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5/2014              

付勇:只有宪政民主制度才能保障公民的权利和福祉

作者: 付勇 付勇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如果说政治是人类共同体借助国家权力管理冲突并实现特定价值目标的方式及其过程,那么迄今为止,政治制度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专制,一种是宪政民主;而政治运行方式也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自上而下,一种是自下而上。
 
首先需要明确,专制是统治者独自掌握政权,仅凭自己的意志独断专行,仅由自己操纵一切的政治制度,以至于不但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还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不但中央集权,还世袭委任;不但排除异己,还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不但独霸军队警察,还限制百姓的活动空间,以致不受制约,监控无效,唯我独尊。
 
因此,在专制国家中,国家权力仅由一种政治势力控制,不管是横向分立的权力机构,还是纵向分立的权力机构,即使都履行职能,也起不到制衡作用,顶多只是权力分支部门,因为仍是一个整体,实质上并没有分立,只是形式而已,内容完全相同,以至铸成政治垄断,非但不受制约监督,反而随心所欲,不断兴风作浪,不断到处扩张,不断祸国殃民!
 
在专制国家中,公民不能随自己的意志活动,而且活动空间狭小,受到许多限制,既无竞选的权利,也无选举的权利;既无议政的权利,也无督政的权利;既无结社的权利,也无组党的权利;既无游行请愿的权利,也无示威抗议的权利;既无发表不同言论的权利,也无公开反对意见的权利。
 
在专制国家中,人民非但不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还不享有公民基本权利,反而成为统治的对象,而其权利和自由根本得不到保障。
 
在专制国家中,权力自上而下产生,一方面通过世袭制世代相传,不受外在因素影响;一方面必须通过委任制,只凭个别人好恶授予,而且只要拥有权力,不受时间限制,以至终身受益。
 
在专制国家中,不仅新闻媒体被统治者垄断,公民言论更受统治者钳制,以致社会舆论完全被统治者操控,既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又能把坏的说成好的,不管是非曲直什么,都由统治者判定。
 
在专制国家中,政治与其说是统治者的专利,不如说是统治者玩的游戏。由于统治者不但凌驾于国家之上,也凌驾于民族之上,更凌驾于法律之上,既不受制约,又不受监督,因此我行我素,随心所欲,肆意妄为,不管造成什么危害,都不会遭到惩处。
 
在专制国家中,政府服务的对象是统治阶层,因为政府不仅被统治阶层利用暴力强行霸占,还协助统治阶层进行并维持统治,所以,与其说政府是行使国家权力的机构,不如说是人民的主人,以至不仅只为统治阶层着想,也只为统治阶层服务,还只为统治阶层造福。
 
简括而言,在专制国家中,不仅弥漫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还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不仅以领袖为信仰的中心,还严惩诚实思想;不仅曲解历史,还以专断代替辩论;不仅统治者控制新闻,还封锁消息,使人民陷于文化孤立;不仅统治者控制一切文学艺术,还禁止罢工、抗议及劳工运动等等。
 
总之,由于专制不但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还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不但中央集权,还世袭委任;不但排除异己,还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不但独霸军队警察,还限制百姓的活动空间,以致不受制约,监控无效,唯我独尊,因此专制既是国家发展的最大障碍,又是社会最大的隐患,不仅危害国家,还危害社会;不仅危害民族,还更贻害人民;不仅贻害家庭,还贻害个人!
 
而与此相反,由于宪政民主是民众不仅能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自由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因此在宪政民主国家里,人民不但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还享有公民基本权利,更负有参与政治体制的责任,而其权利和自由也正是通过这一体制得到保护。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每个公民都能随自己的意志活动,而且活动空间广阔,不受多少限制,既拥有竞选的权利,也拥有选举的权利;既拥有议政的权利,也拥有督政的权利;既拥有结社的权利,也拥有组党的权利;既拥有游行请愿的权利,也拥有示威抗议的权利;既拥有发表不同言论的权利,也拥有公开反对意见的权利。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国家权力不仅横向分解到不同职能的权力机构,使之彼此均等,各自独立,形成横向制约,还分成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形成纵向制约,从而达到分权制衡,以至于防止权力扩张,防止权力为所欲为,防止权力为非作歹。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权力自下而上产生,一方面必须通过选举竞争,符合多数选举人的要求方可获得;一方面必须通过考试竞争,达到规定的标准,才能获取相关职位,而任职都有一定的时限,到期如未获得连任就得离职。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如果说媒体是社会舆论的平台,那么言论自由则是社会舆论的载体。民众一旦发现什么问题,会借助新闻媒体报道出来,引起社会和有关部门关注。更主要的是,新闻媒体本身就很敏锐,哪有风吹草动,很快就会发现,而一发现权力违规行为,就会严加谴责,督促有关部门处理。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政治几乎就是政党政治,社会只是各政党竞争的舞台。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享有平等权利,谁都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都不能凌驾于民族之上,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尽管执政党行使权力,可在野党的制约和监控不仅让执政党谨言慎行,还让执政党难以胡作非为,难以越轨牟利,难以造成危害。如果当权者滥用职权,或渎职失职,或违法乱纪,或营私舞弊,或贪污受贿,或迫害陷害,那么,不是遭到罢免,就是遭到弹劾,而触犯法律的,还要遭到法律的追究和严惩。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政府服务的对象是人民,因为政府不仅由人民委任,还代为人民管理国家,所以与其说政府是行使国家权力的机构,不如说是人民的公仆,以至不仅为人民着想,也为人民服务,还为人民造福。
 
在宪政民主国家里,既不弥漫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又不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既不以领袖为信仰的中心,又不严惩诚实思想;既不曲解历史,又不以专断代替辩论;既不控制新闻,又不封锁消息,使人民陷于文化孤立;既不控制一切文学艺术,又不禁止罢工、抗议及劳工运动等等。

宪政民主的诞生与其背后对人性的正确看法和对待是分不开的,由于无论什么人,都不是天使,都具有多面性,正如权力具有双重效应,既可行善又能施恶,因此,任何人都要接受管理。如果说专制把统治者奉为至善的神明,那么宪政民主则把政治家“假设”为无赖。只有把政治家假设为无赖并加以防范,才能防止政治家和掌权者真的沦为无赖。相反,如果断定掌权者人性高尚,而在制度上不加设防,那早晚要把掌权者宠成无赖。因此,为了政治家和掌权者自身的利益,为了百姓的福祉,为了国家的发展,必须把政治家和掌权者假设为无赖。因为无赖假定导致对掌权者的不信任,所以,就不能让他们大权独揽,而必须从制度上对其手中的权力严加制衡。
 
宪政民主之所以会诞生,原因还在于人类社会需要建立一个既能保障人民权利自由,又能处理公众事务的政府,而这不但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一个国家通向长治久安唯一的途径。而在此之前,尽管人类的经济行为已经比较文明,但是人类的政治行为充满了野蛮和暴力,不论是国家与国家之间,还是个人与个人之间,还是接班者与被接班者之间,常常都充满了血腥的暴力。而民主的出现不仅彻底改变人类政治行为的暴力性质,还使人类的政治行为趋向于和平、理性,这样既实现人类政治行为的文明化,又使文明在人的政治行为和经济行为两个方面都得到了落实。
 
宪政民主不但认可并奉行政治多元主义,还允许不同的意识形态、政治哲学、政治运动和政治党派的存在。自由主义对政治多元主义的接受来自其主张“宽容”的价值观。民主政治是经济自由、政治民主和文化多元的三位一体的社会制度的一部分,它不能脱离其他两者而独立存在。因此,自由公平的政治竞争也是宪政民主的根本特征之一。另外,宪政民主不仅意味着程序民主,也是一种做出决策的制度安排,而不是单纯地规定主权的归属,而这种程序的安排可以确保政权实行和平及定期的交接。
 
更主要的是,由于宪政民主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规定政府的主要职能和权限,因此不仅设置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还规定必须是分立的。而这三个部门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独立地行使自己的权力。这意味着三个部门之间不是服从与支配关系,一个部门无权撤销另一个部门,也不能把自己的权力完全交给另一个部门去行使。只有这样,才能免除专横与暴政,才能保障“一切人的人身权利和自由”,才能把各种不同的价值观念和对立的梦想加以平衡。
 
综上所述,不管从哪个方面讲,宪政民主制度不但是人类在国家政治领域建设方面取得的重要成果,也是民主思想在实践中产生的结晶,而其所蕴含的政治思想既具有普遍意义,又对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发挥着重要作用。
 
由于宪政民主制度是民众不仅能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自由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政治制度,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因此同其他政治制度相比具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而其主要表现在:一是以宪法和法律对政府权力加以限制;二是实行分权制衡;三是确立人民主权和民选政府;四是建立宪法审查制度;五是司法独立;六是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
 
由于宪政民主制度自身具有调节、纠错的机制,因此能够克服自身的缺陷;由于宪政民主具有自我完善机制,因此会使恶得到遏制,而使善得到回报;由于宪政民主的积极作用远远超过消极影响,不像专制那样正面功效远远小于负面效应,因此,不仅赢得全面共识,也成为普世价值,还成为时代潮流;不仅可以到处移植,也能嫁接到各种文化传统中,还能在各种不同的国家扎下根来;不仅在欧洲、北美洲安家,也在大洋洲、南美洲落户,还在亚洲、非洲安居乐业,如今遍布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而其所形成的潮流势必波及全球!
 
宪政民主制度不是将国家权力高度集中在执政党或某一个政治领袖身上,而是横向分解到职能不同的权力机关以及不同的政党身上,纵向分解到地方权力机构和地方的各个党派身上,加上各权力机关完全独立,彼此职能迥异,各自权能均等,相互制约有力,相互监控有效,因此,不仅能遏制权力自我膨胀、自我扩张,更能遏制掌握权力的人为一己私利而滥用权力,从而确保政治权力安份守已,避免权力兴风作浪,防止权力为非作歹,进而不但规范政治行为,也确保社会和谐安定与国家长治久安,并有效地保障全体国民的权利和福祉。

关键字: 付勇 宪政民主制度
文章点击数: 570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