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1/2014              

野火:香港公民争取真普选的抗争赢得世界尊敬

作者: 野 火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震惊西方的香港“占中”运动(也称“雨伞革命”)赢得了世界的尊敬。之所以我只强调是震惊西方,而没有震惊中国内地,这是因为中国当局成功地屏蔽了所有有关香港这次“占中”运动一切新闻报道和同步信息。也就是说,在中国的平面媒体乃至网媒、主流论坛上都是看不到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

从9月27日开始,迄今已一周有余。除了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以评论的形式大肆批判这场运动外,所有媒介都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既看不到传播真相的图片,也没有反映现场集会的图片报道。不仅如此,连身处中国内地的异见人士只要被发现有公开站出来挺港占中的,都会被不由分说地先行拘押起来再说。

香港“占中”运动刚刚开始的9月28日,实际上就迅速触动了北京的敏感神经。当天晚上,天安门广场全面戒严。这显然是恐惧在内地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因为当局最害怕的是上世纪89时期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广场效应。毫无疑问,不论是25年前的罗马尼亚中央广场,还是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虽相距遥远,但对这些年的北京统治者来说,都是令人恐惧的黑色记忆。

眼下看来,北京当局已经度过了虚惊一场的难熬一周。但正如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所指出的一样,香港人为争取全民普选而进行的大规模街头抗争,尽管并没有得到来自北京的正面回应,但“它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两个历史性的任务:第一,不屈不挠地表达了香港选民要求真普选的神圣要求和坚强意志;第二,迫使人大常委自行露出了真相和本质。”

这个真相就是让全世界都明白,在人大常委的辞典里,根本就没有真普选。只不过是这么多年来,大陆民众对人大的假选举,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因为中共玩这一套橡皮图章式的举手游戏,早已玩得烂熟于心了。但香港人却不买账。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港人享受的自由、资询和与世界的接轨程度与大陆内地相比,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港人由于深受英式观念的影响,对信守契约精神有着商人似的执着。这次,港人对中央政府的要求其实很低,只要你守约即可,但中央政府和人大常委会却以没有回旋余地的僵硬表态,彻底否决了当初中英联合声明中关于港人权利条约的约定。于是,港人当然就不干了。

大陆官员由于受毛式统治传统的熏染,对诚信这类虽然看起来比较虚的东西一向并不在意。这也是香港人为什么宁可服英国人而不服“中国人”的原因之一。因为经过89“六四”之后,在港人心里,“中国人”只懂以暴力压服人。哪怕89之后“中国人”的确出了大血本,给予香港大资本家很多的实惠和甜头,但香港的普通民众依旧在心理上不服。比如,港人觉得和英国人做生意,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赖账。而和中国人做生意,就不免会担心对方收货后会不会逃走。即便付了款,港人也还得每张拿到验钞机里去验钞。这就是因为对大陆官人的人品和信誉难以托付的心理反应。

可北京的意图很明显,你这里整出来的地方特首,一定要是一个很听话的人。就像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前几天的9月19号,对香港新民党代表团所说的一段话。他在提到关于普选对爱国爱港的定义时露出了北京的底线之调:“行政长官一定要爱共产党,拥护共产党。你不能反对共产党,不能反对一党执政的制度”。既然定下了这个基调,那就意味着,港人的普选已被预设了前提条件。这样一来,港人便清楚他们不论怎么选,选择余地都是很有限的了。

这就像笑星赵本山首倡出来的流行词——“忽悠”一样,香港人明星感觉自己的期待被北京忽悠了。人大常委会对原先承诺的普选由全体港人做主的约定,一下忽悠成了“大的框架先由我做主,小的选举权限则由你按照我的意图照着办”。这当然不是港人想要的真普选,而是与前几任特首产生的过程换汤不换药的假普选。

这次港人“争普选”的“占中”运动,便是对北京政权极端不信任下才会发生的愤怒反应。由于此前港人通过正常的途径多次呼吁,多次上访,都丝毫得不到松动的回应,所以这次他们就不得不用“占中”这种激烈的方式来争取民主了。这无疑反映出港人在绝望下的深度悲哀。

这种悲哀,对海峡对岸的台湾来说,也是一种示范性的警醒。换句话说,这次香港的“占中”事件,虽然看起来是北京险胜了一局,但却大大地失分于那些仍旧对大陆政府心存侥幸且处于观望心理的台湾人。

曾经在香港大学担任过驻校作家的文化部长龙应台,她于香港占中运动发起的第三天即9月29日,就公开发表了声援香港市民的讲话。她强调,“缺乏文明的力量,北京不可能得到香港人和台湾人的心”。而台湾领导人马英九也紧接着针对香港的“占中”抗议明确表态。他说,对于香港人民要求普选,“我们完全理解并且支持”。虽然北京方面9月26日刚刚对马英九“温情喊话”,希望通过“一国两制”制度统一台湾。但面对眼下香港的现状,只会让台湾坚决拒绝中共所谓的“一国两制”提议。因为道理很简单,隔岸观火的台湾人自然都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今日香港,不就是明日台湾吗?

通过这次香港的占中运动,可以再次验证出,香港人的“争普选”,其实已经触及了中共的底线——中共的一元化领导执政地位决不能受到任何威胁。北京十分清楚,一旦大陆在这一点上作出退让,就会殃及自身的统治基础。所以他们对此不可能作出任何妥协。非但如此,经过这次港人大规模的抗争事件,中共今后对香港不但不会放宽管制,而且反而还会在各方面增加对香港社会的控制。

因此,从目前一波三折的“占中”运动看来,香港的普选特首之路,仍非短期之功,未来还有一段相当长的抗争之路需要不断跋涉。

在下一步的争普选抗争行动方面,港人不应急于提出过激的目标,也不宜采取任何违拗非暴力不合作的行动原则,否则只会给野蛮的镇压提供千载难逢的合理借口。抗争运动的组织者应该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而且应尽可能赢得香港草根民众的最大理解和普遍支持,此外,也要尽可能得到内地已经习惯了没有普选的普罗大众的理解和支持。虽然内地的异见人士都对港人的抗争显示出持支持的态度,但毕竟从人口比例上看,还是少得不成对比。如果香港的任何大的动静都能及时得到大陆内地的充分理解和及时呼应,那么,今天港岛一地的热闹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形同一片冰火两重天似的无援孤岛。

滕彪博士在《从占领中环到伞花革命》中写道:“这场运动所反映的,是两种根本制度的冲突。专制之下,不会允许自由制度的存在。让香港人有真正的普选,就是允许专制堤坝出现一个裂缝,这个裂缝将会导致专制的崩溃。其实在在波澜壮阔的运动背后,随处可见香港人的悲情和无力感。有一块牌子上写着:“我們不需要催淚彈,我們已經在哭了。”香港人感动了全世界,香港人也需要全世界。无论是媒体、政府、人权机构还是每一个普通人,每一个关注,每一个信息传递,每一个签名,都在参与这这场激动人心的较量。防止专制政权屠杀和平民众,是世界公民的责任。”诚哉斯言!
关键字: 野火 龙应台 香港 真普选
文章点击数: 79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