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3/31/2014              

江棋生: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作者: 江棋生 江棋生

  这些天来,我除了高度关注马航MH370失联航班及由两岸服贸协议引发的台湾政治风潮之外,还严重关注了被官媒所完全屏蔽的两件事。一件是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律师和部分公民前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青龙山农场,在所谓“法制教育基地”的黑监狱门前,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包括法轮功信徒在内的中国公民;第二天四位律师被拘并遭毒打,更多的律师和公民发声并前往声援之事。另一件是3月24日上午,为我的常熟老乡顾义民作无罪辩护的刘卫国、何辉新律师在常熟市法院被殴一事。
 
    上述六位律师,未有半点违法之举,未施任何违法行为,却因何遭到当局下三滥式的迫害和打压?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以浩然之正气对当局侵犯和践踏人权的恶行公开说了不。
 
    搞一个“法制教育基地”,建三江公安局就可一家说了算,找个说法把人抓进去关起来,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这不就是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之翻版吗?有良知、敢担当、爱较真的中国律师们坐不住了,他们中的四位前往“黑监狱”踢馆,并向当地检察机关控告。四位律师被非法拘押的当天,56位律师发出《严正声明》,强烈抗议和严正谴责这起迫害律师的恶劣人权事件。3月23日,另有四位律师胡贵云、蔡瑛、张科科、蒋援民抵达建三江,并于次日前往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要求会见当事人,但被无理违法拒绝。之后李金星、张磊、葛文秀、龚祥栋、刘金湘、李国蓓、王全章、王胜生、付永刚等律师及各地公民相继抵达七星拘留所。3月25日,后援律师们开始绝食、静坐抗争,以捍卫依法会见被拘留人的正当权利。
 
    在北国毫无春意的自然与政治风寒之中,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依凭宪法第3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拘留所条例》及公安部《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以凛然大义和正当手段,展开了可歌可泣的非暴力抗争,为中国法律人赢得了尊严和骄傲。
 
    江苏常熟的一介平民顾义民先生,行使表达自由权转贴了六四血腥镇压的照片,并向常熟警方递交了在六四24周年时游行的申请,就被当局扣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吓人帽子,对他进行政治迫害。而好样的中国律师刘卫国和何辉新,基于他们的法律良知和操守,勇敢地为顾义民这个良心犯作了无罪辩护。他们在2013年9月29日的庭审中明确指出: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顾义民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完全不能成立。他们像法国作家左拉那样,挺身捍卫自然正义和人类良知,晓谕那些正襟危坐、身披法袍的人:“顾义民是无罪的,应当宣告无罪,当庭释放。”当然,“被告”顾义民先生在他的最后陈述中,同样发出了充满人权之光的正义之声: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公民,我有权监督政府!我是一个纳税人,我有权批评政府!我无罪!2014年3月24日上午,将“党的事业至上”奉为圭臬的“人民法院”宣判政治犯顾义民先生“有罪”,刘卫国律师和何辉新律师在法院内遭到殴打。
    我与这些中国律师素未谋面,但从他们身上,我真切地看到了熠熠闪亮的人性光辉和难以撼动的道义风骨。在此,我要对我多年交往的三位律师好友——张思之先生、莫少平先生和浦志强先生说:你们不孤,你们真的不孤啊!
    在思之先生为王军涛、鲍彤、魏京生作无罪辩护的时候,我不能说这个话。在少平先生为刘念春、刘晓波、徐文立、方觉和我作无罪辩护的时候,我不能说这个话。在志强先生代理方竹笋劳教案、陈桂棣和吴春桃夫妇案及喻华峰上诉案时,我还不能说这个话。后来,我与丁锡奎、尚宝军、腾彪、李和平、庄道鹤、夏霖、张凯、金光鸿等律师有了接触;后来,我知晓了倪玉兰、唐荆陵、郑恩宠、李方平、刘晓原、斯伟江、程海、张雪忠、朱明勇、袁裕来、迟夙生、陈光武、杨金柱、周泽、杨学林、刘士辉、隋牧青、黎雄兵、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如今,一个高扬人权主义旗帜的中国维权律师群体,已经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正如我的忘年之交和人大校友思之先生所说:打掉奴性,粉碎媚骨,发出了群体性的呐喊,为自身执业权利,为司法公正,为民主宪政,开展了可歌的抗争。思之先生动情地赞扬道:行业中的年轻才俊已经挑起这桩桩重担,而且勇于承担由此而起的风险。在我的眼里,中国维权律师群体(或更可称中国人权律师群体)的形象,与一些至今仍做着玫瑰梦,迷恋于递折子,热望统治者良心发现和豁然开窍,甚至情不自禁总爱拍当局马屁的知识人,适成强烈的反差和鲜明的对比。前者,是好样的;而后者,则实在太差劲了。
 
    据最新传来的消息说,在四位叫板黑监狱的律师中,仅有张俊杰一人于27号获释,但他的脊椎横骨三处骨折!而3月29日,当地警方更将七星拘留所门前声援的律师和公民全部抓走。面对理性行使基本人权的维权律师和维权公民,黑龙江省建三江地区伸出来的狮爪,一点也不像习近平所说的那样“和平、可亲、文明”,而是十足的暴力、可恶、野蛮。然而,这种护特权反文明的一党专政狮爪,能吓退和吓倒已经觉醒了的中国律师么?
    请看王成律师的心志:“做不了美丽岛的律师,就做美丽岛的当事人。”再听江天勇律师的心声:我是一个“生逢其时的律师;啥案子都想做的律师;让一小撮恨之入骨的律师;争取让民众认可的律师;失去了执照也要干的律师。”最后,我必须提到我的北航校友、已经身陷囹圄的人权律师丁家喜。不久前,他在铁窗之中见他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和张科科先生时说了一番话,他的话质朴无华,直指人心,值得所有关注中国民主转型的国人铭记和传播:“在中国,很多好人在劝阻好人不要做好事,很多好人在默许和纵容坏人做坏事,这种社会现实的深层原因,说白了是来自于恐惧。我无非是想做出一个榜样,我们应该克服消除这种恐惧,很坦然地去面对这种恐惧。就像预审时,他们不止一次地用要判多少年来威胁我,但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都46岁了,做律师做了16年,当律师事务所主任也当了10年了,我很清楚我做的事情的后果,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对这种牢狱之灾。”
 
    还用我去说什么吗?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肯定是吓不退、吓不倒的。
 
                                     2014年3月30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3月31日播出)
关键字: 江棋生
文章点击数: 176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