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猫眼看人 】  时间: 2/19/2008              

失业党员PK讲政治公务员

作者: 田奇庄 田奇庄

本人是共产党,在国企工作三十年后失业多年,靠打工维持生活,断不了在网上发点牢骚。近日,在本人的帖子后面,一位自称是我老乡(河北邯郸)的网友写了一篇跟帖,对我进行说教。他的这番政治言论让我领教了什么叫不同的话语系统,什么叫屁股决定脑袋。由于这位先生的语气明显是位公务员,其观点又颇具代表性,所以我将我们二人的观点公布出来,希望得到大家指正。他的原文如下:

“作为老乡,我批评你几句。你的思想有些偏激狭隘,中国需要深入而有秩序的改革而不是你的偏激反抗思想,多做些实事,多看到进步和成绩,多了解国情、政情和国际形势,你会知道必须坚持现行体制,必须坚持党的领导,目前我国社会是在不断前进的,但过程或许是漫长的。”

——“你的思想偏激狭隘。”
我发表的文章不少,但无不遵循宪政、法理,抨击滥用职权,关心弱势群体,没有哪一篇超越这个界限。如果拥护国家宪法、反对滥用权力、反对腐败也叫偏激,那么请问,什么是不偏激?难道我只能像猪一样没心没肺地活着,或者合眼放步,人云亦云地拍马屁才行吗?说实话,你说的偏激我这辈子不打算改了。

——“中国需要深入而有秩序的改革,而不是你的偏激反抗思想。”
我反抗什么了?我在邯郸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对邯郸市长走马灯现象提出了批评。河北省委不顾邯郸长远发展,一再违反《地方组织法》频繁换市长,邯郸人对此怨声载道,我站出来批评难道做错了吗?二是参加了区人大代表竞选。我这样做行使的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正当权利,怎么就成了反抗呢?我所反对的是违法,我所践行的是宪法,这不正是人民、国家和党所需要的吗?

——(你要)“多做些实事。”
我认为上述两件事就是最需要做的事。构建和谐社会官员必须带头守法,高官们把法律当成儿戏,又如何要求老百姓守法?再说邯郸乃至全中国最缺少的就是公民,我带头竞选人大代表,就是告诉大家如何争取公民权利,努力成为合格公民,这不是最有意义的实事吗?难道只有帮着你们吹喇叭、抬轿子才是干实事?

——(你要)“多看到进步和成绩”。
官府的进步和成绩用不着我看,也轮不到我说,喉舌们一天到晚可着劲吹还不够吗?再说官员干的那些事,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拿着人民俸禄干不好工作就是罪过,有什么可吹的。如今的官员们享受的是头等待遇,干的往往是拿不上台面的事。而且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谁批评就有大祸临头。我们失业在家缺吃少穿,他们拿着纳税人的钱随便造,你却要我们闭眼不看腐败不公,睁眼多看进步成绩。你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

——“你多了解国情、政情会知道必须坚持现行体制,必须坚持党的领导”。
这是个天大的话题,三言五语说不清楚。如果有兴趣你可以看看我与XX部副部长雒树刚商榷的文章。
http://zglnw.blog.sohu.com/我当然相信现行制度有许多优越性,出身于全家三代人都是共产党员的家庭,我也许比一般人对共产党更有感情。

但我知道,马克思定的体制本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共产党的领导也不可能自始至终保持一个模式。经济体制变了,社会发展了,政治体制必须随之改变。更何况现行体制未能解决腐败、两极分化、权力过于集中,公民不能当家作主等重大社会课题。我这样说并不是反对现行体制,反对党的领导,而是希望共产党改善、改良、改进、改革现有弊端,除恶扬善,弃旧图新。

以腐败恶性发展为例。当下,哪个有实权的县级官员敢让公众查他的家产?以大吃大喝为例,改革开放后反了三十年,反而愈演愈烈,由每年吃几十亿狂增到几千亿。腐败早就引发了民怨沸腾,亡党风险与日剧增。如果还不改弦更张,东欧剧变完全可能在中国重演。

正因为对共产党还有感情,所以我才不遗余力地批评他,指出问题所在,希望他越变越好。如果我恨共产党,我就会天天给他唱赞歌,灌迷魂汤,鼓励他不听民众呼声一意孤行。以此而论,咱们两个谁更爱共产党,谁想把共产党往坑里推,这不是陈佩斯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我国社会是在不断前进的,但过程或许是漫长的。”
你说的漫长是什么概念?几十年还是几个世纪?为什么不能抓紧改革?是人民反对还是既得利益者反对?现在矛盾焦点很清楚,不就是由谁来掌握社会蛋糕的分配权吗?无限期地拖延,不就是让既得利益者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更多地享受特权吗?要知道,现行利益分配模式每拖延一天都是对弱势群体的伤害,都是催生更多危机种子。

占尽了好处的你们当然希望“漫长”地维持现状,可历史从来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当年的皇帝圣旨成了废纸、后来的毛泽东最高指示者成了笑谈,强大的苏联阵营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不积极解决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结果只能是物极必反。

以本人的情况为例:我1953年生,1969年初中毕业后下乡,以后当井下采煤工、火车司炉工、矿工报记者、中国煤炭报记者、商场办公室主任,获得过数不清的先进表彰奖励。可是2000年企业破产后,每月只给我220元生活费。前几年我在房地产公司从事管理工作,去年因为参选人大代表,在官方施加巨大压力后,公司将我辞退了。

工作了40年的人,到现在55岁了,每月只有220元收入,单位至今也没给我办理最低生活保证。春节前,我找到丛台区委书记贾宝仓,请他帮助解决困难,他支吾了半天,还是把我打发走了。

我所在的商场有一千多人,其中绝大部分职工的命运和我相差无几。我还认识不少纺织厂的职工,工作了二三十年,每天辛辛苦苦干,一月才能拿六七百元,这还是闹了几次罢工的结果。前一段时间我到磁县岳城水库农村居住,那里许多农民都是因病返贫,有病不敢治。可是,国家给水库移民发的补助款竟被县里压了一年多。直到我在网上呼吁后,才得以解决。再以现行的退休工资为例,同样参加工作,公务员的工资居然比普通职工高出三四倍。难道人民利益就是这么代表的?

天下事向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说这么半天,您也未必能听得进去。不过还有一个评判方法,那就是老百姓常说的,“要得公道,打个颠倒”,咱们来个换位思考。如果咱俩如果换一下位置,你还能对我讲这番话吗?谁都知道屁股决定脑袋,我敢断定,如果沦落到我这个份上,你未必比我强。

在文章开头我说,我早就活的不耐烦了。这不仅仅是我的心里话,也是与我命运类似的许多人的真实想法。之所以还没有主动见马克思,是因为中国还有个互联网这个出气筒,能让我吐出胸中的不平之气,从而让我看到了希望。

这位公务员老乡先生,综上所述,我们明显地没处在同一个话语系统。因此,敬请您和您的朋友们收回那些职业狗皮膏药,别在我这儿兜售啦。

关键字: 田奇庄
文章点击数: 22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