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30/2014              

桑杰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四)

作者: 桑杰嘉 桑杰嘉

三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发表后,我想读者应该会看清楚,张先生的思路、动机和目的,不再需要驳批,不到三百页的书,写同样页数的评论实在不好意思。但是,有读者来信说:对很多汉人来说,不知道这么多造假的地方,看你的打假很好看,我也觉得很补充知识,所以建议你继续逐一打假。也有读者留言说:你很熟悉历史,所以,希望继续改这本小学生作业--还有读者留言说:该书影响极坏,必须指出不实之处等等。

 

经过一段考虑后,认为让读者了解真相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且也有助于藏汉民族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和接触以及对话,所以,为了满足读者了解真相的需求和藏汉民族必须诚实面对未来的现实,本文将揭露《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为达到歪曲事实的目的任意曲解达赖喇嘛的讲话,以及张先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藏人不切实际的建议等问题进行驳批。

 

张先生在《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第150页中引用达赖喇嘛有关历史问题的讲话内容进行解读以此想说明西藏和中国的关系不是国家与国家的关系,而是从属关系,因为达赖喇嘛都怀疑西藏历史上是个独立的国家:“让历史学家客观地去研究西藏和中国的历史关联”,看起来是在反驳中国政府,但也可以做另一种解读,那就是这段历史仍需要“去研究”,藏人讲的或汉人讲的都未必是定论。这个话由过去一直主张西藏是独立国家的达赖喇嘛自己讲出来,显然包含潜在的积极意义。

 

以上达赖喇嘛的言论引自1995310日抗暴纪念日的讲话。其讲话原文为:“为了解决藏中问题我弃仇恨,以友好诚挚、善心为基础进行了十五年的接触。但是,中方对我提出的各建议没有作出积极回应,反而设‘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前提条件。历史上的藏中真实的关系是需要由藏人和汉人历史学家严谨客观研究的问题。另外,也呼吁各国际法学、法理机构、以及各西藏历史学院等进行研究讨论,并提出客观的结论。”

 

其实,这样的言论达赖喇嘛发表很多次,基本上每次谈到解决藏中问题总会谈到,我所想的是,先放下过去的历史,因为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放眼的是未来。(达赖喇嘛文集11——达赖喇嘛与华人对谈录第37页)历史,让历史学家研究,而我们要着眼于未来。这些言论真如达赖喇嘛所说的如念六字真言般无数次的说——。这里根本没有张先生所解读那就是这段历史仍需要去研究",藏人讲的或汉人讲的都未必是定论的问题,而是纠缠历史无法解决现实问题——特别面对中共这样的无赖和张先生之类专门歪曲事实的专家更是如此。所以,他建议历史,让历史学家去研究,防止政府和政治野心家们为其政治目的篡改历史。因此,强调历史上的藏中关系让藏汉历史学家、国际法学、法理机构等参与研究。因为历届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共非法侵占西藏六十年来篡改西藏历史史实,并以此进行洗脑似乎已经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张先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因此,不仅仅要有藏人、汉人、而且呼吁国际法学界研究,这样才有公信力。事实非常清楚,问题并不是历史本身,澄清中共和张先生之类有目的的颠倒是非、篡改历史才是真正的问题。

 

中共和中共造的历史学家们,是为中共的政治服务,在他们的历史书中没有不利于其政治的史实。不利于自己的就得大刀阔斧地篡改和歪曲历史,随便举个例子:把蒙古人的殖民统治说成是元朝中国人把蒙古史说成中国史,把成吉思汗列为中国的民族英雄——现在已经闹成了国际史学界的笑柄。荒唐至极的是,蒙古国从建国至今已经八百多年,因此,2005年联合国通过了《关于蒙古国建国800周年的决议》,跟中国最多也是历史上殖民者与被殖民者的关系。中国历史学家对满清的殖民统治也以同样的手法,而更荒唐的是把西藏和蒙、满的关系又成了西藏和中国的关系——

 

这样的现实情况下,达赖喇嘛呼吁藏人、汉人和国际学者研究历史。 对于张先生来说,这是个大问题了,当然,并不是他的理解出了问题,而是脑袋有问题。张先生的智商不至于如此之差,他心知肚明达赖喇嘛的意思。因为,张先生在《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第246页中又说:在这个问题上,(历史问题——作者注)十四世达赖喇嘛本人已经表现出睿智,那就是历史问题,最好留待以后的历史学家们去解决。张先生按自己的需要同样的言论放到不同的章节中就会有不同的解读。更恶心的是这个话由过去一直主张西藏是独立国家的达赖喇嘛自己讲出来,显然包含潜在的积极意义。这与中共一贯无端指责达赖喇嘛的立场同出一辙:塑造、虚构达赖喇嘛过去一直主张西藏是独立国家的形象。达赖喇嘛放弃恢复独立是在1974年已经确定,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付诸于实施。另外,公开放弃恢复西藏独立也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所以,张先生所谓的过去一直违背事实,而且恶意指控达赖喇嘛没有放弃恢复西藏独立的立场,企图制造更多的猜疑。

 

从另一个角度说,对于中共和张先生这样强词夺理,偷天换日不尊重史实者来说事实和国际法理对他们是——对牛弹琴。不然国际法学界对西藏历史的研究有不少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巨著。如:华盛顿特区及伦敦国际律师、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国际法教授迈克.C.范沃尔特范普拉赫的《西藏的地位——从国际法角度对西藏历史、权利与前景的分析》。有关西藏在国际法的地位之三份权威报告《威尔默.柯特勒.皮克林法律事务所的法律见解》(198657日)、《德国国会研究室的研究报告》(1987812日)、《国际法委员会西藏问题法律研究报告》。由西班牙瓦伦西亚(valencia)大学任国际公法和国际关系学教授埃斯特.莫托(Jose Elias Esteve molto)博士撰写,于2004年由巴伦西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图伯特:一个被挫败的国家》(EL TIBET:LA FRUSTRACION DE UN ESTADO)等等。只要尊重西藏历史事实,而不是心存偏见和故意曲解,人们当可以做出正确判断。更何况张先生与西藏流亡政府驻美办事处关系密切,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些信息。

 

再谈谈张先生《给流亡藏人的建议》第一条:建议流亡藏人淡化民族因素,突出制度因素。首先要说明的是:西藏问题不是流亡藏人的问题,是中国入侵西藏,且非法占领所造成的。解决西藏问题更不是解决流亡藏人的问题,而是解决全体西藏境内藏人被殖民统治的问题。西藏问题是被入侵和非法占领的问题,而不是单一的人权问题,更不是制度问题(由于中共的制度、政策而产生西藏问题)。

 

其次, 张先生呼吁建立中国境内各民族为实现宪政民主而努力、而抗争的共同平台。问题是张先生不尊重西藏历史上的独立、中国入侵的事实前提下呼吁藏人共同抗争,谁能保证不是骗局? 如果真的想和藏人建立共同抗争的平台,首先尊重西藏历史史实,历史史实都不承认,还能相信?藏人有太多被中国人欺骗的经验!

 

在《建议》中张先生更荒唐地提出:汉人和中国境内的其他少数民族遭受过同样的灾难,所以,要忘记、一笔勾销中国人对西藏造成的灾难,什么逻辑?他还补充说:改革开放以来,藏民族和其他民族一样,目睹中国经济的连续增长,也分享了这种增长、变化带来的好处。完全是百万农奴翻了身的毒瘤思想。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中国政府的殖民统治,西藏更能享受幸福和快乐。再说,给西藏人带来的是什么好处?环境破坏、文化消失、种族灭绝——西藏付出的是无法弥补的惨重代价,这一点我相信张先生被我更清楚。

 

《建议》第二条中张先生提出:““澹化历史,主要指澹化、乃至搁置关于西藏历史地位问题的争议。而且,还指出,我知道,大部分海外流亡藏人仍坚持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确定的有关西藏历史地位和国家性质的定位,在这个定位中,西藏与中土政权之间在过去数百年间只存在供施关係而并无臣属性质。

 

首先,要明确指出的是:1949年前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是西藏历史史实,并不是大部分流亡藏人的观点,是全体西藏人民的历史记忆和观点。而西藏独立也不是从十三世达赖喇嘛才开始的。因此,张先生故意偷梁换柱、是非颠倒、蒙骗读者,给人西藏境内外有不同的历史观点,以及不是所有流亡藏人的观点之假象,其手段之险恶非同一般。

 

再谈澹化历史的问题。 张先生在《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书利用大量的篇数大刀阔斧地篡改西藏历史,使西藏历史面目全非,大谈特谈。最后,张先生向藏人提出澹化历史,真是服了张先生的逻辑。我可以大改特改历史,我可以大谈特谈不是史实的历史,但你不要谈历史。说什么:历史问题说不通。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有没有说不通的历史,但是西藏历史没有说不通的问题。 因为历史是历史,是曾经发生在雪域高原这块热土上的史实,为什么说不通谈不拢呢?因为,你说的不是西藏历史史实,当然说不通。为什么谈不拢?因为,你谈的是改头换面的西藏历史,所以当然谈不拢

 

最后,还是这句话,请尊重西藏历史事实。尊重历史,诚实的对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耍小聪明、玩小花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藏人放弃恢复西藏独立,并非否认历史上的独立。

 

2014921

关键字: 民主转型 西藏问题
文章点击数: 33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