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9/2015              

王维洛: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从拆除三峡大坝到平反六四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三峡大坝(图片来源:本刊资料库)
 

 

没有六四镇压,没有借刀杀人,就没有三峡工程的上马。如今三峡水库蓄水近十二年,工程所带来的生态环境和社会负面影响已经清楚地展示在中国民众面前,针对拆除三峡大坝的建议,不同意见就是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其实,对中国民众而言,三峡工程是一个赔钱的工程,越晚拆除赔钱越多。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相比的一个政治资源就是他和三峡工程错误决策没有关系,并对三峡工程保持一定距离。通过对丰满大坝的考察他也清楚,即使三峡大坝现在不拆,百年之内也是必拆无疑。先有六四镇压,后有三峡(工程)上马;而拆除三峡大坝,平反六四则是逻辑结果。

 

一、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

 

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一天:1992年年43日,第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决议的投票结果:赞成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未按表决器的25票。之前在3月28全国政协也对三峡工程举行了投票,1500多人与会,6票反对,500位政协委员没有出席会议也就拒绝参加票。

 

对这个结果有完全两种不同的解读。李鹏在《三峡日记》中写道:“比需要的过半数还多451票”;李锐则认为:“三分之一的人反对、不投票人代会上通过的决议,没有这样的历史。”

 

1955730日在全国人大第一届二次会议上通过了建设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决议,当时未见有投反对票的或弃权票的,更没有敢于公开拒绝投票而退出会场的。这个通过全国人大代表投票通过的决策并不能阻止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至今为止没有人为这个决策错误承担责任。

 

必须指出的是,在三峡工程投票之前的318日,李鹏主持召开了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党员负责干部会议,江泽民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动员报告,讲了两个多小时,用党纪要求两会中的党员代表支持党中央和他本人对三峡工程投的赞成票。最终结果是三分之二的人大代表投了赞成票。这三分之二的比例,和全国人大代表中的党员代表比例十分相近。如果没有用党的纪律来约束党员代表的投票,赞成三峡工程的人大代表人数会大大减少。如果没有利用六四镇压借刀杀人,将戴晴作为六四的幕后黑手抓入监狱,同时焚毁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长江,长江》一书,在政治上打压反对派,不允许他们在公众媒体上发表意见,如果能让全国人大代表全面地了解反对派的意见、特别是黄万里教授等的意见,那么就不可能有三峡工程的上马。

 

二、三峡水库蓄水后三峡工程的严重问题日益暴露出来

 

三峡工程的问题是在20036月三峡水库蓄水、通航和发电后一个个地暴露出来的。蓄水仅仅一个多月后三峡库区即发生树坪大滑坡,造成14人死亡,10人失踪,近千人受灾。蓄水半年后20031223日.三峡库区开县高桥镇发生特大井喷事故,造成243人死亡,有人认为井喷事故和三峡水库蓄水有关,有人认为没有关系。2008年和2009年三峡工程向正常蓄水位冲击没有成功,说明可行性论证有严重技术错误。从2010年起三峡题团擅自更改经全国人大批准的蓄清排浑的水库运行计划,勉强达到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但是这个正常蓄水位在一年中也只能维持几天时间。2014年上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三峡水库坝址处只有一天维持在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2014年下半年三峡工程为多发电在汛期擅自提高蓄水位。当暴雨突然到来,库区水位猛升,淹没城镇,造成滑坡、泥石流灾难,死亡人数超过七十人。

 

2015418日三峡库区高阳镇发生特大滑坡,造成四人死亡,巨大的滑坡体差一点淹埋了高阳镇中心小学。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写道,三峡库区库岸不稳定的地点共四百余处,到2008年仅重庆三峡库区的地质不稳定地已经超过一万处。三峡水库清水下泄,对长江堤防造成严重的威胁,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长江和鄱阳湖、洞庭湖等湖泊的关系,造成枯水期湖泊的长期干涸。三峡大坝和为减轻三峡水库淤积问题在上游兴建的诸多大坝拦截了应该在长江口进入东海的泥沙,阻止了国土在上海和江苏的向东扩展的可能,损失巨大。特别在气候变缓、海平面上升的情况下,对上海和长江三角洲诸多城市的生存造成威胁。当前最为紧迫的问题是三峡船闸通过能力的饱和,必须马上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三、拆除三峡大坝

 

有人提出另辟一条长江,这是不可能的,是挖苦决策者;有人提出再建一组长江船闸,这在技术上是可能的,但经济和生态成本十分高昂,要在坝址处挖掉半座山。这个措施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十到十五年后这第二组船闸的通过能力也要饱和,到时候还需要建第三组、第四组船闸。

 

唯一正确的办法就是拆除三峡大坝,恢复长江河流的自然生态。对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对社会的严重负面影响,绝大多数人逐步有了认识。对拆除三峡大坝的建议的不同意见是,认为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是好的,三峡工程每年的发电量近一千亿度,发电收入为二百五十亿元人民币,拆除三峡大坝,经济上岂不可惜?

 

四、三峡工程原来不赚钱

 

根据2013国家审计署的资料,至201112月底,三峡工程建设资金为1730.14亿元(不包括输变电工程)。2014年三峡工程发电量988亿千瓦时,上网电费每度0.25元,2014年的收入为247亿元。发电收入占工程建设资金的百分之十四点三,似乎工程经济效益不错。但是这247亿元是毛收入,不是净收入,247亿元中必须减去工程运行和管理费用。根据长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至2013年的资料来看,运行和管理费用占发电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净收入只占百分之四十,2014年的净收入为98,8亿元,发电净收入占工程建设资金的百分之五点七,工程经济效益不好,但是多少还挣一点钱。

 

还是根据2013国家审计署的资料,截至201112月底,共收取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一种看不见的收费,每使用一度电交给三峡工程七厘(各地略有不同)。三峡工程建设资金1730.14亿元中有1615.87亿元是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高达百分之九十三点四!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三峡工程在2009年基本完工,但是老百姓还是继续在缴纳三峡基金,只是名称改了一下,叫重点水电项目基金,本质还是一样的,所以国家审计署还是采用三峡基金的名称。现在每年缴纳的三峡基金超过二百亿元。

 

那么这二百多亿元三峡基金又用来干什么呢?用来解决三峡工程带来的生态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三峡库区的地质灾害问题、三峡工程的新移民问题、三峡水库水质问题、长江中下游长江大堤的安全问题、鄱阳湖和洞庭湖的生态问题、长江入海口泥沙量变化带来的问题,长江三角洲海水倒灌问题等等。那么三峡基金还需要缴纳多长时间?三峡基金从1994年到现在已经交了二十多年,再交二、三十年是完全可能的。

三峡工程2014年的发电毛收入247亿元,净收入为98.8亿元,为解决三峡工程带来的问题还需征收200多亿元的三峡基金,原来三峡工程不赚钱!三峡大坝多存在一天,对中国民众来说就多一份经济损失。

 

有人会问,那么拆除三峡大坝的资金从何而来?三峡水库淹没近六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当三峡大坝拆除后,这六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重新利用,这是起码一万亿元的不动资产!

 

五、拆除三峡大坝,平反六四

 

没有六四镇压,没有借刀杀人,就没有三峡工程的上马。拆除三峡大坝,必然会追究三峡工程的决策错误,也必然追究镇压六四的错误。

 

三峡工程正式开工之前,中央政府要求各省市自治区领导人表态,出钱出力支持三峡工程。六四之后,象江泽民那样,参观三峡工程工地,亲口赞扬一番工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便是站队的表现。在中共老一代领导人中唯一没有到过三峡工程工地的只有张爱萍将军一人。张爱萍将军曾主持三峡工程的军事安全研究课题,结论是:在目前的条件下无法保证三峡大坝的安全。他至死没有改变这个观点。

 

习近平有不少政治资源,他父亲的经历和成就是政治资源,他父亲和胡耀邦、赵紫阳的友好关系是政治资源,习近平母亲和赵紫阳的关系是政治资源,习仲勋的秘书、被习近平称为叔叔的田方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之一是政治资源,他夫人彭丽媛是政治资源,清华大学毕业、博士学位是政治资源。习近平的一个重要的政治资源就是他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在三峡工程博物馆中可以看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以及许许多多领导人视察三峡工地和三峡大坝的照片,唯独没有习近平的。在谷歌和百度中也找不到相关的报道和照片。因此客观上他有可能成为拆除三峡工程大坝的决策者。

 

许多人把习近平的知青经历也看作是政治资源,其实知青经历正是他的短板。他有跑三十里路去借歌德的浮士德的经历,但长时间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系统的教育,可谓是不学有术。三峡工程是浮士德式的交易,出卖国家灵魂以换取经济增长,只看了大坝能储水发电的一项功能,却不顾阻断河流、增加地震可能、破坏宝贵的自然环境以及让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等等相应危害。在农村向贫下中农学习,学到的不是善良和宽容,而更多的是自私和短视。他把女儿送到美国学习的本身就是对上山下乡的客观否定。

 

20111月习近平考察位于吉林省吉林市东南24公里的丰满大坝工程。这个工程是日本人建造的,建于1937年。大坝类型与三峡大坝一样是混凝土重力坝,三峡大坝的建筑质量还不一定能超过丰满大坝。由于丰满大坝已经使用了七十多年,混凝土风化,安全是个大问题。2010730日,丰满大坝无法承受水库的高水位,为保丰满大坝的安全,突然决定泄洪,连续七天泄洪,减低水库水位,紧急撤离下游居民数万人。目前已经做出了拆除丰满大坝的规划,未来将在原坝址前面再重新建一座大坝。只是担心拆除丰满大坝会引起对利在千秋的三峡工程使用年限的讨论,所以一直迟迟未做决定。通过实地考察,习近平对于混凝土重力坝的使用年限应有正确认识。即使现在不拆除三峡大坝,百年之内亦是必然。习近平不做,后人必然会做。

 

拆还是不拆,纠错还是不纠错,应该由全民投票决定,因为他们是三峡工程的真正投资人 
 
 
关键字: 王维洛 l六四镇压 三峡工程
文章点击数: 273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