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4/21/2015              

丁子霖:高瑜案的警示

作者: 丁子霖 丁子霖

自从4月17日中国当局强硬判决独立记者高瑜以来,国际社会舆论哗然,一片质疑、谴责。这本该是情理中事。高瑜原本无罪,而当局却从对她秘密逮捕、抄家搜查、电视游街、宣布逮捕到开庭后的一再延期宣判,甚至公然拒绝重要证人的关键证词……警方与法院竟对高瑜合谋演出了一场横蛮、拙劣的政治迫害闹剧。

说到底,重判高瑜的唯一原因,就是她对中国的一个政党的文件(即所谓“七不讲”的九号文件)提出了挑战。

高瑜案向全世界充分显示了中国口口声声宣扬的“依法治国”究竟是什么!其所谓“依法治国”,不仅是对自己制定的法律的嘲弄,更是违反国际人权标准,是对人类普世价值的践踏!

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弹,我为身陷囹圄、遭受牢狱之苦的高瑜稍感安慰,但同时亦感到有些意外:已经有好几年了,随着中国经济上的“崛起”,以及大张旗鼓地造势,尽管国内人权状况日益恶化,一桩桩政治迫害事件相继出现,国际社会尤其是一些西方大国政府却采取了睁一眼闭一眼的姑息容忍态度,中国在外交谈判中居然可以不加掩饰地把不提中国人权状况作为一项条件向对方提出,也就是说,免提中国人权中国才会和你交谈——真是霸道之极,创下了“六四”屠杀以来历史之最。

高瑜案的审判终于到达了临界点。

外国政府、海外媒体、人权机构、良知之士等等,纷纷发出正义呼声,给中国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然而,人们不难看到,国内到目前为止除了鲍彤先生等几位发出声音外却几乎万马齐喑。这是为什么?这是极权政体创下的“业绩”——这几年当局以这样那样的“莫须有”罪名已经把相当一批敢于直言的人士陆续投入监狱,用震慑人心的高压手段迫使人们自我噤声。

这种情景对于我这样年近80岁的人来说并不陌生。我这大半辈子,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一生中最好的岁月都生活在没有言论自由的毛泽东时代;在那些时代,谁要想争取发表言论的权利,势必要付出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

如果以21世纪高瑜案与20世纪60年代的林昭案相比,两者不同的是,前者走了个所谓的“司法程序”;后者则无法无天、野蛮地秘密处决后还向其家人索取子弹费。然而对生命的残害却是一样的。高瑜虽生性强悍,但毕竟年逾古稀、疾病缠身,这7年牢狱之灾她将如何熬过!

我中华一个泱泱大国,想不到进入了21世纪还要倒退到毛时代,我真不敢想象,我们的儿孙辈未来的生活将会是何种景象!我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深感悲哀,也为自己无力营救高瑜而深感耻辱!

2015.4.20于江苏无锡

关键字: 高瑜
文章点击数: 158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