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2/28/2014              

江棋生: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作者: 江棋生 江棋生

    2014年1月22日,公民企业家王瑛发表长篇博文,题目是:跟着冯仑,再说说“在商言商”。在这篇情真理爽、不吐不快的文章中,王瑛悲愤、痛切地敲打了她昔日的朋友冯仑:在中国的博弈时代好不容易终于到来的历史节点处,本属最有可能前行一步、率先拒绝依附现有体制的冯仑们,却偏偏不把自己当回事儿,自我精神矮化到一定要“让官方放心”的地步。王瑛说:冯仑们更不应该的是,不仅自己这么做,还好意思“竖着这样的牌坊,高扬这样的旗帜”。在文中,王瑛忍不住长叹道:“呜呼哀哉,何至于此!”

    那么,在进入2014年之际,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冯仑先生干了些什么呢?冯仑所干的,就是用自己个性化的风格和言辞,“不忌下作地”把2013年柳传志所说的“在商言商不谈政治”扩展成了“在商言商守住本分”——这八个字是我给出的归纳,应当完全符合冯仑的本意。

    无独有偶。就在前几天,在为刚恢复有限自由的丰台区石榴庄李焕君女士接风的聚会上,我听到李伟东先生特意提到《共识网》记者对吴稼祥做了一次专访,所形成的访谈录被挂上“共识网头条”之衔,于2月20日首发于《共识网》。伟东先生说,这篇东西还真应当看一看。我回家上网读之,见“独立知识分子”吴稼祥用溢于言表的不胜欣慰之情,道出了他内心深处的颂圣颤音:“习(近平)和李(克强)是我们在一百年来所能遇到的最好的‘大大’了,或者说是最好的领导人了。”“而且,不仅他们俩,包括现在常委班子里的这些人,他们都是非常能干的人。所以这一届班子执政期间,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包括台湾)迅速走向重登世界之巅的一个关键性时期,未来的十年,还有九年,我满怀信心。”在这次独家专访的最后,吴稼祥恳切地对有幸处在百年一遇之明君贤相治理下的中国民众说:“我们拭目以待吧,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吴稼祥的可爱之处是不改初衷,我相信他不是因为“有人提供经费”,而是“完全根据自己的政治信仰”给出了上述忠告。他的忠告正好可用八个字概括如下:在啥言啥安分守己。

    柳传志、冯仑和吴稼祥可谓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他们中间或许存在某种差异,即他们的发声有的可能据于自己的政治信仰,有的则可能出于自身利益之考量,但他们的“在商言商不谈政治”,“在商言商守住本分”,和更为一般性的“在啥言啥安分守己”,说的都是一个意思,一个二十四史中早就载明的意思,就是要国人安于符合“中国国情”的臣民式生存,即本本分分当好臣民,把统治者的梦踏踏实实当成自己的梦,对专制权力不要干扰搅局、添堵添乱,不去考虑减少或撤回对专制权力的顺从和服从。

    本本分分当臣民,自然与独立人格和公民精神没半毛钱关系;也不会与公共言说、公民参与甚至公益行动发生什么瓜葛;至于公民不合作和非暴力抗争,那就更不必提了。本本分分当臣民,就自然会礼遵“七不讲”,不去求宪政;有时候,还会像正在打造世界“第一强国”的朝鲜民众那样,被安排见到当今圣上后,激动得直掉眼泪。如果2014年的中国,仅有这样一种生存主张和生存智慧在传销、在进行病毒性传播,那真的会让人悲哀莫名,情何以堪!幸好还有一种截然相反的生存主张,一种承载现代文明核心价值的更强音,在中国大地上激荡和回响,那就是:堂堂正正做公民。

    正好与王瑛发表她的博文同一天,站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北京邮电大学教师许志永,对“堂堂正正做公民”这一生存主张和生存方式,给出了一种最新的表达:“新公民运动倡导每个中国人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当真,我们是公民,是国家的主人,不是臣民,草民,暴民;把公民的权利当真,那些写在《世界人权宣言》和中国宪法里的选举权、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神圣的权利不能永远是一张白条;把公民的责任当真,中国是我们每个人的中国,良心正义的底线在我们每个人的脚下,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坚守。”

    许志永是当真的。他这么说,也这么去做。

    丁家喜是当真的。他公开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他说:自己只是作为引子,公民只会越来越多。

    侯欣是当真的。她其实不愁吃穿有很好的工作,但看到专制权力胡作非为侵犯人权,“良心上受不了”,她站了出来。

    2月22日发出致全国两会代表公开信的58位律师和公民是当真的。他们不守本分大谈政治,强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批准加入中国政府15年前就签了字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以堂堂公民的身份,对修宪、立法等事项提出了彰显普世价值的鲜明具体的要求和主张。

    还有很多很多国人,已经和正在作出同样的选择。

    更多的中国民众,虽然还没有像许志永、丁家喜、侯欣及58位律师和公民那样去做,但是,有意无意突破“在啥言啥安分守己”之羁绊,说心中真话,凭良心行事,已然在中华大地上随机生发,随处可见。比如说冯小刚,他就没有认真持守“在艺言艺安分守己”这一吴稼祥兜售的信条,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他开口放言谈政治,说了官家不喜欢、不爱听的大实话:我不大理解,为什么要开门办春晚。其实你所有的事,他都让你回到他的那个规矩去。你说让老百姓满意,这句话是一瞎扯的话,你让老百姓满意的前提是你必须让领导满意,因为领导不满意,老百姓看不见。

多少年来,本本分分当臣民,一直是国人生存状态中的超稳定泥潭。是因了宿命,还是中了魔咒?炎黄子孙似乎就是少了点能够从中跃然而出的软实力。不过我相信,是时候了,是到中华民族告别那种生存状态的时候了。在此,我愿意乐观地预言,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的21世纪的中国,在“本本分分当臣民”和“堂堂正正做公民”这两种生存方式的博弈和较量中,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对前一种信条的突破、超越、反叛和唾弃,将会像世界上其他成功实现民主转型的国家和地区一样,最终迎来一个激动人心的历史拐点,在那个划时代的拐点处,多数中国人的生存选择是:堂堂正正做公民。

                               2014年2月26日 于

                              重重雾霾下的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月28日播出)
关键字: 江棋生
文章点击数: 160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