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6/27/2015              

牟传珩: 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

—— 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作者: 牟传珩 牟传珩

6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否决了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政改方案。在“建制派”议员大批离席或缺席的情况下,香港政改方案仅获得8票支持,反对票多达28票,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宣布:此案未获得三分之二议员支持,而被否决。香港媒体整理出来的6∙18立法会投票议员头像,已成历史丰碑,永远铭刻在800万香港人心目中。这不仅令中共当政者极度尴尬,更令世界舆论为之振奋。
 
“831决定”激发“公民抗命”
 
虽然,有关香港社会今后实现什么样的普选,一直被中南海视为一个牵动大陆、香港、台湾、澳门两岸四地的全局性问题。然而,这一涉及全体华人政治命运的表达权,却一向都由中南海权力高层所垄断,且必须由他们来“顶级设计”,具体实施。2014年8月3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京举行会议,明确表示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将可以采取“一人一票”的普选方式产生,但特首候选人数目限制在二至三人,而且需有由1200人组成的提委会“过半数”支持。这一决定随即被社会舆论称之为假普选的“831决定”。
 
中共“831决定”,说穿了就是由北京当政者认可的所谓提名委员会提名候选人,然后再交选民从这几个候选人中选出特首,这也就是大陆的“组织定人,选民划圈”模式的香港翻版。如此“831决定”,一直被港人认为是践踏《基本法》,破坏香港百多年来确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精神的假普选。如果香港的事情只能由中共人大常委会决定,“港人治港”,就只能沦为执行北京当政者意志的“代理人治港”局面。
 
中共“831决定”激起港人民愤后,北京与港府代理人一系列不谈判、不妥协、不宽容的强硬立场宣誓,和失信、失义、尽失民心之举,引发了香港民意更强烈的不满,激发了大批示威者上街抗议,并演化成彪炳史册的香港“公民抗命”(“占中”)运动。此运动游行者手拉150米的巨型黑布,上写“公民抗命,政府失信” 标语,充分展示了香港人坚定的意志:“争取民主、誓不罢休,公民提名、誓不低头”。然而,北京官方媒体不断用“暴乱之名”加“敌对势力”介入套在香港“占中”者头上,大加舆论鞭挞,妖魔化为“反党叛国”,甚至操纵“反占中”势力,反制“占中”民意。
 
“公民抗命”在立法会结硕果
 
香港“公民抗命”虽在街头遭到中共操纵势力反制结束,但此次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以压倒性的绝对多数否定了北京的政改方案,致使香港街头“公民抗命”运动,在立法会结出法律硕果。这是对北京当政者违逆香港民意的当头棒喝。
 
一个地方议会,否定了全国人大权威性,这在中共统治史中是划时代的。北京企图把大陆“党主民主”和“官控选举”模式强行移植香港,结果却在议会遭遇颠覆性挫败,令中共当局丢尽脸面,恼羞成怒。香港多家传媒引述消息人士称,北京对这个极为难看的结果大为震怒。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此表示,香港投票的结果是北京“不愿看到的”。他强调,此事属于内政,不允许其他国家干涉。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发言人6月18日也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表示在普选问题上绝不会让步。他声称全国人大所确定的普选制度和各项法律原则,必须在推动行政长官普选的进程中继续贯彻执行。而《人民日报》则刊发“反对派图谋把香港变成独立政治实体”文章,大加舆论抹黑、讨伐。
 
“公民抗命”与“蝴蝶效应”
 
在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政改方案立法会投票之前,北京通过它在香港的代理人进行操控,利用各种方式、手段为香港市民洗脑,为灌输此伪选举方案,进行了为期半年之久的所谓“政改咨询”,力图对香港市民的反对意见进行消声、压制;而北京的香港代理人,利用各种资源优势与不光彩手段,对坚持抗议的香港市民进行谩骂、嘲讽和恫吓。
 
然而,此次香港立法会投票结果,却是对北京“权威”的当面掌掴;香港“公民抗命”于议会取胜,更使得那些趋炎附势,甘愿充当权力附庸的人尝足了被羞辱的滋味。而中共当局代理人的惨败,不仅充分地反映出香港民众争取民主的强烈意愿,更反映出中共坚持“一国两制”招牌下的“代理人治港”模式之穷途末路。
 
全国人大的香港2017特首伪普选方案,本来就是一种最典型的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否定普世价值的“狼吃羊”方案。它不仅是对“港人自治”原则的粗暴践踏,更是对“一国两制”承诺的公开背叛。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本来就该按普世价值普选特首,北京却偏要强行干预,给港人套上“831决定”紧箍咒。此次,北京的伪普选方案
 
在香港立法会被否决,为中华社会提供了一个十分成功的“公民抗命”的典范,其将鼓舞中华两岸四地公民的抗争士气。
 
近些年来,许多国家走向民主制度的和平变革,都是从“公民抗命”开始的。“公民不服从”在各国社会变革中,往往都是以点带面,最后导致全面开花。这种效果常常被舆论喻为“蝴蝶效应”。最近,《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罕见地刊登了五篇惧怕“颜色革命”的文章,就是想在香港立法会对2017年特首普选政改方案表决之际,敲打泛民派,提防“公民抗命”可能带来的“蝴蝶效应”。
 
“公民抗命”要走的路还很长
 
过去半年的经验表明,只要香港市民不放弃争取民主权利的努力,不为北京政府的“代理人治港”背书,就一定会令全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北京的伪普选决议在香港无法赢得多数人认可的事实,已被“公民不同意原则”的现代政治伦理所验证。但北京不会罢休!如今的中共由“二愣子”当家,一再声称“敢于亮剑”,盲目自信,白日做梦,不顾舆论,不惜羽毛,更拒做“开明绅士”。因此,注定了他们不会谈判,不会妥协的僵化立场。今后,北京对香港的民主进程一定还会百倍阻挠,因此香港“公民抗命”运动要走的路还很长。
关键字: “公民抗命” “代理人治港”
文章点击数: 128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