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1/2008              

大家都来关心西藏的人权问题

作者: 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

一九四九年底,中共的“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在大军压境之下,藏人被迫派出代表团与中共政权签订“十七条协议”,允许“解放军”和平进藏。中国政府称此举为“和平解放西藏”。

一九五九年,西藏发生反抗中共统治的藏民起义,中共“解放军”实行武力镇压,八万藏民被“消灭”,十四世达赖喇嘛及十万藏民逃亡印度。中国政府称此举为“平息叛乱”。

十年文革期间,藏人居住区的寺庙几乎百分之百遭到破坏,幸存的七、八座,没有一座是完好无损的。据已故班禅喇嘛称,原有近六十万佛教僧侣中有十一万人被迫害至死,二十五万人被迫还俗。中共把如此惨重劫难归咎于十年“文革”。

一九八九年春天,拉萨发生藏民抗议示威,中共军警进行武力镇压并实行戒严。在此次事件中,藏民死伤惨重,大批藏民被捕入狱。中国政府称此举为“平息暴乱”。

至于在四十多年的“和平时期”藏人死于政治、宗教迫害和饥馑者究竟有多少,难以为外界所尽悉,但只要看一看这数十年来中国大陆内地在中共统治下千百万生灵死于非命的悲惨情景,也就一切都不难想象了。

面对上述这一桩桩一件件铁一般的事实,世人该作如何评说?

在中共统治西藏的四十多年时间里,在我们这个有着十二亿人口的国家里,除了象胡耀邦那样的少数中共领导人和魏京生那样的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之外,几乎没有人站出来为藏族“同胞”的非人境遇说一句公道话,或对藏人的苦难表示过些许同情;相反,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默认了中共政权对藏民的镇压,默认了中共当局在藏族地区推行的剥夺藏人自由和民族自决权的政策。更让人难于理解的是,很多人居然相信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意识形态宣传,而且至今甚少省悟。我们中国人的头脑实在被共产党改造得太麻木迟钝了,有时这种麻木和迟钝竟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89年春天北京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学生民主示威运动,但是,人们在沸腾、喧嚣的天安门广场上,却没有听到过中国学生声援西藏人民的声音,而参与那场运动的人们不可能不知道,仅仅在这两个月之前,中共当局刚刚在拉萨对藏人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难道中国人需要有做人的尊严,西藏人就不需要有做人的尊严?难道中国人为争取自身权利而进行的抗争具有天然的合理性,而西藏人为争取同样的权利而进行的抗争却不具有天然的合理性?!

世界上的事情常常带有讽刺性。去年“六四”期间,我们偶然从外电中听到一则消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六四”五周年前夕发表声明,向为争取中国人民自由、民主、人权献出了生命的人们致敬。当时我们被感动了,一种难以说清楚的辛酸和愧疚涌上心头,还能说些什么呢!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自以为良知尚存的人,从未意识到有责任去声援和支持西藏人民为争取做人的权利而进行的抗争,甚至对藏人所经受的苦难也很漠然;然而,我们却在中国人的受难日听到了西藏精神领袖对我们的道义支持的声音。尽管那声音是那样的遥远,然而却又是那样的亲切。

由此我们想到,中国人不能象以往那样麻木下去了,必须不带偏见地重新了解西藏的历史,必须拨开意识形态的迷雾重新认识西藏问题,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待藏人的不平等态度。

长期以来,有一种极其错误的看法几乎成了所有中国人尤其是汉族人的“集体无意识”,即认为西藏不容置疑属于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一个中央政权,只要是声称“维护国家领土完整”的行动,哪怕是采取最残忍的镇压行动,也都是无可非议的;而藏人的任何一种要求独立甚至仅仅要求民族自决的言论和行动,都被视为应该反对和受到谴责的分裂主义行为。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集体无意识”,使得大多数中国人在中共政权残酷镇压和迫害西藏人的种种事实面前保持了可怕的沉默。

西藏究竟是不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自有历史可证,不是可以由谁说了算的。现在的问题是,中共政权为了证明统治西藏、镇压藏人反抗和对西藏政策的合理性,指使一些史学家编造了一套有关西藏历史的说词,成年累月地向人们灌输西藏主权自古属于中国的官方观点,以此压制在西藏归属问题上的不同意见,以此剥夺西藏人民的自决权利和对社会政治制度的选择权利。中共当权者四十多年来一直奉行这样一条极其荒谬的逻辑,即“国家”的“统一”高于一切,而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微不足道。他们不仅按这条逻辑无所顾忌地践踏和剥夺藏人民族自决的权利,而且按这条逻辑来抵制国际社会对他们奉行的西藏政策的批评,尤其是抵制国际社会对他们在西藏的恶劣人权记录提出的批评。

中共当局喋喋不休地向外界宣传说,西藏原来是农奴制度,农奴制是如何的野蛮、残忍,农奴们又是如何地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声称共产党使百万农奴翻身得了解放,社会主义又使西藏人民告别了昔日的落后与贫困。诚然,在当今世界,谁也不会否认农奴制的残忍与落后,谁也不会否认今日藏民生活较之以前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即使这一切都是事实,难道藏人要得到这些就非得付出生命和自由的高昂代价不成?前面我们所列举的西藏四十多年来的种种事实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尤其是藏族人民从这些事实中已经切身地体验到,在共产党“帮助”藏人推翻了农奴制以后,藏人又究竟得到了些什么!用牛马那样的忍受来换取生存吗?用奴隶那样的驯服来换取自由吗?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这也许听起来会觉得可笑,然而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而且是极其残酷的事实。 

至于共产党“帮助”西藏人民摆脱了落后与贫困的说法,也同样不过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宣传而已,事实是社会主义并未给藏人带来福音,正如社会主义没有给中国内地人民带来福音一样。即使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西藏地区的财富拥有者也不是藏人而主要是中国人。何况,人总不能象禽兽那样,只要能够满足温饱就别无它求。不要忘记西藏原来是一个宗教国家,在这块土地上,是宗教而不是别的使藏人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民族文化传统。藏人对宗教的精神追求远胜于对物质的追求。对藏人来说,争取宗教自由也就是争取政治自由,而作为宗教领袖的达赖喇嘛同时也就是他们的政治领袖。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近年来西藏拉萨爆发的一系列示威抗议运动,绝大多数是由宗教冲突引发的,参与者多数是佛教僧尼,这说明藏民在政治上的独立诉求很大程度是由宗教的诉求驱动的。

中共当局用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允诺来压制中国内地居民的政治诉求,也以同样的允诺来压制藏人在宗教和政治上的诉求。然而,这一切并不能消弭藏人争取独立和民族自决的努力,因为四十多年来的种种遭遇早已使他们明白,只要中共当局在西藏如同在内地一样继续保持独裁专制的政治制度,他们在宗教上、政治上的任何要求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藏人要自己来主宰自己的命运,除了靠自己起来抗争别无它途。

西藏人民为争取民族自决和宗教及政治自由已经抗争了四十多年,时间之长、斗争之艰苦卓绝是今日世界所罕见的,应该赢得世人的同情和尊敬,尤其是达赖喇嘛所坚持的和平非暴力抗争的原则,更应得到世人的认同和赞许。对于西藏的未来,人们没有理由抱悲观的态度,然而,这要取决于西藏人民的继续奋斗,也要取决于中国和世界人民的声援。作为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忘记,在1989年的那个令人热血沸腾又使人窒息、心悸的春天,西藏人民和中国人民曾为自身的自由和尊严作出过同样的抗争,他们的血流在同一片大地上。记住这一点是重要的,也许会使中国人明白,那对着西藏人的枪口,同样是对着中国人的。 
    愿中国人抛弃掉昔日的傲慢,
    愿中国人不再有昨日的麻木,
    愿中国人和西藏人携起手来,
    为了中国的明天。
    也为了西藏的明天。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一日于中国南方乡间

(此文收集在曹长青编英文版《西藏问题专集》,中文版由台湾出版)

关键字: 蒋培坤 丁子霖
文章点击数: 2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