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7/2015              

王德邦:通过制度变革使权力得以正本清源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一、权力的核心职责是维护公平正义

 

权力的职责固然很多,但其核心职责是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为了实现对公平正义的维护,人类至今摸索到的最有效途径是实行法治、民主、宪政。而在人类的君主专制时代,由于人们认识的局限,虽不能完整把握权力的本质,但他们通过各种不同方式,来陈述着一个相同的诉求。如中国古代思想者对“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论述,起义领袖以“等贵贱、均贫富”而揭杆,以及啸聚山林好汉们对“替天行道”的张扬,本质上就是对公平正义的一种不同表达。至于“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事实上也潜藏着对社会深层公平正义的理解。

 

为了求得公平正义的实现,人类在专制君主时代祭出了精神层面约束君王的“天”,君王如果偏离了公平正义,上天就会责罚君主,即“天谴说”。同时,现实层面以“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来论证王朝更替的合理,从而对王权执掌予以警示。

 

为了促使君主治理天下尽可能地体现公平正义,专制王朝的制度设置上还充分采取了宗族政治抵押制,即一个君主执政的公平正义与否,直接由他的九族性命来作为担保。如果一个君主充分体现公平正义,则王朝千秋永固,王族世享荣华。而如果一个君主执政偏离了公平正义,那么导致王朝倾覆,九族尽灭。这种沉重的宗族性命抵押,使历史上众多皇帝废寝忘食,殚精竭虑,不敢稍怠。因此,专制君主时期为了现实社会执政上的公平正义,采取了各种方式:如设立“民调官”,深入民间了解民情民意,调查各种不公不义的事;派遣钦差巡查各地官员,授予先斩后奏之权,惩治制造不公不义的贪官污吏;在朝廷设置直达皇帝的“登闻鼓”,以使民众冤情及时上达天听。如此等等。总之,为了实现公平正义,为了能及时反映、解决民众冤情,君主专制时代费尽心力。所以,从历史来看,君主专制相对于法治、民主与宪政制度而言,是能体现权力公平正义的次等制度。

 

当然,人类走到现代,由于各种谬论邪说盛行,产生出一种既非君主抵押专制机制,更非法治、民主、宪政机制,而是假借法治民主而行轮流坐庄的权力寡头机制。这种轮流坐庄制的寡头政治,是人类历史上最没有责任,最偏失公平正义的机制。这种权力体现出一种高度的不务正业。

 

二、权力与经济建设“中心说”

 

毋庸置疑,权力应该关心社会的经济发展,但是,必须鲜明地划清权力关心经济绝不是能成为什么主导经济工作的“中心”,更不能成为压倒其他的职责。客观地说,权力关注经济发展仅仅是权力职责的副业而不是主业,是权力的连带责任,而不是首要或“中心”责任。

 

一个权力努力立足公平正义原则,而通过权力机制来达成“损有余而补不足”,对社会民众生存底线进行最后的救助性设定,这才是最根本性的经济防范,是本着公平正义职责对经济领域的最终关注。

 

如果一个社会的权力整日沉湎于追求经济高效,发展高速,甚至出现唯GDP政绩,长期踌躇于民生之中而畏惧甚至气绝迈入民权时代,那么这个权力就偏失了自身职责,企图以经济性表面的物资财富增长来掩盖本质上的不公不义。

 

从人类历史来看,那些一味只强调经济发展的国家,权力常常成为祸害民众的罪魁,导致社会出现丧尽天良的权力主导下的掠夺性开发与开发性掠夺,最后社会贪官横行、矛盾日炽、经济崩溃、民生凋敝,就成为必然的结局。所以,权力一旦沦陷入经济中心论中,就是舍本逐末,就是不务正业,就是丧失本职。

 

三、权力与维稳至上说

 

当然,人类历史上还出现过权力居然以“维稳”为宗旨的时期。这种时期通常是在王权倾覆,大乱已至,专制统治者面临九族灭绝危机之下,才会将平定各地叛乱,铲除各种武装,维护王权统治延续,作为至高无上的使命。但是,只要不是处于这种存亡关头,那么权力就不应以维稳作为至上的使命。所以,一旦权力进入维稳,那就是救急之时,而绝非权力常态。

 

从人类摸索到的社会治理经验来看,公平正义的维护是社会稳定的最坚实基础与最有力保障,而权力的职责最根本的是建立维护公平正义的机制,及时消除、化解那些违背公平正义原则的祸端。一个社会出现动乱,根本是民心不顺,民心不顺的根由是公平正义缺失。而导致社会公平正义缺失的根本是权力维护公平正义的职责丧失,甚至权力还成为了制造不公不义的凶器。

 

当一个社会的权力将维护稳定当作第一职责时,那么制造不稳的不公不义就会被掩盖,权力就不会在如何追求公平正义上着力,而是整日忙碌于镇压、平息因不公不义而激起的动荡。这种只见表面而不思根本,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力意识,严重违背权力维护公平正义的核心职责,事实上成为了制造社会不稳的祸首。

 

四、权力的“阶级先进论”与“民族优秀说”

 

更有甚者,权力被赋予了阶级性与民族性,进而演化出权力是实现某一阶级灭绝其他阶级而解放人类使命的歪理与实现某一民族统治其他民族的邪说。在这种歪理邪说中,阶级被划分成先进与落后,民族被区别成优秀与低劣,进而先进阶级被赋予灭绝落后阶级的历史使命,优秀民族被授予统治消灭低劣民族的天职,这就是极其罪恶的导致人类相互残杀的阶级先进论与民族优秀说,而权力在这过程中充当起达成这种歪理邪说实现的工具。在这种权力被扭曲成极端个体统治者假借起阶级与民族使命下的工具学说下,权力本质完全被异化,权力事实上变成了达成个体或小集团私欲的杠杆。

 

一旦权力被赋予上这种阶级使命与民族使命,那么人类互相残杀就披上了合法外衣,各种阶级与种族灭绝性罪恶就被冠冕堂皇地奉上神坛。人类近一个多世纪来纳粹德日意的邪恶轴心集团所发起的种族灭绝性二战,以及苏联无产阶级灭绝世界其他阶级的红色革命,导致上亿生命无辜陨落,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至今未了。究其根源,仍然是权力离弃了自身维护公平正义的天职,而沦陷入成为个体与小集团以阶级先进说与民族优秀论来欺世盗名达成欲望的私器的结果。

 

五、权力的正本清源

 

综上所述,可见权力一旦偏离自身维护公平正义的核心职责,那么人类的灾难就必将来临。为了维护人类的长久和平与福祉,明确并坚守权力维护公平正义的天职,是一个常识问题,也是个需要人们时刻警醒的问题。

 

对照权力的本质,我们可以检视当下世界各国的政治生态,看清各国权力职责坚守的状况。凡是那些能够实行法治、民主与宪政的国家,公权力就始终坚守在维护公平正义的本职上,而那些祭出“稳定压倒一切”、“政权安全高于一切”、“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不输理”等等邪说歪理的国家,本质上就是权力离弃本职而成为统治集团私器的体现。在这样的国度里,经济发展必然难以为继,社会稳定必然无法维持,专政而导致的社会灾难必然持续不断。所以,要想使这种国度走出生存与发展的误区和困境,就必须通过制度变革和宪政建设使权力得以正本清源,回归到维护公平正义的本职。 
 
关键字: 王德邦l 制度变革 正本清源
文章点击数: 2674

 
english twitter