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3/2015              

巩磊:统治者散布“动乱恐惧论”的实质是抗拒民主

作者: 巩磊 巩磊

图片来源:网络 
 

(提要)“社会不能乱,社会乱了最倒霉的最终还是老百姓”,这一陈词成为中国历代统治者最喜欢弹唱的曲调。这个论调现在不但被各级党政官员、公检法司及基层的截访维稳人员作为欺骗、愚弄和镇压百姓的紧箍咒和金科玉律,而且和寻衅滋事、煽颠等律条结合起来使用,得心应手随心所欲地打压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围观者等所谓社会不安定因素,造成一个个骇人听闻的人权灾难,严重阻碍着中国民主进步,阻碍中华民族的福祉。专制独裁者是发动战争,引起战争、革命的根源所在,是地地道道的动乱的策源地。专制体制天生就要打仗掠夺的,中国历史上即使所谓励精图治的皇帝往往都穷兵黩武。没有制约、监督的独裁专制政权一日不除,对人类未来都是极大的威胁。专制独裁者发动战争,激起革命,毫无疑问,最倒霉的是首当其冲的他们。美国教授拉梅尔认为,民主可以创造和平,能够避免战争,民主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一次战争;民主能避免大饥荒,民主国家没有发生过一次大饥荒。因此,只有消除专制,实现民主,才能实现社会和谐与人类和平安宁。

 

 

“社会不能乱,社会乱了最倒霉的最终还是老百姓”。这几乎成为中国历代统治者、教科书及普通百姓的共识。似乎是社会乱了,权贵们照样吃香的喝辣的,动不着人家的一根毫毛,而老百姓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万劫不覆。所以老百姓就应该听天由命,安于现状,逆来顺受,珍惜目前“生存权”的生活,不要奢求什么公民权利,否则,不但失去目前基本的温饱,甚至会让你生不如死!    

 

这个论调现在不但被各级党政官员、公检法司及基层的截访维稳人员作为欺骗、愚弄和镇压百姓的紧箍咒和金科玉律,而且和寻衅滋事、煽颠等律条结合起来使用,得心应手随心所欲地打压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聚餐者、举牌者、围观者等所谓社会不安定因素,造成一个个骇人听闻的人权灾难,制造高压恐怖态势,让每个中国人的生活缺乏安全感,人人自危,严重阻碍着中国社会的民主进步,幸福安康。

 

那么,社会动乱最吃亏倒霉的真的是普通百姓吗?从人类的起源,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看,事实并不是这样。

 

大爆炸宇宙论认为:宇宙是由一个致密炽热的奇点于137亿年前一次大爆炸后膨胀形成的。就此,宇宙的演化开始了:能量→基本粒子→原子、分子→无机界→生物界→人类。所以人类的基因、血液里流淌着宇宙爆炸时的物质。这种物质有着革命、暴力、膨胀、破坏的原始特性。人类的这些特性和本能之间是相通的,是人类的本能之一。

 

人类的这种本能如果得不到抑制和制约,就会弱肉强食,向着掠夺、战争、动乱的方向恶性膨胀。人类自身的这种不受制约的邪恶兽性发展的后果是少数人靠暴力形成极端专制极权的专制统治阶层,并逐渐固化为制度,人类社会专制制度延续了两千多年。专家统计表明,给人类一次次造成灾难性灭绝性的重大灾难的,并不是来自于宇宙自然,而是来源于人类极其残暴的极权专制独裁者。

 

专制独裁者是发动战争,引起战争、革命的根源所在,是地地道道的动乱的策源地。专制体制天生就要打仗掠夺,中国历史上即使所谓励精图治的皇帝往往都穷兵黩武;普通百姓揭竿而起也是官逼民反,被逼上梁山,没有制约、监督的独裁专制政权一日不除,对人类社会,对整个人类的未来发展都是极大的威胁。

 

专制独裁者发动战争,激起革命,毫无疑问,最倒霉的当然首是当其冲的他们。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有几十个朝代几千个皇帝,还有众多的王侯将相,随着“周期率”变幻,王侯将相家族有几个存活下来?任何动乱、任何革命、任何改良,遭到清算、被灭九族斩草除根的都是反动腐朽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指向一个或几个顽固腐朽开历史倒车的恶贯满盈的首恶分子,或者是几个核心家族。这些首恶分子被全部消灭或部分消灭,随之他们的的权势、影响力、财富都灰飞烟灭荡然无存,最倒霉的当然是他们。

 

而动乱、战争、革命中的普通百姓,目标指向不会对着他们,并且天塌下来有众人顶着,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如野草春风遍布大地,像星汉簇拥,其受害的概率和程度就低的多,即使有损失也是局部,或带有偶然性和运气成分,和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整个家族整个阶级的灰飞烟灭截然不同;其个人和家族损失和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金山银山酒池肉林也根本没有可比性,并且随着动乱、战争、革命的结束普通百姓的生活、经济很快恢复并且争取到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用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话就是革命人民在动乱、战争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

 

现在官方的各级教科书对陈胜吴广李自成太平天国等历次农民运动都是完全肯定和赞成的。总结说觉醒了的人民奋起反抗的革命运动推动了社会进步,消灭了腐朽落后的统治阶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减轻了剥削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压迫剥削,促进了科学文化的繁荣等等。这也肯定了战争、革命实际上是利于普通百姓而不利于极权专制的统治阶级。

 

最近主流媒体公布了不少贪官污吏的悔过书,很多都是悔不当初,恳请政府从宽处理,回家种地做农民;有的希望做个普通百姓;有的还嘱咐后代不要做官,当官成为目前的高危群体。现在社会还没有动乱,他们终于明白了哪里最安全,最倒霉的是谁。

 

人人都向往一种安居乐业的生活,谁都会对战争、革命、动乱避之不及。但是在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专制独裁制度下一动不动,逆来顺受,安分守己,普通百姓就有好日子过吗?中国三年大跃进期间,农民被牢牢囚禁在土地上,其奴隶制似的户籍制度,村民连出村讨饭都不允许,三千多万农民最后一动不动维稳饿死在家里;九十年代中国的工人被“砸三铁”,他们几十年积累的财富眼睁睁的被权贵抢夺一空;八九十岁的市民晚上在家睡觉不动,竟被拆迁队强拆扒房砸死在自己的房子里。

 

朝鲜已经保持金家三代世袭的稳定不动,他们的人权状况有目共睹,炮决声不绝于耳;伊拉克、利比亚如果不动,萨达姆、卡扎菲这些魔头仍然为所欲为祸害人间……

 

人类的发展进步难道非得通过动乱、战争、革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大爆炸宇宙学者又认为,宇宙里存在一种“反物质”,正是因为“反物质”的作用,地球上形成生物、繁衍了人类。人类有一种追求安定、静美、和谐、友善,博爱、协商合作互助的天性。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了保障人类自由的契约法律,形成了婚姻家庭,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创造了现代国家的民主制度。现代社会民主制度是人类伟大的发明,是彻底消除动乱、战争、革命的最好的办法,经过人类社会的实践完善,已经成熟。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民族已经实行,成为不可抗拒的潮流。

 

美国教授拉梅尔认为,民主可以创造和平,能够避免战争,民主国家之间没有发生过一次战争;民主能避免大饥荒,民主国家没有发生过一次大饥荒。

 

张千帆教授说:“西方的国际关系理论近二十年来流行一种说法:真正的民主国家是不会打仗的,因为归根结底是人民不想打仗。专制国家的决策由统治者说了算,所以专制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很可能打仗,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也可能打仗,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也不好说,但是成熟的民主国家之间是不会打仗的,因为重大决定最终要对多数选民负责。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民一般不会对领土过分在意,因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领土问题跟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关系。”

 

现在国内社会矛盾空前激化,贫富差距悬殊、贪污腐败盛行、司法不公、权大于法、生存环境恶化。而权贵利益集团不是从体制找原因,顺应世界民主潮流,而是采取严防死守,全力维稳,维稳经费超过军费 ,企图靠暴力镇压把各种不稳定因素要消灭在萌芽中,致使各种社会矛盾不但得不到缓解,反而越聚越多,最后的结果无非是官逼民反,逼上梁山,要死大家一起死。

 

查建国先生说“一个社会的安全稳定有两种:一是专制下的安全稳定。这个安稳是官安稳民不安稳,是压制不稳定因素,遮掩矛盾,使矛盾推迟解决,积小变大积缓变暴,这是一种表面的、虚伪的、暂时的安稳。二是民主下的安稳。这个安稳是平等自由下的安稳,它是积极面对矛盾,化大乱大变为小乱小变,因而它才是长治久安的安稳。”

 

茅于轼先生说:解决中国当前的社会矛盾,“那就是借鉴西方三权分立的民主制,,一个国家的问题很复杂、意见很不一致,如果任何问题都不许动武,那怎么解决问题?那就是要坐下来谈,谈不拢怎么办?谈不拢继续谈,一直到谈拢为止。最终一定能谈拢,为什么?因为所有人的目标是一样的,即全国人民的福祉、大家的幸福。

 

是来一场动乱,血流成河,还是和平转型,还是走和平走民主之路,还公民真正的权力,让中华民族实行官民双赢,还是制造一批最倒霉的人,这种选择不需要大智慧,而是需要勇气、智慧与担当。

  
关键字: 巩磊l“动乱恐惧论” 实质
文章点击数: 54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