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5/25/2014              

王淑平:是谁导致了河南艾滋病灾难?

作者: 王淑平

(参与2014年5月26日讯)90年代河南省卫生厅推动的血浆经济造成了河南艾滋病大流行,距今已经过去了19个年头。这场艾滋病流行的大灾难中,我目睹了丙型肝炎和艾滋病病毒在我们华夏文明腹地的大流行。由于当时的血站,医院都不检测艾滋病毒,血浆站内存在着严重的血液交叉污染,当吸毒人群中艾滋病毒携带者进入单采血浆站中献血后,艾滋病毒就开始在正常的献血员中迅速传播,单采血浆站中献血员被艾滋病毒感染后,河南省就留下来了巨大的艾滋病毒传染源,接下来的母婴传播,性传播,吸毒传播,医源传播将严重地影响河南人民的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

  2014 421日, 数百名艾滋病患者聚集郑州, 呼吁中央巡视组追查河南省卫生厅原厅长刘全喜对因血液污染而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事件中触犯党纪国法的罪责。他们中的勇士们敢于站出来呼吁政府关心艾滋病人。他们在唤醒政府沉痛哀思,祈愿艾滋病亡灵得到安息。

我怀着对河南血祸中无辜的感染艾滋病毒逝者的思。作为河南早期艾滋病流行的见证医生,回顾一下我在河南艾滋病毒流行中的遭遇。 1995年底,我发现艾滋病毒正在献血员中流行,并迅速报告周口地区卫生局长魏礼文,他当时表扬我说,你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将来人民会感谢你的  但是后来他却伙同河南省卫生厅原厅长刘全喜解散了我所工作的临床检验中心。下面我谈一谈我的亲身经历。

19年前,即1995年底,我和我的同事发现了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在献血员中爆发流行。当我们将这一严重艾滋病毒流行事件报告周口地区卫生局魏礼文局长后,卫生局没有对艾滋病疫情进行预防,相反,他们要求划掉我们报告中所提到的领导人名字,并要求我们篡改我们报告的艾滋病疫情,即瞒疫情。他们为了掩盖艾滋病疫情,不但找人打砸我们临床检验中心,而且用棍子打我的头,骂我是艾滋病毒,肝炎病毒。逼我关掉临床检验中心。对此,我们没有退让。卫生局却派人掐断了我们的用电和用水,导致我们的上千份献血员的血清样本报废。 他们的所作所为导致了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在献血人群,输血群体中进一步传播和扩散。这个特出群体又将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传向他们的配偶,家庭成员,下一代。  

 

19967月河南省召开全省艾滋病 预防大会,包括各地,市、县医院,防疫站和卫生局和厅,张省长在大会上讲,有人直接把艾滋病疫情通报中央。这是我们不允许的。在大会后第二天医政处30多人的分组会上,防疫处的张茂才处长问,谁是从周口来的,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回答,我俩是从周口来的,他一开口就问:我几次要求你们卫生局关掉地区临床检验中心,已经关了吗?我愣住了,他接着说:你们地区临床检验中心的那个小子胆子真大,他敢把爱滋病疫情直接通报中央,你们知道他报的有多高吗?百分之5060”他和那个曾什么毅(曾毅院长)一起搞我们卫生厅长、处长下台。接着,新乡地区和南阳地区的代表和他争论说:我们也做了检查,医院的输血病人和献血员的爱滋病感染已经到了百分5060”。我们的结果和周口的一致。张处长非常生气地和他们争论,如果这个事情通出去,在座的处长都下台。我接着发了言,告诉他:我是你刚刚提到的周口地区临床检验中心的小子,但是,我是个女的。我是先报告给我们当地卫生局的,然后去北京做鉴定。这时在会的人把我连劝带拉的赶我出了会场。我在下午去了刘全喜厅长办公室,我告诉他会上张茂才对我的指责,他没有等我说完,就大发雷霆,出去!立即出去!我当时泪流满面,哭着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我很糊涂他作为一个高级官员,为什么这样蛮横无理,为什么提到艾滋病问题这么害怕?

然而1996年的11月,张茂才领了卫生厅的专家和周口地区卫生局的几个领导到我们的临床检验中心检查说, 受刘厅长(即刘全喜)委托,我来关心你们几个女人的身体健康,怕你们被艾滋病毒感染了。你们的设备不合格,你们以后不能再做检测了。我看到他在侮辱我们。我愤怒地对他说:我们不需要你和刘厅长的关心,如果我们被感染了,也就是我们四个女人,我们不怕死,为什么你不去关心成千上万的肝炎和艾滋病感染者?我指责他是中国人民的千古罪人!他老羞成怒地和其他专家迅速地离开了我的实验室。那天晚上,他和我们卫生局的党组领导班子,卫生局长(即魏礼文)共同开会决定,关掉我们的临床检验中心。

后来周口地区卫生局局长魏礼文说, 关闭周口地区临床检验中心是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命令他干的。刘全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为90年代初河南省卫生厅鼓励发展血浆经济,导致血浆站内的血液广泛交叉污染而造成了河南艾滋病大流行。 河南农民成群成村的成为艾滋病人,数不清的家庭因为艾滋病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 留下大量艾滋孤儿艾滋病家庭不但失去了一般人所拥有的幸福生活,对其亲属也是悲剧患者的亲属承受着巨大感情痛苦和心理压力。 艾滋病人和他们家人的生活充满着恐惧、绝望和悲哀。巨大的病痛、可怕的阴影,让艾滋病人和他们的家里所有人喘不过气来他们走投无路,只有寻求国家政府的帮助。希望政府能更多的帮助他们,理解他们,让他们生活的更好更幸福一些。

我想坦诚地告诉艾滋病幸存者,面对艾滋病灾难,你们首先要活着,更勇敢地活着,更坚强地活着,更加珍惜你们生命。你们经历了生命风雨,生命的七彩虹将展现在你们的面前。闯过巨大的灾难后的人们,明天生活将会变得更美好。

刘全喜玩忽职守, 短短的几年内 在河南省造成了数以万计的艾滋病毒感染者, 他对河南省的艾滋病毒流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政府能面对现实追究引起艾滋病流行的政府责任官员。就可以避免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只有追究 责任官员,我们的社会才能安定。

消灭一种疾病不仅仅是科学和巨额资金,还需要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艾滋病的巨额费用从何而来?艾滋病带来的社会负担由谁来支付?艾滋病对我们中华民族的负面影响已经不能仅仅用经济代价来计算。艾滋病不但影响着现代社会经济,文化,也威胁着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

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类生命又是如此脆弱。短短几年间,不计其数的鲜活生命被艾滋病毒侵袭。中国卫生部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先生,肝癌患者,一个真正的勇士,舍得一身剐,不顾个人安危,近年来不断向中央写信反映河南艾滋病情况,他站出来,要求政府官员负责,完全是出于良心和道德的要求。他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艾滋病的受害人得到正义的对待。成千上万的艾滋病亡灵和他们的亲人,朋友也正在审问着当今社会的人性和道德尊严,活着的人有尊严,死者也有尊严,它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期望我们的政府能追究引起艾滋病流行的政府责任官员。只有追究责任官员,才能不愧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

关键字: 河南 艾滋病
文章点击数: 47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