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4/2008              

他们的忧心与伤痛

作者: 林欣薇 林欣薇

 

林欣薇(台湾)


看着电视画面反复播送着今年清明节,准总统马英九前往慈湖两蒋陵寝谒陵的模样,我的心里不禁忆起两位我从未见过面、交谈过的朋友。我心里揣摩着:“如果他们看到此情此景,心里该作何感想?”

可惜我没有机会向他们二位询问,其中一位大朋友于总统大选前几天(三月十七日)过世了。另一位则是于总统大选后,四月一日那天,以最让人心酸难受的自焚方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也许他会选择这样子的方式,是为了追随前人郑南榕先生的脚步。4月7日是郑楠榕先生自焚的日子,他追随的是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

今年的马英九或许考虑到自己面临的重大身份及其它事项,没有像往年一样,对着两蒋铜像行三跪三叩的大礼;却仍然红了眼眶、频频拭泪。

除了慈湖重新对外开放以外,马英九预计编列三百亿预算来打造慈湖的观光产业。他说:“两蒋的功过留给历史评论,但我们要好好把握这观光资源”。但,这是族群和解还是族群分裂?

看着电视新闻画面打上:连外国游客、大陆同胞都来吊唁蒋公铜像,两蒋的公仔娃娃于慈湖热卖的现象,再想到民主纪念馆也即将改为“中正纪念堂”等事。我好想跟吕泉生老师说:“亲爱的吕老师,我们把他们想得太单纯良善了。”

台湾2008年的总统大选前,我们刚刚送走了一位大朋友——享有“台湾合唱之父”美誉的吕泉生老师(1916年7月1日-2008年3月17日)。

吕泉生老师先后改编及创作了二百余首声乐曲目,重要作品有《阮若打开心内的门窗》、《杯底不可饲金鱼》与《摇婴仔歌》等等。他也采编许多闽南语民谣,著名的有《丢丢铜仔》、《一只鸟仔哮啾啾》与《六月田水》。吕泉生老师是中台湾著名藏书楼“筱云山庄”的后代,为台中县望族,在日本修习声乐,返回台湾后任职广播电台,致力儿童音乐教育、推广及编曲、创作等工作。从日治时代、国民政府时代一直到退休赴美,吕老师可以用日文、中文、台语及英文创作,但他说出了这一句话:“我是台湾人,当然要用台语创作。”

《杯底不可饲金鱼》是由吕老师独自作词作曲。本曲撰于1949年,也就是二二八事件的后两年。吕老师希望藉此呼吁台湾所有的住民要有不分彼此(本省与外省)的命运共同体观念。他不希望看到本省人、外省人互相仇恨,“所以创作一支歌,让外省族群跟本省人都可以大家坐下来喝杯酒,杯底不要留,一饮而尽,让双方都没有嫌隙,可以共同生活下去。”

所以歌词中“好汉剖腹来相见”、“情投意合尚欢喜”等言,显而易见的,所指的就不只是朋友之间的情谊,而是有着其更深沉严肃的消弭族群藩篱、冲突的涵义了。

再差的民主也要好于专制,这是人们的共识。我们没有必要去谴责蒋介石,那一页历史已经翻过去了,是功是过后人自有公论。但无论如何,蒋所代表的是一个专制制度以及对于人权践踏与漠视的独裁政权。吕泉生老先生的良善与期待被严重污蔑了。六十多年过后,加害者依然可以于受害者身旁肆无忌惮地张扬。
 
我其实不是个“传统深绿色的台湾人”,只是一个看到了台湾价值,也明白她有多么珍贵与可爱的台湾女儿。一位长辈朋友打电话来告知另一个辞世台语教师的消息时,我心里的反应是:太傻、太执着了。而且我的心里对于这位不曾见过面的廖先生的作法非常不认同。海洋之声台北台,台长廖述炘(绰号阿勇),于2008年4月 2日凌晨一点自焚身亡。看着他写下长达四大张信纸的遗言全部都是关于对台湾的情感,最后写下了“给母亲、儿子、女儿:要跟坚强的台湾人守护家园”,我居然忍不住在心里责骂起这位朋友。

但静下心以后,不认同的感受依然存在,对他却产生了”心疼”。

查阅数据,发现以下信息:海洋之声有“中台湾唯一的民主公益电台”的称号,二○○三年三月由中部一些医生、教授发起筹组台湾海洋公益传播协会开始发声,他们强调为台湾人发出心声,所以也吸引台独支持者和泛绿群众死忠跟随。就许多台湾人而言,海洋之声是台湾乡亲解压抒困的心灵窗口,也做到了有效平衡统派媒体所带来的冲击,对台湾的社会有立即明确的平衡作用。

“海洋之声”执行长张志梅表示,民进党总统大选落败,廖述炘无法接受败选结果,心中一直闷闷不乐,还私下向他透露轻生念头。加上从去年开始台中、桃园、台北三处分台,接连遭NCC查扣台内相关设备六次左右,甚至因而遭法院传唤四次出庭作证,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是怎样的一个人,可以因为支持的政党落败,然后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离开挚爱的亲人?有人说,廖述炘是继郑南榕、詹益桦(注)以后,第三位自焚身亡的建国烈士;这样子的言语让我感觉不太舒服也无法接受。也许是我太过平凡与世俗,在我的观感里,家人以及自己生命的价值应该高过于国家,至少廖先生该想到:台湾虽然混乱不堪,但毕竟走向民主,四年后民进党还是有重新执政的可能性。

不愿意深入阅读其它相关分析廖先生自焚心理的相关新闻。我不是一个激进派的狂热者,我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思考:廖述炘先生本身是一位很有热情的台语老师,他的遗书也使用台语文的笔法写成。我可以想象:一个很可爱也热爱台湾文化的教育工作者,在看到了台湾本土文化终于从数不尽的风风雨雨以及残酷的打压中,因众人的努力而慢慢萌芽时,又即将被摧毁的那一刻,他孤独与绝望让他撑不下去了。果然他走后没有多久,两蒋的价值迅速被重建,这代表的不只是台湾该有着的正确价值观很明显地又将大幅退步,更说明了教育体制上即将到来的重大扭曲与文化断层。慈湖以及”中正纪念堂”(名字又将改回来了)现场那么多台湾人以及外国和大陆游客笑嘻嘻地与蒋介石铜像合照的画面,还有两蒋公仔热卖的情况,说明了一件事实:台湾虽然已经走向民主,却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的国家。

继台北市政府花费了二点五亿(若先别想到后续费用)台币打造适合熊猫的生活环境,准备迎接“团团”、“圆圆”的到来,而非拯救台湾脆弱的自然环境与濒临绝种的生态物种,接着又要花费三百亿预算来打造慈湖观光产业而非用来推动台湾各乡镇文史与民俗活动时,我对于新政府在教育体制以及乡土关怀尚已不抱有任何期望。只有一小点的愿望想传达:

马准总统有强调他是向老长官和国民党的精神领袖致意,但马英九先生当选总统,就有着做到 “照顾全民感受”的义务。之前马英九先生为台北市长时,台北市文化局曾打算拍摄不符合事实,打算误导大众的二二八纪录片,让受害者家属痛心疾首。如今当选总统以后,似乎把他们伤得更深了。

有人说:陈水扁总统在胜选以后,也到黄信介先生等人的坟前上香祭拜。然而,这是苹果比橘子,黄信介先生何时杀害过任何一条人命? 更何况当时的陈总统是在大选过后一段时间,才低调地前往这位民主前辈的坟前上香致意。

希望新上任的总统于明年清明时节,能记起同样在这几天离去的吕泉生与廖述炘背后所分别隐藏的意义。

注:詹益桦是位有爱心,富正义感,并且在基层默默耕耘的草根工作者——尤其是对弱势者的服务工作。享年三十二岁的他,把生命的最后四年,全部奉献给台湾的反对运动。他曾参加过环保、反核、农民、劳工、原住民等运动;他南北奔走,积极参与农民运动,深入基层,组训农民,足迹遍及全台湾。1989年5月19日是郑南榕丧礼的日子。当郑南榕的丧礼队伍游行到总统府前的时候,人们看到的仍然是令人熟悉的蛇笼和镇暴警察。镇暴部队甚至向和平游行的民众喷射强力水柱,引起群众的愤怒。就在这个时候,詹益桦突然以用预藏的汽油包在身上,以引火自焚的方式,扑向蛇笼的铁丝网上挂着“生为台湾人、死为台湾魂”的布条上,用他的身体来向国民党当局,做最严厉的控诉。
   
 

关键字: 林欣薇
文章点击数: 23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