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7/2015              

应克复:“党文化”的起源、内涵、特质与中国的现代走向(二)

作者: 应克复 应克复

 

3

 

党文化中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党性,以及党性与人性的关系。

 

马克思没有提出党性的概念,但为这一概念提供了思想胚芽,那就是上述已提到的“两个彻底决裂”。第一个决裂,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决裂,就是消灭私有制。第二个决裂,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传统观念指什么?似乎不甚明确。联系上一个决裂的明确指向,与此相对应的,应当是指私有观念,就是要同私有观念彻底决裂。

 

那么,什么是党性?什么是人性?党性和人性都是一个利益的问题。党性就是党的利益。它体现在党的纲领、任务、路线、决策和党的实践活动之中。按照列宁的说法,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因此,党性就是无产阶级这个阶级的阶级性的集中表现。党又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利益的忠实代表,这样,党性又包含了人民性。按此逻辑,党性不但包含了阶级性、人民性,而且高于阶级性、人民性,坚持了党性,也就体现了阶级性和人民性。所以,在共产党的话语中,党性就成了最高的原则。“党性强”是共产党员最优秀的品格了。那么,共产党有没有自己的利益呢?没有,它没有也不应该有自己的特殊利益。

 

人性呢?是指人的个人利益,包括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利益,但物质是基础。人要生存,首先得有基本的物质利益的保障。所以亚当·斯密说,人皆有利己之心。斯密以此为根据设计他的经济理论。这是人性中最根本的规定性。人性若没有这一规定性为基础,人性中的其他问题都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如人性是善还是恶?怎样理解人性的共性与个性?怎样区分人性的阶级性和非阶级性?等。

 

共产党在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之后,社会就只有共同利益了。这个共同利益大家必须去维护它,要维护它,前提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彻底决裂(也就是所谓“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社会才能生存和发展。这就是共产党的党性之所在。可是人性呢,却是利己的,都在忙于谋求个人利益,这就与党性发生了矛盾。怎么克服这个矛盾呢?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与私有观念实行彻底决裂,就是要除去人们的自利之心。因此,共产主义的一项艰巨任务,或者说,要确立党性,就要改造人性,使人性适应党性。

 

怎么改造人性呢?那就是不断地进行思想改造,不断地洗脑,不断地进行革命大批判,不断地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批判一切宣扬人性的文化成果,把封、资、修的文化遗产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同时弘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崇高道德,宣扬一心为公、鞠躬尽瘁的模范事迹。这就是中共自立国以来特别是文革中所推出的一套改造人性的伟大工程。

 

另一方面,努力在人们心目中确立党与党性的崇高与神圣,以党性压倒人性。

 

——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自觉的独立运动。”(马克思语)

 

——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

 

——共产党是以马列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武装起来的党,只有在它的领导下,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共产党必须领导一切。必须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要听党的话,要无条件地服从党的需要,做党的驯服工具。——对党的决定、党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总之,在这个伟大的党面前,个人的一切均应放弃:个人利益,个人意见,个人理想,个性,人的尊严,独立的人格,乃至人的良心和良知……把一切献给党。这才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这就是共产党所需要的人性。

 

那么,这个改造人性的大工程其成效如何呢?从最终结果上说,共产主义改造人性的工程是失败的。

 

马克思批判斯密“人性是利己的,即从个人利益來从事一切活动”的观点。认为“私有制的建立”,才是“利己心”的源头。按此逻辑,消灭了私有制人的利己之心也就自然消失了。事实并非如此。私有制不是利己心之源,而是相反,人的利己之心才产生私有制,并传承数千年而不衰;以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成为人类的一种共识,一条基本法律规范了。这是人类文明积淀的一大成果。共产主义反其道而行之,要消灭私有制,剥夺一切有产者。可实践证明,你可以动用国家权力消灭私有制,但权力却不能消灭人的利己之心。公有制下,劳动者的利己之欲不能得到应有满足,因此人们普遍地消极应付(所谓“出工不出力”),社会自然就陷于普遍的贫穷了。当私有经济重新崛起之后,社会的经济情况立即大为改观。

 

自利之心是人的生物属性、自然属性。马斯洛提出人的五种需要的理论。一是生理需要,二是安全需要,三是情感需要,四是互相尊重的需要,五是自我实现的需要,这是人的最高层次的需要。这五种需要都是自利性的,而且前四种需要与动物几乎没有差别,都是生物的自然的属性,只有第五种需要,人才超越了动物。对于这种自利性的合理需要,我们应当给予满足,并且改善它,而不是去改变它,改造它,乃至消灭它(所谓“彻底决裂”)。

 

美国现代社会生物学的奠基人爱德华·威尔逊(Edward·Wilson) 教授认为:“基因是自私的,它们必须自私。”英国著名的动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Dawkins)《自私的基因》(1976)一书说明,一个成功的基因的特性是无情的自私性。基因,作为生物体中自我利益实现的基本单位,具有精确复制等特点。其中的一个基因与其他许多等位基因在遗传中为了争夺后代成为不共戴天的竞争者。那个利己的成功的基因是好的,而在竞争中失败的基因便是坏的。这类成功的基因在基因库中将会变得愈来愈多,这就是生物进化的原因。《自私的基因》对基因自私特性的发现是对达尔文物种进化——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学说的重要推进。

 

人的自私性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有着普遍的表现。

 

市场经济中,企业家都要推出适应市场需要、有竞争力的商品,实现利润的最大化。民主政体下各政党在大选中互相竞争,竭尽全力实现登上执政舞台的目的。高考、公务员等类考试中,应试者们无不绞尽脑汁,交出优秀的试卷以录取为幸。运动员都希望自己成为冠军。工作在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每个人,无不期盼自己重用和擢升。那才貌双全的女子多少引起同伴们的嫉妒,也会成为男人们青睐的目标。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优秀出众,或以子女的出类拔萃而引以为荣。……此类自利性的事例不胜枚举。那么,我们怎样来评价这种种社会现象呢?难道他们因为都怀抱自利的目的而都要加以贬斥吗?

 

所谓共产主义改造人性的工程从最终意义上说是失败的,并不否认在实施这一工程过程中在一定时期内所取得的某些成效。中共从延安时期开始的,1949年之后立即全面启动改造人的这一工程,重点是改造、驯化知识分子群体,批判其资产阶级世界观,批判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意识形态。通过批判会,报告会,思想汇报、向党交心,雷打不动的政治学习制度,办各种学习班等方式,驱使知识分子脱胎换骨;还有每天从大大小小的媒体中,各种文艺作品中,经年久月地沐浴着党文化的熏陶;更基础、更长效的措施是将党文化的一套内容编入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教材,进入学生的脑海,树立他们的信仰,成为他们的人生规则。如此几十年如一日的向中国人、向青年、向知识分子施以洗脑、灌输、教化、示范,还有惩罚、恫吓等文化暴力,怎么不可能取得成效呢!不能说全部,但至少有相当大的一个群体,接受了党文化后,其内心世界,像老太太的小脚被棉布层层地包扎起来了。人性,人的欲望,受到压抑。个性化思维和独立人格,被扭曲了。做党的工具深入人心,无条件地服从党的需要成为时尚美德。唯唯诺诺,唯上唯书,或见风使舵,阿谀逢迎,甚至是非不分,伤害同伴,竟成了一部分人的生存哲学、处世良方。这是中华民族的不幸,却是改造人性的伟大成就。可惜这是一个非常态的年代,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个插曲。进步的法则终究要让历史回归到人性开张的年代。

 

我们回过来再说党性。如前所述,党性就是无产阶级阶级性的集中表现,党性与阶级性、人民性是一致的。可是,实际情形是怎样的呢?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共产党在夺了权、坐了天下后,其所作所为,与阶级性、人民性是一致的吗?没有自己的利益吗?共产党的执政史使党性之类的神话一一破灭了。共产党夺权的革命,极权的统治,千方百计地维护其永续执政,一丝不苟地对人民实行全面专政,不就是为了一党的私利吗?共产党执政后,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共产党统治集团立即蜕变为一个新阶级。南斯拉夫共产党有一位仅次于铁托的领导人叫吉拉斯,早在1956年就著述了《新阶级》一书(美国出版)。在共产主义史上他是最早说出,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里,在消灭了原有的剥削阶级之后,又出现了一个比原来剥削阶级拥有更多特权的新阶级。他因说出这一真相被开除党籍,入狱7年之久。这一著作为中国人所知道已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事了。中国人的觉悟比较低,直到九十年代才从自己的实践中领悟到:中国产生了一个权贵特权阶级——我不称其为权贵资产阶级,因为这个阶级以权力为杠杆集中社会巨大财富为己所有,不具有“资本”的属性。可见,共产党的党性就是专制性,自利性,这个党不就是特权党、窃国党吗?

 

这样,所谓党性与人性的矛盾,就是共产党一党之私利与社会公民基本权利之间的矛盾了。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提出共产党不但要改造客观世界,还有改造主观世界。改造客观世界,就是推翻旧社会,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阶级。可是,客观世界改造了那么多年,产生了一个权贵特权阶级,这个改造是成功的吗?改造主观世界呢,就是改造人性,改造人的自利之心,与私有观念彻底决裂。遗憾的很,这个改造也是以失败告终。

 

有的论者,在论述党文化时,集中的谈到党性。给人的感觉,党文化似乎就是一个党性的问题。笔者认为,党性问题确实是党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但不能认为党文化只是一个党性问题。如上所述,党文化有着丰富的内涵,他包含了共产党为之遵循的一个文化系统。

 

4

 

现在可以概括出党文化的全貌了:

 

1、暴力文化

2、专政文化

3、共产文化

4、党国文化

5、集权、或独断文化

6、神化文化

7、谎言文化

8、党性文化

 

上述党文化全貌说明,党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狭义和广义的)有其同一性。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其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构成党文化的基本内容乃题中之义。但两者又有一定区别,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应具有学术性,其内容也更为广泛些。马克思为党文化奠定了基础,谓党文化之起源。列宁充实了马克思提出的暴力文化和专政文化;同时又扩充了党国文化和集中制文化、即独断文化,在苏联、中国一度大力推行。之后,斯大林推出神化文化和谎言文化,毛泽东推崇有加。这是党文化发展的第三阶段,也是它的衰落阶段。至于党性文化也是神化党的文化。可见,共产党不是一个现代性的政党。

 

党文化这种文化现象的出现已有一个半世纪了。它在俄罗斯已被送入坟墓,成了人们的一种回忆。党文化作为中共践行的一种文化体系,一个多甲子年来一直是大陆的主流文化,各种媒体的主旋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却遇到了另一种文化的挑战,那就是民间社会激荡、奔突的自由主义文化。这种文化尽管一开始就受到邓小平的打压,然而同浅薄、理穷,尚有几分霸气的“主流文化”相比,它雄辩、自信、无懈可击,其队伍日益壮大,加之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使其如虎添翼,日益显示出不是主流文化的主流文化的巍巍身影。再看看党文化现时的处境,它已被撕裂,已经破碎,官方却仍在硬撑,喃喃地哼着“三自信”的小曲——“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不过是为党文化注射强心剂罢了。可以预见,不久之时,中国文化的更新换代并不是天方夜谭。

 

(未完待续) 
关键字: 应克复l“党文化” 现代走向
文章点击数: 339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