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4/2014              

秦永敏: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下)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七、中共权斗血腥化(2012-2014)

在中共的权力角逐之中,毛泽东时代的杀手锏是“路线斗争”,任何人一失势,就是“政治错误”问题、“错误路线”问题,从此死无葬身之地。邓小平在世时,也还是以同样方式整胡耀邦、赵紫阳,只不过给他们留条活路。显然,“政治错误”“路线错误”是只有一言九鼎的绝对统治者才玩得转的把戏,它的前提是有一个党内公认为“政治正确”“路线正确”的权威存在。

但是,自从邓小平死后,中共就没有了一言九鼎的绝对统治者,这样,戏法不能不变。因此,江泽民除掉北京帮的陈希同,胡锦涛除掉上海帮的陈良宇,都是以“反腐”的名义进行。无论是温家宝整倒薄熙来,还是习近平上台后对付自己的政敌,也都只能这么做。抛开中共的内部权斗看现实,腐败问题也确实成为中共政权的最大威胁。历史上的历代王朝,大部分都有过这种循环:以强有力的新专制权力结束先前的腐败政权,然后,再被腐败瓦解专制走向崩溃。今天,中共面临的也是同样循环。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微妙的因素出现了,那就是,邓小平为了把经济搞上去而使官员队伍“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结果,使非红后代的技术精英知识精英充斥中国官僚队伍,而前人掌控全部权力的红后代却只占到百分之几。其实,今日中国的经济命脉主要还是掌握在红后代手上,但他们对大比例的非红后代官僚却恨之入骨。因为就官员而论,非红后代要想晋升“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连升带蹦”,相反,红后代只要有一点能力,就可以平步青云直登权力峰巅,因此,他们不仅以血统自豪,而且藐视官场陋习。这样,红后代掌握最高权力之后,对官场陋习宣战并不奇怪,为了他们的最大利益,他们大打“老虎”真格反腐毫不奇怪。就这样,我们今天都看到了,习近平、王岐山可以每天抓几个省部级贪官公布于众,这是多么大的政绩!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今日贪官这么多,原因正在于现行制度就是腐败的温床,此其一,红后代是这种贪腐制度的最大受益群体,此其二,导致这一波反腐的直接原因是周永康要搞政变让薄熙来取代习近平,并且是他首先在国际舆论界抛出了除开他本人和江泽民、曾庆红以外所有中共头目家族的腐败材料所致,因此,这一波反腐的因由还是政治斗争,此其三。

所以,从根本上说,目前的反腐只是中共权斗血腥化的表现。不仅如此,可以料定,随着这种血腥斗争的白热化,还会有更大的官员被抓捕,也还会发生更加激烈的反抗、对抗。由于大量官员包括军队官员会面临清洗,形势一旦失控,官场恶斗引发社会大混乱、大内战的可能也无法排除。

八,点评中共九十三年来的内部斗争


下面,我们把中共成立九十三年来的内部斗争的名称、方式、结果、党内最新结论及我的看法简述如下:

1,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

在汪精卫认同南京后被中共以民主方式否决。使中共走上了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道路。

点评:一方面违反了世界民主潮流,另一方面决定了中共后来能侥幸夺取了全国政权,因此,有利于中共本身,却违反了国家人民利益。

2,李立三左倾机会主义。在中共内部以民主方式否决。

3,瞿秋白左倾机会主义。在中共内部以民主方式否决。

4,王明左倾机会主义。在中共内部以民主方式否决。

点评:以上三次内部斗争都是中共的军事策略之争,解决方式还是最高层的投票决定,虽然如此,其结果却导向毛泽东的个人独裁。

5,张国焘“右倾投降主义”。

这次,当矛盾发生时,毛泽东的一方面军和张国焘的四方面军差点火并,在张国焘个人向国民政府自首后,毛泽东借刀杀人让国民党围剿了四方面军,然后对其军官分化瓦解逐个收买,定性时,毛泽东已经大获全胜。

点评:军事斗争的逻辑使中共通过遵义会议确立了军事家、战略家毛泽东的实际领导地位,权术大师毛泽东立刻运用到手的军事指挥权消灭异己。由于没有正当规则,中共第一次差一点发生内部战争。      

6,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

掌握绝对权力的毛泽东在刘少奇、邓小平和高岗两个党内派系之间,犹豫中选择了抛弃高岗,导致高岗被迫自杀,饶漱石患精神分裂症。此案至今也没有平反。

点评:刘少奇、邓小平和高岗两个党内派系之间,不存在大的谁是谁非问题,从毛泽东来说,做出这个决定已经是绝对君主的为所欲为。由于冤案是邓小平参与制造的,此案文革后才没有平反

7,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

毛泽东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政策使国民经济破产,大饥荒使民众饿死几千万,身为国防部长的彭德怀直言其事,毛泽东明知自己罪大恶极,却利用权力把彭德怀置于死地。

文革后本案平反。

点评:掌握绝对权力的毛泽东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对为民请命仗义执言的彭德怀等四人进行残酷迫害。毛泽东的统治走到这一步,把中国社会倒退回帝制时期的暴君时代的本质已经暴露无遗。

8,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

只因为相对温和理性的刘少奇的党内外影响越来越大,为了维持甚至强化自己的个人独裁,毛泽东不惜发动文化革命把全国推向大动乱来把刘少奇整下去。

文革后中共彻底否定了文革并给刘少奇平反。

点评:掌握绝对权力的毛泽东自命“无法无天”,把全部战友要么打倒要么变成自己的奴才,把全国人当做工具让他们互相斗来斗去,对他们任意驱使、宰杀,把整个中国的文化和社会推向毁灭。

但是,迄今为止,中共从来不敢彻底否定毛泽东,从来不承认从毛泽东开始中国已经被引向历史的歧途。

9,林彪反党集团。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彪、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有反对毛泽东的意图,虽然林彪之子和其妻林立果、叶群为了林立果上位确实有非分之想。

其成员在毛泽东时代抓捕,邓小平时代判刑。

点评:虽然林彪一伙协助毛泽东作了不少坏事,但是,他们既没有胆量也没有反对毛泽东的思想觉悟。如邱会作回忆录所说,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根本没有搞“武谋逃”,即武装政变、谋害毛泽东、逃往国外。只有林立果初生牛犊不怕虎,有过这些胡思乱想。“913事件”后,由于中共公开了林立果的一些看法,使中国大陆的人第一次看到了了毛泽东的嘴脸和中国社会的严重问题。

以上6、7、8、9四次党内斗争,都是毛泽东运用他的绝对权力主导的,由于他认为他就代表党,所以,他整肃的战友都是“反党集团”人员。

注意:这是唯一一个由毛泽东定罪,在邓小平上台后办成死案的案件,充分说明毛泽东和邓小平之间有着根本性的共同利益。

10,四人帮反党集团。

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叶剑英出面指挥抓捕了依靠文革中协助毛泽东整肃中共元老才形成的少壮派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

评点:中共第二次差一点发生内部战争。

按照中共当局的说法,如果不抓捕他们,就会爆发内战。这是中共第二次因为权力斗争而陷入内战边缘。因此,这事实上是一场军事政变,是谁成功使用武力谁就获胜的火并行为。也说明,毛泽东独裁造成的绝对权威没有任何社会基础,而中共最高层也和帝制历史上的宫廷无异,不仅被黑幕遮挡而且充满血腥暴力。

11,华国锋下台。

邓小平、陈云等中共元老复出以后,逐渐取得了了多数中共官员的支持,最后由陈云公开发难向华国锋、汪东兴等人逼宫,迫于大势,华国锋、汪东兴等人不得不隐退。

评点:不管原因是什么,从民主时代的眼光看,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政变。       

12,胡耀邦下台。

中共11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掌握了中共的最高权力,但他只要军权,同时指定并且幕后操纵中共中央以及中共中央总书记。由此可见,对于执政的中共来说,名义上的最高权力并不重要——谁控制了军权谁就能控制中共和中国。

因为不满于胡耀邦对待学潮和民主力量的态度,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一句话就废黜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这是典型的垂帘听政的独裁者对待儿皇帝的做法。

评点: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政变,而是再次回到了帝制时代。

13,赵紫阳下台。

和胡耀邦下台如出一辙。

评点:邓小平两次更换儿皇帝,充分显示这个制度的虚伪,虚弱,以及邓小平的专横跋扈作威作福。

14,以反腐败名义审判陈希同。

江泽民是邓小平继胡耀邦、赵紫阳之后指定的第三个中共中央总书记,因为熬到了邓小平死亡终于全权在握。为了清除北京帮,他以反腐名义对付陈希同、王宝森,后者被迫自杀,前者受审判刑。

点评:中共一把手高居其他政治局常委之上的时代过去,从江泽民开始,仅仅只是老大的党领袖只好用其他名义才“师出有名”,而中共已经是无官不贪,因此,“反腐”成了清除异己的最好口实,虽然他们自己可能更加腐败。

15,以反腐败名义审判陈良宇。

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太孙——隔代指定继承人这在帝制历史上也极为罕见,说明没有最高领导人产生规则的中共,只好比帝制还依赖个人的独裁权力!

胡锦涛为了给垂帘听政的太上皇江泽民一点颜色,如法炮制以反腐败名义审判陈良宇。从此两个阵营实现恐怖平衡,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点评:“反腐”由此正式成为党内争权夺利的遮羞布,还将成为宫廷政变的开屁股纸。

16,以反腐败名义审判薄熙来。

薄熙来无恶不作,且野心勃勃,作为封疆大吏就敢挑战中央政策,并且企图登上大宝,功亏一篑后被胡锦涛、温家宝轻轻拿下。

点评:薄熙来准备“关门打狗”,没想到王立军会不惜鱼死网破逃进美国领事馆,于是薄熙来妻子谋杀外国人的罪行和薄熙来联手周永康搞政变图谋取代习近平的阴谋败漏。事情太大,牵连太广,为了掩盖宫廷恶斗内幕,只以腐败罪名审判薄熙来。

17,以反腐败名义抓捕徐才厚、周永康。

江泽民企图长期垂帘听政,一直架空胡锦涛的成功,使他在踌躇满志中也隔代指定了习近平为太孙。却没有料到作为红二代的代表习近平早就成竹在胸,强烈的使命感使他根不仅不把江泽民当做恩人,而且为了红色江山更乐于拿江泽民祭旗。

点评:徐才厚虽然曾经主管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此时已经退休,拿下他只是现任中共一把手的一个敲山震虎手段,目的是对其背后的江泽民势力进行扫荡。周永康既然曾经准备搞政变让薄熙来取代习近平,并且提前公布了习近平家族的巨大财富,习近平当然容不得这个恶贯满盈的现代周兴来俊臣。

九,没有规则的博弈使最高权力的争夺趋于白热化

综上所述,对于中共九十三年来的内部斗争规则变化和最高权力交接方式,我们可以作出如下结论:

第一,1921-1935年,最高权力的产生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一级实行民主制,对于被否决的领导冠以“左”“右”倾“主义”的帽子,

第二,毛泽东和张国焘之争差点以战争手段解决问题,这样,随后毛泽东不惜借刀杀人让几万四方面军官兵死无葬身之地。

第三,从此,毛泽东以绝对专制主义手段统治中共四十一年,统治中国二十七年,残酷程度超过秦始皇。

第四,毛泽东作为绝对统治者先前曾先后指定刘少奇、林彪接班,临死前指定华国锋为继承人,目前,基本可以肯定华国锋是毛泽东的私生子。毛泽东死后死骨未寒,华国锋联手掌握军权的叶剑英就发动军事政变抓捕了毛泽东妻子。

第五,邓小平、陈云依靠雄厚的实力基础发动政变废黜了华国锋,从此邓小平统治中国二十年。

第六,依靠独裁权力,邓小平不仅指定了三个儿皇帝,而且指定了太孙。

第七,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实际统治中国15年,仿效邓小平当太上皇并指定了太孙。

第八,习近平大权在握后不买江泽民帐,从此中国结束老人政治和垂帘听政,与此同时他为了“中兴”中共政权而对三十余年来形成的极为腐败的官僚体系进行大清洗。

分析:1,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曾经是那些理想主义的小知识分子在中共建党时期本能的采取的良好制度,但是,军事斗争的逻辑使这种民主制度必然被独裁取代,也正是这种独裁带来的战争高效率使中共夺取了政权;2,在没有规则尤其是没有最高领导人产生和行使权力的规则的情况下,依靠毛泽东、邓小平乃至江泽民的独裁,中共维持了六十余年的基本稳定;3,在独裁权力尚未形成或者一个独裁向另一个独裁权力过渡的时期,为争夺最高权力中共几次走到内战的边缘或者发生军事或者非军事政变。

对照今天的情况:1,长期稳定的独裁权力被废黜了;2,老人政治不存在了;3,新的强人并未形成;4,行之有效的内部规则尤其是最高权力行使和更替规则仍未建立;5,派系斗争正处于你死我活的搏杀之中;6,社会矛盾激化,经济发展速度剧减,环境承受力将要达到极限。

因此,中共权力结构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1,传统的稳定系统没有了;2,新的稳定系统没有建立;3,内部斗争形势高度复杂,随时可能出现往任何方向演化的重大变数;4,外在条件随时可能出现颠覆性变迁。

最近习近平不是“发狠话”说“走着瞧,谁怕谁”吗?这正是面临强劲对手的表现。这样,和历史上一样,作为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独裁权力的空挡,眼下中共内部已经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十,中共可能采取的摆脱危机的对策

上面,我们浮光掠影的回顾了在没有规则的博弈中,中共是怎样一路走到今天的,今天又处于什么危殆的状况。

无规则的博弈,最后只能是弱肉强食,强者最后也总会成为弱者,并最终不得好死。历史上,在无规则的博弈中走向灭绝的团伙不计其数。但是,从政权来说就不同了,如前所述,历史地看,人类社会管理,也就是国家管理,是从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首先向王法秩序过渡,再由王法秩序向宪政秩序过渡的过程。

没有规则,又没有了可以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权威,使中共下一次权力交接必然成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仅如此,就在眼前,由于以反腐名义进行的派系搏杀已经成为大量官员的鬼门关,这样,不愿坐以待毙的方面必然会拼死一搏。由于真正要反腐就必然是以少搏多,而且,反腐一方也并非无腐可反,绞杀局面的形成在所难免。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道义制高点并不是反腐,而是宪政。这样,被打官员打出宪政牌来压倒红后代的反腐牌,无疑能收棋高一着反客为主之效。所以,毫无疑问,中共最高层下段时间各种戏剧性的事件都可能发生,广大被打者未必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今日中共掌门往前还有那些路可走?

在我们看来,目前已经是中共的最后机会。只要它具有世界胸怀和长远眼光,就应该明白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良法”观办事是最好的出路: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治社会,以制定良法为前提,而良法的认定又需要一个客观公正的标准(人权至上),只有符合这一标准的法律,才能成为人们普遍遵守的行为准则。也就是说,引入宪政民主制,才是它占据当代政治的道义制高点,并且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虽然这需要它彻底反省,要求它脱胎换骨,要求它改名换姓,这却是它浴火重生的唯一出路。

以“中兴”之君自居,为了红色江山万年长,选择重走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的独裁老路,这是绝大部分掌权者在这种情况下难以摆脱的巨大诱惑。人在居高无上的地位,很容易产生虚幻的“人莫予毒”感觉,尤其是在趋炎附势者的吹捧下,难免不像袁世凯一样误判形势,把开历史倒车当成最好选择。因此,以为在今天的条件下,还可以仅仅依靠手中的国家机器建立起足以稳定几十年的个人独裁,这对今日中共掌门人来说是一种难以抗拒的渴慕。时移世易,这种选择的结果,只能是不可避免的迎来血雨腥风。

被形势拖着走,不到万不得已,继续维持高压统治,拒不认同普世价值。但是,一旦大势危殆,还是抓住最后的机会不断做出让步,力图在败退中守住一点基本利益,从而不断和公民社会做出一些妥协。这是顽而不固的末世统治者经常会做出的求生之举,在这种情况下,权力作为受伤的猛兽会因为失去昔日的威猛而逐渐被关进笼子。

最后有必要指出,无论今日中共掌门人作何选择,九十余年无规则的博弈加上意识形态的彻底覆灭,已经使得它的内部派系纷呈,如红后代、官僚系、极左派、宪政派的存在显示社会上有的派别它都有,社会上没有的派别它也有,彼此利益严重对立,矛盾完全不可调和,所以,离开了高压中共就必然四分五裂。这就注定了中共在未来的日子里面要对土崩瓦解的局面。也就是说,在不可避免的政治多元化进程中,中共分化为多个政治集团是其无法逃脱的历史归宿。而且,这种结局出现的时间就在中短期内。
(全文完)

2014年8月16日
关键字: 秦永敏 中共
文章点击数: 36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