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7/2008              

尊重现实,不等于放弃原则

—— ——商榷卫子游先生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首先感谢《民主中国》刊登拙文「不要误入歧途——评卫子游“也说中国民主化的现实道路”」和卫先生辩解文章「哪儿是“正途”,哪儿是“歧途”? ——对李大立《不要误入歧途》一文的回应」,让对中国民主化不同的见解有一个讨论的园地。我们大家都希望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化,在此基础上展开不同意见的讨论,共同探索中国民主化的成功之路,只会有助于民主化的实现,《民主中国》做了一件大好事。

至于拙文与卫文的根本分歧,相信广大读者自会鉴别,笔者不想再纠缠。但我建议卫先生有话直说,不要事后再来解释,以免浪费编辑和读者的时间。

然而近日看了卫先生的另一篇新作:「一种渐进主义的民主化方案 ——《论人民代表》之二十」又觉得言犹未尽,有感要发。笔者与卫先生素不相识,本对事不对人的原则,笔者认为卫先生说得对的,如批判邓小平「过河论」,则诚意引用(见「争鸣」杂志2月号拙文「天大的笑话」);认为不妥的,就斗胆提出来讨论请教,希望越辩越明,有益于中国民主事业。

对于卫先生这篇新作引经据典的理论研究,笔者不予置评。唯建议卫先生少用一些诸如「西化、全盘西化未必好,也未必一定就不好」之类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标题,明确说出自己的观点。本文仅就卫文中的「一条可供选择的代议民主之路」提出不同意见,为免卫先生再次觉得被「曲解」和「冤枉」,特将卫文中有关段落及批注全文摘录如下:

「我的建议主要有四个要点(30):

1、 把现在的实际上的最高决策机关中共中央委员会改成参议院(中共总书记兼任参院议长),其在转型期的作用主要是防止民选后的全国人大、国务院制定或执行可能 引发内战的法律及政策。其行使职权的方式严格按照民主国家的议会形式运作。作为补充,撤销自上而下的政治协商会议,全国政协的骨干成员作为“泛红阵营” (31),与中共中央委员会共同组成参议院(32)。下级党委和政协在过渡期间可仿照这种模式办理,由于省及以下不需要两院制的重复设置,以后分阶段逐步 取消这种基层的“泛红阵营”联席会议。“泛红阵营”决策会议的成员,在十到二十年的转型期内分别由中共和所谓的参政党成员直接选举。这个期间之后,当全国 民主走上平稳坦途后,参议院当向其它党派开放,不再由“泛红阵营”长期据为己有。

2、国家的实际决策权力归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议士都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财政权划归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央一级也与参议院无关。同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运作也严格遵守民主国家议会的各项原则。

3、国家元首不再由中共垄断,实行直接选举产生,国务院首脑原则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的多数党领袖担任,但需得到国家元首同意并经过“泛红阵营”联席会议——参议院通过。

4、限制国家机关权力,重新界定国家与省的权力范围,扩大省权,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泛红阵营”联席会议立法权缩小到省无法管理的国务范围之内。

批注:
30、相对比较完整的转型理论,自然还应该包括军队与共产党脱离,警察、检察官、法官由行政和人民代表会议任命,而非由中共的组织部门任命,中共放弃意识形态垄断等。因超出本文范围,故未予论列。
31、仿照台湾“泛蓝”、“泛绿”的定义,把中共及其支持者,即所谓的八大民主党派,通称为“泛红阵营”。
32、 把中共中央改变成参议院的想法,受到四种资源的启发。一是李聃《道德经》第八、九两章中蕴含的哲学,“上善若水。……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持之盈之,不若其已。揣之锐之,不可长葆也。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贵富而骄,自遗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二是《中庸》无过与不及持之以恒的思 想。三是英国封建贵族主导上院的历史,见《外国政治制度理论与实践》,前引书,P88-91。四是孟德斯鸠的一种观点,孟德斯鸠认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里, 总有一些人因出身、财富或荣誉等缘故而使自身高出普通民众之上。如果他们和平民混杂在一起,公共的自由就会成为对他们的奴役,而且他们不会有保卫这种自由 的任何兴趣,因为大多数决议都是和他们作对的。所以,他们参与立法的程度应该和他们在国家中享有的其它利益成正比。如果他们组成一个团体,有权制止平民的 侵犯,正如平民有权制止他们的侵犯一样,这就将有助于实现各阶层间的和平相处,孟德斯鸠着《论法的精神(上)》,前引书,P159。」

不知读者们读完了卫先生这段原文有何感觉?请恕笔者不敬,敝人读毕简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直至细细读完卫先生的洋洋万言,包括几十条注释,揣摩卫先生的原义,才大致明白卫先生为中国设计的「十到二十年转型期」政制核心内容是建议中共「逊位」,执掌「参议院」,继续手握大权变相独裁专制,因而又觉得荒唐可笑(请谅)。虽说卫先生在这两篇文章中用心良苦地为中共着想,先提出「各级党委会议议会化」和「各级人大常委会议辩论制度化」,「不涉及丢掉执政党地位这个共产党最敏感的问题,江山不会“易帜 ”,只是决策的程序由闭门会议改为开门会议,可说绝对不会产生任何混乱」。继而又建议中共中央委员会整体变身「参议院」,「中共总书记兼任参院议长」,「作用主要是防止民选后的全国人大、国务院制定或执行可能 引发内战的法律及政策」……。
 
 但是,中共决不会领你的情,因为嗜权如命的中共绝不可能主动交出政权;大陆人民也绝不会领你的情,因为他们为中国民主奋斗了几十年,目标绝不可能是变相的独裁专制。至此,笔者才明白卫先生之所以屡屡在中国民主化道路的设想方面提出一些「护党救党」,从而阉割了民主本质的主张,是因为卫先生「屁股没有坐到人民这一边来」,时时处处为共产党维护政权着想,而没有从人民大众渴求真正宪政民主的愿望出发。因此卫先生提出的所谓「民主现实道路」「可供选择的民主之路」势必成为「民主歧途」。或许卫先生会说:我们必须面对中共武装到牙齿的现实,不可以挑战他的政权,只可以从维护他的统治出发,设想一些首先它能够接受的「民主方案」。卫先生忘了独裁专制和民主宪政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有你无我,不可能共存于一体,在中共认识到暴力得来的江山社稷,并非一党私产,应该交还人民,由全民普选来决定执政党之前,企图找出一个既能满足中共继续独裁专制的欲望,又能满足广大民众实现民主宪政强烈要求的折衷方案是不可能的。当然,笔者同意卫子游先生关于「暴力得来的政权必靠暴力维持」的论断,和终止「以暴易暴」革命的主张。但这并不等于说我们用颜色革命的手段,想要得到的只是卫先生所设想的半吊子民主。民主的目标和争取民主的手段是两件事情,不可混为一谈;更不可以因为尊重现实就放弃原则。从卫先生的建议看,窃以为,至少卫先生没有摆正尊重现实和坚持原则的关系,未能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兹就卫先生的新建议请教如下:

1.卫先生建议中的第一点说:「把现在的实际上的最高决策机关中共中央委员会改成参议院(中共总书记兼任参院议长)」,「全国政协的骨干成员作为“泛红阵营” (31),与中共中央委员会共同组成参议院(32)」。如果没有理解错,是否卫先生想说:全国政协中各民主党派的「骨干」(少数)和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多数)共同组成所谓「参议院」,且中共党魁当然兼任「参议长」,而且「在十到二十年…….之后,当全国 民主走上平稳坦途后,参议院当向其它党派开放,不再由“泛红阵营”长期据为己有」?

笔者认为,先勿论该「参议院」是什么性质和权力的机构?是否经人民授权?是否有代表性?是否有认受性?单就其组成来说,各党派平等吗?和现今的中共一党独大有何区别?和「中共领导下的统一战线」有何区别?中共和「民主党派」组成的所谓「泛红阵营」有什么权力独霸「参议院」十到二十年?

2.卫先生建议中的第一点又说:「(参议院)在转型期的作用主要是防止民选后的全国人大、国务院制定或执行可能 引发内战的法律及政策。其行使职权的方式严格按照民主国家的议会形式运作」。「国家元首不再由中共垄断,实行直接选举产生,国务院首脑原则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的多数党领袖担任,但需得到国家元首同意并经过“泛红阵营”联席会议——参议院通过。」

笔者建议卫先生先搞清楚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三权分立是甚么意思?再来提出你的「建议」。照卫先生的说法,「全国人大」既为民选,又「制定……法律」就应该相当于民主国家的「议会」(或称「立法院」,属于最高权力机构)。那么卫先生提议非民选的所谓「参议院」就只能是咨询机构,不可能成为「议会」,不可能是权力机构,更不可能「防止全国人大……」。而所谓「国务院」则是行政机构,不可能如卫先生所说民选产生。照西方民主国家惯例,所有公务员政治中立,国务院首脑及各部长由民选总统提名,经议会表决通过,总统任命,卫先生建议民选「国务院」及其首脑,岂非国际笑话?

3.卫先生在其建议第一点中称所谓「参议院」为「泛红阵营决策会议」;建议第二点中又说:「国家的实际决策权力归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笔者请问:一个国家怎么可以并存两个「决策机构」?到底谁是所谓「决策机构」?笔者提请卫先生注意:你所说的「决策机构」只是共产专制国家的专用名词。在民主国家里只有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并不存在什么「决策机构」。民选总统及其政府的一切重大决策,必须通过议会表决,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自行「决策」。卫先生所建议的非民选产生的所谓「参议院」却高据民选的「全国人大」之上,还要成为「决策机构」,这算什么「民主」?

4.卫先生在其批注第32条中说:「 把中共中央改变成参议院的想法,受到四种资源的启发…….。」

姑勿论其一二:《道德经》和《中庸》问世之时,中国封建社会是否已经有了民主宪政和两院制的思想,卫先生是否过份抬举了老祖宗?谨就其三四:「英国封建贵族主导上院的历史」和「孟德斯鸠的一种观点,在任何一个国家里, 总有一些人因出身、财富或荣誉等缘故而使自身高出普通民众之上…….」而言,卫子游先生的观点也站不住脚。

英国的上议院又称「贵族议院」,起源于十四世纪国王的「御前会议」和后来的「咨询局」,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但自1911年通过及1949年修订的「英国国会法案」(Parliament Act)始,这个非民选的议会机构已不断进行大幅改革,其权力被大幅削减,除预算案及各种财务拨款案外,其余所有下议院通过的法案,上议院已无否决权,只剩下搁置宕十二个月以及法院终审的权利。1999年「上议院法案」决议移除所有贵族在上议院中的世袭地位。今年3月7日,英国下议院通过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议案,建议对上议院进行彻底改革,议员将从世袭或任命改为全部由选举产生。伦敦泰晤士报以「上议院改革抢走贵族最后的奶酪」为题发表评论说:「此议案如果实施, 将成为英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政体改革,使英国宪政体系发生巨大变化。」而英国下议院又称「平民议院」,全体议员由民选产生,拥有立法、财政和监督权,才是议会的权力中心。内阁大多数的阁员出自下议院,自1902年以来,所有的首相尽属下院议员。

由此可见,即使像英国这样的传统君主立宪制国家,也在迅速向具有普世价值的共和民主宪政靠拢,不明白为什么卫子游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要我们学习英国上议院?建议中共中央加上几个「民主党派骨干」组成中国的贵族院?这些靠吹牛拍马,为了升官不顾人民死活、不惜破坏环境大搞政绩工程的政治暴发户,加上几个只会看风使舵,阿媚逢迎的民主党派骨干,有英国贵族那样的绅士风度和文明素质吗?人家都在逐步放弃贵族特权平民化,卫先生却为我们中国的特权分子贵族化,不能不令人感到卫子游先生对民主宪政的理解肤浅之余,怀疑卫先生连续提出的「中国民主化现实道路」是否有为中共解套之嫌?

笔者以为,大陆人民大众不要被某些专家学者引经据典地玩弄民主词藻所吓倒,民主其实很简单,不是为民作主,而是人民作主。台湾已经为我们全体中国人提供了最好的榜样,那就是执政党将暴力得来的政权交还给人民,开放党禁报禁,实行言论自由,自己作为其中一个参选政党平等地参加全民普选,让人民来决定委托谁来组织政府,由人民来监督政府的运作,这才是真正的民主正途。任何以「党内民主」取代国家民主,任何保留某党某派小圈子政治特权,保留未经民选的任何人政治地位的「民主方案」,都是假民主,大家不要上当了!

以上观点仅一己之见,请教卫子游先生,更希望广大读者讨论批评,只有到了民主观念深入民众的那一天,才是中华民族实现民主理想的一天。

(14, Mar,2008紐約)
(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18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