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0/2008              

谁是推动民主化的真实动力

—— ——三回李大立先生

作者: 卫子游 卫子游

从《民主中国》上看到李大立先生与我商榷的新作:《历史不会等待,人民不会等待——再和卫子游先生讨论中国民主化道路》,全文拜读。看得出来,李先生是十分认真的。全文篇幅很长,计有十个小标题,其中一些在我看来是已经解决了的问题,还有一些用查阅资料的功夫不难解决,对这些问题详细作答涉嫌重复和卖弄,故而从略,对我认为值得认真对待的问题,李先生虽然标题中没有,但内容中有,或透过文字表面看得出背后的思维方式中有,则给予认真回复。

一、卫子游的论点是不是“拖延民主化的论点”?

对我的文章如何理解,这是李先生作为读者的权利,对此,你怎么理解,我都没有意见。在这里,我只想说说自己的主观愿望,对中国的民主化,我比李先生更有理由着急。李先生身在纽约,大陆民主化速度快,可回来,太慢,大可终老自由之邦。我呢,与李先生处境不同,身处专制独裁压迫之下,何尝不想顷刻间就获得自由?只不过,我很清楚,愿望是一回事,行不行得通又是一回事,自己认为行得通是一回事,他人如何看待也是另外一回事。

二、我是不是反对你批评我的方案?

我一点也不反对你对我方案的批评。方案是否可行,自然可以讨论批评——事实上即使我不允许也阻止不了。对你的批评,我在文中表示了感谢。我所反驳的,是李先生把我的方案说成是怀有刻意维护专制独裁统治的目的,我所反感的,是李先生给我戴的几顶高帽,我所不同意的,是李先生文中的某些内容。总不能眼看着李先生文中观点存在明显错误,只因为是批评意见,就默认了吧。

三、复杂化与简单化的问题。

这是个很简单的几乎一想就能意识得到的问题。民主是让对立的各方自由竞争,这里面各种牵不断扯不断的利益关系,在民主体制下都得尊重,都理应实现各方满意或基本满意的结果,就好比一团乱麻,每一根你都得爱惜,要理清得一根一根地慢慢地来,你说复杂不复杂?专制独裁体制呢?当面临牵不断扯不断的利益关系时,他可以用专断的权力,"快刀斩乱麻",一刀下去就了结,独裁者可以一句话就把某些坚持自己主张和利益的人们开除出局或干脆用武力干掉,请李先生评评,哪种复杂?哪种简单?

对共产党拖延民主化的各种推托之辞的批评,在《阻碍中国实行直接选举的种种理由都是歪理邪说》(上)(下),即《论人民代表》之九、之十中,我早就作过系统批驳。这两篇文章都发表在《观察》网上,李先生如果有兴趣,可查证。网址分别为:http://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42895http://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43530

四、中国人民对民主宪政的强烈要求如何个“势不可挡,刻不容缓”法?中国人民忍耐的限度在哪里?

请李先生指给我看看!看得出来,李先生的思维,正是那种我们已经批评过的拟人化方式。通过大脑臆念出一个硕大无朋的"中国人民"力量来,吓唬吓唬那些害怕这些词语魔力的对象。其实呢,所谓整体化的追求民主进步的中国人民,不过是子乌虚有的虚拟之物。在我看来,中国人民这个大集合中,追求民主与同意保守现状的人,由于没有确切的调查数字,无法判断,自然也就不能拿一个全部或总体趋向于追求民主的中国人民来说事。终结专制,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某个无名无姓的突如其来的潮流,或寄托在突然间被刺激起来的造反民众身上,而应该寄托在你我这样的具体人身上,千万个像你我这样向往自由民主的公民的努力多一些,民主化就快一些,再多一些,就会更快一些,努力少一些,自然就会慢一些。对中国民主前途,不要指望某个虚拟之物无物之阵,应该指望我们自己。

五、历史和人民如何不会等待?

在这里,李先生的思维与上面完全一样,也与共产党当年的宣传品如出一辙,把"历史"呀、"人民"呀这些词语当作可以自主行动的行为主体,也是拟人化思维的表现。

六、什么叫"半吊子"民主?

在前文中,我已经重点阐述过,英国的民主之路,就是从零,到小半吊子,到半吊子,到大半吊子,然后到满吊子。你所说的台湾民主,也不是一步就到满吊子的,老蒋时代的中华民国,就有民主基因,小蒋增加了民主成份,李登辉再增,阿扁的时代,还被舆论视为不完善的民主,有很多专制的尾欠,现在到小马哥,台湾民主是不是就能与欧美日本媲美,也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七、让共产党暂时过渡性地掌握参议院,是不是就是反民主或拖延民主?

李先生一方面说"民主国家最根本的体现就是三权分立、多党竞争、民主普选、议会政治。而不在于他是否有国王?权力有限的上议院里是否有贵族?"另一方面,当我主张三权分立,只将参议院暂时性地保留给共产党过渡以防止爆发内战时,李先生却又偏偏断定我是在主张维护专制,这岂不是自己又卖矛又卖盾吗?英国有国王,上院给贵族,你都不认为是专制独裁,怎么到了中国,仅仅一个参院暂时性地让共产党存身几年,就是不民主呢?我都被李先生的自相矛盾逗乐了。

八、关于上院的否决权。两院制在立法环节是相互制衡,法案需经两院一致通过才能成为法律,实际上是两院拥有平等的否决权,根本不存在谁凌驾于谁之上的问题。关于英国两院的运行机制,建议李先生多查阅点有关资料,不要光看字面就发急。这个根本用不着争。李先生在这个方面发言越多,越折射出李先生对这些方面完全陌生,以不了解和望文生义为有理,来争论,只会损害李先生形象。

九、共产党员算不算人民?

这个问题李先生文中没有明言,但观察李先生文意,感觉有点像老共当年的意思,凡是反动派,都不能算人民,都只能打倒。我认为,今天的共产党,是一个公民集团,与你我有对等的政治权利。我们反对它,只是反对它垄断政权同时剥夺我们的对等权力。今后,当民主化后,共产党不再拥有专断权力了,其党员,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能在法庭上能证明其有杀过人贪过污侵犯过人权等罪行,否则仍然是人民中的一员。民主化后,参议院暂时给共产党,其实不过是给人民中的一个团体,不是给了独裁者。之所以这样考虑,主要是以史为鉴。当年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从1949年直到1976年,一直把原来的执政党国民党人当作非人民对待,不仅是统治者这样,而且下面被统治的愚民们变本加厉,制造了太多太多的悲剧,为了防止历史悲剧重演,才有这个考虑。当然,这个考虑对不对,是可以商议批评的。

既然我们可以认定共产党员也是人民,自然应该从他们的利益着想。这样想,不是维护专制,而是维护人权,维护失去专制权力之后的共产党员的人身安全。不想,并不能说明反共坚决,而只能说明您我的脑袋一根筋。
 

关键字: 卫子游
文章点击数: 290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