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0/2014              

付勇:只有通过公民不懈争取才能实现中国民主转型

作者: 付勇 付勇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如果说改革是对存在弊端的原有体制的革命,不仅要革除经济方面的弊端,也要革除政治方面的弊端,还要革除其他方面的弊端,那么,开放则是在引进外资同时,不仅借鉴外国优越的宪政民主制度,还借鉴外国先进的普世价值观,而最终不仅要解除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桎梏,也要消除不利于生产关系完善的因素,更要废除阻碍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体制。
 
因此,改革开放首先应当挖好沟才放水,也就是先起码建立基本的社会保障,再实施改革,以免既引起剧烈的社会阵痛,又加重民众的生活负担和精神包袱,最终不仅应当使基本民生有所保障,还应当缩小贫富差距而实现共同富裕,更应当将其成果让民众共享,可当局出台的政策与举措反而不挖沟就放水,不先起码推出基本的社会保障政策,就展开改革措施,以致既引起剧烈的社会阵痛,又加重民众的生活负担和精神包袱,而结果不仅使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拉大,还导致民众分享不到多少成果。
 
其次,改革开放应在引进外资同时,不仅借鉴外国优越的民主制度,还借鉴外国先进的普世价值观,可当局出台的政策与举措只招商引资,而排斥外国优秀的政治文化。
 
更主要的是,改革开放应废除一党专政而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以至于不仅使政府在人民的监督下工作,还实现廉洁和廉价政府的目标,而不应当与民主潮流相抵牾,不应当与人权原则相冲突,不应当使政府驾于人民之上,不断过滤民众的要求,而让自己为所欲为,不仅滥用权力,铺张浪费,贪污腐化,还把人民抛向体制的边缘,可当局出台的政策与举措,反而不断给一党专政注射强心剂,不仅使之朝着民众所期待的正确方向逆向而行,还使之继续在极权的道路上加速行进。
 
就此展开来讲,改革开放三十五年来,尽管通过解放思想走出一片片意识形态的误区;通过转变观念拆除一个个条条框框;通过不断拓展改革而摸着一块块石头过河;通过不断对外开放打开一扇扇国门;通过转换机制开辟一条条发展弯路;以至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而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再闭关锁国,而打开国门,对外逐渐开放;不再迷恋计划经济,而投入市场经济的怀抱;不再扼杀经济竞争,而借鉴国外竞争机制;不再只靠自力更生,而广泛借助外资内债;不再只搞国营集体经济,而渐渐放开,倡导多种经济成分并存,不但积极扩展个体私营,还通过优惠政策,广招外商,博引外资,开办独资或合资公司,并逐步实行股份制,推广现代企业制度,普及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等,因此不仅促使国民经济迅猛发展,也促使综合国力直线上升,还促使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然而由于没有通过政治改革破除一党专制而造就民主,致使国家权力集中在一种政治力量上,导致权力极度统一,以至不管是立法,还是行政;不管是司法,还是军队;不管是新闻出版单位,还是国有厂矿企业,从中央到地方,都被一种政治势力操控,以致既无横向互相制约,又无纵向互相制约。而且各级领导都由上级委任,而非民主选举产生,只受上级管制,不受其它约束,致使各级干部动不动就滥用职权,动不动就以权谋私,动不动就贪污受贿,动不动就买官卖官,动不动就损害国家利益,损害民族利益,损害人民利益!
 
因此,不但导致各项方针常常失灵,也导致各项政策常常走样,还导致各项措施常常变形,进而致使改革开放不断发生变异,结果不仅导致发展方式畸形,也导致发展道路曲折坎坷,以至于不仅在政治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还在经济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不仅导致改革成本不断递增,还导致开放支出不断攀升;不仅导致社会剧痛不断蔓延,还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不仅导致社会道德不断滑坡,导致国家不断大量失血;不仅导致社会污水不断乱流,还导致国有资产损失惨重;不仅导致富国穷民,还导致腐败层出不穷,既席卷全国,又上下泛滥!……
 
显然,这一系列问题,并非改革开放直接派生的负面效应,而是一党专政直接造成的必然后果。从狭义上说,由于一党专政体制培养了庞大的官僚群体,而这个群体享有与官阶级别相应的等级特权,他们无不以一党专制作为自己升官发财、安身立命的靠山,以致成为当代中国最强大的利益集团。当改革触动一党专制,不仅会遭到官僚群体的强烈反击,还会不断给一党专制注射强心剂,使之继续在极权的轨道上运行。因为改革被官僚群体操控,所以改革的路径选择只会维护这个群体的利益。而改革本来应当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权力结构,以调整不合理的利益格局,但这种良好的愿望以及种种合理的政策建议,往往遭到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抹杀,以致改革以来的方案、举措、政策,不但没有削弱党政官僚的特权,反而扩大与民众的利益差距。
 
从广义上讲,如果说中共党代会是中共领导层的政治工具,那么人大就是政治木偶,政协是政治花瓶,只是体现中共领导层的意志,并不体现广大人民的意志;只是炮制中共领导层的谬论,并不传播广大人民的心声;只是中共领导层的统治工具,并不是广大人民的民主圣地。由于中共一直奉行“党权至上”,不仅把自己凌驾于国家之上,还把自己凌驾于民族之上,更把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致使中国“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有党主而无民主”,从而既导致“党权”不受任何制约,又导致公民权利缺失,致使改革开放走了许多不该走的弯路,付出了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损失了许多不该损失的国有资产!
 
首先,因为中共奉行“主权在党”,而不推行“主权在民”,所以,完全实行一党专制,而其所宣称的“民主”,既是党赐予的“民主”,又是党领导的“民主”,完全是一种假民主真专制。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可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国共产党;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可实际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才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而人大只不过是政治摆设;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由各级人大授权并对人大负责,可实际上,各级政府官员都是由中共指定,以致政府只对中共负责,而不对人民负责。
 
其次,中国实行所谓的“多党合作制”,实际上推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而其本质则是一党专制。由于8个民主党派的预算都由中共中央机关事务管理局列编,并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管理,都一律由中共开支,因此必须听从中国共产党领导,其命运完全掌握在中共手中,以致与其说是中共领导下的8个“卫星党” ,不如说是8个政治花瓶,怎么能起到制约监督作用?
 
更主要的是,由于中共不但世袭独霸中央权力,还能委任官员掌控各级地方等权力,因此不论是立法,还是政治权力传承,还是社会分配等方面,都高度自利,以致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成为自我服务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团,非但不为人民着想,反而只体现自己意志;非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仅以自己的需要为立足点;非但不为人民造福,反而动不动就损害人民利益!
 
自古以来,凡是危害中国发展的问题,其实根本上都是政治问题。正是因为政治方面存在严重弊病,既传染其他方面,还导致其他一系列问题,以至于不但严重干扰中国发展的方针,还会严重侵害中国社会的细胞;不但严重腐蚀中国改革开放的战略,还会严重阻碍中国社会转型的进程;不但严重削弱中国崛起的动力,还会严重牵制中华民族腾飞的脚步,所以任何问题都能搁置,首先必须解决政治问题。只要政治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了,其他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否则不仅严重影响其他问题的处理,还会诱发更多更大的问题,以致引爆社会危机。
   
由于宪政民主是民众不仅能够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自由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政治制度,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到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不仅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有力杠杆,也是促进生产关系发展的重要依托,还是人类发展的强大动力,因此,宪政民主成为迄今为止最优越、最不坏以及最廉洁的社会控制方式,而其积极作用远远超过消极影响,既从根本上解决了政治问题,又使其他问题迎刃而解,以至于不仅成为国家的基础,也成为社会的支柱,还成为人民的护身符;不仅成为普世价值,也成为世界潮流,还成为政治文明的标杆;不仅可以到处移植,也能嫁接到各种文化传统中,还能在各种不同的国家扎下根来,而今已遍布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改革开放三十五年来,之所以还没通过政治改革造就民主,原因在于当局进行经济改革,然而对于政治改革,当局则完全选择回避要害,不是空喊口号,就是把行政改革说成是政治体制改革,从而导致政治改革难以展开。尽管大多数百姓都明白,要真正进行政治改革,那就必须终结一党专政,但是大多数百姓因为怕遭迫害镇压,所以都选择忍气吞声,而既不敢表示不满,又不敢付诸行动,以至于不是在当局的迷惑下埋头赚钱,就是在当局的诱导下设法钻营。因而在当局与百姓分别作出这种选择后,中国的政治改革自然就举步维艰,结果不但导致中国政治改革陷入困境而停滞不前,更导致中国民主化陷入困境而难以自拔。
 
就此展开来讲,由于当局深知如果全面推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那自己就成为改革的对象,而只有回避真正的政治改革而维持现状,才能维护自身利益,因此,对当局来说,不管百姓如何选择,自己的理性选择都是回避政治改革。而按理说百姓是现行政治制度的受害者,只有借助政治改革,才能改善自身的处境,因此都应推动政治改革,可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也回避政治改革。之所以这样,原因就在于在当局出于维护自身利益而不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的情况下,如果百姓还要求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那就会遭到当局的镇压,以致出于趋利避害,只好选择回避,而不敢要求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而对百姓中的一些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来讲,他们本应是要求进行真正政治改革的最有力量的社会群体,可由于一些人怕遭迫害,而另一些人被当局收买,以致在政治改革的问题上全都沉默,不是回避政治问题,就是为当局歌功颂德,为当局涂脂抹粉,为当局摇旗呐喊。而这些比普通百姓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们与当局沆瀣一气后,政治改革的困境就进一步被强化了。此外,尽管一些有识之士不仅敢于不断呼吁政治改革,并强烈要求造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还为此不是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就是积极参与维权运动,要么积极推展公民运动,但是一方面因为人数有限,而又各自为战,过于松散而没凝聚起来;一方面因为违背国情而一味照搬西方民主模式,以致非但没有唤起民众冲破政治改革的困境,反而使之每况愈下。总而言之,如果说中共当局是中国民主化的障碍,那么民运力量过于松散而没有形成合力则是中国民主化的瓶颈,而百姓参与民主运动的人数过少则是中国民主化的短板。由于当局无意展开真正的政治改革,而百姓又不敢要求真正的政治改革,加上民主斗士势单力薄,又没能唤起民众,因此不仅导致政治改革的动力严重不足,更导致中国民主化的基础越来越薄弱。
 
结果致使中国公民至今还不能真正站起来,而还象过去那样不是一路跪拜,就是忍痛爬行;致使中国公民至今还不能畅所语言,而还象过去那样不是违心说谎,就是装聋作哑;致使中国公民至今还不能享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权利,而还象过去那样不是歌功颂德,就是忍气吞声;致使中国公民至今还不能参政议政督政,而还象过去那样不是卑躬屈膝,就是任人宰割;更致使中国公民至今从没当过家做过主,而还象过去那样不是沦为轿夫,就是沦为奴仆囚徒!
 
与其说这是中国民众的悲哀,不如说是中国民众莫大的耻辱。而耻辱,不仅是声誉上所受的损害,更会遭受利益上的损失,而不管是个人蒙受的耻辱,还是国家和民族蒙受的耻辱,都主要是内在因素造成的,其次才是外在因素作用的结果。其实,蒙受耻辱并不可怕,而可怕的是不积极想方设法消除耻辱的根源,而从根本上洗刷耻辱。
 
从古到今,中国人就不断遭受耻辱,不但蒙受国家一次次被掠夺的耻辱,还蒙受民族一次次被践踏的耻辱,更蒙受五千多年被统治者压迫的耻辱,而这一系列的耻辱不仅导致中国百姓声誉上蒙受莫大的损害,以致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世界上,都抬不起头,更导致中国百姓利益上遭受莫大的损失,以致不论是在政治方面,还是在经济等方面,都蒙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当中国的家,做中国的主,虽是中国公民不可侵犯的权利,但是必须要靠自己努力争取与捍卫,不能指望别人,只能指望自己!纵观世界历史,不论哪个国家实现民主,都是该国公民用血用汗用命换来的,都是公民从奋勇斗争中获取的,都是靠公民齐心协力争来的,而不是盼来的,也不是等来的,更不是靠明君和上天恩赐的!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实现民主化不外乎通过两条渠道:一条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循序改革,一条是通过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基于中国现状,要想借助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造就民主,不仅可能性很小,而且即使利用暴力革命实现权力更迭,也十有八九回到专制的老路上,因此只能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只能通过理性的社会发难,只能通过非暴力的社会风潮,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齐心迫使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才能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
 
公民不仅是民主转型的动力,更是民主转型的着力点,因此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不但提高公民的民主认知,还要激发公民的民主精神,更要激发公民的民主意志。其次,让公民认识到维持现状而不推动政治改革,不仅得不偿失,也为虎作伥,还对自己更加不利;而如果积极推动政治改革,铸就民主制度,那不仅对自己有益,也对国家有益,还对民族有益。再则,在争取国际支持及配合的同时,必须激励国内各界凝聚有限力量不断齐心奋争,必须激励国内民众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必须激励国内广大民众踏上民主化的征程。
 
过去,由于没有根据国情民意,没有根据社会客观要求,没有根据历史发展规律,设计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而想一味照搬西方现行宪政民主模式,以致没有绘制出不仅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也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更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蓝图,结果时至今日非但还没有攻破专制的防线,促使中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反而付出了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浪费了许多不该浪费的时间,搭上了许多不该搭上的成本!
 
因此,铺筑中国民主之路,不但要借鉴民主发达国家的经验,更要吸取过去的教训;不但要靠血性,也要凭理性,更要讲策略;不但要根据中国国情,也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还要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来绘制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蓝图,来确立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目标,来确定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路径。
 
由于中国的国情既特殊又复杂,不仅公有经济规模庞大,至少占社会总资产的六成以上(截止2012年11月底,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资产总额高达69万亿元;另据黄孟复2013年说,现在国有资产总额有100多万亿元,加上金融资产、全国国有资产高达140万亿元;而据国资委主任张毅2013年12月26日讲,2013年1-11月,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8.1万亿元,同比增长11.6%;实现利润1.8万亿元,同比增长6.7%;上交税金2.7万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1.8万亿元,同比增长9.5%;实现利润1.2万亿元,同比增长7.5%;上交税金1.8万亿元,同比增长5.4%。)而且,社会环境及其文化等自古遭到专制严重污染,因此不能照搬哪个国家现成的民主体制,而必须根据中国的特点设计出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这不但是解构现行体制和建构新体制并存的过程,也意味着中国民主转型必须另辟蹊径,以至既不同于那些民主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同于那些先于中国实现了初期民主化的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还不同于那些处于民主转型的阿拉伯国家,从而创建一种新型民主制度,并使之既富有中国特色,又具有普世功效。
 
如果说民众是中国民主转型的动力,那么通过民众自下而上的奋争,而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则是中国民主转型的支点,而建构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则是中国民主转型的杠杆。只有先打造出不仅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也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更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制度这个杠杆,才能激发民众通过自下而上的奋争,迫使当局全面通过政治改革,而不但撬开自古压在中国及民众身上的专制制度,还造就既适合中国又具有普世功效的民主制度。
 
尽管中国民主转型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但只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根据国情民意,不但绘制出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蓝图,也确立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目标,还确定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路径,就能让民主植根于中国每个角落,让民主在中国遍地开花结果,让民主造福中华民族!
 
因此,不但要绘制出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的民主蓝图,也要建立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的民主机制,更要构筑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制度,从而激起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勇气,激活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潜能,激发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积极性,以至于唤起民众凝聚起来形成合力,汇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合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自下而上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体制,迫使当局全面通过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进而通过制度创新,促使国家不仅在政治方面以民主为基础,以宪政为支柱,以法治为准绳,以人权为核心,以自由为媒介,以平等为纽带,以多党竞争为枢纽,以分权制衡为中枢,以地方自治及其军队国家化为前提,还在经济方面则以公私混合所有制为本,以公有经济为主,以私有经济为辅,以经济竞争为媒介,以市场经济为纽带,并废弃哈耶克倡导的反对政府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思想,而进一步弘扬和完善新凯恩斯主义提倡的政府管控的自由市场经济主张,最终不仅构筑高效廉洁而又廉价的新型社会控制体系,还建立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
 
当今,世界正处于多极化格局,不仅民主已成主流,而且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不管是科技,还是教育;不管是文化,还是其它方面,都不断结出硕果,因而既给中国的民主转型带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又给中国的民主转型营造了良好的国际环境,不但为中国民主转型提供了大量的能源,更为中国民主转型指明了方向,扫除了障碍,铺平了道路。
 
对中国而言,改革开放除了促进经济和科教等方面的发展,还能促进民主转型,如果中国百姓还不借助改革开放,牢牢把握住民主转型的历史机遇,齐心迫使当局破除政治垄断,而全面通过政治改革把民主、宪政、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多党竞争、分权制衡、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植入中国每片土地,注入中华民族每条血脉,输入每个中国人的心里,从而为中国的发展竖立航标,为中国的崛起提供动力,为中华民族的腾飞铺筑跑道,那么自古惨遭专制折磨的中国,自古惨遭极权压迫的中华民族,自古惨遭暴政蹂躏的炎黄子孙,不是倒在权贵垄断资本主义怀里苟延残喘,就是还在一党专政的牢笼中苦苦挣扎!
 
当然,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当局出于维护统治,往往不会采取积极姿态,不会自动放弃领导地位,不会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而主动牺牲自身利益,反而可能使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竭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
 
所以,指望当局自觉走上民主化的道路,那无异于缘木求鱼,而只有借助理性、非暴力民主运动才切实可行,也才是最佳的选择。因此,除了通过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加强公民的民主认知,激活公民的民主精神,激发公民的民主斗志,而促使公民团结奋争,凝聚起来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以至于让民主呼声响彻中国大地,让社会发难遍布中国每片土地,让社会风潮席卷中国每个角落,才能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从而冲出民主化的困境而根除封建专制,破除政治垄断,废除一党专政,造就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
 
如今,改革开放已经35年了,而民主已经诞生300多年了,也在世界上蔓延300多年了,并已在150多个国家开花结果,可中国依然遭受专制蹂躏,中华民族依然遭受专制压迫,中国百姓依然遭受专制折磨,以致不管是中国的命运,还是中华民族的命运,还是中国百姓的命运,都还仅仅取决于一党专制,都还仅仅取决于一个政治集团,都还仅仅取决于一个人领导下的几个人,而不取决于民主,不取决于多个政党,更不取决于十三亿中国人民!
 
如今,《世界人权宣言》已经颁布60多年了,而中共当局不仅于1997年10月27日签署了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还于1998年10月5日签署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还于2004年3月通过修宪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使之成为宪法准则,可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以至中国百姓还不能真正站起来,而只能忍痛爬行;还不能畅所语言,而只能装聋作哑;还不能享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权利,而只能忍气吞声;还不能参政议政督政,而只能任人宰割;还不能当家做主,而只能当囚徒做轿夫!
 
如今,中国民主革命已经过去100多年了,中共当政已经60多年了,历史已经跨入21世纪了,国家走哪条道路由人民决定不仅已成为世界共识,还已成为普世价值,然而中国走哪条道路还由一个人领导下的一个政党决定,而不由十三亿中国人民决定,以致中国百姓至今连民主是什么滋味都没体味到。而这不但要追究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追究蒋介石的独裁统治,追究中共奉行的政治霸权主义,而国人更要追究自己!
 
英国人民早在1688年就能通过制度创新,齐心创建世界上第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从而铺筑人类历史上第一条民主之路;而美国人民早在1781年就能通过制度创新,齐心创立全球第一个总统制国家,从而铺成自己的民主之路;印度人民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能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齐心建立半总统制国家,从而铺就自己的民主之路;为什么十三亿中国公民,就不能发扬中国民主革命的精神,而认真总结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借助改革开放重新上路,通过制度创新齐心砸烂一党专政生产的政治镣铐,而不断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社会发难、社会风潮,汇成一浪高过一浪的民主潮流,彻底冲毁四项基本原则,进而冲垮一党专政制度,最终冲出中国民主之路?!
 
为什么十三亿炎黄子孙,就不能发扬中国民主革命的精神,而认真总结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借助改革开放重新上路,而通过制度创新齐心拆除一党专政设置的政治牢笼,不断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社会发难、社会风潮,合成一次高过一次的民主声浪,震毁四项基本原则,进而震垮一党专政制度,最终铺筑中国民主化的坦途?!
 
为什么十三亿中华儿女,就不能发扬中国民主革命的精神,而认真总结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借助改革开放重新上路,而通过制度创新齐心摧毁一党专政修筑的政治堡垒,以至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自下而上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体制,迫使中共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而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建分权制衡体系,最终不仅创建适合中国的宪政民主制度,也打造中国健康发展的路标,还浇筑中华民族腾飞的跑道?!
关键字: 付勇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1779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