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向 】  时间: 4/27/2014              

裴毅然:延安理念还在控制现实影响未来

—— 《乌托邦的幻灭──延安一代士林》引言

作者: 裴毅然

 

延安一代士林对二十世纪国史走向影响甚巨,也是中共一向引傲的“黄金一代”,本是官家御学的“重点课题”,轮不到咱这号自由学人。只是“主旋律”下禁忌森严,评析历史连着安排当下,这段带着体温的历史紧紧联系着中共政权的来历,“不让说”形成“没人说”,这才有我“或值一说”的价值空间.

原教旨“极左派”与“两头真”

抗战前后,至少三十万知青进入中共阵营,形成耀眼夺目的延安一代,也是中共获得军政胜利最重要的组织基础.他们歌声嘹亮、信仰坚定,以青春热血拼换共产理想,以为马列主义将引领祖国进入红彤彤新世界──没有贫穷、没有差别、没有丑恶、没有……一九四九年后,迭经三大改造、肃反、反右、大饥荒、文革,他们被历史惯性推走在“共产主义大道上”。一九八○年代中期,延安一代全面接班,对於“往何处去”,产生分化,对计划经济、公有制为标志性建筑的“社会主义”产生质疑。“六?四”后,再对“一党专政”、“党在国上”产生质疑。至此,延安一代出现重大思想分歧,对“明定国是”出现规模性分化,形成两大集群──抱持马列原教旨的“极左派”与要求重返民主自由的“两头真”。“两头真”晚年意外驶入“否定之否定”之站,走出啼笑皆非的人生轨迹:跟随中共开创了一个时代、描绘了一段国史,但却是一个走歪的时代、一段需要纠正的历史。他们抚胸顿足,淒然长歎.

驶向共产的红色列车最后折返市场经济,进入原先坚决背弃的“私有”车站,划出偌大弧圈,天翻地覆之后又地覆天翻回到原点.任何一位延安士人都明白“改革开放”意味着什么.老红军邱会作说:“邓小平不是『永不翻案』,而是在他得势后掘了毛主席和共产党的『祖坟』。”(《邱会作回忆录》,新世纪出版及传媒有限公司二○一一年版,下册,页909.)不可能不尴尬啊!“革命的价值呢”?“闹红的必要性呢”?“国际共运的历史合法性呢”?“代价惨烈的革命,需要”革命后“的经济实绩证明其效。没有站得住脚的制度创新、没有拿得出手的经济效率,只有羞答答的恢复性继承──重拾此前被狠狠扔弃的市场经济与私有制,当然无法为赤色新说挺持,无法证明共产革命的社会价值。

否定之否定的“解放”“改革”

如今大陆铺天盖地颂扬“改革开放”伟大意义,但有一片不容进入的雷区──为什么会形成需要“改革开放”的历史局面?赤色的绳索如何套上中国的脖子?如何走到对“解放”需要“再解放”、对“革命”需要“再革命”?既然需要“否定之否定”,第一个“解放”与“革命”还有什么价值?有了这一系列硕大问号,对延安一代红色士林展开研究,对奋力推进前后两次“解放”与“改革”的同一群体,价值方向完全悖反,苦涩自知,其史蕴史值也就有了丰厚蕴积.

延安时期(1935.10~1948.3),中共其兴也勃,如果中共改造社会的图纸正确,确有乘长风破万里浪的历史机遇,毛泽东与他的战友们或有可能在多娇江山上绘出一幅“最新最美的图画”,泽被於后,名垂青史。可是这场红色革命竟演变出思想大箝制、人权大剥夺的“毛泽东时代”;凛凛神圣的共产革命,竟革出远不如“万恶旧社会”的反右、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百年国史拐错了弯、走岔了道,深受其害的后人只能循迹溯因,寻找赤祸之源。文化乃社会理性能力的体现,人文知识份子就是社会的一张滤网.延安之误无法不追溯到马列赤说,一代士林整体被误导,甚值蹲察细析。

概言之,中共革命与延安一代可归结为“悲壮的错误”与“歪拧的逻辑”。中共以为引国家进入共产天堂,实则前后使八千万人支付“红色代价”(夺权前后直接死亡人数),分娩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人文错误,是为“悲壮的错误”;马列主义以“最新最美”学说颠覆经验凝聚之传统,打乱历史形成的人文生态,误码谬砌价值排序,倒置公私,是为“歪拧的逻辑”。从消灭苦难出发,最后竟拐入消灭富裕的绝地;从同情贫穷开始,最后落至看不得有人富起来。“寻找中失去了寻找的东西,在努力中失去了努力的价值”。

多少头颅多少血,民主革命竟革出毛氏暴政,这一切是如何形成的?延安一代如何一步步离开常识滑向谬误?如何积非成是?何以形成“花岗岩脑袋”?史训难得,“延安”标本难得。如今,居然还有人在高呼“延安精神”,还希望用“延安药方”疗治当今之弊,还将延安时期说成民主、自由、平等……。

“老年燃烧,青年取暖。”

延安涩重,史页难翻。延安一代虽然演出结束,即将整体隐入历史天幕,但曾经大红大紫的“延安一页”,还未彻底翻过去,意识形态强大的滞后性使延安理念还在瀰漫播迁──控制现实、影响未来。

拙着以延安一代红色士林为研究对象,以个体行迹为基础,以集体整合为旨归,以鲜活细节支撑整体概括,具体展示赤潮对延安一代的渗透过程与终身影响,力求还原历史发展的整体性,化抽象为感性,汇集例证整体.拙着力避红色史着“以论带史”之恶弊,以据立论,重在对具体历史情境的剖析,以史实、资料、言行等客观材料佐证各种归纳.如延安一代的学历、知识结构、“五四”方向何以被逆转、延安与反右与文革与当下的逻辑关系、赤色学说何以被广泛接受……每立一论,据必随附。由於是与中共商榷,讨论其奉为神灵的意识形态,为避嫌“恶攻”,也必须握有结实可靠的论据。(文革主要罪名,全称“恶毒攻击毛主席和无产阶级司令部的现行反革命罪”,至少涉及十余万人。参见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载《中国作家》(北京)二○○九年第四期,页14.)

后人当然只有用今天的阳光才能发现昔日阴霾,只能用今天的人文标准才能检剔昨日的斑斑污点.所谓社会进化与时代进步,精髓还是人文评判标准的提高。“革命人民”今天多少觉醒了:历史不能任由统治者按需解释,用哪一种理念阐释历史即选用哪一根尺规裁量今天,即选用哪一种价值安排未来,兹事体大啊!对中共革命的阐释与总结自然不能任凭中共的自拉自唱,对延安一代的评议也不能由延安人自裁自量。

延安一代演出结束了,大幕即将合闭,但少数耄耋延安老者“人还在,心未死”,凭藉历史形成的高度发挥余热,对当下仍具重大影响,个别重要人物(如李锐、万里、杜润生、杜导正)余热尚炽。京中野谚:“老年燃烧,青年取暖。”观之前人、验之当世、参之后人,其研析延安一代有历史、现实与未来三重意义.黑格尔名言:“密纳发的猫头鹰要等黄昏到来,才会起飞.”(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北京)一九六一年版,页14.)意谓对某一大型社会现象的理性认识,必须等待其形成过程结束,才会开始。延安一代,变数几尽,“密纳发的猫头鹰”庶可起飞矣。

关键字: 中共
文章点击数: 38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