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9/8/2014              

吴祚来:习近平如何让「人民的权利」实起来?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中国的所谓基层选举搞了多少年了?搞出怎样的成效来了?  

 

 
  
 9月5日,习近平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要坚持和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切实防止出现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的现象。」

习的讲话又一次引发热评,与近日《北京日报》刊登的习关于意识形态的讲话形成巨大的对比,甚至是互成反讽。《北京日报》刊登的习关于意识形态讲话,反普世价值,反西方思想渗透,亮剑的气势如虹。而关于发展基层自治、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行使民主权利,却又使人们看到某种政治转型的契机。

「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掏空人民主权的现象呢?

2004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总纲上写着,国家主权属于人民,而全国人民通过公开选举出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行使人民对共和国的主权。所以,从宪法上讲,中国是民主国家,但宪法序言中(特别是中国现实中),中国人民由中国共产党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人民的先锋队,所以党领导人民,也即,国家主人之上,还有一个精神导师。

当这个精神导师与国家公仆(政府)一体化之时,问题就出来了,国家真正的主人并不是人民,而是党和政府,党和政府操控一切,人民只是一个概念,按习总书记的说法:「人民形式上有权、实际上无权」,代表人民的全国人大,也归属党的领导之下,在一些省市,党的书记直接是人大委员会主任。

中国的根本问题为什么仍然是民主问题?因为党政合体,剥夺了人民主权,民主国家变成了党主国家。如果说上世纪初中国人面对的民主还是君主问题的话,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民主还是党主?这个问题不解决,自由问题、法治问题、公平正义问题,都难以得到真正的解决。(某种程度上,中国人面临的仍然是欧洲中世纪的问题,中世纪是神权与政权合体,神权捆绑了政权,只有当神权与政权分离,欧洲才算走出了中世纪,中国是只有党政分离,党成为正常合法的政治组织,中国才算走出了自己的中世纪)。

现在是党的总书记希望发展基层民主,他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这个国家到底是党主还是民主?实际情形会不会是这样:贾母要求贾府有基层民主,但贾母却不受民主监督与制约,贾母在制度之外,贾母只是希望扫地抹灰的人们有一些民主权利,使小工头们不至于过份欺压他们,造成家庭不和?

我不认为基层民主不重要,习近平将中国人民民主限定在基层,我想知道:基层指哪一级机构才是基层呢?公民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算不算基层民主?县一级直选人大代表、直选县长、书记,算不算基层选举?

中国的所谓基层选举搞了多少年了?从江泽民十年到胡温十年,搞出怎样的成效来了?

五六年前,我曾问过民政部一位处长,为什么基层民主搞不成?他回答说,作为政府部门,民政部当然希望搞成基层民主,但高层有顾虑,怕基层失控,中央精神现在贯彻不到地方,如果最基层没有党组织控制,地方的事情不好办。

所以,有关党系的领导人不愿意让基层民主被做实,有民主的地方,就不可能有党主,天无二日,仆无二主。

我在印度旅游考察时,发现印度民间社会安详从容,这与普遍的宗教信仰有关,大街小巷里,随处可见祭祀场所或宗教建筑,印度是一个「神治」的社会,人们相信神的存在,所以神随时监督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人对无所不在的神灵的敬畏,使每一个人或绝大多数人受到道德精神的约束,这种道德精神深入骨髓与灵魂,从而深刻影响着社会生活。相比之下,中国呢,大街小巷里都是党领导的居委会、派出所、工青妇之类的机构,一切都在党的领导之下,党要把自己的触觉延伸到每一个角落,党将自己扮演成神的角色,无处不在,管治一切,这就是典型的党治或人治。

神治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思维的结果,人治呢,同样是党的传统与党的思维的结果。中共一直没有告别革命党身份,甚至没有告别地下党意识。由于其靠暴力起家,做梦都害怕整个社会背离自己,如果不能控制住每一个角落,都会害怕那儿有人起来危害自己的安全或颠覆自己的政权。

战争时代,党支部设到连队上,党员在士兵中间。和平年代呢,党组织设到村庄里,党员在村民中间,大学生中间,工人中间,每一个机构都有党的组织或党员。党管党员,党员出干部,党管干部,干部管人民。

村级民主选举为什么不能落实,除了中央政府没有诚意之外,还有其它因素,县乡级的党政部门不愿意基层民主自治,如果一切都通过民选产生,村级干部就不会向上级输送利益了,县级政府想开发地产或侵占矿产资源,民选的村级干部必然会站在村民利益立场上,与上级政府对立。

庞大的党系寄生在一个叫「人民」的巨人身上,下不来了,八九之后党系完全职业化,他们一无所能,除了每天传达文件、欺下瞒上、结交权贵,让他们转型,只有失业这一途。一切问题最终又归结到人员分流的问题,农民下岗了,进城务工,工人下岗了,重新创业,事业单位下岗了,保留一些基本生活费,转型市场谋生路,现在到了党政干部需要分流下岗了,他们会下岗么?要想恢复基层人民主权,只有这些百无一用、以权乱政乱作为的党系干部职员们下岗,基层自治才有可能。

习近平能痛下决心,让县及县以下级别的行政机构的党、工、青、妇之类的干部转型或下岗分流吗?只有让这些人分流,才有可能让基层人大政协做实,才能减轻百姓负担。

王岐山在政协讲话说得好,乱作为与不作为哪个更危害社会?当然是乱作为,怎样根除乱作为呢?不能由纪委一个部门来管理监督,应该由各级人大政协去做,而人大政协只有脱离各级党政直接领导,通过直选产生人大政协委员,地方自治与人民主权才有可能落实。

习近平说出了问题根本,习的新政府能将自己说过的话落到实处吗?而这才真正考验当政者的执政能力与政治良知。

 

 

关键字: 习近平
文章点击数: 17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