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4/25/2014              

王书瑶:夏俊峰案请愿书第一次投送

作者: 王书瑶

(参与2014年4月25日讯)我在请愿书中的夹注上说,夏俊峰、申凯、张晓东和张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城管制度的受害者,这个根子不除,还会有更多的悲剧发生,除了在请愿书中已经列出的之外,最近在浙江温州苍南又发生了城管打人复又被打的血案。

据《新京报》报导,先是“有一个城管对卖东西的老太婆动了手”,好事者黄祥拔路过拍了照片,于是城管“上来就是两个嘴巴子”,接着就拳打脚踢,“城管穿着皮鞋呢,血都喷出来了”,接着就是市民看不过去,但是先上来说理的人,也都挨了打,后来形势逆转,五个城管也都被打得遍体鳞伤,都送到医院去了。

城管们如此热衷于清理街道,是因为苍南要建设“省级示范文明县城“

另一个案例是:时尚时事品牌-张辛可:【合肥城管围殴游客一家人】20日,合肥一家人携两名婴幼儿在合肥天鹅湖游玩,不料其中一人被城管持棍击打了头部。上前理论,一家人被几十城管持棍围殴,除婴儿连妇女都不放过。围殴造成多人受伤,一人腰椎骨折,正在医院治疗。21日城管副队长说,错把游客当传销人员了。

城管这个怪胎已经肆无忌惮了,就算对方是传销人员,凭什么你城管就有权力打人?难道中国的法律已经赋予你这种权力了吗?

周强院长,什么叫天下大乱?这还不叫天下大乱吗?城管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随意打人,这就是你要维持的秩序吗?

判处夏俊峰死刑,后患无穷。

据说,苍南打人的城管是行政拘留,而打城管的人是刑事拘留,其价值取向是明显偏袒城管,难道城管不是有恃无恐了吗?这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城管,你们可以放手打人,法律保卫你们。

这就不仅仅是官官相护了。

我本想建议的是取消城管制度,其合理的职责分由派出所和工商负责,可是,面对政府的这种态度,这种建议就显得迂腐与书生气,他们把维护城市的门面比小贩的生存看得更加重要,他们一定要与低层的民众为敌,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苍南人殴打城管只是堰塞湖小崩溃,会不会有堰塞湖大崩溃?召公老早就告诉周厉王:“川臃而溃,伤人必多”。

中共的政府,总是说他是密切联系群众的,是乐于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的,我到最高人民法院去送信,我设想,为了直接联系群众和接受群众监督,起码在门前要有一个收发室,如果他们还不能或不敢设立接待室的话,可是,我太天真了,有那里不但没有接待室,而且还没有收发室,只有一个“传达室”,如果找人,他给你打电话。不过我还是发现,那面有一些男女青年,在于保安争论不休,甚至大声吵嚷。

如果“人民群众”有什么下情要上达,对不起得很,请你到邮局去,通过邮政渠道,畅通无阻,可以上达天庭。我第二天,花了31块钱,到邮局寄送,仅院长周强一人,因为是四号字单面打印,就花了七块钱,这只不过是人民群众为了帮助政府改进工作的小成本。如果要对方支付邮资,___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邮局恐怕不会给寄。
他们一直标榜自己是真诚为人民服务的。

最高法院门前戒备森然,有六个便衣站在那里,其中一个就注视着我。

到现在,只有130人签名支持为夏俊峰伸张正义,人不算多,因为形势险恶,自从新政以来,对民众的各种的自发的推进中国民主政治的打压就不断升级,先是判定群众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有罪,抓人,然后又打击“大V”:薛蛮子和王功权,然后继续扩大打击范围,形成许志永群案,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他们十分惊惧,控制了很多人,我的老搭挡朱毅,不仅不是我这次联署的发起人,而且连联署人也没有他,他被控制了,继前些年他的儿子“被失 业”后,他的另一个家人也“被失业”了,而他自己,则一直在“流徙”当中。还有就是建三江的黑头套和数十根律师被打断的肋骨,风雨如晦。

在这种情形下,能有130人签名支持为夏俊峰翻案,也是难能可贵的了。很多人不避风险,勇敢地支持正义,我向他们致敬。

但是我们还要再接再厉,上次陈平福案联署,有1700余人签名,我们期望至少能达到1000人,众志成城,仅靠我们少数人的力量还是不够的。

但是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们寄去请愿书,同时呼吁朋友对我们的支持。

夏俊峰没有杀人的故意,他不是故意杀人!

夏俊峰没有杀人动机,他是正当防卫!

联署吧!

请记住我们的联署邮箱:
联署邮箱  xiajunfeng1@gmail.com

2014/4/25

关键字: 夏俊峰案 请愿书
文章点击数: 43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