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10/17/2014              

黎学文:新极权下无人能倖免

作者: 黎学文 黎学文


在专政者眼中,民间行动者必须始终予以高压,非除之而后快的敌人,只要你关怀社会践行理念,早晚成为当局的打击对象。
 
 
 

最近,大陆当局展开新一轮抓捕,继北京宋庄拘捕举办支持香港的诗歌活动的艺术家后,积极为被捕艺术家开展救援活动的宋庄四君子吕上、追魂、邝老五和张海鹰也相继被抓。截止到目前,北京宋庄艺术区被捕人数已达13人,创下了当局在同一区域内进行人权迫害的新纪录,宋庄艺术区活跃的良心艺术家群体几乎被一网打尽.与此同时,10月9日,维权学者、知名NGO组织传知行经济社会研究所创始人郭玉闪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刑拘。与其同时被拘的还有纪录片独立制片人、民间公益行动者寇延丁,立人大学总干事、青年学者陈堃,传知行负责人黄凯平,北大美术编辑诗霖等人。

据《纽约时报》统计,本月已有超过50名异见人士、温和改良派学者被抓。有媒体则报道说,“在香港雨伞革命期间,已知的被捕知识分子人数已超过『茉莉花革命』时期”。目前虽然不清楚郭玉闪等被抓的真实原因,但从当下的大规模整肃来看,显示当局有借抓捕支持香港的公民群体之机来扫荡民间活跃分子的态势。对宋庄四君子的抓捕是如此,对郭等的抓捕亦可作如此推想。

郭玉闪和寇延丁的被抓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引起较大反响,微信圈里充满了悲情之声,有学者更是发文为其鸣不平:你怎么舍得迫害这么好的一个人?事实上,这么多年,当局对民间的打压,无论是维权人士,异议群体,还是街头行动者,那些被抓捕的人无一个不是好人。在维稳当局眼中,你所持的立场已经不重要,只要你越过了他们圈定的红线,早晚必将你收入狱中,当局的红线会因各种事件和趋势的变化而有所波动,但整体的高压几十年未有根本性的变化,这是极权体制的本性使然,只不过,新极权对民间的文攻武卫在这两年间更显狠辣而已。

民间对郭玉闪的热烈声援自然有因,首先与郭多年来的坚守与作为密不可分,2012年,郭玉闪曾协助陈光诚成功逃脱,获得“闪电侠”美誉,后被软禁达几月。在圈内,郭玉闪以多年奔走在行动线上善於与维稳人员周旋而着称.其主持的着名NGO传知行长期开展学术研究和民间维权,推动社会建设,口碑甚好。另一方面,郭玉闪的被捕之所以引起很多人尤其是以温和渐进理念自居的人群的悲叹,还有着“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心理原因。在他们看来,郭这么多年践行的“中间道路”符合他们的公民社会转型路径想像,寄託着他们一直鼓吹的社会改良的理想图式,郭一度被认为是改良渐进转型论的标杆性符号,尽管郭本人未必完全认同这种附会其身的理念投射。郭玉闪自成功解救陈光诚事件后就成为当局眼中钉,他自己也很清楚早晚会遭到当局的报复,去年秋天他接受採访时曾戏言道:“我的朋友们开玩笑说,共产党欠我一次监禁。”尽管郭玉闪近年来已经刻意低调,然而一语成谶,他仍然无法逃脱新极权的魔爪。

而此番被拘捕的寇延丁女士更是多年来行走在公益之路上的傑出人士,她秉持“行动改变生存”的信念,像苦行僧一样默默的参与社会建设,沉潜底层,心系弱者,翟明磊在《我所认识的寇延丁》中描述道:“行动者是悄无声息的,行动者是能随遇而安的。我们睡在板凳上,我们曾冷得发抖,但从未让心中的火熄灭过.”寇延丁女士行事低调,平时几乎不谈政治,却依然遭到拘捕,如同她在文中的自白:“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对自由的渴望超过了对安全的期待,会在迷惘、探索、徬徨之后走上一条真正属於自己的路。”寇延丁女士一直走在属於自己的路上,然而那条路的尽头却是当局的迫害。

民间公益和各类NGO组织在大陆勃兴以来,曾被寄予很大希望,认为这是一条建设公民社会承担社会转型重任的康庄大道,然而随着邓飞的免费午餐被收编,一些更具有独立性和理想主义色彩的公益组织如立人图书馆相继被取缔,移情投射於民间公益的不可承受之重的理想化蓝图随之灰飞烟灭。寇延丁女士的被捕不过是最新的一个残酷的案例,如此残酷的现实语境应该足以可以提醒人们:在新极权的维稳系统面前,民间公益的天花板穹顶始终高悬着专政的利剑,任何建设公民社会的社会行动都迟早会被打压。

对此,评论家莫之许有过清晰的论述:“市场新极权条件下,体制同样需要如此,一方面,从专政的延续而来,对於体制划分出来的敌人,以反颠覆的名义,打击从未停止;另一方面,体制既需要市场提供活力和养分,但市场化不断创造出来的新社会阶层,又在侵蚀着体制的一致性,新社会阶层及其偏好给体制一致性带来的冲击,是体制所无法容忍的。在所谓颜色革命的恐惧下,越来越需要在体制与社会之间建立一道防火墙或者隔离沟,以强化体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一度不被认为是体制敌人的中间地带,也就进入了体制打击的范围。这就是市场新极权的打击逻辑,以反颠覆的名义,不容忍那些公开的反对;同时,为了体制的一致性和凝聚力,为了一条船主义(竟无一人是男儿),既要对内部人员加以整风,也要杜绝新社会阶层及其偏好(普世价值对体制人员的侵蚀)。当前反腐运动和针对民间智库、维权律师、家庭教会进行升级打压,分别展现了这两个企图.”

专政无例外,新极权下无人能倖免,在专政者眼中,民间行动者是必须始终予以高压,非除之而后快的敌人,只要你关怀社会,践行理念,你或早或晚会成为当局的打击对象。认清这一点,可使我们对新极权的面目有更清晰的判断,不再迷惑於虚假希望,不再心存暧昧幻想,而是立足自身,广结同道,构建自主性的抗争主体,迎接未来可能更加残酷的挑战。

 

关键字: 新极权
文章点击数: 18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