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11/19/2014              

吴祚来:打压知识份子的运动又开始了?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党领导下的大学与研究机构,按照党的政治意志来研究来思考来调研。
 
 
 
辽宁日报(中共辽宁省党媒)说因为经常接到大学生们一些反映,说大学课堂上许多老师、教授在理论上、情感上都与中共主流意识形态不一致,以批评或抹黑中国为荣、以不入党为精神独立标志,所以辽宁日报就派出记者,遍听了上百所大学老师的课,记了十几万字的课堂笔记,发现问题确实很严重,所以发表长篇报道,抨击大学教师,向全国高校教师喊话,请不要抹黑中国,“呲必中国”,问题很严重。
中国如果出了问题,那么问题出在批评者指责者身上,出在大学教授或公知身上,不可能出在党国制度或官员身上。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当政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只要确立这样一条神圣原则,其它一切都可以依此原则予以推论。现在又有新说法,叫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中共的道路、理论与制度不容置疑,如果高校教师在课堂上讲课内容不符合三个自信或有损三个自信,那么,党报就有理由对其抨击,要通过各种打击,使这些教师教授们失去自信,从而转而相信党和政府。
现在让我们来重述一下社会常识:知识在哪里?在党和政府手中,还在大学与研究机构?知识传播与知识研究、进步,当然都在教室与实验室里,不可能在当权者手中,连中国古代皇帝都懂得尊重孔子与儒生,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掌握到枪杆子,枪杆子里不仅出政权,还出真理,那么,它的真理与它的政权,都已走到极点或终点了。一个地方党报,不去思考为什么大学教授对党国政府或意识形态都有意见,那是党国政府出了问题,还是大学出了问题呢?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什么?不仅是授业解惑传道,还有批评政府、警醒社会,如果把说真话、批评政府的知识份子当成异见者、当成抹黑祖国者,那么,这个社会就只剩下歌颂政府者,当一个政府只接受表扬与歌颂,对任何批评与谴责都予以封杀,它就不是人民的、文明的政府,而完全是黑社会了。
美国或欧洲的政党与政府,背后都有高校与上千所智库在为它们提供知识与决策服务,这些机构是独立的,完全按自己的资料或调研或观察思考来做理论研究与决策研究,当权者要做的,一是尊重这些研究成果;二是在众多研究成果中做出自己的选择;三是对智库成果选择使用之后,由政府承担一切后果。
现在的中国现实情况呢?是党领导下的大学与研究机构,按照党的政治意志来研究来思考来调研,包括辽宁日报,看到的是教授们观点与党和政府的意识形态有偏离,或完全相异,如果学者教授们与党的观念不一致,那么,按照党国逻辑,问题必然出在高校与研究机构里,而不可能出在党国当权者或意识形态掌控者那里。
对大学的控制已到了怎样的地步呢?
一位朋友告诉我,南方的大学教师与媒体高管被约谈,一一过关,被问的问题主要是对宪政的看法和对普世价值的认同问题,如果被视为政治异见者,后面的事情就接着来了。而中部地区一位商学院的老师告诉我,高校老师的自由度最近一二年变化巨大,老师难以调课、难以自主决定考试方式,甚至一上午不允许连上四节课,对兼职与外出开会,也有控制。总之,就是通过一切手段,让老师没有自由度,没有自由空间,也不可能有自由的思想与传播。
如此高压对待高校与知识界,显然有重回文革之势。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焦虑,官方认为,六四之后,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社会矛盾又开始激烈起来,党国与社会的冲突越来越多、越来越严峻,国外从东欧之变到北非茉莉花革命,到中国周边国家地区的政治变局,都使中共变得非常焦虑,中共担心一旦再出现八九民运那样席卷全国的抗议潮,政权可能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所以,对任何风吹草动都丧胆有加,祭以重拳。
而打压者,既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王伟光这样的位高权重者,又有辽宁日报这样的媒体帮凶,还有自甘五周小平这样的年轻力量,这些都是我们看得见的,更多的看不见的,是那些党系干部,包括宣传系、党委党办干部、团系干部等等,这些人在政治文明社会里,完全没有他们饭碗,他们是寄生在一党专政国家的特殊群体,一旦社会转型,实施宪政民主制度,这些人连开计程车的机会可能都没有,因为他们养尊处优、不劳而获惯了,所以,他们必然誓死扞卫一党极权,保卫他们的饭碗与保卫党国体制是统一的。
这也使我们看到,此前有关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之说,党的媒体、党的文艺人、党的干部们,吃的不是人民的饭,而是党赐给的饭,这些体制内的人,只能听党的话,为党分忧,为党国唱颂歌,如果吃着党的饭,还传播政治异见,那就是砸党的锅,你砸党的锅,党就砸你饭碗。
政治文明在中国,不仅是墙的问题,更是饭碗的问题。几千年来中国人饿怕了,一旦把问题还原到饭碗上来,就会让与之相关的人警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生存底线正受到严峻的挑战。
如果共产党人意识到饭碗来自人民,如果害怕失去饭碗的知识人意识到自由的价值高于饭碗,这个社会就会有变化。现在这种圈养式的安定与繁荣,核心是把知识人当猪,当政者也把自己的体制内的人,都当成猪,因为只有猪是以圈养换有限的生存权的。
大学与媒体人在某种程度上已进入市场化状态,但党的组织仍然控制着大学与媒体,现在中共保守力量觉得大学与媒体有些控制不住了,不顺从自己的政治意志,所以就有王伟光这样的人祭出阶级斗争理论进行恫吓,有辽宁日报这样的媒体出来进行报道式威胁,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收紧大学自由度,在精神上圈养知识份子与媒体人,使其不敢越雷池半步。
辽宁日报的文章,是不是意味着,打压知识份子的政治运动又开始了?
关键字: 辽宁日报
文章点击数: 19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