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7/2014              

野火:刘将军,该解决的是你自己的思路问题!

作者: 野 火

据2014年12月6日《环球时报》报道,原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刘精松上将在2015在环球时报年会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赫然声称,必要时依法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他并宣称,作为军人,我们为统一祖国而战而感到无上光荣。对此,我一点不怀疑中国大陆的解放军以现有的军事实力的确可以把台岛打个稀巴烂。但对一个已经民主过的地方,打下来又能怎样呢?难道到时还想如网民们所调侃的——“谷俊山保证后勤供应,王立军负责维稳,司马南挑起宣传,赵本山主管文工团慰问”的方式实施殖民来着?而且一旦开打,中共政府面对世界舆论的齐声谴责,尤其是在全世界华人眼中的形象将何以收拾?况且,若以暴力的方式让大陆极权落后的专制体制来取得对台统治权,那必将是中华民族的又一次灾难。

大陆这边愈是炫耀武力威吓,便反而会愈使台湾的人心远离你。刘将军如果想要对方真心诚服你,就必须做到如孙子兵法里所说的“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唯此方为上策。而动辄试图用战争方式解决问题则是下下策。何况对台战争,面对的并非外敌,而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其实质上就是一场本民族之间内战历史的延续。

刘将军如果至少愿意认同生活在台湾的2300万居民与大陆同种同源,都是说着汉语,写着汉字,传承着中华文化和文明的炎黄后裔,那么,就应彻底放弃武统狂想,否则,岂有兄弟自相残杀之理?

而且,刘将军难道一无所知吗?今天的国际形势,已经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完全不同了。台湾已经不是需要解放的问题,而是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协商统一。人家那边厢的老百姓已安居乐业,文明转型,自由民主,世人共睹,而这边厢的你们,却几十年来不停地对人家喊打喊杀。可见这位刘将军的思维仍然还停留在冷战时期的毛式阴影里。毛泽东的确也曾说过,核战争无非是死世界上一半的人口,中国无非是死五分之三的人口嘛。人死了,可以再生出来,过几年,人又多了......



在刘将军眼中,大概只有武力压服的逻辑,而没有心悦诚服的概念。但他肯定没有想过,打得过不等于能占领,占领并不等于能统治,而统治也不等于能征服民众的内心。他这样如此释放战争恐吓的信号,除了加深两岸之间的敌意之外,不会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

远的不说,香港最近的事例即为显例。

香港回归已愈17年了,但人心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完全回归。这一点连北京也十分清楚。最近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接受凤凰卫视记者吴小莉采访时就透露,2003年北京曾来人,当看到街上密密麻麻全是表达反对“23条立法”的声音时,不禁放出真言,“怎能放心让香港人自己选出特首!”

为什么放不了心?当然他是看到了港人对北京政府流露出无需掩饰的不信任情绪。正因如此,北京才不放心让港人自己选出自己的特首。所以宁可做到万无一失也不想冒这种管治权的风险。

人心的回归优先于国土的回归。只有当某一天,大陆愿意顺应世界潮流而成为文明世界一部分的时候;当其政权也能在大陆人民一人一票的选举中和平更替的时候,那时即使你不以武力恐吓,我相信,台湾也没有理由会悄然离开。

反观现在,两岸统一的障碍,显然并非两岸人民的生活水准、环境差异等外在的硬件因素,而是来自心理认同上的软性差距。一边还是专制,一边已经民主;一边是公平竞争,一边是特权横行;一边可以放心和平示威,一边严加防范如临大敌;一边享受自由资讯,一边苦于封网言禁⋯⋯这让对岸怎么融入你的社会环境?



北京常把“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挂在嘴上,当做可以武力解决的天然理由。固然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别忘了现在相对成熟的民主体制和文明的社会氛围也已成为台湾的一部分。因此台湾人也有权利为维护自己的社会制度不变而作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如果以现在台湾的人心进行全岛独立公投的话,那可想而知其结果将会对大陆政权产生多么强烈的抵拒和讽刺效应。

有人说,台湾的民主制度,对大陆的官僚权贵来说,就好像一把刀插在胸口,难以忍受。因为有了台湾的民主,大陆的专制极权,就失去了国际社会的道义谅解。因为有了台湾的民主,大陆的百姓,就会使官员们更加难以驯服。

两岸关系,同根同祖,不独不统是目前台湾民意的主流。之所以形成这样的主流民意,说到底还是因为两岸之间,无论朝野,都还缺少真正意义上的互信。而这种互信必须建立在大体相同的制度设计基础之上,而不能将自己自认为“优越”的社会模式强加于对方。

所以说,未来台湾问题只能用和平方式解决,而不能武力压服之。严格地说,使用武力就不叫统一,而只能算是武力兼并。动辄想用武力解决领土问题,这不过是冷战时代的习惯思维方式。为什么西方各国现在针对俄罗斯意欲侵占乌克兰一事格外警惕并一再警告普京?这就是人们从普京的蛮横做法中看见了这个世界又有重新滑向冷战危险边缘的可能。

普京今年3月份以克里米亚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之由,悍然吞并之。此后他又对乌克兰跃跃欲试。于是西方世界纷起谴责,并毫不犹豫地对俄罗斯采取了经济制裁的手段。这使得现在的普京不得不面临经济制裁、油价下跌和卢布贬值的多重压力。经济分析家预测,俄罗斯的经济明年很可能会步入衰退。这就是古代孟子所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力量。此处的“道”即为“正义”。古往今来的历史证明,合乎正义者就能得到多方面的支持与帮助,违背正义的注定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刘将军在演讲中还煞有介事地举例说:“如果西沙群岛问题不在70年代收回今天还是我们的吗?要说有没有条件解决问题,那个时候我们有什么条件!”那么就此敢问刘将军一句:台湾岛上的居民是外邦还是炎黄子孙?这与被外敌侵占的西沙群岛能混为一谈吗?现在的台岛和大陆是两个政权分享在同一片中国的领土之上,而且两边都互为承认其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两边都互为同胞兄弟,这岂是刘将军能混淆敌我的同一回事?

在诸如两岸分治这种历史遗留的统独问题上,目前世界的趋势早已不是武力解决,而是靠人心来解决。刘将军不妨学习一下欧洲人的思路和精神。欧洲为争夺土地和势力范围打了多少年仗?仅二十世纪就打了两次世界大战。但二战后很多国家基本上都放弃了凭借武力解决争端的思路。现在欧洲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欧盟,实际上实现了新时代下的统一。作为佩戴上将军衔的刘将军,该是跟上时代潮流、转变观念的时候了。

台湾将来与大陆统一与否,决定权在台湾人民,而不只在大陆统治者。大陆与台湾统一的唯一可行方式,就是放弃党派私利偏见,统一在民主的旗帜之下。马英九先生在上台之初即已表明:中国统一不应该是谁吃掉谁。国家统一后应该实现全面民选,谁选上谁当政,无论国民党、共产党、还是民进党。一次没选上不要紧,四年之后可以再次竞选。选上的,认真治国;选不上的,负责任地在野监督。

其实这次国民党的败选,既不是国民党干的不好,也不是民进党有多厉害,而是台湾民众的智慧使然。台湾民众从心底里知道,不能让一个党派长期执政下去,这样不仅会使该党派内腐败丛生,挥霍民脂民膏,自高自大,更关键的是民众得不到仁政的好处。只有让政党轮替执政,人民才能获得利益。新上台的党派也必须兢兢业业,全心为民服务,以赢得多数的支持。相信若干年后,国民党必重新上台执政。哪怕国民党里产生不出一个象样的领袖,也必定会重新赢得支持。这就是民主的好处,这就是民主社会中人民真正当家作主,推动社会良性发展的真正动力。

还是这次胜选台北市长的柯文哲说得好,现在“意识形态的高墙已经倒下,进入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这是世界潮流,也是主流民意。在新时代里,或许会给两岸关系的进程带来福音。

而对台动武,就意味着他将变成海峡两岸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因为“武统” 不仅将造成两岸山河的人为破坏,而且也将造成台湾人记忆中永远流血、难以愈合的仇恨和伤口。所以,作为自告奋勇充当中共军方代言人的刘将军,应该彻底放弃靠武力解决问题的思路。如果中共不主动跟上世界文明的步伐,反而与世界文明为敌,那么被文明世界所孤立就是迟早到来的结局,而且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的分离也是一定可见的未来。但令人遗憾的是,从刘将军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这一番不顾后果的演讲中可以看出,他并不领悟也看不明白这一点。
关键字: 野火 刘精松 台湾
文章点击数: 4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