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0/2015              

王德邦:围攻颜色革命,抗拒民主潮流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614日《人民日报》整版刊发反颜色革命的大批判文章

 

日前,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用整版篇幅刊登了五篇署名大批判文章,大谈颜色革命的危害,论证民主制度不能强制移植,提出必须警惕颜色革命的渗透传染,声言西方敌对势力始终未放弃颠覆中共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政权,呼吁必须破除“西方制度迷信”,在观念上“去西方化”。此举引起舆论界关注,大家纷纷解读文章释放的信息,预测着中国未来究竟要发生什么事。

 

应该说,时下中国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全局性动荡事件,虽然香港面临中央政改方案争议,赞同与反对双方发生激烈冲突,但与颜色革命似乎挂不上钩。至于内地,依旧处于过往多年来局部维权冲突与整体强压维稳的状态中。在这样并无特殊事件的情况下,《人民日报》忽然有备而来,如此不惜版面地集中围攻“颜色革命”,其中原由耐人寻味。

 

所谓“颜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又称花朵革命,是指以政治社会总危机为契机,以中心城市为平台,以突发和快速集结为特征,以和平非暴力的街头抗争为手段,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新型政治革命形式。其典型代表是本世纪初以来前苏联和中东北非地区发生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的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更迭运动。

 

对照颜色革命的定义,看看中国当下现实,虽然中国社会总体危机的确很深重,社会官民冲突极为普遍并在局部地区某个时候还很激烈,社会中也有人希望政权更迭;但应该看到,中国社会整体上还是平稳的,绝大多数民众虽然心存不满,但并没有产生更迭政府的意愿,社会也没有出现旨在更迭政权的有力量的团体,更没有产生指向政权更迭的社会现实抗争行动。也就是说,中国当下缺乏出现颜色革命的现实要件,更没有革命的现实行动。由此可见,中国今日社会纵使有冲突,有局部动荡,但与旨在政权更迭的颜色革命不沾边。

 

官方连篇累牍地高调发文指斥颜色革命,并在文中将那些批评“现政权的错误、弊端”的行为,冠之“以激起群众的不满和反抗情绪”,“为发动‘颜色革命’制造舆论氛围”,且立足于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思维前提,将一系列人类千百年摸索到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等价值,称之为是西方敌对势力蓄意灌输的意在颠覆我政权的价值,从而逻辑地推演出中国“颜色革命”迫在眉睫,甚至已经在无声无息中发生着,于是得出防范与镇压“颜色革命”是当务之急的结论。

 

这些官方的理论旗手们,通过将“自由、民主、人权”名之为“颜色革命”欺骗性价值,将“争取民主、维护人权、捍卫正义的民主抗争”视之为迷惑性包裹,将揭露社会侵权事实,利用现行法制,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当作“颜色革命”非暴力的手段,将最终落实法治与人权当作“颜色革命”颠覆国家政权的目的,从而对十八大后中国倡导的依法治国、协商民主、保障人权等国策着色定位,成功地勾画出了一幅中国“颜色革命”图。在如此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逻辑推演下,中国今日一切向现代文明迈进的努力,都成了“颜色革命”的代词。这些旗手在经过这种精心的设计后,虚拟出一个中国当下“颜色革命”的图景,事实将中国今日一切向人权、法治、民主等文明社会转型的工作都着上革命的颜色。在这套理论下,可以说人类现在的一切向文明的努力都可以被套上“颜色革命”的罪名,由此,这些大谈颜色革命的旗手们事实上也将中共十八大后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中的主要价值划归于“颜色革命”中。

 

中国今天的官方理论旗手们何以要如此荒谬地虚拟出中国“颜色革命”的图景?要想理解此问题,必须得回到中国当下的社会大环境中,真切认识中国社会时下的主要矛盾。

 

中国在中共十八大以来,最主要的政治举措是反腐,由反腐所引出的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成为中国时下社会的最主要矛盾,并影响且决定着其他一切社会矛盾。在历经两年多的反腐与腐败角逐后,至今这对矛盾处于“胶着状态”,陷入“生死之战”中。在这种情况下,主张反腐的一方认为腐败不仅存量巨大而且还有增量,“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因此“反腐在路上”,而腐败一方则直言“反腐败是把双刃剑,打的是违纪违法党员干部,疼的是组织,损害的是党的形象。对每个违纪违法干部的惩处,给他本人带来的损害远没有对党组织的损害大。”,也就是说反腐损害了党的形象,于是有人说反腐是公开党内矛盾,否定以前领导核心的功绩,进而要求反腐从缓,甚至停止,划上句号。在这样反腐与腐败的生死交锋中,腐败以保护党的形象与保证党的执政的名义,置反腐于权力集团中的孤立状态,使反腐腹背受敌,举步维艰。

 

应该说,在腐败势力面对一个个被搬倒的高官大生唇亡齿寒之感时,在腐败集团面对反腐威胁而同仇敌忾下,腐败势力利用体制之恶与人性之罪,很快结成了广泛而牢固的抗击反腐的阵线,对反腐进行围追堵截,使反腐陷入了停滞状态,以致今年三月中旬以来的三个月中,只打下无足轻重的两只副部级“小老虎”,一改过往两年每月打下几只老虎的迅猛态势,这种状况已经引起世人普遍关注,以致平常百姓都相信反腐已经陷入困境。尽管如此,腐败势力仍然不能保证反腐就此停步,他们为了转移权力斗争重心,试图将中国社会近年来反腐与腐败的主要矛盾转化成权力集团与民间的矛盾,于是设法祭起敌对势力,将曾经的阶级斗争学说成功转换成敌对势力颠覆政权的“颜色革命”学说,(在本质上“颜色革命”与阶级斗争是一脉相承的),从而使中国社会的根本矛盾变成权力集团保权与民众“颜色革命”夺权的斗争的矛盾,使反腐的权力集团内部整顿问题转变成权力集团一致对付民众夺权的问题。在这种矛盾转化后,权力集团在共同求生的需要下,只得彻底放弃内部反腐,再次捆绑成团,一致对外。所以,今天中国“颜色革命”被高高祭起,正是为了转移中国社会权力系统内部反腐与腐败的主要矛盾为权力集团与民间的保权与夺权的矛盾,从而达到止息权力反腐,提升对民间镇压的目的。

 

“颜色革命”正是因应中国时下阻止反腐持续,转移社会矛盾的需要,而被御用学人们及时祭出的靶子。它揭示出中国社会一批顽固腐败保守势力努力将中国拉回到阶级专政时代的意图。如果此番努力得逞,中国必将重回名义上“颜色革命”而本质上阶级斗争为纲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反腐不仅就此终结,中国民间社会将迎来一场加倍疯狂的打压,中国民间生态将面临极度恶化,公民思想将被进一步封禁,公民社会将被进一步清洗,公民行止将被进一步限制。如此,中国向民主转型、向文明迈进的脚步将被彻底扭转。

 

面对中国社会如此严峻的政治局势,体制内外主导、支持反腐的力量应该高度警惕,切莫为顽固贪腐势力打出的“反颜色革命”的口号和旗帜所迷惑,从而放弃争取宪政民主,强化集权专政,以致背离人类文明的正轨,使中华民族错失向现代文明转型的历史良机,而应顺应民心,凝聚民力,还权于民,重启以建立民主政体为导向的政治改革,使中国真正从制度上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彻底告别以权谋私、违法侵权的贪腐时代。 
 
 
 
 
关键字: 王德邦l 颜色革命 民主潮流
文章点击数: 23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