心脏病发,送院抢救后暂脱险境,其后回到家中才获准「开通」电话,王金波在文中认为:「如果家里电话不通,刘霞万一心脏病突发来不及抢救而导致生命危险,当局必须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代表刘氏夫妇的律师莫少平和尚宝军周五向明报证实,刘霞心脏病发后,亲自授意他们向北京当局提出「境外就医」,刘霞希望能去欧洲,她比较喜欢欧洲一些国家。不过,莫少平说,当局拒绝刘霞前往欧洲就医的要求。经妥协后,准许刘霞自己在国内找医院。但是,刘霞本应在选定的石景山区玉泉医院接受两周时间的住院检查,却在抽血后、被不明原因地要求离开。莫少平表示:无非两个原因,一是有5个警察跟覑,医院觉得影响太大,第二就是警方向医院施加了压力。胡佳则认为,医院拒收留是「荒谬的事情」,当局是担心刘霞住院后,会有很多人去看望,担心难以控制。

莫少平及尚宝军均向记者确认,会继续为刘霞争取「境外就医」,「将维持上访,尽快给她提供帮助。看病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7日报道:刘霞心脏病重无医院收治 团体呼吁公民自由就医权利

 
社民连中联办抗议 (心语摄)

刘霞求医不断受阻,律师称无医院肯收治。  香港社民连前往中联办抗议,要求北京当局让刘霞自由就医。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行动。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2010年开始被当局软禁已经超过三年,近期内不断有消息披露,她的身体情况因长期被软禁而出现急剧恶化。长期处于密闭的环境中的她患上了抑郁症,心脏病也复发。大年三十当晚她紧急入院治疗,但院方疑因政治因素考虑,只让她作短暂留医后就让其回家休养。

刘霞重疾无医院收治 律师透露计划寻求外国医疗

目前刘霞心脏缺血严重,按照相关医疗法规的认定,已经符合急需就医的条件。刘霞的律师莫少平周一向本台表示,连日来多方联系求医,但都遭到医院拒绝。他认为其中无非两点因素:没有医院来同意(她留院治疗),无非两个原因,一个是受到警方的威胁 ;另外就是医院收治这样的病人,最后警察老在这,干扰了医院的工作秩序,医院本身也不愿意。国内不行的话,你应该容许人家到国外去就医。

莫少平还告诉本台记者,刘霞本人目前有意愿前往国外寻求医疗帮助,但还未得到当局的正式答复。

香港社民连中联办抗议  呼吁让刘霞自由就医

香港团体社会民主连线(社民连)周一中午由西区警署游行到中联办。团体一行十多人沿途高喊口号,要求释放刘霞及刘晓波。在中联办门口社民连成员梁国雄(长毛)首先介绍了刘霞的处境,梁国雄在现场告诉本台记者:他(中国当局)是利用刘霞作为人质,让刘晓波屈服。反过来也是用刘晓波让刘霞受折磨,这很不人道。

记者:当局是否利用这个方法希望让刘晓波尽快出国?

梁国雄:是的,也是用刘霞的病情干扰刘晓波,刘晓波不出去的话,刘霞这个病就得不到治疗。

社民连同时在现场宣读声明,要求北京当局立即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以及撤除对刘霞的监控人员让她可以正常就医。社民连成员吴文远也告诉本台记者:希望可以透过新闻报道和外界的压力让中央政府可以保障刘霞最基本的医疗要求。

团体发起全球联署 还刘霞自由

由香港多个团体组成“刘霞关注组”周一发起全球联署活动,要求北京当局停止对刘霞的软禁,还刘霞自由。该联署计划的目标是得到一百万人的支持,截止周一晚上已经获得数百人的签名支持。

▲“刘霞关注组”2月17日发起全球联署

还刘霞自由

全球联署

 
刘霞,诗人、摄影师及画家。但却因另一个身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无罪的她一直被无理软禁。

刘霞自丈夫刘晓波于2010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便被软禁在家,遭遇形同囚犯,只是监外执行:人身自由遭严密监视,连探望父母和在狱中的丈夫,都有公安人员紧紧相随;几乎被断绝与家人以外任何人士接触,来访朋友都受到粗暴拦阻;家中电话被切断,也不能上网;近期甚至连类似「放风」的外出散步,也被禁止。

刘霞本无罪,只因她是刘晓波的妻子,便被非法剥夺人权,甚至其家人亦被株连。刘霞的弟弟刘晖,在2013年6月9日遭当局罗织「诈骗罪」,重判11年。

本已承受丈夫刘晓波长期监禁之苦的刘霞,在当局经年累月的无理软禁和被迫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身心已被弄垮。据了解,刘霞严重失眠,心脏出现问题,情绪抑郁,说话不流利。近来,当局在国际社会施压下,在上月容许少数朋友与刘霞通电话,但「关注组」认为,这有限的连系,不是自由,亦难以改善刘霞因被剥夺自由而备受摧残的身心。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提出对民主、自由、宪政、法治及平等社会的追求,被以言入罪,在2009年12月25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刘晓波的言论,符合中国《宪法》及中国所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赋予的基本权利。中国政府打压刘晓波及刘霞,是违法及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

人权无分国界,每人都有责任捍卫及守护。中国是世界上愈来愈重要的大国,其人权、法治和开明进步,影响着世界的和平及文明发展。刘晓波所提倡的,是普世文明价值。我们相信,这些价值有助中国步向更文明及健康发展,对世界有益处。因此,我们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团体及人士,严正促请中国政府:

1.停止软禁刘霞,恢复刘霞的人身自由及所有基本的权利;

2.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及刘晖;

3.释放所有被无理囚禁的维权人士及政治异见人士。

发起团体:刘霞关注组*

*「刘霞关注组」是由多个关注言论自由,以及中国人权、民主、社会公义的香港和国际团体组成,包括: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独立中文笔会、国际记者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更多资料 http://saveliuxiaobo.wordpress.com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刘霞
文章点击数: 470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