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0/2014              

刘京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质——奴役

作者: 刘京生

习大人上来果真不同凡响,“好话”说尽,“好事”作绝,就是有这种自信,不怕你们颠覆的了我党的政权。看今年“两会”高歌猛进,亲民、爱民、利民之举频频出台,撩动着国人心。只可惜政治上内忧外患,美帝、日本军国主义甚至连小小的菲律宾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丝毫不留情面。国内百姓也“蹬鼻子上脸”硬是逼着您去兑现那些无法实现的谎言。经济上股市暴跌,人心惶惶,百姓兜里的那点救命钱捂得紧紧的,生怕一不留神又变成了“国有资产”,经济转型步履艰难还要制定经济总量7.5%的增长速度,豪情可嘉,恐难实现。如此多灾多难老老实实做事也罢,却非要鼓噪个太平盛世,以为人们的脑子都进了水。——想学毛泽东您肯定不行,年头也不对,想做明君,流芳百世您可千万别高举什么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人的不同,不仅是姓名、性别、学识、出身等等方面的不同,而是价值观的不同,不同的价值观的现实存在才是一个最真实、最完美的社会,一切鼓噪唯一、绝对、正确或什么“核心”价值观的意图都是居心叵测的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社会中孤立的个人可以坚定不移的坚守自己认可的价值观,这没有问题。但是这一逻辑的成立并不意味着可以适用于社会范畴,在社会范畴,不同价值观的同时存在是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没有不同价值观的共存一切美好的承诺都是谎言——自由或民主作为“核心”价值观的说法也一样存疑,原因在于自由或民主作为价值观其核心内容是多元化价值观的共存而非一种价值观具有权威性地位——这一权威性地位的确立是一切独裁的温床——独裁者可以借用自由、民主的旗号确立自己独裁的地位。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究竟具有哪些内容呐? 在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三个倡导”,即“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新概括。以上最新概括的基本含义是:根据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内涵的诠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在三个倡导中,中共归结为“二十四”个字,这些字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也谈到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问题在于,对表面文字的解读是因人而异的,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平等、公正是不能由权力者说了算——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基本含义与正常人理解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制根本不沾边,是对这些美丽词汇的亵渎,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社会上需要一种权威性的,勿容置疑的价值观吗?或者说,当一个社会统一了一种价值观后,人们的理想就会实现吗?也许社会在目前的状况下的确离不开一定的束缚或法律,但是,这些束缚与法律不是依据一个特定的价值观,相反,束缚和法律的确立需来自于不同价值观的共同认可即社会主义与反社会主义价值观都可以相安无事的合法存在而非在法律上确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等等由权力者说了算的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的确立根本无法实现所谓的社会“进步”、“富强”、“和谐”。

在多元化价值观共存的社会,争议从来没有消失过,但这种争议并没有阻碍社会的发展、进步,也并没有影响到人们的幸福感。相反,在统一了价值观的社会,经济在畸形的发展,社会矛盾日趋激烈,不可调和,民怨鼎沸,忍无可忍者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奋力抗争,保护自己的自由、尊严、财产。这些事实都在证实着“统一价值观会促进社会进步,增强社会稳定”是当今世界的最大谎言。

多元化的价值观就是确认相互否定的合理、合法性,法律有责任保护这一目的的实现。这样的法律责任是权力者必须承担的,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前提条件。可在中国,权力者的责任,所谓的“法律”的责任就是永保社会主义的价值观——这一价值观实际上也是个欺世盗名的幌子,最真实的目的就是利用国家权力奴役权力下的所有人。

毛泽东做到了这一点,邓小平做到了这一点,习近平也想做到这一点,区别仅仅在于改变了奴役的手段。这是聪明的做法,这种做法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在迎合人们的心理预期。人们希望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富裕,我就顺着你说,再通过一些小恩小惠,通过惩处一些贪官来换取人们的好感。这种奴役方式更具隐蔽性,更能变强迫为自愿,自愿的接受被奴役的状态。总之,一切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变,他依然是主人,一切都由他说了算,想改就改,想变就变,可变好,也可变坏——只要由权力者说了算,变坏的危险性就始终存在。更何况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也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保障人民的基本医疗、养老就是“好”嘛?您怎么不提人们为何生下来就要支付税收呐?人们吃的喝的哪一项您不抽头,您又不是强盗,收了税总要返还,这是义务必须履行,这种必须的事您也往自己脸上贴金,还好意思说得出口?!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核心”这个词语的表述上,这个表述确立了奴役的价值观:所有非社会主义的价值观都要屈从于这个“核心”,仅仅的围绕着这个“核心”不能与之发生冲突,才有生存的空间——这就是这个价值观的最真实目的,用法律的武器确立这个“核心价值观”的不可动摇的,勿容置疑的,权威性的地位。这一地位一旦确立,共党的永恒统治地位就有了合理、合法性——只可惜任何价值观的确立都不依据于权力者的一厢情愿,不管你动用多少可以动用的国家资源和社会资源,也不管有多少自愿为奴的御用文人为其摇旗呐喊都不能改变多元化的趋势不可逆转。——在当今世界,这种徒劳的努力更像是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这种游戏您尽管玩儿,但是,别想着别人与你一起玩,因为这种游戏什么都不能改变,改变不了专制的丑陋,也改变不了人们的对专制实质的认知。

习大人可以有不同于其他人的价值观,也可以坚守您的唯一正确的价值观,但是您的价值观不能变为国家意志并将其强加给所有中国人。很希望您做一个堂堂男儿,名垂千史的唯一机会和路径是与专制宣战!

2014年3月13日
关键字: 刘京生 奴役
文章点击数: 38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