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4/2015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图片:陈云飞(左)与“六四”死难者吴国锋的父母吴定富和宋秀玲。 
 

我见到陈云飞先生是20134月中旬。他当时从安徽合肥声援张安妮上学活动返回四川,绕道桂林与我一聚。记得当天我前往火车站接他,在稀稀拉拉的旅客都出站后,我才看到一个个头不高,衣着朴素,但较壮实的中年男子,身前挎着个大黄布包,身后背着个大背包,悠闲地缓步走来。虽然此前我没有见过陈云飞,但是从网络上多次看到的照片,让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当然陈云飞也马上认出站在出站口的我。于是他抬了一下手,向我打了个招呼。

 

当陈云飞走出站口,我们握手问好时,我清楚地看到他所背的那个包上印着当年毛泽东题写的“为人民服务”几个字。我打趣地说:“这个包成为你的行头了,走到哪里都背着,让人一眼就能认出你来。”陈云飞也诙谐地应道:“没办法啊!现在官僚就缺这个,只好义务帮政府宣传普及服务常识啦!我走到哪,都提醒那些官员别忘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提醒他们别老是跟人民过不去。”

 

 


 

 

通过直接接触,我看到陈云飞的生活简朴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他脚上穿的草鞋是自己做的,就是用南方水田中最常见的那种稻草编织的,他所穿的衣服是集镇地摊上那种最便宜的,他一身穿着所费总计也不足100元。而他的日常生活更简单,他不仅坚持吃素,并每天只吃两餐,且每周还有一天要禁食,这样算来,他一天的伙食费不到10元。他晚上睡觉更没有要求,他背包中准备着塑料垫,可以就地铺下席地而卧。由于经常在旅途,火车上的过道与候车室的地板就经常成为他的卧榻。他这种简单的生活,使我这个做东接待他的人感觉都不好意思。我曾非常郑重地问他,如此下去身体怎么承受得了?结果他说:“你看看我身体不是很好吗?还得感谢这种简朴生活,否则我原来的病还治疗不好。”听着他如此说,也就无法劝他了。

 

陈云飞生活的节俭控制到了现代人消费的最低水平,可以说他每日支出仅供维持生命最低需求。然而,他却把节省下的钱毫不吝啬地投于了交通路程上,他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奔波在旅途。他的不辞辛劳四处奔波,远远超出常人想象。记得那次他绕道来桂林,是先于清明期间赶到北京赵紫阳先生家中祭奠,再到合肥参加维护安妮教育权抗议,随后到了福建会见维权朋友,接着就赶来桂林。而从桂林返回四川后,在家没有停留两天,就又马上于月底赶到苏州参加祭奠林昭。在陈云飞这种夜以继日的奔波下,中国最近几年来,几乎所有重大维权活动,都有他的到场。安徽合肥张安妮争取教育权抗争中有他,湖南邵阳李旺阳清明祭奠有他,苏州林昭纪念有他,北京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案开庭有他,广州郭飞雄案开庭有他……

 

陈云飞为推进中国人权改善所付诸的心血,在换来权利受侵害的弱势群体的欢呼时,在赢得维权队伍的普遍致敬时,却迎来了各地警方的忌恨,招致各地警方不断传唤、拘押、遣返、软禁,甚至毒打。几年来,陈云飞先后因维权在全国被抓入过38个警局中,应该拔得了中国民主维权人士被抓进派出所数量的头筹,可能也是人类历史上先后因人权活动而被关入不同警署次数最多的人。

 

陈云飞除了多次遭到拘留、软禁外,人身还多次受到公职人员的公然伤害:如2013513日,陈云飞在其位于成都市陴县的租住地附近,被当地治保主任率数名黑社会人员殴打致伤,被送入陴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今伤势仍没有痊愈。事发时,陈云飞到当地派出所报警,警方不予理睬,事后不予追究行凶者;2015322日,陈云飞因住处失窃前往成都市公安局机投派出所报警,结果遭到恶警打伤,在派出所里作询问笔录时,又被编号为009390的警察突然用不明毒针刺上。如此种种公职人员对他的直接人身伤害,显然是对他长期坚持参与维权的报复。

 

了解陈云飞先生的人都知道,陈云飞虽然马不停蹄地为改善人权而奔走于中国大地,但他绝不是个激进的人,不是个违反法制的人,而是个极为平和、理性、守法的人。他之所以奋不顾身投入维权大潮,皆因看不惯太多官僚违法乱纪、侵权劫利的恶行。他自称为“驯兽师”,而不是“猎人”,正是说明他走出了历史上循环不已的王朝更替思维,放弃了那种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一批无权者打倒另一批有权者而夺取权力的革命手段。他只想驯服那些掌权者,让他们遵纪守法,让他们践行“为人民服务”的承诺,将他们关入制度的笼子里,避免他们侵害民众。他每到一个地方,从来没有采取过任何激进行动,只是依照法律法规,摆出事实道理,给那些违法滥权之徒耐心讲解法律。他面对警棍、拳头,仍然保持一副平和的笑脸,从不以牙还牙,以暴制暴。他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行出了中国当代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范式。他这种“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义举,已经激励着当代,还将光照于后人。

 

从陈云飞先生的生活与行止上,我们能看到中国古时墨家先贤们的身影,相信陈云飞正是中国墨家精神的当代传承。中国古时信奉墨家精神的人,多来自社会下层,以“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为己任,“孔席不暖,墨突不黔”,尤重艰苦实践,“短褐之衣,藜藿之羹,朝得之,则夕弗得”,“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孟子·尽心上》)。“以裘褐为衣,以跂蹻(草鞋)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生活清苦。墨者可以“赴汤蹈刃,死不旋踵”,即是说至死也不后转脚跟后退。这种墨家精神,正是孕育滋养中华千年不息侠客的精神食粮,而今在陈云飞身上得到鲜活再现。记得那次见面时,我就当面跟他谈过这种感觉,他只是腼腆地笑笑,谦虚地说自己愿意追贤思齐,只是难望贤达项背。

 

陈云飞先生对于维权有很多睿智的创造性举措:如他将自己承包经营的农场命名为劳改农场;给全国恶警与违法者发“训诫书”;向成都警方递交“投降书”,称自己被“打服了”,再不敢随便租房子,请警方给他安排一个住处,无论看守所、拘留所、黑监狱,他一概“不挑剔”;因围观郭飞雄案庭审而被拘留并被抢走身份证后,他给广东公安厅长发出了劝诫与传唤书;给被拘押判刑的民主维权人士发奖状,拘留为小奖,判刑是大奖,并且每每自嘲自己努力不够,虽有小奖,但难获大奖。结果最近真是“苍天不负苦心人”啊,陈云飞终于被四川当局刑拘了,看来四川警方决意要给陈云飞赢取大奖机会了。

 

2015325日,陈云飞与其他20多人如往年一样前往四川新津县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死难的前中国人民大学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在回程途中遭到百多名持枪特警拦截拘押,32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刑事拘留,现关押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430日,陈云飞被以同样两项罪名批准逮捕。

 

陈云飞,四川民主维权人士,1990年代初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是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广场绝食学生之一,见证当年那场屠杀,矢志推进中国人权、民主进步,持续努力为六四死难者追讨正义。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他在《成都晚报》上刊登了“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遭到当局的打压,被警察从家中带走,后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监视居住半年。陈云飞26年来坚持不懈地为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努力奋斗,历经各种磨难而百折不挠,体现着八九一代对民族的责任,对理想的忠贞,以及知行合一的精神。陈云飞是我们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良知,值得我们这个时代为之骄傲!

  
关键字: 王德邦l “八九一代” 人权游侠 陈云飞
文章点击数: 49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