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9/2015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作者: 牟传珩

近日,新华网、人民网、环球网、求是网等中共传媒不断发表社论、评论和相关文章,强调高校校园要坚持中国主流价值观,反对西方价值的侵蚀。特别是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关于“绝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中国课堂”的讲话,引发网络恶评如潮。23日,中南海喉舌《求是网》为此发表朱继东文章,追究为什么有人敢批评袁贵仁部长的有关讲话的根本原因说,是批评者近年来屡次围攻意识形态敢于亮剑者,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才使得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朱文充满杀气的语言暴力,昭示着当今中国当政者正在试图抵抗世界民主化的时代进程。

 

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发出在高等院校、文化部门封杀自由思想的指示,中共中央为此发出30号文件,但迄今仍高度保密。其实,习近平上台伊始就认定前苏共倒台、国家解体教训在于:搞乱了思想;放松了对军队控制;苏共没有“真男儿”。因此,习近平当选总书记首次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就以提高“拒腐防变”为首要任务。接着,他便在党内高调反腐的同时,坚决防范西方价值导致“颜色革命”。特别是自习近平“8.19”讲话以来,官方不断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新舆论斗争”甚嚣尘上,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批判。这表征了他将始终坚守“党内反腐、社会反右”的两翼作战立场,似乎真有点北京文革红卫兵的劲头,就不信螳臂挡不了车的这个“邪”。

 

全球普遍认同的政治文化

 

当以蒸汽机为动力的机械化工具革命,成就了资本机制创造财富的生产方式时,资本追逐利润的自发力量,便本能地会创造出一种能够适应和保障其自由发展的政治制度。在这个时期,资产的所有者们,作为资本自由扩张时代变革的主体承载者与代表性力量,必然要借助于经济优势与“等价交换”的市场观念,以及“天赋人权”的政治旗帜,来争取宪政意义上的公平与民主、一人一票的竞争与选举、国家权力的分治与制约、新闻舆论的开放与自由,来登上政治舞台,使其具有“上帝死了”的现代执政合法性,并由此建设起一种能够为市场机制提供支持的法治环境。因而,伴随着资本世界性扩张的同时,民主、人权、法治的政治文化观念,便具有了普世价值意义,从而也大大推进了走向世界民主的现代化进程。从此世界上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这一历史趋势。

 

在上个世纪后期,这种以民主化为标志的世界性改革运动引导了政治全球化走势。在这场以民主制度世界化的发展过程中,除了物质硬力量的支撑,精神的软力量——以自由价值为核心的文化认同与其并驾齐驱。它必将在本世纪引发一场我称之为“新文明形态”的价值创新。在柏林墙倒塌,两极对抗结束的人类后对抗时代,由于全人类“类”化意识的不断觉醒和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在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主导地位,今天已经形成了以民主制度为全球普遍认同的世界政治文化。世界民主化进程正以经济全球化为主要舞台,以政治世界化为主要特征,以人类主义为理论动力,推行民主制度与自由价值观的普世落实。

 

民主政治在世界化

 

1974年,当一群葡萄牙人于425日发动政变,无意中演绎成为一次世界性民主化运动的开端。此后的20多年里,世界上大约有120多个国家走向普选。在这个时期,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无不受到民主化潮流的冲击。当列宁的塑像在前苏联红场上被推翻后,各国的文明进程就是以西式民主的价值准据来加以衡量的。西式民主的价值体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政治文化的主流。这也就是说,人类全新的文明的到来,是以自由价值观的确立与选举制度的建立作为文化的普遍认同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取胜为标志的。在这个过程中,民主化是将社会管理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领袖视为核心程序,又将政党竞争和公民参与视为两个维度同时展开的。从本质上说,民主化进程就是“用在自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中产生的政府来取代那些不是通过这种方法产生的政府”。今天,如果人们能站在反观立场上审视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就会发现民主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的巨大进展,正成为资本扩张全球化的又一翼——民主政治在世界化。

 

然而,在被美国著名政治学家S.亨廷顿称之为“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与不同国家文化氛围的胶合中,突飞猛进地生成了新的变异——在很大程度上西方的传统民主价值观是在被修正后,才装进了非西方的民族性政治夹层里得以认同的。美国著名的史学家约翰•托兰在《战争之神》一书的结尾描写了这样一个场面。二战后,日本在美国的推动下进行民主化改革。当一个日本老人在向麦克阿瑟政权表示敬意的同时,却又对天皇顶礼膜拜。这生动的写照了在美国占领下的国家民主化进程中人们政治价值的转变。美国的色彩尽管鲜明,但传统文化的因子又如此泛滥,不断的激活着民族文化躯体上的每一个细泡。当今世界,新旧政治文明的根本冲突,就在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选票箱里出政权”的两种“核心利益”对决;现代国际社会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权力枪授”向“权力民授”过渡的民主化主旋在全球奏响。这场浪潮的非凡影响力与巨大冲击力,已经席卷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地球村里没有一个角落能抵抗它的诱惑。如穆巴拉克受审,卡达菲垮台,“茉莉花革命”已在多个国家蔓延,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波及了拥有王室的约旦、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西亚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的阿曼、及远在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21世纪的今天,已经没有哪里的人民会面对“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态,甘心置身事外,永远由“枪杆子政权”被代表,被愚弄。

 

今天,世界上民主的形式虽然并非一样,如土耳其、印度、斯里兰卡、俄国和哥伦比亚等国确实不再是专制国家,但它们的民主与西方式民主的差距却也显而易见。在选举民主与自由民主之间的这种差距,已经成为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的一个显著特征。因此民主化在推进过程,也表现出它多样性的一面。而主流国际社会在某种程度上的宽容,已经认可了民主制度化的进程在不同文化环境中的嬗变。其实,世界民主化的进程,就是一种政治多元化的包容过程。今天,世界主流政治文化的本质是民主的,但程度是有区别的,形式上也是会有差异的。

 

全球化各方面相互强化、影响的过程

 

21世纪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它要求我们用全球化的新文明思维和“人类主义”的“类”眼光来认识时代的走向。应该看到,如今不可遏制的民主化浪潮,正在以不同的样式席卷全球。经过它的洗礼,世界的政治版图现已大大改观,一种渐趋成熟的新文明民主化时代精神,为人类形成普世的生存方式提供了共同的价值资源。然而,我们也看到,作为政治世界化标志的民主化还只是停留于初级形态上,不同国家对民主文化的认同,需要在传播与交流过程中,才能最终使之得以巩固。政治民主世界化的伟大进程,已经开始从民主制度移向了民主文化的全球认同。当今时代民主文化无论在东西还是南北,都可以在新文明的平台上交流与融合。那些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迅速建立起民主制度的国家,面临着更艰巨的文化观念上的更新任务。今天全球范围内的文化互动正在形成,文化将在综合的全球化进程展开相互影响的步子。正像英国学者科恩和肯尼迪在其新作《国际社会学》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全球化之布的最终成形就是全球化的各个方面—经济、科技、政治、社会和文化—几乎同时聚集在一起,相互强化并不断扩大对他人影响的过程。”

 

在不同的文化传统基础上,丰富多彩的民主文化是可以相互包容的。从文化类型上看,世界性的民主发生,已波及了各种文化形态,无论是基督教文化、儒教文化、伊比利亚文化,还是伊斯兰教文化、黑非洲文化等都无一例外包容其中;从经济发展水平上看,它既包括了作为超级大国的前苏联和东欧各国以及实现了经济腾飞的亚洲四小龙,也将不少最不发达的非洲国家裹挟在内。民主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实际上已经“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民主形式,像“东亚式民主”、“南亚式民主”、“伊斯兰民主”、“非洲民主”等地域性的民主模式,并以民主政治文化的迅猛发育为特征。一个民族固有的文化传统虽然可以构成民主化的动因或障碍,产生推进或延缓民主化进程的作用,但在资本扩张的全球化时代,在经济技术的巨大变革力量面前,在人类“类”化意识的已全面觉醒的时代,它的作用是有限的。我在《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一文中谈到:“文化的特殊性可以使一个民族走上一条不同的民主化道路,也可以使一个国家所建立的民主制度披上民族性的外装,但没有一种文化能成为世界民主潮流的反题。”

 

当今世界已无人怀疑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但似乎很少有人对民主政治世界化已经到来做出理性的描述。当不少人还在对民主做意识形态化的切割时,想不到民主文化如同资本扩张一样已得到了世界性的认同。目前,以电脑、卫星为标志的科技体系全球圆通,已经使那种相互封闭、各自为政、权力专断、分配不公的对抗社会政治制度无法容纳。它在伴随经济全球化和“人类主义”的意识觉醒,本能地拓展出一种完全开放、合作、公平,以“自由主义”为核心的政治民主世界化新纪元。

 

中国现代化民主转型的痛苦与艰难

 

回首中国从推行改革开放至今,旧的“两个凡是”尚未绝版,新的“两个凡是”又炮制出台;反思文革,批判愚昧主义和个人迷信尚未到位,中南海又要强调两个“三十年统一论”“三个自信”与新领袖崇拜;国人刚刚开始向往普世价值,中共宣传就又主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要以“北京模式”打拼“软势力”。最近,中共发起坚持中国主流价值观,反对西方文化的侵蚀意识形态运动,展示了中国现代化民主转型的痛苦艰难历程。

 

正如文革时代中共把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视为处于“被压迫”“被剥削”的黑暗之中,需要中国的大救星解放全人类一样,现在中南海又改头换面,以正、邪不两立思维,将仇恨的矛头对准了普世民主化道路,与国际社会现代文明的主流为敌,牛气冲天地摆出了一副我已经强大,已有足够实力与世界民主现代化叫板的姿态。这令人不禁想起中共九大党章中所说:“中国共产党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打倒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打倒以苏修叛徒集团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打倒各国反动派,为在地球上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到解放而共同奋斗。”如此习近平捍卫的毛泽东思想,怎么可能与普世价值的民主现代化同床共枕。

 

国家权力来源必须正当

 

中共60多年一路走来,习近平奉天承运的就是这种中共意识形态根深蒂固的独臂倒立,反观世界的逻辑。只要中共“不易帜”,世界秩序注定无和谐。今天,中共以“三自信”自居,宣布民主政治世界化是“邪路”就是例证。

 

然而,如今正是资本扩张的世界发展大势和资讯与技术的全球化,使得公众轻易便可以获得完全独立于党意志之外的信息、智力和价值观支持,导致当下中国,党内党外、上上下下,多个角度,多条阵线上,已经共同吹响了宪政大变革的时代集结号。当此之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还能走多久的命题?已经成为了悬在“中国梦”上空的政治问号。当今世界,实现民主现代化的各国模式可以多样,但国家权力来源必须正当,权力运用必须分离、制约的普世政治伦理不容篡改。处于世界现代化变革风云席卷中的中国,北京无论有多少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红卫兵都无法螳臂挡车。

关键字: 牟传珩 民主 历史进程 红卫兵
文章点击数: 65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