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4/6/2014              

“六四”难属《探访纪实》前言

—— 为纪念“六四”惨案二十五周年而作

作者: 丁子霖 丁子霖

在去年“六四”二十四周年过后不久,在京的一些难友聚在一起,心里沉甸甸的,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们费尽了心力,既不能为死难亲人讨回公道,更不能挽留住那些在以往岁月里共同抗争、而今已年迈多病的难友的生命脚步。她(他)们一个又一个相继离去,这给我们活着的难友留下了无尽的哀思和悲愤。
 
眼看“六四”二十五周年快要来临了,我们该为逝去的人们做些什么呢?又怎样来纪念这些死难者的亡灵呢?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们与外地的难友只是靠写信、通电话、托人捎信联系,很少能彼此走动、面对面地接触。我们何不分头去外地探访同命运的难友呢!大家七嘴八舌,很快达成共识,于是定下了方案。
 
从去年10月份开始,尤维洁、郭丽英、张彦秋、吴丽虹以及尹敏等难友分三批出发,北上内蒙、东北,南下江西、两广,西去四川、重庆,中赴河南、湖北,东至安徽、江苏(待去)。他们走访了二十来家外地“六四”难属,蒐集了一大批弥足珍贵的资料,最为难得的是与那些难属面对面地交心、访谈。
 
这不是一般的探亲访友,更不是旅游观光,而是一次旷世罕见的沉重旅行;是心与心之间的直接碰撞与交流。探访者与被访者的手握在一起,泪流在一起!时至今日,探访者向在京的难友谈起这一家家被访者的情况时都还禁不住眼圈发红、潸然泪下。
 
从今日起,我们将陆续献给读者的这批“六四”难属《探访纪实》,是一篇篇血和泪凝成的文字。
 
这是在目前大陆的现实环境下,天安门母亲群体能够献给逝去亲人的最好纪念。
 
为此,我们要感谢尤维洁等五位女士,她们的年龄也已60上下,有的甚至重病在身,但是她们放下家中需要照顾的老人和年幼的孙辈,义无反顾地踏上旅途,不辞劳苦,爬山涉水,深入边远地区和穷乡僻壤……
 
我们深信,这一切将与“八九”、“六四”一样永载史册!
 
2014年4月1日
关键字: “六四” 《探访纪实》
文章点击数: 23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