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3/2015              

巩磊:警察枉法滥权残害无辜的根源是中国特色的维稳体制

作者: 巩磊 巩磊

 

庆安恶警枪杀案成为社会舆论焦点,各地民众奋起抗议。
 

 多名维权律师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前手持标语抗议(权利运动) 
 

提要:警察李乐斌直接射杀徐纯合,有其制度撑腰的理论自信,有无法无天无所顾忌的心理自信,有无法抑制的杀人冲动和激情,还有立功受奖提拔重用的心理预期。动用国家利器,恐吓镇压每一个守法公民,警方一直在无限扩大使用枪支武器和监视、软禁、传唤的自由裁量权。警察枉法滥权残害无辜的根源是中国特色的维稳体制,直接显现出专制制度的恶之花果。当今世界的政治文明,国家的稳定统一,人民生活的和谐幸福,无一例外地都是彻底根除军人和警察以维稳和维安的名义滥用暴力镇压人民,窃据执政权力和干预政务。著名学者曾彦修生前曾出书呼吁:“我国的公安部门,情报部门,不能用恐怖主义来恐吓百姓,来对待一切人,这种统治长不了。苏联的历史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这一条。”

 

52日,黑龙江省庆安火车站派出所干警李乐斌当着徐纯合81岁的老母、三个未成年孩子的面,故意射杀了徐纯合。514日,中央电视台经过对录像精心裁剪、抽禎等技术处理,把徐纯合描绘为丧心病狂的歹徒,把被公安内行专家评定为“不懂法律、不懂公安法规、不会办理一般行政治安案件……不符合办案程序的流氓土匪”故意杀人的恶警李乐斌歌颂为保护人民财产生命安全的英雄。

 

辽宁夏俊峰、苏州范木根、潍坊丁汉忠正当防卫杀死城管及有官方背景的黑社会拆迁人员,他们分别被判了极刑和重刑。而李乐斌在处警中完全占有优势,不用开枪就可以制服徐纯合,但是他仍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徐纯合一枪毙命。官方对李乐斌使用武器个案的肯定,实际上是默许怂恿和扩大了警察使用武器的权限范围,以利于今后对更多的手无寸铁的徐纯合们大开杀戒。

 

《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六条规定的警察的职责有十四项,这十四项范围却几乎涵盖了人们的生老病死,渗透在人民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有人统计中国人一生需要盖109个印章,这些印章有相当部分需到公安部门去盖。每个章都几乎是公民的鬼门关,关乎公民的幸福与灾难,甚至关乎公民的生与死。

 

中国公安系统几十年来一直在强化和完善战时观念、阶级斗争观念、敌情观念,从上到下都崇信国家就是暴力机器,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自己就是专政工具。近年以来,中国施政当局更强调维稳压倒一切,强调反恐、避免陷入中等发展国家陷阱等,直接视民为敌,中国公安的地位权势空前高涨,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全面科学细致地继承和执行着周永康当政时搞的所谓创新的社会管理综合治理模式,并且有过之无不及:社区管理无缝链接;市县区、街道办事处、乡镇村五级网络管理;监控录像天眼无死角;维稳办、应急办、特警、武警、片警、协警、城管、治安队员、线人等网格全覆盖。对中国公民日常生活的全面监控、骚扰、侵害、恐吓、震慑,侵犯了每个公民的宪法法律赋予的权力和人格尊严。公安系统及干警人个的装备和待遇空前提高。新增配备了装甲车、直升机、狙击枪、天眼天网、最新的电子信息技术,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各级公安部门的主要领导替代经济管理部门的领导成为各级独霸一方一言九鼎威风八面的党政要员。一警独大,风雷滚滚,警察治国成为当前中国的现实。中国目前权力形成的腐败化、随性化、流氓化、黑帮化的四化,无疑都是通过警察这个专政机器的保驾护航才能实现。

 

由于中国法律制定的制度性缺陷、技术性低能和应用实践的不严谨,法律法规条文往往模糊不具体,上下限弹性大,给了警察在执法时无限的自由裁量权:如口袋罪“煽颠”、“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在一般法律法规的惩处条款的最后一款,往往还要加上一款兜底的条款“其他”,甚至故意将法律界定模糊化从而让人无所适从动辄得咎,等等。这就无形中赋予了警察执法的裁量权过大,警察在执行公务中可以口含天宪,打着爱国、维稳、法制的旗号,代表着党和人民及正义的名义,对百姓耀武扬威任性而为。他们抓人有指标,有赏金,有任务要求,即使抓了或杀了无辜的人也能受到主子庇护和慰问、表彰,甚至提拔重用。所以李乐斌直接射杀徐 纯合不是偶然的,有其制度撑腰的理论自信,有平时无法无天无所顾忌的心理自信,有无法抑制的杀人冲动和激情,甚至还有立功受奖提拔重用的心理预期。

 

正因为如此,中国干警可以凭印象经验、凭个人好恶情绪好坏,拿出任何似是而非的法律和狡辩应对,其随意性、任意性超乎人们的想象。所以他们创造出来很多经典案例:如湖南陈总坑区伯的钓鱼执法,设局害人;钱云会、严晓玲、聂树斌、徐纯合的惨死;念斌、赵作海、呼格吉勒的蒙冤;还有各种躲猫猫死、喝水死、做梦死;在截访、拆迁、软禁正义人士、强制堕胎、监视控制网络的言论等等,他们冲锋陷阵所向无敌。

 

如果把警察开枪解释为极端,那么警察对公民日常生活的干预骚扰,胡作为乱作为,相信每个普通百姓都有过切肤之痛。例如他们普遍和典型的手段就是对守法的无辜公民的时常传唤或口头 传唤,跟踪、家访、软禁。笔者居住地所属的山东省济南市甸柳庄派出所号称首善之区、模范之区,公安干警号称人人精通法律,但是本人仍然常被他们毫无法律根据的骚扰。这是派出所所长或是里面的一个什么小组长无法无天的“任性”、还是它的上级机关的何种指令,竟不得而知。

 

动用国家利器,恐吓镇压每一个守法公民,警察们一直在无限扩大使用枪支武器和监视、软禁、传唤的自由裁量权,警察枉法无疑直接显现出专制制度之恶。

 

公安干警个人由于多年的强化洗脑和训练,很多人认同自己就是为维护政权、为政权服务的工具和打手,矮化奴化自己。近几年更是对中国民众如虎狼;对权贵恭顺如猫,忘记了作为警察的神圣和光荣的为民众为社会的奉献精神和公平公正的正义化身,泯灭了警察首先应该具备博爱善良抑强扶弱的秉性,迷失了警察作为人的独立的人格和尊严。当他们受到良心谴责时,往往会说“我们需要养家糊口,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也不愿这样做,都是上级的命令。”等等。帮助既得利益集团的权力无限膨胀,而把民众彻底关在笼子里。

 

中国北宋时期的“杯酒释兵权”,开创了废除军人专政的先河。当今世界政治文明,国家的稳定统一,人民生活的和谐幸福,无疑例外的都彻底根除军人和警察执政和干政。军人专政治国和警察专政治国,都是国家和民族的不详和灾难。会把国家引向不确定的随时政变动乱甚至战争之中。上世纪初,日本一小撮狂热的极端军国主义分子通过政变暗杀政府首相,推翻了主张和平民主政策的政府,封锁言论自由,打压捕杀倾向民主和平进步人士,使日本走向战争之路;德国法西斯和意大利墨索里尼都如出一辙,穷兵黩武,铁血政策,最后把世界推向二次世界战争的深渊。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说“警察地位越高的国家,政治上越野蛮,警察地位能够受到严格法律控制的国家,这个政治是越文明的政治。”也有人曾说,中国公安警察在文革中没有参加打砸抢,没有随便滥杀无辜,在8964时没有向学生开枪,而这些年警察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

 

习仲勋说他一辈子革命问心无愧的是没有整人;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栗战书在今年两会时也说他工作的底线是不整人。那么是谁在兴风作浪、长袖善舞、祸国殃民?周永康、薄熙来这样的国贼国妖不是已经得到报应清算了吗?是谁、是什么让中国社会中国民众承受着专制余孽与文革遗风的多重叠压,造成社会中贪腐横行,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社会矛盾激化,各种社会乱象迭出,把中国沦为没有硝烟的战场,造成中华民族精神文化价值观念的扭曲和整个社会道德的崩溃,这无疑是强加给中华民族的一场新的浩劫!

 

著名学者曾彦修曾呼吁:“我国的公安部门,情报部门,不能用恐怖主义来吓百姓,来对待一切人,这种统治长不了。苏联的历史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这一条。”

 

徐纯合案的代理律师谢燕益指出:徐纯合案的最后结果很难预料,但是这个事件让民众更加觉醒;大家通过这个事件清楚看到,截访和维稳是违法的行为,这不是公务,是私务,只是贯彻了少数人的意志;案件的结局要取决于中国朝野上下对于和平民主及依法治国的意志和信念是否坚定,这也包括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如果大家有这种信念,这个事情就有希望;如果大家相信特权、崇拜暴力,不相信和平民主,不相信人性的普遍诉求,也不相信“依法治国”是真的,不相信自己有天赋的人权,这个事情就没有希望,起码是暂时没有希望,这个社会公民的觉醒还需要时间,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中国走向“法治中国”这个彼岸应该为时不远了。

 

庆安的枪声,应该让每个当政者、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中国公民认真思考一下,中国公安战车,你究竟要驶向何方?警察以维稳和维安的名义滥用暴力镇压人民,这样得来“稳定”和“国家安全”能持久吗?人们对黑龙江庆安恶警火山一样的怒火,无疑也是对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中国公安警察的拷问。 
关键字: 巩磊l 枉法滥权 残害无辜 维稳体制
文章点击数: 27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