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4/2015              

王德邦:“超级低俗屠夫”刺痛了谁的神经?——记智勇双全的人士捍卫者吴淦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6月23日,福建维权人士在福州马尾开发区举牌声援屠夫(吴淦)。图片来源:福建维权人士提供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于今年6月27日被厦门市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三项罪名批捕。而早前的5月20日,吴淦是被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遭江西公安机关行政拘留。拘留期满后,福建公安机关前往江西将吴淦强行拉回;随后于5月28日又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将其刑事拘留。吴淦在被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增加了一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逮捕。由此可见,吴淦的罪名在拘押期间不断加码,而相应的惩罚也由行政拘留,到刑事拘留,再到正式逮捕,在不断地加重。不仅如此,吴淦的父亲也在取保候审两年后,再次被福建警方拘押,而吴淦的妻子的银行帐号也被冻结,吴淦委托的代理律师前往会见也被拒绝安排。由此种种迹象可以预见,这次福建有关司法当局决意要将吴淦投入大牢而后快。
 
不仅如此,中国官方最高宣传媒体——新华网,竟不惜版面而长篇累牍地发文,专门揭吴淦的老底,对其出身、工作、生活、家庭、婚姻、子女等等方面均有论及,并且挖掘出其一些生活细节,意在说明吴淦人品存在问题。一个参与维权被拘押的公民,何以使得官方如此费尽心思从司法层层加码,到舆论大肆揭批来对待?那么吴淦此人究竟又是何方神圣?
 
综合官方挖掘的材料可见:吴淦,男,1972年2月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镜洋镇下施村,1990年去厦门当兵,后转业到厦门航空港安检护卫部工作。2007年,吴淦从厦门航空港安检护卫部辞职到了广西阳朔。他干过房产中介,也和朋友合伙开公司,但均不成功。2009年5月因介入湖北恩施市邓玉娇事件调查,而闻名网络,从此参与中国维权运动。
 
从这些官方介绍的材料来看,吴淦不是时尚的“高富帅”,更不是“伟光正”,即不是官方标准中的成功人士,而是个什么都做不成且生活一塌糊涂的人。我们通过官方这些材料,其实可以看到,吴淦就是个中国社会时下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他没有后台,又不善长投机钻营,所以在这个社会处处受制、日日碰壁,以致百事无成,碌碌而过,生活挣扎于底层的困苦之中。然而,如此一个在官方眼中不堪的人,怎么一下被当局提升为国家的“敌人”,居然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志与之能,以致不得不要劳师动众占用新华网版面来挖掘揭露其底细?那么吴淦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招致官方如此小题大做,使出当年文革的打倒再踏一脚,批倒批臭,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伎俩?
 
要想了解吴淦由一个中国社会底层的普通百姓被升格成“国家敌人”,就得了解吴淦近年来所做的一些事。
 
吴淦为世人所知的确始自2009年湖北恩施民女邓玉娇事件。当年5月,邓玉娇因不堪受辱而将一名官员刺死与一名官员刺伤,邓玉娇因此先被拘押,后被关入精神病院,由此引起舆论哗然,招致网络围观。就在网络争论不休,各种臆测纷呈之际,一个网名叫“超级低俗屠夫”的人挺身而出,怒斥网络空谈,声言只要人给路费,他便亲自前往恩施调查真相。于是网络群起募捐,供其路费。结果该屠夫就真地只身前往恩施,在克服重重阻力,战胜各种危险情况下,及时将了解到的情况通过手机、网络等工具发于网上。这样一场现场直播式的调查,带着浓厚的惊险剧色彩,极大的刺激着网络神经,一下将网络关注热潮推向巅峰。
 
随着屠夫调查的展开,邓玉娇事件迷雾被一层层拨开,最后屠夫在医院见到了当事人邓玉娇,并将邓玉娇陈述的事件情况公诸于网络,最终为邓玉娇事件得到相对合理解决提供起了民意基础,同时也提供了一定的民意监督,从而使一件公共事件最终得到和平化解。
 
应该看到,屠夫在邓玉娇事件中以公民身份只身前往调查,对于社会了解事件真相,对于公民维权以及公民监督,达成社会处理事件的相对共识,化解中国社会公共事件危机,为社会实现和平转型等等,都具有极大的开拓性意义,值得当今与后世研究探索。邓玉娇事件的处理为中国维权立下了标杆,起到了很好的示范效应。当然,在此作为直接的公民维权参与者吴淦可谓功不可没。而吴淦由此参与维权也一发不可收拾。
 
我直接见到吴淦是2010年的5月8日在北京西直门一家酒店中。当日,由维权人士王译等人组织播放当年4月16日网民围观在福州开庭审理“三网民案”录像并进行研讨。我应邀前往参加时,大酒店包厢的门口碰到了一个身材较胖,蓄着胡子的人,他自我介绍是屠夫吴淦。后来才知道,这次研讨会屠夫也是协助组织者之一。从当日研讨会上吴淦 (超级低俗屠夫)的发言,可以看到他是个幽默风趣且不失睿智的人。屠夫说:“我是抱着吃的想法来的,跟大家吃一顿饭,想不到这个中间有了这么多插曲。那这插曲也很好的哦,让大家知道了吃顿饭也是很不容易的,这个不正常的社会,吃顿饭也这么艰难,那就说,大家以后要是组织这样的吃喝活动,一定要有思想准备,随时没饭吃,随时停电停水。这也是个锻炼的机会,王译第一次组织这么个聚会,搞了这么多的插曲,他们是针对王译的,不是针对我们,呵呵呵呵呵~~” 
 
福建三网民案的围观成为中国维权领域一道亮丽风景,对至今人权案件围观仍有启示与示范作用,而该围观行动直接公开募集资金、集合各方资源的模式就是屠夫直接操作。可见,屠夫对维权运动的心力贡献。
 
“三网民案研讨会”后,我与屠夫建立了直接联系,从此经常能收到屠夫发出的对一些维权事件的参与消息。2013年6月,我亲戚们在桂林集资盖房,结果遭到桂林有关部门为阻止我到桂林居住的强拆,在我妻子被打,房屋被毁后,屠夫吴淦给我及时发来了自己整理的各种抵制强拆维护权利的法律法规与案例,使我从中看到屠夫做事的细致深入。
 
到了今年5月2日,黑龙江省庆安市发生了铁路警当众枪杀访民徐纯和的恶性事件,激起全国网民的义愤。吴淦很快就与人权律师组成了赶赴庆安调查的公民团。5月5日就找到了事件的目击证人并成功进行了采访、存证。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以还原事件真相,屠夫吴淦公开在网络悬赏。据吴淦对外表示:“感谢这位勇敢的学生,成功在黑龙江铁路警察到辽宁之前(警察已告知这目击证人明天来学校找他)接触到这位庆安火车站击毙事件目击证人,录音存证并备份,通过其他方式获得案发现场手机视频片段。由于在黑龙江的很多目击证人2号当天就被警察找,很多人视频被删(无法核实是自删还是受压力下删),也不愿与我接触,后期取证难度较大,因很多细节未核实,怕不严谨表述会引起误读,等谢燕益律师和我去当地了解完再公布了解的细节。为了收集更多视频和照片,特悬赏案现场视频,如有提供未公布的全部过程视频,屠夫将给予奖赏一万元。部分片段视完整性,给予一百到一万奖赏。吴淦(超级低俗屠夫)电话:18510980592,现用微信:tufuwugan4,备用:cjdstf。邮箱:wg0592@sina.com”。
 
随着调查深入,屠夫吴淦接连发布了事件调查通报,将部分真相公诸于众,使民众看到此前官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吴淦的现场调查,极大地阻扰了庆安警方肆意裁定这桩性质极其恶劣的枪杀事件,因此引起了警方的忌恨,结果吴淦遭到追捕。为了躲避抓捕,吴淦被迫逃亡。
 
就在庆安警方追捕期间,吴淦又前往江西省高院维权。5月19日早上,屠夫吴淦到江西高院门口声援江西乐平冤案,专门制作了“江西高院张忠厚院长,你开个价吧!”“无法无良无德无人性,违心违法违纪违天理”的两面大牌子站在江西高院门口。结果遭到南昌警方抓走,20日被以“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行政拘留。随后福建警方又将吴淦刑拘并逮捕。
 
吴淦自2009年5月参与湖北邓玉娇事件维权至今7年。在这7年中,中国各地发生的诸多重大公共维权事件,几乎都有吴淦参与的身影。吴淦以其亲历险境、深入事件第一线展开调查揭露真相而著名。随着他的介入,事件真相被纷纷披露,官方单方面的说词和垄断信息的企图被打破,这极大地增加了权力机构随意断案定论的成本与难度,当然会招致官僚权贵们的忌恨。应该说,多年来“超级低俗屠夫”的名字几乎成了许多违法侵权官僚的梦魇,极大地刺痛着他们的神经。由此可以想见,这些年来有多少污官恶吏日思夜想着抓捕屠夫。在众多黑官和恶警的痛恨及全力构陷下,吴淦先生终于上升为“国家敌人”,由江西警方出手,福建警方接力,新华网、环球时报等官媒攘助,官僚与媒体合谋,将吴淦投入大牢,铸成维护国家安全与政权安全的惊天大案。
 
一位曾经的军人、今日的普通公民成长为刺痛官僚神经的维权人士,固然与个体特质有关,但更说明这片土地拥有丰厚滋长维权者的土壤,而这土壤就是广泛而持续的官僚违法侵权。是因为官僚的违法侵权,才将一个普通的吴淦造就成今日的“国家敌人”!而如果官僚们不因此反思造就吴淦的土壤,却一味抹黑吴淦,或者庆幸于暂时抓捕吴淦后的平安,那么可以肯定吴淦纵然被关押,中国还会产生千万个冲锋陷阵于维权第一线的吴淦。也就是说,在违法侵权普遍的国度,吴淦是抓不完的。
 
对于吴淦参与维权的严肃与认真,我们从下面他对庆安事件的调查通报情况可以窥见:
 
 
屠夫(吴淦)庆安击毙事件调查2:
 
目前屠夫已将所有调查和悬赏取得的视频两段(就是徐被齐眉棍打的那段)、录音两个(三人,目击证人和知情者)、图片(徐被反拷)都已在博讯发布完,手中没有其他东西,网络谣传我有完整视频,我多次澄清没有完整视频,请大家不要再误传。
 
据之前我公布的证据和目击者证词(央视也采访他,但不敢播出)可以得知,新华社和官方最早新闻稿造假如下:
 
1:说徐纯合抢枪抢警械是虚构,不管从视频和还是从目击者证词都没有体现徐抢枪,而抢警械从视频来看是徐被狂打下一种自卫的拉扯,不是去抢。
 
2:从目击者证词里证明新闻稿里描述向警察抛摔小孩这个为假。即使从央视为了证明开枪合法而采取各种技术处理的视频,比如有人指出采用抽帧技术,比如采用最有利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视频角度监控镜头,这些都无法证明。我个人看法,那个所谓的抛摔小孩是徐在被棍子攻击下,愤怒下把小孩推倒在一边,也可能认为小孩挡了他反抗或者警察打到小孩,就如我们打架时,把劝架的不小心打到和误伤一样,本意不是如此,是动作大了些。从徐被打后砸机子行为就可以得知。如果是恶意抛摔,小孩估计要受伤严重,而事实没有。面对公权力和个体时,我对个体更愿意最大善意去理解。
 
官方和垃圾喉舌一直回避最核心的起因部分,那就是非法阻止一个正常合法公民自由行走,他们一家买了票,你们不让他们出行,这才是问题关键,没有这些就没有后来的事。所有央视剪辑的视频是为了证明击毙合法而去剪辑,为了这个目的,不惜采取道德抹黑,技术处理,回避徐被打的镜头,没有播出目击者对徐有利的任何东西,隐瞒起因,这种所谓的视频和电影剪辑一样,根本没有说服力,更证明你们心虚和无耻,更证明你们不是媒体,而是颠倒是非的机器。把完整视频公布不就完了吗?还有一点大家忽略了,为什么徐纯合妈妈委托的律师合法去调阅视频,警方都不提供,你们央视又算什么角色可以要到?谁给你们权力乱技术处理剪辑下定论?只能说明你们心虚,只能通过这种剪辑来欺骗民众。所以公布完整视频,让家属委托的律师查阅完整视频才是唯一能证明事实,如果这两项做不到,都是胡说八道。
 
傻逼脑残如山国度,几十年被这强大机器洗脑灌输,很多人价值观混乱,逻辑变态,把无知当无畏。连屠夫这个初二的傻逼都懂的浅显道理,而一些所谓的公知和法律工作者都不懂,这才是让我绝望的地方。我们是要逼迫要完整真相,要程序正义,不是要当道德家和理中客对个体进行道德审判,不是去要求徐符合我们审美标准和圣人要求。道德家们秀道德洁癖,理中客们秀理性客观公正,把对公权力苛求用在对个体身上,把程序正义和道德标准混在一起,对公权力种种违法,种种不公不义视而不见,不去逼问完整真相,倒像道德判官,对着徐纯合打了鸡血般进行道德审判。你们看过完整视频吗?你们不知道对公权力要恶猜吗?你们不知道程序正义比徐的道德重要几万倍吗?你们看不见它们在此事件中各种违法吗?
 
逼迫它们守法,逼迫它们给出完整视频才是正道。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最后所有真相如官方所说的那样,我们也是要盯着程序正义来完成真相呈现,而不是跟着官方的思路,它们思路就是徐纯合是人渣,击毙活该,击毙合法。如果按照这思维,国人差不多都该击毙。因为没有一个人符合别人审美观和道德标准,这些人都该击毙。十恶不赦的人渣,不是你可以违反程序正义,不是成为你击毙的借口!
 
屠夫(吴淦)5.16于流亡途中
关键字: 吴淦
文章点击数: 42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