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8/2015              

王德邦:“六四”镇压的当下延续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六四”镇压的当下延续

20154月下旬,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前排右二)和友人聚会纪念六四26周年。 
 

近两年来,中国从北到南接连出现大规模疯狂抓捕民主维权人士、人权律师、异议作家等恶劣事件,而其中被拘押判刑的主要成员,如北京的赵常青、丁家喜、浦志强,东北的姜力钧,广东的郭飞雄、唐荆陵,河南的于世文,四川的陈云飞等人,都是属于“八九一代”。这一切让人清楚地看到,26年来中国当局镇压1989年爱国民主运动从未停止过,并且在当下因各种因素汇集而出现了又一次镇压高潮。

 

1989年春夏出现的全国性爱国民主运动,始自对胡耀邦先生的怀念及要求公正评价胡耀邦,由此追思耀邦先生的政治改革,而在整个运动中提出了核心诉求就是,以反对“官倒”为代表的反腐败,以要求实行选举为代表的争民主,以呼吁落实公民宪法权利为代表的要人权。这种“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代表着中国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价值理念,也是现代文明政制的应有内含,是中国告别野蛮人治而走向文明法治的必修功课。这种诉求反映了中国文明发展的方向,代表着时代进步的心声,表达了参与该运动的学生市民爱国情怀。然而,这种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最后遭致暴力镇压,致使大批学生市民喋血街头,造成了震惊中外的“六四惨案”,形成了因参与那场爱国运动而26年来遭受当局持续迫害的“八九一代”。

 

那么,作为“八九一代”的代表性人物,26年来都在追求什么?为什么被持续打压?为什么在时下再次遭到如此大规模抓捕判刑?要弄清这些问题,就需要回顾一下这些人26年来的主要经历。

 

浦志强:河北省唐山市滦县人,前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198963日在被戒严部队围困于天安门时,就曾立下誓愿:“如果可以活着出去,以后每年都要回来看看”,以凭吊那些在那场运动中的罹难者。自此后,浦志强只要人身自由没有被当局控制,就坚持在六月三日或四日晚这天,前往天安门看看,哪怕是独自默默在天安门转一转、坐一坐。二十余年来除了被当局强迫带走而无法前往外风雨无阻。然而,20145月初,他因为参与一个纪念八九运动二十五周年的家庭座谈会,而遭到当局抓捕,至今一年多来拘押在看守所中等待有司治罪。据最新消息:2015515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浦志强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浦志强先生八九运动之后投身于中国律师行业,长期来替弱势群体、异议人士等进行辩护维权,为推进中国废止劳教制度奔走呐喊,为中国法治进步出力献策,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2013年初还公开在微博上举报周永康贪赃枉法,侵犯人权,要求中国当局依法清算惩治周永康。如此一个痛恨腐败,维护人权,追求法治的敬业律师,堪称时代良心人物,居然因为纪念八九运动二十五周年而招致拘押和控罪。回顾他二十多年来的奋斗,发现他正是矢志不渝地秉承着八九当年的理想,正是在为实现八九未竟的事业不息努力。

 

赵常青:陕西商洛人,前陕西师范大学学生。1989年因参加爱国民主运动而差点被戒严部队打死,后被关押于秦城监狱4个月。这对他的人生是一个里程碑,他的理想既酝酿于学潮,也酝酿于秦城监狱。他20岁选择了这个方向,就把它当成一个非常崇高的事业终生去追求。1997年,他在陕西地方人大选举中揭露当地官员违反选举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3年徒刑。在2002年因起草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提出平反六四等要求,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徒刑,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他在狱中因拒绝认罪,不服从狱方对罪犯的管制条例,而4次被关禁闭,总共时间长达10个月。出狱后,他坚持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法治与人权,因此多次被警方拘押、软禁与遣送回老家。2013年初,因呼应新当权者反腐而与丁家喜、许志永等等上街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结果被再次判刑两年六个月。至今仍关押于北京大兴转送站中。可见,赵常青26年来持续不断地在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上身体力行,结果四度入狱。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湖北省谷城县人。198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在校期间积极参与了1986年的民主运动。1989年他与江汉大学师生一道投身于爱国民主运动,后离开学校南下广州从事民间出版与独立写作。20054月底,因申请反对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议游行,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15天。后致力于基层选举、罢免、土地维权,并发起抗暴接力绝食,并出书揭露官场黑幕,结果在2007年被判刑五年。出狱后马上投入社会维权活动。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中,郭飞雄组织公民群体声援南周编辑。20134月,中国八个城市发生公民街头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及敦促人大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郭飞雄被认为是组织协调者之一,结果于当年88日被刑拘,关押于广州天河看守所中,遭到殴打、不让放风等等酷刑,后来案子虽已开庭,但至今仍未宣判。

 

于世文:河南省人,曾为中山大学哲学系学生。1989年爱国民主运动起来后,他成为广州学潮最早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先后任中山大学学生民主自治会主席、演讲团负责人。民主运动被镇压后,他仍积极组织营救从北京南下的逃亡学运骨干和知识分子,七月间被捕,入狱一年半。20123月在河北正定县举行公祭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英烈”活动,2013年农历大年初三在河南滑县赵紫阳先生故里的黄河边举行对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英烈”的公祭,结果当年5月遭到警方拘押,现被关押于河南郑州看守所中。

 

陈云飞,四川维权人士,曾是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学生,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参与者。2007年“六四”18周年时,因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遭到当局的打压,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监视居住半年。他也曾数次试图到北京祭奠赵紫阳而受到成都警方的控制和警告。长期以来,陈云飞致力于推进中国人权、民主与法治,奔走于全国各大维权事件的现场,先后在全国被抓入过30多个派出所,多次被拘留、软禁、殴打、遣返。2015325日,陈云飞与其他20多人在四川新津县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中国人民大学的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后,在返回的路上被一百多名持枪特警拦截拘押,326日,被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刑事拘留,现关押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

 

从如上这批“八九一代”代表性人物26年来的追求可见,他们持守着当年“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信念,锲而不舍地坚持在和平、理性、合法的原则下,通过各种努力来推进中国人权、法治与民主的进步,为此他们长期遭受监控、软禁、拘传,甚至累累入狱,身心倍受磨难。

 

这些八九一代如此“顽固不化”的根由乃是中国社会26年来的现实一再证明其追求的正确。因为那场“六四屠杀”使中国反腐夭折,正义丧失,责任缺位,价值颠覆,是非混淆,进而导致中国腐败泛滥,权贵坐大,公权私化,形成今天官场塌方式的普遍贪腐;因为拒斥民主导致官僚集团竞权谋、争厚黑,出现朋党政治,权力割据,豪强并起,各自为政,民不聊生的局面;由于“六四屠杀”后中止政治改革,导致中国畸形发展,公权肆虐,民权不彰,瓜分掠夺不择手段,致使冤民充斥于上访之途,民变四起于城乡各地。造成中国今日官僚贪腐、贫富悬殊、资源枯竭、环境毁弃、公权横暴、民权式微、矛盾激化、冲突日炽,社会出现全局性崩溃危机的最直接根源就是那场对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这一切有力是说明当年八九“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的诉求是救治中国的良药,是防范中国今日之危的正途。而中国今日要想摆脱危局,走出困境,达成向现代文明转型,实现和谐稳定持久的发展,就无法绕开八九的诉求。本乎这种民族的历史的责任,八九一代不得不冒死坚守。

 

历史用铁的事实一再证明八九诉求的正确与那场屠杀的罪恶,然而中国当局却迷途不返,坚持在贪腐、人治与侵权的路上狂奔,持续对八九一代进行迫害。尤其到了近两年,居然出现如此大规模对八九一代的拘押判刑。其中原因固然复杂,但最根本的应该是中国全局性社会危机加剧了权贵集团对八九诉求的恐惧,使他们日益清楚看到中国今日之病与未来救治之道,都无法回避八九诉求,于是这种恐惧进而上升到仇恨,引出当局报复性对八九一代再次强力镇压。与此相应,八九一代也本着对民族社会国家的责任与使命,同时还带着对新执政者的一些期许与幻想,在近两年加强了践行八九信念的现实追求,如公祭、上街举牌等等,从而触痛了原本神经脆弱的权贵集团,进而招致他们的疯狂镇压。

 

中国当局26年来对八九一代的持续迫害与近两年来的再次疯狂镇压,揭示了中国当局对八九诉求的拒斥,对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背离,对普世价值的否定,对权贵贪腐的固守,对宪政民主的恐惧。从而使世人更看清八九一代追求的正义与珍贵,看清中国走向文明的艰辛与漫长。当此“八九六四”26周年来临之际,让我们对那些坚守“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信念,持之以恒地为推进中国人权、民主、宪政而努力的八九一代的代表人物致以崇高的敬礼! 
关键字: 王德邦l “六四”镇压 延续
文章点击数: 418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