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参与网 】  时间: 11/19/2014              

秦永敏:面对这样一种权力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日期:2014-11-19] 来源:参与  作者:秦永敏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4年11月19日讯)权力不是人类的创造物,有社会就有权力存在,狼群社会同样存在权力。
只有权利,进一步说人权,作为法律的创造物,他们是人类独有的。但那是题外话,本文先讲权力问题,对我们自由公民更重要的权利问题在此先存而不论。
权力不是罪恶,虽然人类社会的权力造成的罪恶远胜任何的狼群社会权力的邪恶。
权力虽然不专做好事,但是,人类也正是因为善用了权力,才能创造用改造山河的办法极大的造福于自身的各种奇迹。
可以说,没有权力就没有中华民族——大禹治水正是人类运用权力改造山河并使中华民族得以成为东方巨人的原因。
显然,当人类把权力致力于正当的事业时,正义的阳光就使财富和福祉成为全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然而,有这样一种权力,它把黑变成白,把假变成真,把丑陋变成高雅,把犬儒变成时尚,把金钱变成美德,把屠刀变成神器,把邪恶变成崇高,把犯罪变成了功绩。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不仅可以干净人间的坏事,而且还可以打扮成纯洁的天使,因为它不仅灭绝了自由的缪斯,而且还供养着大量的文痞做化妆师,它不仅把狡诈卑劣当做益寿延年的法宝,而且有无限的残酷手段制造无休止的恐惧。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把新闻当做宣传,掐头去尾只留美化它的,它拿文艺当脂粉,把骷髅蒙上西施的画皮,它把精神病院当牢房,谁叫它不爽谁就是疯子。它把教育当割礼,阉割着一代代人灵魂的鸡鸡。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把穷棒子变成了亿万富翁,当然这只限于早年就和它一起钻山沟的,它号称要“解放全人类”,却单单只解放了它一伙的——它把地狱变成了共产主义的天堂,享受这个天堂的只有它们自己,它就这样实现了“人类最美好的理想”,建基于不断堆高的亿万尸骨。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名称。明明是苏联操纵的远东支部,它把中国卖给赤俄搞“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却美其名曰解放中国的劳苦大众实现共产主义,明明是穷寇溃败去打家劫舍长途流窜,美其名曰北上抗日英雄史诗两万五千里,明明是勾结倭寇瓜分本土,美其名曰中流砥柱英勇抗敌,明明是蹂躏五千年古国赤县神州,美其名曰开天辟地独立建国,明明是抢劫全民独霸财产,美其名曰“社会主义改造”“开放改革”,明明是古今中外第一大杀人魔王,美其名曰与时俱进的先锋集体。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没起事就拼命叫嚷要“砸烂孔家店”,坐稳江山后居然反过来在全世界大办孔子学院,它煽动革命时鼓吹“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坐稳江山后反过来宣传“红色基因万代相传”,流窜山沟时它用“打土豪分田地”蛊惑农民,到如今它专门勾结开发商强占农田,作为外国走狗它的口号曾经是“武装保卫苏联”,到如今反过来用“外来势力操纵”诬陷公民奋起捍卫人权。
是的,有这样一种权力,它能把坑蒙拐骗叫做革命策略,它能把任意抓捕谋杀当做“依法治国”,它能一时欺骗整个世界,也能永远愚弄可怜的猪猡。
但是,权力并不是万能的,这种邪恶的权力更有多大能耐?!
权力可以得逞于一时,却不可能拥有未来,权力可以把一地主宰,却不能统治整个世界,权力可以把历史篡改,却不能把未来蒙蔽,这种作恶的权力,又岂能逃脱末日审判的制裁!
奇耻大辱啊,我们眼下不能不任它主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是我们宿命的现在!我们是昔日的伊拉克,它就是当年的萨达姆,我们是昔日的利比亚,它就是当年的卡扎菲。幸而国人还在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我们却是丹科,早已在高举自由的火炬要把世人带出浓黑的丛林外!
面对这种权力,行为上今天的我们实在无奈。
但是,我们的心中已经燃起熊熊火炬,它注定能把这种邪恶的权力掩埋!
这个火炬就是“人权至上”,人权至上的烈火必将把不受制约的权力焚毁,不受制约的权力来自兽类,我们的责任就是用人权把它掩埋。人权是理性的工具,不受制约的权力属于兽类,以理性埋葬兽性实在太难太难,但我们的选择实在没法在除此之外。
公民们,我们的人生苦难而甜美,我们的使命艰巨而光荣,我们的道路漫长而艰险,我们的前途就在光明的未来!我们逃无可逃,我们退无可退,我们要做自由的公民,就只有用宪政、法治、人权、民主,以一人一票埋葬这种兽类的权力!也只有完成这个伟大的使命,我们的人生才无愧于这个转型的伟大时代!
                                        

2014/11/19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关键字: 秦永敏 中共
文章点击数: 17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