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7/2015              

王维洛:从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和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投资对比看国有电力集团对西藏的经济掠夺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藏木水电站 
 
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比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高出百分之四十多。水电是最廉价的电力,但是藏木大坝工程却使西藏电价抬升。三峡集团的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部分电力,为的是减少当地居民对大坝工程的反对情绪,而藏木大坝工程没有为西藏人民免费提供电力,因为在西藏自从班禅大师圆寂后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水库大坝工程。

 

 

一、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

 

自2015年4月15日以来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三峡集团16亿美元尼泊尔水电站项目获批》。西塞提大坝工程位于西藏高原南麓、尼泊尔西部、距离西藏普兰县南不到100公里处的西塞提河上。在西塞提河上将建造一座拦河大坝,设计装机容量75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33.3亿千瓦时。据报道,该项目总投资约16亿美元(折合99.2亿元人民币),中方出资75%,尼方出资25%。预定在20212022年之间完成,部分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其余则售予尼泊尔其他地区。

 

早在两三年前,三峡集团西塞提大坝工程的投资额为18亿美元,显然这次是压低了九分之一的投资额后才获得了这个项目的批准。至于尼泊尔方的25%投资可能就是土地等资源的投入,而不涉及资本或者技术设备的投入。报道中没有提及有多少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不过免费供电这个优惠将大大减少当地居民对大坝工程的反对情绪。

 

二、西藏藏木大坝工程

 

约半年前,位于大山的北麓、雅鲁藏布江上的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经过八年施工投产发电。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由华能集团投资建设,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工程装机容量51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25亿千瓦时。

 

下面将藏木大坝工程和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做一简单的对比:

 

藏木大坝工程

指数

西塞提大坝工程

指数

装机容量

51万千瓦

100

75万千瓦

147.1

年平均发电量

25亿千瓦

100

33.3亿千瓦时

133.2

总投资

96亿元人民币

100

99.2亿元人民币

103.3

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

约1.9万元

100

约1.3万元

142.3

投资比例

华能集团100%

西藏0%

 

中国三峡集团
75%
尼泊尔25%

 

电力供应

 

 

部分电力将免费供给当地居民

 

 

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用藏木大坝工程103.3%的投资,安装147.1%的发电机组,提供133.2%发电量,可见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远远优于藏木大坝工程。

 

三、为什么国外投资项目的经济效益要优于国内投资项目?

 

按理说,三峡集团在尼泊尔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要把在中国生产的钢材、水泥、发电机等运到尼泊尔,要比运到雅鲁藏布江的藏木大坝贵许多,中国技术人员在尼泊尔的费用要比在西藏贵许多,雅鲁藏布江的水力保证程度要比西塞提河高许多,为什么藏木大坝的投资效益反而不如尼泊尔的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呢?

 

很长时间以来,笔者注意到一个十分奇怪现象,就是中国公司在国外投资的项目,比如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大坝工程,无论是在工业发达国家还是在经济落后的国家,其单位投资额要远远低于在国内投资的相类似项目。原因很简单:

 

首先是因为在国内的基本建设投资项目中高达三分之一以上的投资额并不真正用于项目建设中,而是用于贿赂负责项目审批、环境评估报告审批和工程质量验收的官员的口袋中,比如贿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等。

 

其次一个工程项目往往被分解成许多小工程,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转包,增加了工程的管理环节也增加了工程的管理费用。每转包一次分工程的造价就被压低一次,造价间的差价就直接进入工程高级管理人员和转包商的口袋中。国内项目建设的真正投资额应该是最后承包商造价的总和,其数额为总投资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

 

最后,传统上中国并不重视工程的经济效益,特别是中央政府采用加大投资规模来克服经济危机之后,追求的是巨大的投资规模,而不是良好的经济效益。投资规模越大,创造的GDP越高,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脸上都有光。通过垄断价格,使得投资建设的公司得利,最终消费者承担经济效益不好的后果。

 

而这三点在国外投资的项目中都无法也无需实现。尼泊尔建设西塞提大坝工程的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比藏木大坝低近三分之一正好说明这个问题。

四、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

 

那么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什么?是西藏自治区境内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是雅鲁藏布江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大坝,就可以不计经济效益?都不是。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

 

由于藏木大坝工程的单位投资额是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142.3%,如果期望的工程投资利润相同,工程发电的管理费用比例相同,那么藏木大坝工程所提供电力的电价就比尼泊尔工程高出百分之四十。按照工程投资利润10%计算,管理费用60%(三峡集团的水平),不计算电网输送的费用,消费者要为藏木大坝工程的电力支付平均每千瓦时为0.6144元人民币的电费。如果达到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的水平,电费为每千瓦0.4766元。西藏近几年来不断提高电费,2014年藏木大坝工程发电,拉萨地区的居民用电电费由0.4663元/千瓦时提高到0.4993元,增加百分之七,但还是低于0.6144元的水平。预计将来西藏的电费还要持续地涨。可见藏木大坝工程的高额投资的实质是对西藏人民的经济掠夺。如果中央政府用财政支撑藏木大坝工程的高电价,那是对所有纳税人的经济掠夺。

 

五、为当地居民免费供给电力

 

同样是水库大坝工程,三峡集团的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部分电力,而藏木大坝工程却没有为西藏人民免费提供电力。

 

中国的一些水库大坝工程有过为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或者低价提供电力的先例,如浙江的新安江水库大坝工程、长江葛洲坝水库大坝工程等等。长江三峡大坝上马时有照亮半个中国之说,有个网民写道,他以为三峡大坝发电后将为半个中国免费提供电力,所以当初他积极支持。没有想到,三峡大坝发电后反而拉高了全国电价的水平。都说水电是最廉价的电力,在中国则是相反,水电是最昂贵的电力。

 

三峡集团为尼泊尔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是为了减轻当地居民对水库大坝工程的反对。藏木大坝工程没有为西藏当地居民免费提供电力,是因为在西藏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水库大坝工程。班禅大师生前反对在西藏建设水库大坝工程,班禅大师圆寂后,西藏开始了水库大坝工程的建设,现在则是大规模地、肆无忌惮地破坏西藏的生态环境。对此,中央政府选择的“班禅大师”不能继承先哲的遗愿,而真的班禅大师在什么地方,西藏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他对水库大坝工程的态度了。

 

六、印度在尼泊尔投资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

 

三峡集团的尼泊尔西塞提大坝工程比华能集团的西藏藏木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好,但是印度在尼泊尔投资的水库大坝工程的经济效益要比三峡集团更好。

 

在中国三峡集团之前,印度投资建设的两个水库大坝工程已经得到尼泊尔政府批准,它们分别是阿龙河三期水电站和上马斯杨迪水电站。

 

阿龙河三期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为90万千瓦,投资14 亿美金,折合人民币86.8亿元,每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为9644元人民币,为西塞提大坝工程的四分之三。

 

上马斯杨迪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60万千瓦,投资10 亿美金,折合人民币62亿元,每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为10333元人民币,为西塞提大坝工程的五分之四。

 

尼泊尔本在印度的政治经济影响范围内,此次三峡集团投资西塞提大坝工程获得批准,其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说西塞提大坝工程和“一路一带”工程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则是强牵附会。不可否认,目前尼泊尔是一个缺电的国家,现在全国有发电装机80万千瓦,而用电需求为140万千瓦,缺口为百分之四十三,似乎很大,但绝对数字很小,只有60万千瓦。仅印度的两个工程和中国的一个工程共有发电装机225万千瓦。因此当三个水库大坝工程完工后,尼泊尔的发电能力将是大量过剩。将来中国和印度在尼泊尔的战争是经济战,是争夺市场的战争,是电价的战争。而在这个战争中,中国公司的投资经济效益不如印度,已经失去一个先手。

 

但是在西藏建设藏木大坝工程的华能集团则没有这样的风险,尽管藏木大坝工程千瓦发电装机容量的投资额是印度阿龙河三期工程的近两倍,但是它没有对手,因为国有企业垄断了西藏的电力市场,垄断了西藏的电价。

关键字: 王维洛l西塞提大坝 藏木大坝 投资
文章点击数: 359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