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网 】  时间: 12/11/2014              

黎学文:地方政治生态恶化的样本

作者: 黎学文 黎学文

 
在地方政治生态中,盛行的不是法律的规则,而是赢者通吃的权力游戏。
 
 
地方政治的溃败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早前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的博士论文《中县政治》便通过扎实的社会调查论证了县级政治是如何被长期盘踞的地方家族垄断的事实。然而他严谨的学术着作却一直无法得到出版,记者万茵最近的新着《真凶还未走远:山西翼城“10.2”紫藤巷凶案调查》以新闻调查的笔触深入地方社会肌理,描述了围绕着一个县城的命案,两个涉事显赫家族在各个层级展开的博弈,细腻真实的再现了一起跨度十年,几起几落,嫌疑人两放三抓,最后以两个死缓作为终审判决而落幕的刑事案件的台前幕后。
从该着披露的案件结果可以看到是最高权力(对于该案而言,最高权力就是做出批示的吴邦国)决定了一个县级凶杀案的最后判决。此着以一个地方刑事案件为个案,凸显了中国语境下权力对法律的决定性主宰作用。两个家族围绕着子女的刑事命案长达十年的博弈,最后由于被害人母亲在人大系统占据的权力网络,由县到市,直到获得北京的全国人大最高层的批示而在与嫌疑人家族的博弈中取胜。在县级政治生态中,本该由法律认定的一桩普通的刑事命案,居然演化为地方政治持续恶化的样本。法律被政治劫持,地方政治在获得最高权力庇佑下完成了一次对法律的公然强奸。再一次证明了在中国法律从来就不是法律,权力永远主宰着法律。
地方生态中的熟人网络也是地方政治恶化的一个原因,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县域人际网络中,在街头巷尾的熟人社会中,一件涉及两个显赫地方家族的命案很容易形成地方家族政治的生死对决,谁能争取到更高权力的庇佑谁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在地方政治生态中,盛行的不是法律的规则,而是赢者通吃的权力游戏,熟人看客和街头巷尾的舆论关注构成了极大的心理较量,此较量不仅关系到涉案当事人的命运,更关系到两个家族在地方上的消长起伏,衰亡荣辱,由此导致两个地方家族在法律和政治网络中展开各种漫长博弈。两个涉事家族不可避免的陷入到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中,无所不用其极,卷入的人越来越多,博弈圈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一直超越地方直达天庭,在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批示下,全国人大的联合调查组直接扮演钦差干预此案,地方家族的政治博弈由于引入了最高权力而成为超越科层制的丛林竞争。
在权力网络的博弈和地方舆论的密集交锋下,一般性的法律纠纷往往会异化为地方政治家族为维护家族政治利益的生死争夺。密集的地方舆论和关注常常成为地方家族进行激烈争斗的心理推手,导致谁也不服输的零和游戏,地方成为恶斗的丛林,由此演绎出一出出悲喜剧。然而决定地方家族博弈结果的是权力庇护网络和权力资源的占有能力,谁能获得更大的权力庇护,谁将在政治博弈中获胜,法律早已不是法律,而是图穷匕现的政治权力网络大战,是事关家族荣辱的利益肉搏。而这样的博弈结果无论是谁最后获胜,在权力通吃的现实语境下,都会对地方政治生态恶化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围观者从案件结果看到了权力的压倒性恐怖力量,法律与正义被弃若敝履,唯有赤裸裸的权力之剑在洞穿一切。
关键字: 权力
文章点击数: 18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