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5/2014              

秦永敏: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大比拼(下)——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争真普选之比较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四、苏格兰公投的历史意义

苏格兰为什么要独立?


在那里已经不存在民族压迫问题,但经济利益问题仍然存在,本地政治家的利益更处于重要地位。这样,对苏格兰公民来说,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如果脱离英国而独立,在经济上是不是会更好,这是苏格兰官民辩论的核心所在。此外基本上不存在别的矛盾焦点。

2014年9月18日英国的苏格兰地区进行了公决,投票的结果大体是45%对55% ,500多万苏格兰人用投票的方式决定,他们留在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内。就事论事的说,一些人认为卡梅伦没有能防患于未然,没能及时提议给予苏格兰人更大的自治权,倘若支持独立的阵营取胜,卡梅伦有可能会永远被看作让联合王国解体的人。因此,从今以后必须给地方政权,尤其是给苏格兰地方政权以最大的自治权,如果不充分给予自治权,那么当地人就有权分裂出去独立立国以增进自己的利益,他们也可以通过投票达到自己的目的。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影响远超出了苏格兰,它是一次对体制、对中央政府行为的意见表达。事实上,欧洲各地的各种独立团体、自决派人士、地方主义势力也都密切关注着这次公投活动,科西嘉独立团体甚至派代表去爱丁堡观察选举。英国也好,其他民主国家也好,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中央政府必须防患于未然,尤其是那些闹独立的地区,如果不能保证其地方民众利益的最大化,那么,总有一天当地民众会以全民公决的方式独立出去。

虽然苏格兰在独立公投中没有选择独立让英国和许多其它国家如释重负,但是对世界来说,无论苏格兰选择独立还是留下,都是人类政治历史进程尤其是人权进步方面的伟大里程碑。

在我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人权至上基础上组建的联合国虽然公布了《世界人权宣言》,但那迄今为止还只是一种意向,世界上的各个国家和地区是否尊重已经尊重到什么程度还是得由各个国家和地区自己决定,更可悲的是,在尊重人权方面,不论是国家、政府、还是民众,往往都会言过其实。也正因此,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再面临严峻的人权考验时都交了不及格的答卷。但是,确确实实,在美国和欧洲、英国就是不一样,这些国家和地区千真万确是在最重要的人权领域取得了决定性进步。这其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三大里程碑就是:

(一)欧洲宪法的产生和欧洲联盟的建立,证明国家关系是可以超越的,各国之间可以以理性文明的方式,自觉自愿的横向联合起来。《欧盟宪法条约》是欧盟的首部宪法,其宗旨是保证欧盟的有效运作以及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顺利进行。2001年12月5日,欧盟在比利时莱肯欧盟首脑会议的《莱肯宣言》决定开始制定宪法,从那以后,激烈的讨价还价常常迫使制宪进程选入停顿,但是其基本框架则已经定型。相应的,欧洲联盟作为欧洲宪法的体制载体一步步完善,并且已经成功运作。这样,欧洲的统一就成为世界超越现有国家形式的榜样,为人类大同——也就是走向有政府无国家——指明了方向!

(二)黑人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证明在成熟的民主国家的政治生活中,竞选国家元首时家庭出生、民族、种族等因素都可以忽略,个人的才能、贡献才是决定因素。奥巴马只是第二代非洲裔移民,一无显赫的家世,二无强大的经济支撑,其种族占总人口的比例也不大,属于少数族裔,却能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凭着个人的才能、贡献和人格魅力成功当选总统,这说明一切人权利平等在美国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这样,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就向全世界证明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只能是人权至上的国家,也只有人权至上的国家才能为一切有能力有才华愿意为社会做奉献的人提供实现自我价值的全部条件,还证明了只有人权至上才有普遍的社会福祉可言。

(三)苏格兰公投的历史意义,则在于证明地区和国家的关系完全可以建立在地方自决权基础上,也只有建立在地方自决权基础上,才能够各得其所,各安其分,无论分合,都不会发生剧烈的社会冲突,更不会发生战争。英国是老牌殖民主义国家,其殖民地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二战后它是战胜国,如果按照从前的国际准则,它完全可以继续统治殖民地,至少尽量维持到迫不得已时在退出。但是,作为联合国的主要创始国,英国显然真正认识到人权至上的意义价值,并且真诚地付诸实践,这样,它不仅逐步让包括香港在内的世界各地的殖民地非殖民化,而且,就连三百年前就和英格兰连为一体因而早就成为英国的核心组成部分的苏格兰,也可以通过当地民众的全民公决决定去留,这就为全世界做出了尊重地方、民族自决权的表率。

五、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争真普选之比较

说到这里,我们就很容易对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争真普选之间进行比较了,不言而喻,二者反差强烈,对比鲜明。

苏格兰公投证明,哪怕是历史悠久的国家内部,一些地区,尤其是存在民族差别的地区,公民也应该有权决定是独立还是留在现在的国家之内,这种决定权不必诉诸暴力,只需采用全民公决形式一人一票来决定,决定的方式是服从投票后的简单多数。这种做法,是二战后建立的联合国确立的人权原则的必然要求,也完全可以和平理性简单的化解一个国家之内的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由于它不仅不需要任何人流血,也不需要任何人上街去抗争,只需要按照程序表达民意,就可以取得最终成果,因此,真正是一种“为万世开太平”的好办法。可以肯定,从方法上说,在解决国家之内的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方面,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终极方案。

香港公民争取真普选表明,北京政权即使对自己在国际社会上签署了的条约承诺除国防和外交外一切由港人自治,也千方百计通过限制被选举权来剥夺香港民众一人一票决定自己事务的权利,更不要说如果香港公民像苏格兰人一样要独立的话,一定会被以“分裂国家罪”招致北京的镇压。这种做法,显然还停留在二战前德国日本一类国家的水平上,其视民众为臣仆的结果,只能招致无休止的反抗,绝对无法平息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在这种情况下,街头抗争理所当然,流血事件必不可免,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也完全可能。因此,只要没有真普选,没有地方自治权和民族自决权,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的方法问题就没有解决,更不可能最终解决解决民族矛盾和地区矛盾本身。

反之,进一步说,对比苏联、南斯拉夫和欧盟,不难发现,一切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政府政策逆民意而行、违反客观规律而形成的帝国最终都会崩溃。如果此言不谬,归根结底,以暴力维持大一统包括中华帝国大一统的做法,都是违反人权至上、地方自治、民族自决权的,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除了拖长民族国家分化的阵疼以外不会有任何其他结果。与此同时,从历史行程看,暴力维持的大帝国崩溃的结果,并不是永久形成一个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独立王国”,而是在遵循客观规律的基础上,也就是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政府政策顺民意而行的基础上,缓慢,然而也是坚定不移的重新整合为超国家的联盟。这个历史行程的结果,只能是使全球公民通过地方自治和自由组合,一步步形成规则一体化的世界政府,彻底扬弃国家这个把全球分割成几百块画地为牢的怪物,从而实现世界大同。

此外,由于英国必然会对香港真普选表示支持,这样,苏格兰公投一事的发生恰逢其时,给了英国洗清自己可能的受污的最有力反驳,在这种情况下,再指责英国作为外来势力图谋分裂中国,企图为了一己之私干涉中国内政,只能是无人置信的谰言,因为人权至上已经是英国的最高准则,地方自治、民族自决是英国的社会生活现实,它不过是以自己的道德准则要求中国而已,你可以指责它的道德原则人权至上、地方自治、民族自决不对,却不能说它不道德。总之,一句大白话,在英国用苏格兰全民公投说明了自己言行一致后,再对英国要求保障香港民众的普选权加以“外来势力干涉内政”的指责,只能是苍白无力的诽谤。

正因为对比鲜明,北京政权对举世瞩目的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只能三缄其口,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始终拒绝发表评论。洪磊只能说,中国政府已经多次重申,“苏格兰公投属于英国内政”, 中国对此不予评论。但是,这难道仅仅是英国内政而不是国家观念的原则问题吗?邓小平对于“姓社姓资”问题曾要求不争论,但是,这个问题是回避不了的,对苏格兰公投洪磊之流“不予评论”的鸵鸟政策尤其如此。苏格兰公投是人权至上的表现,香港争真普选是主权至上的反映,二者带来的社会反应,一个是皆大欢喜平静如水,一个是喋血街头永无宁日,这样的大是大非怎么可能不争论?又怎么可能以“不予评论”回避得了?

苏格兰人选择留在英国的原因主要是已经形成了国家认同,但是,如果英国不尊重他们的自决权,情况可能就恰恰相反。有条微博说明了国人的感悟:“苏格兰公投,让我们见识了什么是君子之争,一边没有恫吓与镇压,一边也没有上街砍人;我们也看到了民主制度的强大力量,一切政见的分歧最终都由人民做出裁决。与其说是利益或亲情的纽带留住了苏格兰,不如说是对民主制度的共同信仰……”

相反,剥夺香港人真普选的权利,只能使香港民众对言而无信的北京政府完全绝望,使北京政府在全世界面前没玩没了的成为被告,使香港社会被长久的撕裂,使公民抗命成为香港无法克服的难题。须知,对一个拥有充分自由的社会下达完全违反民意的行政命令是永远也不会生效的,这样,人大常委会的荒谬决定必将把它自己永远捆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北京政府应该明白,第三个一千年绝不是二十世纪,在形成国民的凝聚力上,尊重人权、尊重地方自治权和民族自决权,比任何法律和武力都更重要。当然,很清楚,利欲熏心的它鼠目寸光,恐怕永远都弄不懂这个商业文明时代的常识。

官方网站有人写文章,说为什么苏格兰要独立,英国政府不动武?在这些人的眼里,苏格兰的命运要由包括英格兰在内的全体英国人决定,苏格兰人胆敢自己搞独立公投,英国政府理应出兵干预。这是典型的井底之蛙在坐井观天,他们大概还想向英国政府推销“反国家分裂法”,浑不知欧美已经被什么观念主宰。英国首相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之前,要苏格兰人别走用的是深情呼吁,而不是用枪杆子恐吓,如果这样,他就是在违法犯罪了,其结果倒是必定把苏格兰赶了出去。须知,无论是独立统一,本地之外的人是完全没有决定权的——没有投票权,包括英国女王在内,也不能有半点过头的表示,这就是地方自治权,这就是民族自决权,什么时候中国政府和多数中国人明白这个道理了,中国的问题就好办了。“数人头好过砍人头”,英国为此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这次苏格兰独立公投,是全体苏格兰人的胜利。固然,投票支持留在英国的目的达到了,那些投票支持独立的人士,也成功表达了他们的诉求。以后在英国的大家庭里面,他们会有更大发言权。他们今后还是可以继续搞独立运动,那是他们的天然权利。 不仅如此,从今以后,英格兰和英国政府不能再小觑苏格兰人的独立愿望——现在他们选择留下,不等于以后不会走。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英格兰和英国政府要把苏格兰人留下,那么他们就需要争取人心。从这种角度看,那些投票支持独立的人士,也在一定程度上赢了。

是以数人头决定地方和民族的大事,还是用砍人头的方式决定,这就是人权至上和主权至上的区分,是商业文明和前商业文明(农业文明残余)的区分,是伦敦和北京的区分,也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分,二者方式哪种社会成本低,哪种更文明进步,哪种更符合基本人性和普遍正义,哪种更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应该说泾渭分明一目了然。当然,这是就方法上说。公民投票也就是数人头这种方法,并不能一次就万事大吉,与此同时,按照法律规定以一定频率不断进行倒是不可避免的,好在数一万次人头的花费也只那么大,还得几十万年一次次做,因此,在看得到的未来,人类恐怕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处理地区和民族的国家认同问题。

相反,在这次关于香港普选候选人的产生上,北京坚持要搞小圈子选举,美其名曰要候选人爱港爱国。这种违反民意违反民主精神的所谓“爱港爱国”实际上是最大的“害港害国”,不仅仅践踏了民主,践踏了香港人民,同时也践踏了大陆政府——使大陆政府缺乏权威、缺乏民意支持、缺乏时代合法性问题暴露无遗。有了这番丑恶表演,再想向台湾推销“一国两制”纯属自欺欺人恬不知耻,是自己在永远把台湾分裂在北京政权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断言,从今以后,在实行真普选之前,香港将永无宁日。而且,香港对大陆的政治引导作用,以及香港政治运动对大陆的传导作用,都会远远超出北京当局的狭隘眼光。

六、结论和展望

本文以两段联合人权文献为指导——第一,有必要使人权受到法治的保护;第二,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以此剖析了苏格兰独立公投和香港占中要求真普选,并将二者进行了对比。

我的结论是,在对地方的统治权问题上,联合国以上两原则必将最后获胜,就像任何暴政都必将撒手人寰一样,任何国家,一切依靠强力争夺来并且继续依靠强力维持的地方,最终必将失去,除非当地民众通过全民公投决定继续留在这个国家,这方面,苏格兰公投就是榜样——公投是解决一切地方和民族闹独立问题的最终办法。一个国家要想留住各个地区各个少数民族,只能如同老子在2600年前所说:“执大象,天下往。”也就是以自己公平正义的高风亮节和出色的社会经济文化成就吸引人家自觉认同,一如儒学经典所云:“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

再说香港占中运动,这个运动只是要求普选权,并不是在要求独立。无论统治者怎么加以攻击,对于联合国人权原则辉映下的今日世界来说,他们不过是要拿回自己的本分,绝不是挑战任何权威。

需要顺便指出,抑制化解少数民族地区的离心离德,已经成为中央政府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可悲的是,以暴力实现和维持国家统一,在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当中几乎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出于这种政治文化惯性,没有中共领导人愿意承担让国土分裂的责任,这是他们仅次于失去政权的恐惧。问题的症结是,越依赖暴力手段,则越失去少数民族的人心,并且使民族问题演变成族群问题,因此,可以预见,民族问题将会是中共遗留下的最严重问题之一,必然在后中共时代爆发。而解决中国少数民族问题最终的出路,也只能是按苏格兰的样板行事。

总之,联合国人权原则是灯塔,苏格兰独立公投是榜样,香港占中是必由之路,真普选在香港必定成为事实,大陆最终也会跟进。但是,从严酷的现实出发,作为香港人,应该估计到实现真普选目标的艰难性,应该考虑怎么长期坚持、广泛动员、高效运作,以减少阵痛并尽快达到目标。作为大陆人,更应该清楚,就连香港要实现真普选也那么艰难,我们的道路不可能不更加漫长,我们要经历的不可能不更加血腥。但我们还是要牢记,我们实现真普选、实现法治对人权的保护、实现地方和民族自决权,主要还是得依靠像香港占中一样动员社会大众一起来行使公民权利。
关键字: 秦永敏 人权至上 主权至上
文章点击数: 25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