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9/4/2014              

吴祚来:共同富裕为什么是一个政治谎言?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共同富裕这个概念或口号,给人非常美好的感受。
 
 
 
 

最近一篇未署名文章,写毛、邓、习的政治逻辑一致性,在学者圈中引发讨论,毛邓习有没有政治逻辑上了一致性?当然有,共同点在我看来,就是党国政治模式下的个人威权管治模式,由个人威权来统领全党全国人民,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志。他们希望引领人民过上幸福的好日子,物质层面的需要被无限放大,大同的梦想被画成美丽的馅饼,悬在红色的天空上,但总是无法落实到人间.政治家最应该致力於追求的宪政民主,却被故意漠视与回避。

当然,我不认为毛邓没有巨大的区别,毛认为只有合作化、人民公社、反市场经济才能实现共同致富、不至於贫富两极分化;而邓时代却完全相反,通过农民承包土地与市场经济,来实现他认为的共同致富。邓恢复了经济常识,习呢,现在仍然走在集权通往极权的路上,个人极权可以向恶,也可以向善,如果能够恢复政治文明常识,习将华丽转身,使其与毛邓有本质的区别,但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他转身的迹象与路径。

共同富裕这个概念或口号,给人非常美好的感受,其一是富裕,其二是共同,看起来非常平等公平,就像家族里的一个长者,他说话要把一碗水端平,要全家人共同努力,把家里弄富起来,每一个人可以平等享受财富。

国与家一体化,天下大同,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梦想,但每一个中国人躬身自问:什么力量能让天下每一个人都能平等得到财富?什么力量能保障财富被平等分配?什么人能带领天下人去共同致富?

既然有伟大领袖提出了伟大梦想,没有人去质疑,更不会有人去反对,试想一下,谁会反对美好的共同致富呢?

“共同富裕”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党的正规文献中是1953年,中共中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於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决议指出:“为进一步地提高农业生产力,党在农村中工作的最根本的任务,就是要善於用明白易懂而为农民所能够接受的道理和办法去教育和促进农民群众逐步联合组织起来,逐步实行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使农业能够由落后的小规模生产的变为先进的大规模生产的合作经济,以便逐步克服工业和农业这两个经济部门发展不相适应的矛盾,并使农民能够逐步完全摆脱贫困的状况而取得共同富裕和普遍繁荣的生活。”

中共中央的决议是不是美好的构想?这一构想据称在党内外广泛徵求过意见,特别得到广大农民所接受。毛泽东说:“康有为写了《大同书》,他没有也不可能找到一条到达大同的路。”我们却“造成了一种可能性:经过人民共和国到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到达阶级的消灭和世界的大同。”1956年,全国工商界青年积极分子大会致毛泽东的保证书说:“我们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和您的教导下,才懂得了资本主义腐朽的本质和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选择了使全国人民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我们对比一下1949年3月,毛泽东与黄炎培等民主人士谈话,认为发现了民主道路,可以化解王朝兴衰周期律,而刚刚建政之后不到二三年的时间,毛泽东完全忘却了民主道路,改行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道路,党不再带领人民搞民主宪政,而是带领人民共同致富。一个宏大无边的政治阴谋开始启动,为了这个宏大的政治阴谋,毛泽东需要一系列残酷的政治行动相配合,三反五反、反右,使任何敌对者、异端、知识人都被全面打击(当百万人被人身消灭),与联合国在朝鲜战争之后,开始合作化,开始大跃进人民公社,人民成为人民公社里的合法自甘奴。

农民得到的是虚拟的馅饼,失去的是什么?是永久的土地,还有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形态.小农经济形态被庞大的政治性的人民公社取代,生产工具生产资料全部充公,就在这个充公过程中,大量的猪、牛、羊被屠宰,特别是耕牛被屠宰,人们幻想着进入公社之后,一切都会由党和国家来安排,进入社会主义之后,就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天堂。粮食被集中起来在大食堂里食用、还因放卫星而向国家多交粮,造成巨大亏空,天国的幻影很快崩塌,史无先例的大灾难成为现实,三年人为灾难,造成数千万人被饿死或非正常死亡。

共同致富、社会主义道路这么美好的愿景,为什么酿就巨大的灾难?

毛泽东的中共想用几年的时间,改变中国几千年的社会生态,想用社会主义大家庭取代血亲小家庭,如果要说共产主义社会,人类自从有了家庭,基本就实现了家庭本位的共产主义形态,当这种形态扩大到一个村庄、十几个村庄共同体时,它必然出现变数,而这种变数,是一个领袖、一个政党无法控制的。

邓小平当政之后,放弃了阶级斗争,结束了文革,但没有结束毛时代共同致富的谎言,仍然在用虚幌的馅饼,来虚化文明社会对选票、宪政的真实需求,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人民大众最终达到富裕,但绝不是“同时富裕、同步富裕、同等富裕”,我们要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让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共和国的本质是人民民主,毛没有说,邓也不会说,话题总在财富致富这一层次上无限展开)。

不允许一部分人富起来,甚至不允许致富,是文革思维,邓小平的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则是对文革时期极端反财富思维的否定,在当时有积极意义,邓小平后面接着说出的话,则是虚幌一枪、无法落实了,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致富。人们永远记得,当学生与市民要求当政党反腐败,要求宪政民主之时,邓小平悍然进行了镇压与屠杀。人们反对的是什么呢,反对的是当权者通过权力,来发家致富,而这一点,邓小平没有致力去反,还有,官员财产公开公示,邓小平也没有去做。说了无数句共同致富,还是没有将属於农民的土地还给农民。让农民承包本属於自己的土地,但却不能还地於农民,还选票於公民。

当政治家不致力於政治文明建设,不让人民有自己的代表,选票、自由发言权及正常的社会组织,只让人民一心一意谋财富之时,这样的政治家不是正常的政治家,而是阴谋家、无良政客。所有的财富创造与成果,都在极权者手中,孙悟空无论怎样创造,都在如来佛手掌心,毛泽东玩共同致富,破产了,邓小平玩共同致富,时至今日,我们看到的是国家全面溃败,从自然生态到道德生态,都在比突破底线,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腐败从政治到经济到人心浸透每一个领域层面。

邓小平违背社会常识,却无人说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个让字,体现极权者的霸道心态,我可以让你先富起来,我也可以让你立即破产.而让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后富起来的人或地区,实现共同致富,这是最荒诞不经的事情了,国家的责任在哪里?国家应该通过税收来平衡财富分配,富人多交税,多交的税不仅仅是用来养党和政府的,也不仅仅用来用於军备与维稳的,而是要更多地用在教育与医疗保障上,用在保障最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补助上,个人富不富不是国王或当政党要解决的问题,但贫困与疾病的保险,却是国家政府应该急切要做的事情,一些人永远不想劳动不想致富,你如何去带动他们致富?先富起来的人或地区,还要花力气去带来后富,世界上哪个国家民族如此而为过?

习近平当政以来,在不同场合仍然习惯性地讲共同致富,似乎不讲共同致富,就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现在是习近平超越邓小平的时候了,邓小平说过,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在经济领域回归了人类常识,在政治领域,习应该勇敢地说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民主宪政,没有宪政民主的保障,先富起来的人可能一夜之间财富荡然无存,社会主义不仅要保障公民的私有财富的神圣不可侵犯,更要保障公民的政治权利神圣不可侵犯。

 

关键字: 宪政
文章点击数: 169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