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放》 】  时间: 8/6/2014              

李大立:「佔中」不如「罷選」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香港政府假惺惺地搞的「政改咨詢」落幕了, 堅持要真普選的泛民和廣大香港市民與為「維穩」需要而一意孤行推行党式假普選的北京政府各不相讓, 雙方原則分歧根本無法彌合, 本屬事出必然, 普世價值和流氓哲學本來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東西, 神仙也無法將其揑合在一起。

本來, 道理誰屬顯而易見: 普世公認真普選的原則是: 普及而公平的選舉。 所謂「普及」者是指一人一票, 票票等值; 所謂「公平」者是指每個合資格的選民都擁有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1984年北京政府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向全世界承諾給香港普選特首和立法局, 為達其「維穩」目的,推行其党式選舉,他們不便來硬的,公然否認莊嚴承諾, 就千方百計來軟的, 耍流氓手段: 你不是要一人一票嗎? 我就泰山壓頂強迫港府接受大量「公派幹部」及其家屬, 紀律要求中資公司員工按党的指示投票, 爭奪普選票源; 你不是要平等的選舉權嗎? 我就在平等的被選舉權上做文章, 設一個「提名委員會」以提名為名, 行「"預選」和「篩選」之實, 任你怎樣「一人一票」無論選上誰, 都是我預先「篩選」過的人。

想當年, 抗戰勝利, 全國人民要求停止內戰, 和平建國呼聲高漲, 共產黨不得不和國民黨一起坐到談判桌邊來, 可是卻同時使出一手流氓招: 宣佈談判對手為「戰犯」,要求「懲辦」,(叛亂分子宣判合法政府為「戰犯」不是天方奇談嗎? 不是黑白顛倒嗎?)既如此, 談判對手都當「戰犯」坐牢去了, 你還跟誰談?還談什么談? 自已不敢拒絕談判, 卻使陰招把「破壞談判」的罪名安在對方的頭上, 此共產黨流氓本色之一也。(回望歷史,筆者倒是認為抗戰勝利後當年, 真有心談判和平的是國民黨, 而不是共產黨, 因為若國民黨無意和談, 完全可以以武裝叛亂罪扣留毛澤東, 以殺人(顧順章全家)罪審判周恩來) 。 

 直至近年, 分裂了大半世紀之後, 眼見台灣在和平競賽中遠勝大陸, 大陸興起「民國熱」,人心向背分明, 共產黨又不得不跟當年宣佈的「戰犯」重啟統一談判了。 這次為把談判失敗的罪名加給對方,來一新招「包括國號在內什麼都可以談, 但要以承認一個中國為先決條件」,須知所謂談判之所以需要, 就是因為雙方有分歧需要在談判桌上共同討論以求共識, 若事先設定「先決條件」,要對方同意這樣同意那樣, 還有什麼好談的? 還有什麼必要談判?

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 蠻不講理的流氓哲學!

同懂道理的人講道理, 同不懂道理的流氓講道理是沒有用的, 對付他們唯一的辦法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面對北京政府堅持要用「提名委員會」進行預選和篩選, 使「一人一票」完全失去意義的蠻不講理的流氓手段, 香港人迫於無奈計划仿美國人「佔領華爾街」的做法在香港「佔領中環」以迫使北京政府讓步的想法太天真了, 因為看錯了對象: 美國是民選政府他為繼續執政必須聽取民意尊重民意; 北京是專制政府他本身不靠選票上台, 他不會聽取民意更不會尊重民意, 89年北京學生為反貪腐佔領全中國的政治中心敏感地天安門廣場, 北京政府都不怕, 還怕你香港人「和平佔中」嗎? 香港「佔中」只會引來他的進一步打壓, 甚至籍口「動亂」像鎮壓北京八九民運學生運動那樣出動軍隊或指使香港警方暴力鎮壓, 在這方面他們是不會顧忌自身形象(本來形象就不好) 不會在乎國際與論的。

對付他們必須找到他們的死穴, 找到他們最痛之處, 最怕之處然後以此為著力點和他們角力。 筆者認為以他們的本性, 并不怕「佔中」而是怕「罷選」。他們費盡心思搞什麼「提名委員會」偷偷進行預選篩選,無非就是想欺騙世界與論, 香港的建制派應聲蟲在哄騙我們與他們一起合作在全世界面前演一齣「假普選」的雙簧戲,讓世人以為他們真給了香港普選, 欺騙國內人民, 達其「維穩」的目的。 我們就對著他的死穴用力, 偏不和你合作演雙簧, 要演你自已演, 我們來個「全民罷選」, 讓「全港罷選」震惊全世界,讓全世界都知道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選,不要他們強加給我們的「提名委員會」"那一套假普選! 讓他受到世界與論的嚴勵遣責; 讓全世界都來聲援香港,讓大陸人民知道真相, 看清他們的陰謀和流氓伎倆, 群起聲援香港, 掀起新的民主運動, 動搖他們的一黨專制。
关键字: 「佔中」 「罷選」
文章点击数: 16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